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意!」

「你太幼稚了!」

「沒意思!」

夜臨冰著臉說道。

葉小小自己塗了藥膏之後,之後是夜臨給她包紮的。

如今夜臨在包紮好了之後,他緊抿著的薄唇,也在此時開啟,「包紮好了,你可以走了!」

「啊!」小丫頭委屈巴巴的看著夜臨,奈何某個人壓根沒有任何的反應。

葉小小也只能自己一瘸一拐地走了回去。

只是在她走到了門口的時候,她突然在此時停下了腳步來,圓溜溜的大眼睛看了一眼身後的夜臨,「夜臨哥哥,你真的不想和我一起玩嗎?」

「沒興趣!」夜臨冰著臉低著頭,看著書籍說道。

葉小小見此情況,微微嘆了一口氣,只能在此時一瘸一拐地往外走去。

好不容易在王府里找到了一個能一起玩的人,沒想到,這個人脾氣這麼大,還不願意。

哎,看來她只能無聊了。

夜臨也是在小丫頭走出去了之後,微微抬起了頭,抬眸看著葉小小一瘸一拐的模樣,有些心疼了。

「夜影,去看看那小丫頭,別讓她受傷了!」夜臨沉著聲音說道。

「是!」暗處的夜影微微點頭,隨即消失在了夜臨的面前。

葉婠若一大早醒來,就發現,小丫頭不見了。

她眉心擰著,直接從有若苑裡走了出來,來找葉小小了。

原本還以為,這小丫頭跑出去了王府。

倒是沒想到,走兩步,就看到了這小丫頭。

只是小丫頭腿上纏著紗布,走路一瘸一拐的,看起來受傷了。

「小小!」 「看在那裡!」許恆樂頭也不回的說道,陌昊羽的氣息,她熟悉,無需回頭確認。

順著她指點的方向看去,有晶瑩剔透的雪花,伴隨著血雨,稀稀落落的飄落在雪山的山頂上,雪花將血雨凍結,永久的冰封在雪山內。

這就是需要無源界修士自己去化解的劫難,所以陌昊羽並不關心,他的目光,穿過雪花和血雨,看到在雪花和血雨的另一邊,有兩顆閃著清冷光芒的小星星,正懸浮在那裡。

但若仔細觀察兩顆小小的星星,就會看到星星上面,有小小的齒痕,所以兩顆星星看上去,倒更像是兩把鑰匙。

「是什麼?」陌昊羽問。

「以星光為引,雲開山水顯,雲水見!」許恆樂喃喃說道,當年在灕水秘境中,那個魔修就是如此對她說的,只是後來,她翻遍宗門藏經閣內,她的權利可以翻閱所有的典籍,都沒找到有關雲水見的信息,要不是望海中的老龜也曾跟她說過雲水見,她甚至懷疑世上根本沒有雲水見,沒有星隕石煉製而成的鑰匙。

陌昊羽微微皺眉,他的傳承里,也沒有雲水見三個字,雲霞宗偌大的宗門藏經閣內,他所能查閱到的宗門典籍內,也沒有任何有關雲水見三字的典籍,雲水見究竟是什麼呢?不過他不急,他知道許恆樂一定會為他解釋。

「雲水見,傳說種上古大神的洞府碎片,裡面的仙器神器多如大街上的青菜蘿蔔,但很少有人能將它們順利帶出來,」

得到星隕石煉製而成的鑰匙,是進入洞府碎片的唯一方式,而星隕石煉製而成的雲水見鑰匙,有著跨界傳送的能力。」

許恆樂抬頭望向陌昊羽,繼續說道:「但是千萬年來,能得到星隕石鑰匙的修士很少很少,即便是已經飛升成仙的大能,也只聞其名,不見其形。」

陌昊羽挑眉,他聽懂了她的意思,星隕石鑰匙可遇不可求,而星隕石鑰匙出現在雪山山頂,由不得不深思一番,他們被意外傳送到無源界,僅僅只是是因為冥王一掌,扭曲了傳送通道?

但不管是什麼原因,致使他們穿越至了無源界,他們現在必須回去。

星隕石煉製成的雲水見鑰匙,擁有三次跨界傳送的能力,三次之後,便會化作粉末,所以說他們可以使用星隕石鑰匙,回到扶搖大陸,而剩下的兩次傳送。一次在雲水見開啟時,被傳送入雲水見,還有一次,就是雲水見關閉時,再被傳送回扶搖大陸。

兩人繞過山頂的雪花和血雨,向星隕石又是伸出了手,星隕石鑰匙連一點反抗都沒有,便乖乖的飄落到兩人的掌中,隨之還有一段啟動星隕石鑰匙的口訣,傳入他們各自的識海。

突然的害怕湧上心頭,土狗放聲大哭:「大人,你們不會不要我了吧?你們都走了,叫我怎麼辦啊?」

已是十階修為的土狗,哭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彷彿許恆樂和陌昊羽就是兩個不負責任的主人,許恆樂立馬有了種將它一巴掌拍飛出去的衝動。

不過想想這土狗似乎還挺忠心的,從風雪嶺一路走到北方雪原,憑著它靈敏的嗅覺,幫他們規避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而且從不抱怨辛苦。

許恆樂從來都不是個,利用完了,就甩手不認賬的人,她壓了壓心中的衝動,放柔聲音勸解道:「土狗不是我們不帶上你,而是我們的世界不適合你,我們世界中的妖獸,除了特定的幾種妖獸擁有犄角之外,像你這樣的土狗它們根本沒有角,連小小的豆角都沒有,如果你跟我們去了我們的世界你會被人當作是怪物的。」

沒有巨角!土狗哆嗦了下,想想的確很瘮狗,不過好像沒有心底的害怕來的那麼恐懼。

它害怕著,猶豫著,好半天後,終於吞吞吐吐的說道:「要不…把角…鋸了!」

「你就這麼想跟著我們走。」

看著整隻抖的如同秋風中的落葉一般的土狗,許恆樂忍不住又好氣又好笑,明明害怕就別硬撐著。

「嗯嗯嗯!」土狗的牙齒都忍不住的在打架,話都有些說不連貫,但還是用力點著頭道:「大人們…走了,更害怕!」

這是被狗賴上的節奏啊!

許恆樂抬頭看看陌昊羽,希望他能勸勸土狗。

「確定了!」陌昊羽卻是出乎她意料的問道。

「嗯嗯嗯」儘管身體抖個不停,但土狗還是很堅定的點著頭。

「那進來吧。」陌昊羽摸出了只靈獸袋。

無源界是妖的天下,沒有靈獸袋這類的法寶,不過土狗見藍寶進去過,所以學著藍寶的樣子,一下子鑽了進去,頓時它覺得安心了,不停哆嗦的身體,也恢復正常,它忍不住咧嘴笑了出來。

無源界因果已了,自沒有再耽擱下去的必要,兩人各自熟悉了下口訣,默念著飄凌世界扶搖大陸,然後啟動了星隕石鑰匙。

清冷的星光,頓時從星隕石鑰匙中迸射而成,在他們的周圍,形成了一副又一副奇怪的繁瑣的深奧的畫面,傳送一瞬間便已開啟。

沒有普通傳送特有的眩暈感傳來,只有浩瀚的星空宇宙,在她眼前快速流轉,畫面壯觀而瑰麗。

只是這樣瑰麗的景象,流逝的實在太快,以至於他們還沒來得及好好欣賞一番,便已消失不見,只有一種名為嚮往的情緒,在他們心底快速的火熱起來。

「嗡嗡嗡……」

腦袋有餘音嗡嗡作響,但瑰麗的星空已消失在眼前,鼻端有濃烈到讓人作嘔的血腥氣湧入,劇烈的被腐蝕的疼痛也瞬間傳入識海。

但也是眨眼的功夫,霧隱珠緩緩轉動,霧氣很快將他們保護了起來

濃烈到毀滅一切生物的血煞氣,只有一個地方有。

許恆樂急忙張眼望去,是熟悉的四方戰場中,那個他們曾經呆了好多年的血煞洞口,而陌昊羽的傳送著落點,同樣也在這裡。

應該算是身體的條件反射,兩人腳下的靈光頓連連閃爍,兩人幾乎是同時施展極行訣,向後暴退。

血煞洞內的血池,不是現在的他們能夠化解得了的,這也是他們執意不肯幫助無源界,徹底解決雪山的另一個原因,不過,他們能夠深深的體會到,四方戰場中的血池,其血煞濃度,遠遠的高於無源界雪山,這讓他們更加的不敢輕舉妄動。

等退出一段距離后,許恆樂這才抬起手,對著掌心霧隱珠說道:「我們回來了!」然後迅速的鋪開神識,向四周看去。 聽到此人的話,BOSS的臉上浮現出滿意的表情。

「沒錯,你說的很對,我們之前走的就有一些太自信了,自認為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是世界頭號強國,但是現在早已經不是之前了。

別的不說就光光是那隻凶獸,放在我們這裏怕是除了超級武器外,沒有任何能夠阻擋的辦法。」

顯然他此時心中早有這樣的打算了。

「第二,我覺得我們應該向九州主動示好,同時看看能否讓九州對我們也開放改造液,就算他們不能對我們開放改造液的配方,至少提供給我們一些也是可以的。

畢竟如果到時候他們九州一家獨大的話,我們剩下的這些人如果被凶獸消滅的話,那門就算他們九州所有人都變成了超人,我懷疑也抵擋不住凶獸的進攻。」

聽到防禦指揮部部長的這番話,在場的一些高層們已經不由的暗暗點起了頭。

其實對於現在的鷹醬國來說,還是和之前一樣一意孤行的只知道得罪九州的話,那後果肯定是吃力不討好,甚至還有可能會出現自食其果的存在。

「你說的我明白了,後面呢?」

BOSS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接着問道。

「至於第三點,我覺得我們繼續發展我們的原來的武器裝備,雖然目前的目前的武器,我們無法對抗那種級別的凶獸,但是這種凶獸已經脫離物理法則。

按照我們現在的武器來說,穿深雖然只有幾米,但如果達到十幾米呢,甚至幾十米呢!

到時候別說是這種凶獸了,就算是凶獸它老爸來,也只有死路一條!」

按照防禦指揮部部長的說法的確沒有錯,雖然這些凶獸看起來十分的詭異和恐怖,但說到底還是屬於血肉之軀的,只要是血肉那就自然逃不過物理法則的約束,只要能夠製造出更加強大的武器,那這些所謂的凶獸和阿貓阿狗就沒有任何區別了!

此時周圍的那些高層一個個都抬頭仰望着防禦指揮部部長。

沒辦法,他們雖然想不出能夠應對的辦法,但他們也不想就這樣直接死在凶獸的口中。

雖然現在的環境不如之前,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反而更加的自由了。

畢竟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只要不是做的太過火,其他的事情就算是BOSS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那讓現在鷹醬國的人相較於原來足足少了近三分之二的人口。

如果還按照之前的獎罰分明的話,怕是鷹醬國的高層都會面臨着無人可用的地步。

到時候別說是凶獸了,怕是到時候整個鷹醬國就會直接四分五裂了。

「你說的很不錯,還有其他的要補充的嗎?」

聽到BOSS的話,防禦指揮部部長微微沉吟了少許接着說道。

「還有最後一條,我覺得這也是最關鍵的一條。」

聽到他的話,BOSS的眉頭微微一挑。

「哦?你說來聽聽看。」

聞言,防禦指揮部部長鏗鏘有力的說道,「我覺得現在整個藍星上的局面已經十分的明顯了。

九州是其中最大的勢力,而且也是目前抵禦凶獸最強大的力量。

而第二個腳盆雞,雖然現在看起來還算得上還行的,但我覺得頂多就是一個臨時湊數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被凶獸一波給帶走了。

至於剩下的國家之中,只有我們和以毛熊國為代表的第三聯盟可以算得上有一定實力的了。

但是相對於離九州十分之近的第三聯盟,我覺得我們的處境十分的尷尬。

首先我們離九州就很遠,雖然現在可以直接從大洋上直接開車過去,但相對於第三聯盟的國家來說還是十分的不便。

而另一點,就是我們本來就九州的關係就不怎麼樣,而毛熊國之前就是和九州往來密切的大國,他們之前還合作坑過一次髪國,導致髪國全軍覆滅。

所以我覺得應該可以找一次機會,坑那毛熊國一次,讓他們和九州反目為仇最好!

只要毛熊國和九州反目為仇的話,那敵人的敵人自然就是朋友了!

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直接和九州達成盟友關係,甚至一舉滅掉毛熊國成為藍星真正的第二強國豈不是指日可待!」

聽到防禦指揮部部長的話,整個會議室里的眾人都是眼眸一亮了起來。

就算是BOSS也不例外。

防禦指揮部部長這幾個觀點其實都沒有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