《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四百一十一章靜待花開 第1789章

那雙寫滿懊悔和羞愧的雙眸,也在同一時間抬起來,迎着他的視線。

並不是為了做戲。

而是她在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午之後,認清了現實。

為了救平姨出獄,她已經失去太多了。如果繼續執著於這件事,只會讓她失去更多……甚至可能累及她在辛家的一切。

她不能!

但這些念頭,都藏在心裏,她不會讓辛晟察覺出來。

在辛晟眼裏,她就是一副誠懇認錯的模樣。

而以辛晟多年來對她的寵愛,以及把她當親生女兒的那份深厚情感,原諒她不過是一念之間,根本不會去深究太多。

他面上維持着冷漠嚴肅的神情,語氣卻悄然緩和了下來,問道:「知道自己錯在哪裏了嗎?」

「知道。」

辛寶娥咬着唇點了點頭,在夜風中的身體哆嗦了一下,緩過那陣涼意后,說道:「平姨觸犯了法律,理應受到制裁,我不應該顧念她是我的親生母親,就動了私心,妄想利用自己身份的便利,去幫助她……這樣就會成為她的幫凶了。」

說出這段話的時候,她心裏是愧疚的,也因此不敢去對視辛晟的目光,只得垂下眼瞼,掩飾自己的心虛。

她怎麼敢告訴別人,平姨是替自己頂罪才進的監獄?

當初謀害褚老夫人的,是她啊。

辛寶娥穩了穩心神,繼續說:「父親,我這次真的錯了,為了回報平姨多年來照顧我的恩情,我卻辜負了您和母親對我的栽培,讓您們失望,是女兒不孝!」

說完,她一咬牙,直接跪了下去。

膝蓋落在堅硬冰冷的地面上,發出沉悶的聲響,痛意隨之襲來,差點兒沒把她痛暈過去。

但一雙厚實寬大的手掌扶住了她。

她忍着痛抬起頭,頓時對上了辛晟緊張的目光。

「知錯就好。」辛晟欣慰地說道。

聽到這句話,辛寶娥便明白自己這一關算是過了。

「謝謝父親……」

說完,她頭一歪,索性暈了過去。

……

秦舒把司晨帶進國醫院已經有兩天了。

少年倒是老老實實,沒有鬧出什麼事情來。

這讓秦舒省心不少。

畢竟這兩天她確實太忙了——國際醫學比賽要向各地徵集參賽者的消息發出去后,每天都能收到一大堆的自薦信和舉薦表,除此之外,登門造訪的也不少,秦舒都要一一審核、接待。

從早上九點忙到晚上九點,不帶歇氣的。

倒是劉喜文不時在旁邊嘲諷幾句。

他沒有拿到帶隊資格,心裏估計攢了怨氣,而且沈老私底下跟秦舒交代過,劉喜文拒絕以普通成員的身份參賽。

秦舒始終沒明白劉長老為什麼偏偏對帶隊如此執著。

又是忙得暈頭轉向的一天。

再送走京都第一醫院院長的女兒葉夢宣后,秦舒接到了褚臨沉的電話。

「那晚襲擊你的四個混混已經抓住了。」

秦舒原本疲乏的眼皮頓時抬起,「查到是誰在背後指使他們的嗎?」

「嗯。」褚臨沉冷聲吐出一個名字,「元俊書。」

隨後補充:「我已經派人去教訓他了。」 「…..」

這句話的意思翻譯過來,就三個字,你想死?

孤舟一愣一笑:「百年之後的事你都替我想好了?莫非是早想好了要與我生同衾,死同穴?老闆對我這麼好,我為你犧牲一下也是值得的。」

「…..」

嘶,溫九傾深覺手痒痒。

她緩緩亮出手術刀,就現在做個開顱手術吧。

研究一下這貨的腦結構,為人類醫學做點貢獻。

「老闆,看著我的眼睛,我有話對你講!」

他特別正式,一臉嚴肅,彷彿要慷慨赴義。

溫九傾嘴角一抽,看著他的眼睛?

這貨該不會…..

要跟她表白吧?

溫九傾眼神閃了閃,心裡頭忽然有些慌了是怎麼回事?

她趕緊給自己搭了一下脈,脈息平穩,青藤沒發作。

可心臟好像抽搐了兩下,她不會有什麼潛在的心臟病吧?

「看著我的眼睛,你在想什麼?」

溫九傾正想著要不要給自己做個全身體檢,男人的身軀就朝她壓了下來。

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輕然呵氣。

從前只聽說,耳朵會懷孕。

現在她的耳朵好像真的…..

不,她懷過孕了,不想再懷!

孤舟溫熱的氣息就要貼在她臉上來了,溫九傾深吸一口氣,一手將他推開:「你,離我遠點!」

勾引誰呢!

她雖然生過孩子,可連戀愛都沒談過!

斷不能在這貨身上晚節不保!

孤舟低笑一聲:「老闆,你臉紅了。」

「…..」

草!

一種植物…..

這貨就是個狐狸精!

惑亂人心的男狐狸。

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來啊,快活啊…..你想要我對不對…..』的誘惑。

溫九傾心跳越來越快,然後臉卻越來越冷:「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沒事快滾!」

她雖然沒什麼獸性,但面對著一個有顏值有魅力的雄性,說沒點色心是騙人的。

真要把他撲倒,對他做點什麼,這貨還不得賴上她?

不行不行,世上美男千千萬,她不能為了一棵樹,放棄一整片森林啊!

孤舟輕咳一聲,面色嚴肅,鉚足了勁兒,下了重大的決心!

然而…..憋了半天,屁都沒憋出一個來。

溫九傾:「你到底想幹什麼?」

便秘嗎?

「我…..咳!我…..」

你有病?還是你便秘?

溫九傾無語的看他:「請開始你的表演。」

沒承想,溫九傾把自己嚇呆了。

「嗯…..你聽好了!」

「我這一輩子,為老闆痴,為老闆狂,為老闆哐哐撞大牆!」

弱智·憨逼·僵硬,最重要的一點,尬死!

然後配上手舞足蹈的動作,如果再給他兩個熒光棒,大約就是個頭號假粉應援…..

溫九傾:「…..」

這他媽哪來的神經病!

她剛剛一定是腦子抽了,才會想撲倒他…..

溫九傾一句傻批到了嘴邊…..無語凝結,換她半天憋不出一個屁來。

她嘴角瘋狂抽搐,半響憋出一句:「你是逗逼嗎?」

「怎麼?老闆不喜歡?」

「我又不是逗逼!」

喜歡你個神經病!

孤舟低嘆,小寶教他的招兒不靈了啊?

「給你三個數,凡逗逼者,立馬從我眼前消失!」

溫九傾冷聲道。

此招不靈,他還有別招。

他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

「老闆,我想同你問條路。」

「…..黃泉路?」

「…..」

不按套路出牌就是你的不對了啊!平靜的日子總是短暫,更何況是在忍界大戰期間,不出意外的話,榊原透很快就又要去戰場了。

不過有一點比較有意思,因為他們要對付的既不是霧隱也不是岩隱,更不是老對手雲隱,竟然是他們的盟友砂隱。

「這麼快就撕毀條約了?」

這樣的反水速度令榊原都瞪大了眼睛,可以不要臉但不能這

《沒錢沒勢的我只好去做忍者了》120有意思的戰場 在加百列的眼中,七級以下的文明生靈皆是螻蟻而已。

自己讓他活就活,自己讓他死就死。

現在,自己不過就是讓一個螻蟻接受一下檢查而已,根本就沒有任何不妥之處。

可是蘇寒真的敢接受這樣的檢查嗎?

先不說他腦海當中有著兩塊神秘金屬碎片的記憶,就是那墨菲的『傳承』也不能暴露。

畢竟,墨菲的『傳承』當中有著多項七級宇宙文明的技術。

加碼帝國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技術被一個低等文明得到。

不行!

這樣的檢查絕對不能做。

一旦做,將會給龍淵星帶來滅頂之災。

想到這裡,蘇寒的眼神漸漸變得鑒定起來。

「加百列長老,你說你們加碼帝國懷疑那塊神秘金屬碎片在我們龍淵星之上,要求我們龍淵星的全體生靈配合你們做檢查。」

「所以,我暫停了龍淵星所有的工作,認真努力的配合你們加碼帝國。」

「在這一個月當中,我們龍淵星什麼事都沒有做,一直配合你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