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先愛上他的》

如果只是看劇情本身,《誰先愛上他的》這部電影可謂是集狗血之大成。 女主,劉三蓮,喪偶95天的中年怨婦,整日絮絮叨叨,時常歇斯底里; 故事講述者,宋呈希,處於叛逆期的冷漠國中生,劉三蓮說教的終日受害者; 以及我們的男主,小王(阿傑),大褲衩、人字拖,不知名話劇小演員兼導演,生計成迷,是搶人正牌老公的“小三”。 當然,把這三個人串起來的故事也是狗血本血——丈夫患癌死亡,大額保險受益人竟是一名陌生男子! 這究竟是一場蓄謀已久的陰謀,亦或是另有隱情? 一場奪“保”大戰正在拉開帷幕。 下麵就讓我們走進這個……愛情故事。

是的,一個愛情故事。 或者說,兩段愛情故事。 一段是阿傑的,一段是劉三蓮的,兩段愛情都有一個共同的主角,宋正遠。 屬於阿傑的愛情是日復一日的等待與短暫重逢,屬於劉三蓮的愛情則是一瞬間的溫柔與長久欺騙。 95天前,宋正遠死了,劉三蓮和阿傑本不相干的生活就此糾纏在一起。

1.宋老師

宋正遠與阿傑相識於17年前的一場話劇《假期愉快》,當時他們都在劇場幫忙,阿傑還是個愛玩機車的、拽拽的劇場打雜,宋正遠是那個溫柔的、會樂器的宋老師。 後來他們相愛,他們住在一起,像所有情侶一樣,一起做飯、彈琴、嬉鬧。 他們的視線隔著劇場相會,像所有情侶一樣,露出甜甜的笑容。

但這種感情是不正常的。 所以當阿傑問宋老師“你媽問我,你是誰?”,宋老師回答,“老師、室友、劇場夥伴”,唯獨不是“愛人”。

後來,宋老師需要做一個“正常人”,他離開了。 這就是劉三蓮那段愛情故事開始的地方。 儘管後來宋正遠擁有了一個正常的妻子,一段正常的婚姻和一個正常愛情的結晶,但欺騙的代價是巨大的,他活的像個假人。

所以癌症對宋正遠而言,倒不如說是一個契機,反正也要死了,就隨心所欲的活一次吧:他對他的妻子,劉三蓮,說出了隱瞞17年的實話,然後再次回到有阿傑的生活中。

2.劉三蓮

劉三蓮是個可憐人。 劉三蓮的可憐之處就在於,她什麼都沒有做錯,她明明那麼努力了,為什麼還是得不到。 劉三蓮拼命演好每一個角色,從妻子到母親。 所以當宋正遠對她說“我是同志”時,劉三蓮的第一反應是,“我不介意,”“我們去看醫生,我們把你變正常,我們一起努力。”

但她得不到任何回報,就比如那種別人都擁有的正常家庭,就比如那種永遠不會頂嘴的聽話小孩,就比如那筆巨額保險金。 所以她憤怒,她要向那個小王發洩,那個該遭天譴的、“不用搶就能擁有一切”的男人,那個不要臉的同志。

劉三蓮恨,她歇斯底里,真的只是因為保險金的受益人不是自己兒子嗎? 畢竟宋正遠離家之後,把近乎所有的財產都留給了她。 劉三蓮的恨,說到底還是源於愛,她不能接受這17年的婚姻都是謊言——

“全部都是假的嗎?沒有一點愛嗎?就……一點點都沒有嗎?”

3.宋呈希

宋呈希不關心這兩段關係裏誰愛誰、誰傷害誰,他只想搞明白,事情的真相:劉三蓮咒駡的小王到底是不是個“壞人”,騙保的壞人。

他跟著阿傑跑劇場,看到這個人明明一屁股債卻還要拍一個賠錢老話劇《假期愉快》; 他跟阿傑吐槽劉三蓮,這個人卻把他懟到牆上讓他對自己的母親尊重一點; 這個人上一秒還在逗趣,下一秒卻可以說出“一萬年就是,當有一個人跟你說,他想當正常人,然後離開了你,從那一天開始之後的每一天”這樣的話。

——這樣的人,大概不是壞人。 所以在劉三蓮大鬧劇場要保險金之後,宋呈希質問劉三蓮,你嫁給老爸就是在等他的保險金嗎? 為什麼你是我媽媽?

其實宋呈希真正想搞明白的事情也是愛。 他是因為愛而降生的嗎,哪怕只有一個瞬間? 他的老爸,宋正遠愛他嗎?

4.阿傑

阿傑看上去像是這個故事最後的贏家,他再次完整的擁有了愛人,還因為“受益人”身份發了財。 是嗎? 如果擁有的代價是眼睜睜看著愛人的生命一滴一滴耗盡卻無能為力,如果發財的代價是花光所有積蓄、跑去地下錢莊借錢只為多留他一會兒,你願意嗎?

可能這就是劉三蓮口中說的報應,當相愛的兩個人終於可以拋弃所有在一起的時候,時間對他們說“不可以”。

阿傑有多愛宋老師? 看宋老師死後他的狀態就知道了。 不是悲傷,不是消沉,而是一副若無其事。 並不是真的因為他不在乎,而是因為愛人的死,阿傑被永遠定格在宋老師還活著的時間裏。 他的時間停止了。 一天阿傑如往常般提著小籠包,興高采烈的奔上醫院的樓梯,“刷”一下拉開病床的圍簾,笑容卻逐漸凝固——

宋老師已經不躺在這裡了啊,阿傑。

這就是為什麼阿傑傾盡所有也要再演一遍《假期愉快》。 這是他與宋老師愛情開始的地方,他需要用這場話劇好好的跟宋老師說一聲再見。

5.《假期愉快》

阿傑需要一個告別,走出停滯的時間和無數次重複的過去。 同樣,劉三蓮又何嘗不需要一個機會,同過去所有白費的、沒必要的努力和解。

影片的高潮是《假期愉快》這場話劇。 伴隨著“峇厘島,夢幻的峇厘島……”的懷舊歌聲,風鈴輕輕蕩漾。 一瞬間,劉三蓮回想起最初見到的宋正遠,溫柔的笑中帶著一絲羞澀,舉著一副“好聽的風鈴”。 宋呈希則回想起小時候把玩具汽車遞給自己的父親,溫柔的揉了揉自己的腦袋。 阿傑想到多年前和宋老師在劇場上的眼神交會,想到100天前自己在醫院看完宋老師最後一眼……

那些曾經被他們選擇性遺忘掉的回憶,都回來了。 那一瞬間,所有的問題都有了答案。

所以是時候說再見了。

最後,阿傑與時間和解,宋呈希與母親和解,劉三蓮與自己和解。 保險金回到該得到它的人手中,而炸雞排成為最大贏家。

阿傑、劉三蓮和宋呈希母子,就像《假期愉快》裏說的,“歡迎您搭乘本班機飛往峇厘島”,他們的生活再次啟程。

“本次班機飛行途中,沒有停靠站。現在,就請您跟我們一同進入這個愉快的假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