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你欺負我黑衣哥哥!」

正在秦壽心裏面偷偷地數落對面的那幫小傢伙的時候,沫沫又一次的底氣十足的吼了回去。

唉!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只不過眼前的這隻牛犢換成了一隻不識妖界霸主的小狐狸而已。

「哥哥?怎麼臭小子你什麼時候還勾搭上了狐族的妹妹啊!真是看不出來你還真有這兩下子哈!」

又有一隻虎妖發出了嘲笑的聲音,這句話明顯是對對面的那位黑衣人說的。

秦壽仔細聽著那邊的動靜,不過還是很可惜對方依舊沒有捨得發出任何的聲音,這讓秦壽對他的好奇感更加強烈了!

呦呵!居然這麼能耐得住性子啊!看來真是不簡單啊!

秦壽突然又感覺很不爽!重點是他的沉默不就等於默認了沫沫是他的妹妹嗎!這不是天上掉餡餅砸他頭上了!要知道秦壽到現在可是還沒有聽過這隻小狐狸叫過他幾聲哥哥呢!這還真是讓對面的人撿了大便宜!

「好吧!那今天正好連你的這個小妹妹一起收拾了,好給你黃泉路上找個伴兒!」

對面的一行妖也根本沒有理會那人的沉默,乾脆直接邁開步子就朝沫沫這邊走來,而小狐狸可是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瞪大了銅鈴般的雙眼死死地瞪著它們,那眼神好像在說『放馬過來吧!』

秦壽無奈地搖了搖頭,知道這下自己不出手是不行了,於是。

「等一下!」

他「嗖」的一下站起來,然後那群正在趕過來的身影就又被突然竄出來的秦壽給嚇了一愣。

「你又是個什麼東西?」

「小朋友你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啊!怎麼能這麼和長輩說話呢!」

秦壽在下面甩了甩有點麻的腳,然後用一種長輩的口吻質問道說話的這隻小妖。

「哦!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又是一隻不知天高地厚的臭狐狸!」

「哈哈!看來今天的咱們的收穫還不小啊!不然我們把他們直接捉回去貢獻給族長算了!沒準還能得到點兒獎勵什麼的!」

「嗯!這個主意不錯!我同意!」

「我沒意見!」

「算我一個!」

還沒等秦壽過多長時間的長輩癮呢,誰知道就已經被對方的三言兩語給定作接下來的討伐對象了!

「等等等一下!有事好商量嘛小小孩子幹什麼那麼暴力啊!」

他立刻朝對面擺擺手,全然沒有了剛才的那副高姿態。

「商量?那你說你是來幹嘛的?難道不是救這個傢伙的嗎?」

其中走在最前面的一隻虎妖用手指了指身後還在那裡一動不動的黑衣人,不過對方依然沒有什麼動作,甚至自始至終沒有抬頭看他一眼。

這讓秦壽突然有點後悔充當這隻大尾巴狼了!但是沒辦法誰讓他救過沫沫呢!

「額……算是吧!」

「哦!這不就得了!那你和他是什麼關係啊!」

對方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等著他接下來的話。

秦壽大腦飛速運轉……對了!

「我是他妹夫!」

哈哈哈!這個稱呼他很滿意!

秦壽在心裡暗爽了一把還為自己這靈活的頭腦大大的得意了一番。

「妹夫?」

嗯?對面的那一群虎妖相互看了看對方,然後又是盯著他上下打量,都被他的這個突如其來的稱呼搞得有點迷糊。

冷血三公主的復仇計劃 就連一直沒有抬過頭的那個黑衣人聽到這個莫名其妙的親戚都在所有人沒注意到的地方悄悄地瞄了一眼秦壽。

「壽壽,妹夫是什麼?」

對了!他還忘了身後還有一個小迷糊呢!還是稀里糊塗就讓他佔了便宜的小迷糊。

沫沫悄悄地把頭靠過來在秦壽的耳邊,然後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額……」

這可怎麼和這個當事人解釋呢!有了!

「哦!妹夫就是好朋友的意思,是說我是那個黑衣哥哥的好朋友!」他擦了擦頭上的冷汗然後心虛的回了一句。

「哦!原來是這樣啊!可是你是什麼時候成了好朋友的啊?難道你們以前就認識嗎?」

這個……天哪!要是這麼解釋下去估計猴年馬月也解釋不清楚了!

正在秦壽這邊大腦快跟不上節奏的時候,那邊的小妖們適時地再一次出現了。

「什麼妹妹妹夫的!反正你們不就是和他是一夥的嘛!那就說明我們是敵人了!還那麼多廢話幹什麼啊!來吧!你們今天是想怎麼的?是想從我們手中把他帶走嗎?」

對方看似是老大的那個一口氣說完了這麼長一串話,秦壽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另一位看熱鬧的太陽公公,抱著快被烤熟的決心然後一個計上心頭。

他突然回過頭趴在沫沫的耳邊不知道說了幾句什麼,然後又把肩上的包裹遞給對方,隨即小狐狸一個點頭轉身便跑的不見了蹤影。

「嗯?這小子在搞什麼鬼?」

那邊的一眾小妖看著那邊神神秘秘的兩位不知道秦壽在搞什麼名堂但是又不耐煩的喊了一句。

「喂!你在搞什麼花樣?那隻小狐狸跑哪兒去了!」

「哦!我是看這今天天氣這麼熱,你們也都說的口乾舌燥了,所以我讓她去買兩個冰淇淋回來給你們解解暑!」 第171章:你還想吃冰淇淋!

「哼!看不出來你倒是挺有眼力見兒的!」那邊的虎老大似乎對秦壽的這一說辭十分滿意,居然順勢坐在了旁邊的地上,好像並不擔心他們會趁機溜走。

當然秦壽也完全沒有臨陣脫逃的想法,這人還沒救著呢!怎麼能白來一趟呢!

旁邊的那些小弟見狀也紛紛坐在了他的旁邊,那樣子在秦壽看來就是一副等著冰淇淋的表情。

呵呵!那你們可千萬好好等吧,接下來的這頓大餐絕對讓你們滿意。

秦壽在心裡偷笑,不過面上卻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因為好笑的還在後邊呢!

「呵呵!你看有什麼事情我們還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的嘛,比如說這位老弟犯了什麼錯誤了惹著你們了?你們告訴我讓我到時候好好說說他,讓他給你們陪個罪不就行了!至於這樣打打殺殺的嘛這多傷和氣啊!」

他自來熟地向他們的方向靠了靠然後也跟著坐在了旁邊,當然還是適當地留出了些空間,緊接著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純真表情然後齜出了他的大板牙。

那些虎妖看著他這一連串的動作再加上他剛才那些滔滔不絕的話,都覺得這個狐狸看上去有點兒奇怪,可是又不知道哪裡怪。

哦!對了!

「老弟?」原來是輩分的問題。

「額……哦哦!不好意思,口誤,是大哥!」

秦壽用手抹了抹自己臉上的冷汗,一不小心就說露了嘴!

不過這群小虎妖還是太嫩了!怎麼他說什麼都信呢!

對方倒是沒有太在意他的這個身份問題,回過神來自顧自地說道。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哼哼!他可不是惹了我們這麼簡單,這是關於整個族裡的大事!所以好好說是沒有用的!」

「嗯?這麼嚴重!怎麼他殺了你們的族長還是族長夫人?」

「你說什麼呢!是不是詛咒我們族長大人啊!」

剛說完身邊的另一隻小妖立刻就不幹了開口就是一通大吼。

「對不起我錯了!那既然不是這樣的大事還把整個族的什麼罪名強壓給他這是不是有點不太好啊!」

「哼!你知道什麼!雖然沒有這件事這麼嚴重,不過也差不多!總之他就是不能再回去就對了!」

「……」

秦壽聽完了對方的話是在是無以言對了!人家這種就是平白無故的歧視他能有什麼辦法呢!

俗話說得好人倒霉是喝涼水都塞牙縫,不過這妖要是讓人家看不順眼純找你麻煩你也是無話可說啊!

秦壽在心裡一陣唏噓這在哪兒都不會變的生活法則,然後悄悄地給予了那邊沉默的男子一個同情的眼神,雖然人家鳥都沒鳥他。

「不過那個小狐狸買冰淇淋怎麼還不回來啊!」

這話題轉的也是夠快的了!

「呵呵!應該快了別著急再等等啊!唉!不過少年們,你們這樣合夥欺負人家是不是不太好啊!」

他一邊安慰這這些嗷嗷待哺的小虎妖們,一邊委婉地數落著他們的做法。

從上次在水上樂園還有這一路自己的所見所聞秦壽是發現了,虎族當真是妖界的霸主,雖然稱不上是無惡不作,但是也可以說得上是經常為非作歹了。

「這就輪不到你操心了!與你無關!」

那邊的虎小妖一副『你能拿我怎麼樣?』的表情仰臉朝天的得意樣子。

還真是目中無人啊!秦壽也是一個眼神掃過去表達著自己的不滿,不過餘光卻瞟到了身後對方的房檐上面一抹熟悉的白色身影。

OK!好戲又要上演了!

「當然和我無關了!我又不是你們的誰!我才不會有你們這樣一幫蠢兒子呢!不過今天我偏要替你們狐族的老大教訓教訓你們!」

他說完突然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一副放馬過來的表情凶聲惡煞的瞪著對面的一群小毛孩。

這群妖齡不大的小虎妖顯然被他這神一般的變臉速度給嚇了一個激靈,不過只是愣了一秒鐘隨即也從地上站了起來對著秦壽,擺出準備接招的架勢。

其中的那個老大自然是站在最前面,露出一副突然被騙了的憤怒神態。

「哼!我就知道你這個傢伙所謂的買什麼冰淇淋都是幌子!看來那個小丫頭已經趁機跑了!」

「我去!欺負著別人還想吃著人家的東西!有你這麼不講道理的嗎?我說你是不是從不講理學校畢業的啊!」

秦壽覺得對方的想法也太過美好了!簡直就是異想天開!所以乾脆直接扯著嗓子指著對方喊了起來,也不管什麼形象不形象的問題了!

對方一看他突然拿出了潑婦罵街的氣勢也頓時火冒三丈。

「那今天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們的厲害!上!」

虎老大伸手一揮,旁邊的早已卯足了勁兒的虎小弟們順勢就向上了馬達一樣朝秦壽沖了過來。

「等一下!」

眼看拳頭已經快和他的臉親密接觸了,誰知對方剛才理直氣壯的氣勢突然變成了膽小如鼠的姿勢。

他半蹲著身子拿手臂擋著他們的攻擊,眼睛已經嚇得都關門閉戶了!此時就剩下一張還能說話的嘴可以拯救他自己。

「你們還真打算就這麼以多欺少啊!講不講究點兒江湖規矩啊!也不怕傳出去讓別的妖族笑話!」

可是好笑的是秦壽的話就像是有魔力一樣,對方居然真的沒有繼續剛才的動作,揮下來的拳頭硬生生地留在了半空中。

「壽壽!我成功了哦!沫沫把他們都給定住了!」

正在他準備睜開眼睛看清什麼情況的時候,旁邊的房子上面傳來了小狐狸的興奮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大哥我們怎麼了!」

「對啊!我們為什麼都不能動了!」

秦壽高興地睜開眼睛,看著面前這幾位已經變成了身不由己的木偶兄弟們,他得意的走到他們中間,然後踢踢這個胳膊,拍拍那個的腿。

「哇哦!沫沫你的定身術好像又變厲害了耶!」

「那當然,沫沫可是一直都在練習哦!」

「嗯?我怎麼不知道!你肯定是背著我偷偷練的!」

「我說這位大哥你們別再玩兒了!快點放了我們吧!我們錯了,我們放你們走還不成嗎?」

秦壽回頭看了一眼打破這美好氣氛小妖,然後露出一個壞笑。 第172章:還剩一點點

「放我們走? 冷情侯爺無良妾 可是哥哥我現在突然不想走了!」

秦壽走到剛才的那個說話的虎妖旁邊,盯著他壞笑了一下對著他的臉說了一句,說話的口水都已經噴到對方的臉上了,還算免費替他降了一次溫。

本來秦壽是沒想通過這麼複雜的方式來著,不過誰讓他們人數有限,以少敵多這顯然不是明智之舉,再說了那邊的那個當事人又像個死人一樣,他們怎麼能夠全身而退呢!

乾脆直接來票大的吧!就算是他們虎族和他有緣分,兩次都落在他的手裡。

秦壽在心裡早已經把一切都計劃好了,現在就準備著好戲開場了。

「大哥!大哥我們錯了還不行嗎!我求您饒了我們吧」

「是是是!我們再也不敢欺負他了以後!我發誓!」

「對啊!我們以後見到你們繞道走還不行嗎!」

緊接著就是對方又是一陣三言兩語的求饒,有兩個竟然還伴有哭腔。

「好了!都別說了!吵得我耳朵都疼了!」

秦壽揉揉自己快要爆炸的耳朵不耐煩地喊了一句,然後對方果然乖乖地閉上了嘴。

「你們剛才不是挺牛掰的嗎?現在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慫了!還以為你們虎族的都有兩下子呢!沒想到居然是一群紙老虎!」

「……」

那群虎小弟這次倒是沒有和秦壽犟嘴,只是在那邊乾瞪眼,相信如果他們能夠動話是肯定不會容許他這麼看不起他們的。

「呵呵!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們還是剛出生的小虎犢呢,沒有什麼真本事也是正常的,不過你放心,哥哥我今天只是想借這個機會替你們的爸爸媽媽好好的教教你們做妖的道理,不會傷害你們的哈!所以呢別怕!」

誰知秦壽又突然從剛才的一副暴怒的嘴臉變成了好哥哥的形象,不僅語氣變得溫柔了,還上去撫摸了一下它們每隻小虎妖的頭,

但是這個動作落在對方的眼睛里可沒那麼簡單了,它們現在是冷汗直流,即使是在這樣高溫的太陽直射下還是能夠感覺到毛骨悚然的感覺,因為它們現在的處境完全就是在刀板上等著被宰割的虎肉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