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凌天,為什麼我感覺你一點也不難受啊?你的腳不痛嗎?」何晨光疼的斷斷續續問道。

「不痛啊。」凌天臉色不變的說道:「我從小在外面跑慣了,上山爬樹那是經常事,那腳上的皮早就不知道磨爛過多少次了,這點砂礫山路,對我來說是沒有什麼挑戰性的。」

他兩人談話聲音並沒有放低,旁邊跑步的眾人聞言,臉上又是一陣羨慕。

「天哥,你說,你是不是老天的親生的,不然為什麼受傷的都是我們啊?而你卻怎麼也沒事啊?」王艷兵一陣痛嚎。

三公里的路程,如果換做是平時訓練時使用的路,他們十分鐘就能跑完。

可今天從出發到現在,他們足足跑了半個小時。

在他們到達終點后,一個巨大火圈,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給你們半分鐘時間,不想淘汰的,給我跳進去!時間一到,不跳著,直接被淘汰!」 一個小時后,海明來到湯臣一品門口,望著四棟大樓,幻想有一天坐的車開進大門,一個保安立馬跑過來拉開車門說:「漆總好。」

「好。」

自己毫不猶豫從口袋裡拿出一疊錢說:「幸苦了,不要嫌少。」

保安吃驚看著自己說:「謝謝漆總謝謝漆總!」

「都過來!」

無數保安和保潔如潮水向自己撲來,海明從皮箱里拿出幾坨塞給他們。

滴滴。

海明側頭見到後面一輛賓利立馬閃開。

剛才那個女生開著紅色敞篷法拉利F8從門口出來,這個女的不是剛才外灘跑步那個人嗎?原來她這麼有錢住在湯臣一品還開紅色敞篷法拉利F8!

那個女生開到海明面前說:「帥哥我覺得你不錯,加個微信吧。」

海明心想原來她真對我有意思!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好像中了大獎的海明興奮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不認識我了?一個小時前我在外灘遇見你,我跑步你坐在椅子上。不加微信那留個電話號碼吧。」

海明正要說話,女生說:「你不留電話號碼給我就算了,拜拜希望還能再見到你。」

海明站在原地獃獃看著女生遠去,等他想到把她喊回來時已經看不到女生的車了,大大嘆了一口氣。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幸福每次都與我擦肩而過!天啦我的媽呀!我太他媽白痴了!我死了算了!活在這個世界有什麼用!一點用都沒有!一點都沒有!她一定會回來,我在這裡等她。

海明在門口等到黃昏都沒有等到那個女生,坐上開往工地的公交車。海明走進寢室。

「345678要不要?」

「不要。」

「不要我就保單了哦。一個3!」

「哇!」

「給錢給錢每人60塊。回來了。去哪裡了?是不是去外灘了?」

「嗯。」

「我就知道你會去外灘。」

「我去了外灘還去了湯臣一品。」

「哦還去了湯臣一品啊,有沒有哪個美女有錢人向你要微信電話之類的?」

「還真有!」

所有人都吃驚看著海明。

真有?真有女生想你要電話號碼和微信號?

有個女的長得特別漂亮該大的地方夠大該小的地方夠小該翹的地方夠翹!大楷20出頭他向我要微信,當時我就蒙了不知道怎麼回答她,她說你把電話留一個給我吧,我當時不知道怎麼回答!她說不給就算了,就開車走了。他開的是紅色敞篷法拉利F8!那輛車至少值500萬!」

「哈哈、、、、、。」

「有點像電影里的鏡頭。」

「真的!我騙了你們我是小狗!」

「我們相信你我們相信你,我第一次來上海經過湯臣一品的時候也有個女的向我要電話和微信,開的也是法拉利F8敞篷的。當時我覺得我配不上她所以就沒有加她。你為什麼不加她微信呢是不是也覺得你配不上她?」

「我當時蒙了!不知道怎麼回答!幸福來得太突然了!我沒有一點準備!」

「呵呵、、、、、」

「他們都說機會是留個有準備的人看來不是這樣。」

「假如當時你把微信和電話號碼留給了她你現在過得是什麼生活,機會就像一張旋轉的門當入口對準你的時候你要趁那一刻鑽進去!錯過了就不會再來了!要不明天你再去外灘逛逛說不一定她明天還會跑步可能還會向你要微信和電話號碼。就算她不向你要電話號碼和微信號!你主動向她要電話號碼和微信號!其實女人很簡單!女人把她飽了她像寵物一樣順你得很!你叫她站住她不敢坐!你叫她向前她不敢向後!女人不順男人百分之百是男人沒把女人餵飽!成功了別把我們忘了!到時候我給你擦皮鞋!」

「我給你開車!」

「我給你搓澡!」

「我給你刮鬍子!」

「好成功了我每人甩1億給你們!想結婚的結婚!想創業的創業!想買房的買房!想買車的買車!想旅遊的旅遊!想揮霍的揮霍!」

「好好好小漆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明天再去看看!也許上帝真的還會給你機會!」

海明翻來覆去睡不著,因為他大腦里想著今天向自己要電話的那個女生,他住在湯臣一品還開著紅色敞篷法拉利F8百分之百是有錢人!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錢人!她身家至少幾百億!她既然向我要微信和電話號碼很明顯對我有意思!投胎投得好是一種能力!有本事也是一種能力!討個有錢的婆娘也是一種能力!他們說得對明天我再去看看,萬一呢!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家裡的父母著想嘛!你只要把她搞定你的人生軌道就變了!你住的房子開的車遇到的人穿的衣服都變了!一切都變了!你不在是漆海明了!讓老家那些看不起的人看看你漆海明現在多牛批!去了就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不去一點可能都沒有!去!必須去!現在睡覺,睡醒了就去。海明掏出手機把鬧鐘調好后,閉上眼睛睡覺。睡不著,大腦里除了今天早上遇到的那個女生還是那個女生。

天還沒有亮,海明就來到外灘坐在昨天坐的那個位置盼昨天那個女生。那個女生果然出現了,機會終於來了,跟上去,跟她一起跑步。

海明緊緊跟在那個女生後面,跟了好長一段路女生都沒有發現自己為了引起女生注意海明故意咳了一聲。

女生側頭看了一眼身後說:「你是昨天那個男生吧?」

「嗯。」

「沒有想到你也喜歡鍛煉,怪不得我們會相遇。」

「你是做什麼的?」

「工。海明原本是說工地上幹活,想到告訴她自己在工地上幹活她肯定看不起立馬剎住。」

「公什麼?公務員?」

「對公務員公務員!」

「不錯,我就喜歡公務員。是不是很後悔沒有加我微信啊?」

「是是我是有點後悔。」

「為什麼後悔說給我聽聽。」

「我覺得應該給彼此一個機會。」

「嗯,而也是這樣認為的,那加個微信吧。」

「好。」

海明加了女生的微信,兩人每天晚上都會聊幾個小時。兩天後,女生約海明吃飯,海明來到女生約的地方嚇了一大跳是一家超五星級酒店。

海明認識了女生很多朋友。一段時間后,海明和女生好上了,當天晚上兩人啪啪了幾次。海明的人生軌道改變了,住著大豪宅,開著豪華跑車行駛在上海街頭。

走進公司門口的員工們很立馬給自己打招呼:漆總好。

好。

這地怎麼這樣臟啊,小張小王拖一下。

好好好。

幾個月後,海明開著豪車載著女生回家鄉。整個白寨村的人都轟動了!全村人都羨慕他,誇他能幹有出息。

喝了兩口酒的海明站起來說:「我不是吹牛皮雖然成績不好但是這點本事還是有的!投胎投得好是一種能力!有本事也是一種能力!討個有錢的婆娘也是一種能力!」

「是是是是,明哥教我們兩招我也想跟你一樣到上海娶個漂亮有錢的老婆!」

告訴你們其實戀愛很簡單!就三個字,哪三個字?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還是深呼吸!始終深呼吸!

「好好好說得好說得好!」

鬧鐘把海明的美夢打破。

誰打電話啊?現在才幾點啊。

海明關掉鬧鐘,努力起床簡單洗漱后,月亮和星星們都還沒下班,海明就踏上去外灘的路。

來到外灘,外灘只有幾個男女跑步,他四處張望尋找昨天向自己要電話號碼的那個女生。天漸漸亮了,對面霓虹燈閉上了眼睛。

郭曉明走進寢室說:「小漆呢,怎麼沒看到他?」

「可能去外灘盼那個有錢的女生了。」

「他真去了?」

「我說的是可能去了!」

「我打電話給他,問問他在什麼地方,郭曉明撥打了海明的電話。」

坐在外灘椅子上的海明聽見電話響,掏出手機是郭曉明打來的,沉了一口氣接起來說:「喂叔叔。」

「你在什麼地方啊今天開始幹活了。」

「我在外面,我在朋友這邊。」

「你今天能回來嗎?」

「回來不了了。」

「好,你把自己的事情辦好明天來上班。」

「嗯。」海明掛上電話。繼續四處尋找昨天遇到的那個女生。太陽都升到天空正中了海明都沒有見到昨天那個女生。

海明漫不經心向前走著,去湯臣一品門口看看,可能在門口能遇到她,去了就有百分之五十的幾率不去一點幾率都沒有。還去看看吧,來都來了,要是遇不上就再也不來了。

海明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湯臣一品大門。

一輛接著一輛豪車進進出出。

海明漫不經心來到門口,獃獃看著進進出出的豪車們,算了,不會再遇到她了。海明剛轉身聽見後面車鳴聲,他記得很清楚這車鳴聲就是昨天那個女生開的車鳴聲,上帝對我太好了!居然又給了我一次機會!海明擠出笑容回頭。果然是昨天那個女生開的那輛車!車停在門口不停按喇叭。海明心想肯定是在暗示我過去找她,我去找她好沒面子!她要開過來向我要電話我才會把電話號碼給她!去吧!有什麼沒有面子的!昨天她向你要微信電話號碼就有面子了?

海明鼓起勇氣向車走去。快要走到車邊,一個男人從車裡走出來看著大門然後撥打電話。

「來了來了!」

一會兒,一個男人從門口跑出來打開車門坐上車說:「不要意思不要意思讓你久等了拉肚子。」

海明有些尷尬失落,看著兩個男人把車開走心想原來是一摸一樣的車,他坐在門口的花壇沿上,嘆了一口氣掏出一支煙點上吸了起來。

「坐在這裡幹什麼啊?這裡是你坐的嗎?還抽煙簡直就是污染空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