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以後你有我來保護,如果曾經傷害你的人,我一個都不放過。」沉穩的話音平淡落下,卻成功的讓傅家幾人變了神色。

傅肇新一個巴掌扇到梁如眉的臉上,痛心疾首的罵道。 「你這個無知婦人!居然敢這麼對我的寶貝女兒,真是反了你了!還有傅曦,看看你是什麼樣子,還有沒有點女孩子的自尊自愛了!小歆,爸爸不在家,你受委屈了……」

沒等傅歆反應過來,只見梁如眉捂著臉,指著傅肇新的鼻子大罵。

「傅肇新你是不是有病!你居然為了個父不詳的野種罵自己的老婆和親生女兒!」

傅歆如同被雷擊一般,呆愣當場。

第十四章你在勾引我?

「你閉嘴!」傅肇新猛的站起身,揚手直接掀了桌子。

眾人驚駭之下紛紛起身,老太太手腳慢,眼睜睜看著桌面上的玻璃轉盤朝她砸了過去。

「奶奶小心!」金睿看準時機拉了傅老太太一把,險險的避開了危險。

瞧見傅老太太看自己時眼裡閃過的一絲滿意,金睿唇角若有若無的勾起一抹笑意。

若不是看到了傅肇新抬手的動作,他還真反應不過來呢,不過,這樣也好,自己可是老太太的救命恩人吶……

梁如眉被這突然的動靜嚇得呆愣當場,傅曦更是尖叫了一聲,迅速躲到了金睿身後,將金睿和傅老太太當做擋箭牌了一般。

莫琰無聲冷笑,牽起傅歆的手,對滿以為自己鬧出這般動靜,眾人就能忘了梁如眉脫口而出的那句話的傅肇新諷刺一笑:「世伯這是惱羞成怒了嗎?還是說,心虛了?」

傅肇新怒氣正盛,聞言狠狠的瞪了過來,又在下一秒,立馬轉變了眼神。

傅肇新笑呵呵地道:「讓天皓你見笑了,你伯母一生氣就胡言亂語,我也是怕小歆這孩子誤以為真,會傷心,天皓可千萬別當真啊。」那模樣,就像是剛才掀桌子的人不是他一般。

傅肇新心裡打著主意,與金家相比,傅曦肚子里有金家的孫子,老太太再生氣,事後多安撫也就好了,但決不能得罪了莫琰,更不能讓能牽制他的傅歆脫離控制。

想罷,傅肇新眼帶關切的看向傅歆,孰料,傅歆根本不接他的話。傅肇新一時下不了台,心裡恨極了傅歆,真是只白眼狼,虧得他將她養這麼大!

氣歸氣,傅肇新面上卻是一副慈父模樣,語氣里也彷彿帶著萬分的歉疚:「小歆,你媽性子急,你是知道的,可別在心裡生悶氣啊,你是我的女兒,我怎麼可能不疼你呢。」

傅歆木愣的望著傅肇新,聽到他這番話,面上沒有一絲情緒流露,心裡卻是無比悲涼。

是啊,天底下有哪個父母不疼自己的女兒的呢,真的像梁如眉說的,是因為她傅歆,只是個來歷不明的野種嗎?

「傅歆。」帶著關心的語氣清淺的在耳邊響起,傅歆感覺自己的手被人輕輕捏了捏,轉過頭去,便看到莫琰眼神里毫不作偽的關心與擔憂。

呵,她不是早該看清的么,傅家的人,除了大哥傅恆,沒有任何一個人將她傅歆當做親人看待,這會兒知道真相,她該高興!

「別騙我了,說起來我還得感謝母親呢,托福於母親您的一時口快,讓我大夢初醒,總算是知道我不被待見的原因了呢。」

傅歆笑得一臉開心,只是清冷的眼神卻告訴眾人,她從未覺得這件事好笑過。

「還有。」 浴火王妃 傅歆轉頭看向臉色青白交加的傅肇新,手臂一抬,向傅肇新展示了一下她跟莫琰十指交握的手,微微一笑:「父親,既然天皓找來了,那麼,我先告辭,可以么?」

傅肇新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傅歆沒去看別人是什麼臉色,那些人她不屑一顧,她只是將視線落到被金睿扶著的傅老太太身上。

老太太剛被驚嚇了那麼一回,臉色都是白的,見傅歆看她,勉強露出了一抹笑意來,溫和的說道:「小歆啊,奶奶也該回去了,你可要記得多來看看奶奶啊。」

傅歆心裡總算是被暖了那麼一下,發自內心的笑著點頭:「誒,我記得的奶奶,改天就來陪您說說話。」

話音剛落,莫琰抓著她的手指就突然用力了那麼一下。

這個女人真是蠢,趕著去給金睿送機會嗎?!

傅歆不解的看過去,莫琰卻並不看她,禮貌的跟在場的人說了告辭的話,拉著傅歆離開。

傅歆悶不吭聲的跟著莫琰一路走出飯莊,在莫琰打開車門讓她上車時,她突然湊過去,緊盯著莫琰的眸子,兩人的臉僅隔著細微的一厘米距離。

莫琰被她嚇了一大跳,剛想說話,就聽傅歆問他:「你相信嗎?」

相信什麼?莫琰挑眉,疑惑的看著傅歆。

「我父親,那樣一個無利不起早的人,他為什麼要收養我?」傅歆從聽到梁如眉脫口而出的話時,就知道她說的是真的。

說起來,她這個繼母對她唯一真實的情感,就是毫不掩飾的惡意,而這一次,梁如眉沒說謊。

傅歆問完話,也沒想莫琰會回答,自己彎腰坐進車裡,伸手關了車門。

這麼冷靜?

莫琰心裡對傅歆又滿意了一分,能在突然的變故下依舊保持冷靜的思維,這樣的人進了遲家,起碼不會拖他的後腿。

一路上傅歆都在想著梁如眉說的那句話,腦子裡無數種想**次出現,卻始終不得其法。

傅家人對她從來都是不假辭色的,可是,也從未想過將她趕出家門過,這一點讓傅歆迷惑到了極點。

視線掃過開車的莫琰,傅歆福靈心至,驟然想到一個緣由:

難道,是為了讓她聯姻?

感受到自己臉上那道如有實質的打量視線,莫琰不動聲色的加快了車速。

車子以最快速度開到莫琰的住所,他猛然停車,在傅歆反應不過來的空檔,抓著她就將她帶進了電梯里。

「你放開我。」被人摟著肩膀,一半的身體接觸到屬於男人的堅硬而又帶著強烈荷爾蒙氣息的身體,傅歆只覺得自己渾身都不對勁了。

眼神不受控制的瞄了莫琰襯衣下的腹部一眼,那裡隱隱有著腹肌的輪廓,透過薄薄的襯衣顯露出來,傅歆悄悄紅了耳垂。

這個男人身材未免也太好了一點,一個大總裁,不該是日理萬機嗎,哪來的時間健身?

「你在看哪裡?」 莫琰俯下身子,黑亮的雙眸逼視著傅歆,近距離觀看,男人的細密的眼睫上下眨動,彷彿帶著魔力一般,讓傅歆情不自禁的看傻了眼。

兩人之間的距離太過貼近,近到……池天皓很想就這麼順著身體慣性湊過去,親一親眼前的女人那正不安顫動的眼睫。

「你在看什麼?」大概是第六感發揮了作用,傅歆猛的回神,抬眼就對上了池天皓直勾勾盯著她的眼神,瞬間警惕。

莫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胸腔振動,與他身體相貼的傅歆感受的更為清楚,也更加的……心亂如麻。

「你離我遠點。」傅歆皺了皺眉,伸出手去,半途中卻又縮回了四根手指,用食指戳了戳莫琰的肩膀。

浮生之灼灼桃夭 「不是你在勾引我嗎?」莫琰挑眉,「你臉紅了。」

「沒有!」

直接打掉莫琰攀在自己肩上的手,電梯剛好到了,傅歆大步走出去。

「嗯?你後頸也紅了。」身後傳來莫琰帶著笑意的聲音,傅歆腳步一踉蹌,扶著牆的手,恨不得摳進牆面里去。

第十五章不缺女人

莫琰的家是直通式的,一出電梯就是家門,傅歆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她的思緒一直圍繞著繼母說的那番話,她不是父親的親女兒,那麼她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傅肇新收養自己真是為了聯姻么?

看出傅歆還在為方才在傅家的事心煩,莫琰走到她面前,徑直攬過傅歆纖細的腰,「老婆初次到訪,要不要四處參觀參觀?」

沒正經,傳言中的莫琰霸氣十足,怎麼會是這副模樣,果然傳言還是不可信的。

傅歆起身,閃過某人的咸豬手,「請你安分點,還有誰是你老婆?」

「這麼快就不認賬了?」

莫琰不緊不慢從口袋掏出兩張結婚證,在傅歆面前晃了晃,「現在還想抵賴么?」

傅歆一愣,對啊,她已經跟莫琰領證了,契約結婚,她差點忘記這回事兒,她現在名義上是莫琰的老婆。

「那又如何,你也別忘了,我們可是假結婚,各取所需!」傅歆清淡的看著莫琰,她一向寡淡穩重,即使是面對莫琰這樣的大人物,她也毫不畏縮。

說著,她便到處走走看看,參觀參觀莫琰的家,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豪華,簡單中卻隱隱透露出一點高貴,這樣的風格倒也符合他的氣質。

走進一間房門大開的房間,裡面的陳設很簡單,只是不知道這是誰的房間。

莫琰倚著門,歪著頭看著裡面的傅歆,笑道:「這會是我們兩個房間。」

我們兩個?

傅歆皺了皺眉,這麼說這個房間不就是莫琰的?

這裡面實在太簡單,簡單到傅歆都懷疑這間房只是莫琰家的客房了。

「注意你的言辭,這是你的房間!」

「我們現在可是夫妻,於情於理我們都應該住一起啊。」

莫琰從外面走進,手再次搭上傅歆的肩膀,「難道不是么?」

真是夠了!

真不知道自己當初怎麼會答應跟這個男人契約結婚,莫琰的性格,跟之前的傳言完全不符!

傅歆坐到了床上,裝作無意地讓莫琰的手停留在了半空中。

「哎,你可真是奇葩,也是我遇上的第一個敢拒絕我的。」

「敢拒絕你就是朵奇葩了?」傅歆斜了他一眼,問道。

莫琰微微一笑,「因為我叫莫琰啊。」

從未見過比他還自戀的男性,傅歆沒再說什麼,自知再說下去,莫琰的形象會越來越崩塌。

今天一整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原先覺得還沒什麼,但是一碰到床,傅歆就感覺疲乏上身。不禁躺出了一個完美的葛優癱。

「嘴上說不肯,身體倒挺誠實!」

莫琰突然壓在了傅歆身上,嘴裡說著挑逗的話語,兩隻手撐著床,似笑非笑注視著床上的女人。

意識到自己隨時都有可能被侵犯,傅歆心裡一咯噔,剛才掉線的警惕瞬間回歸,輕微掙扎著,「你要幹嘛?」警戒的語言更是讓上面的男人笑意更甚。

「孤男寡女,你覺得能幹嘛?」

莫琰小聲在傅歆耳邊輕輕說著,微微吐出几絲氣息,讓傅歆身體不由得顫抖,這個男人究竟想做什麼!明明之前還很紳士的!難道豪門的人都是人前一套背後一套?

傅歆內心一沉,這樣子的話,自己還是進了狼窩。

莫琰實在愛極了這女人緊張的模樣了,方才在傅家那樣的情況,她都能鎮定自若,但這會兒,她倒是不淡定了。

傅歆眼珠子轉了轉,咽了咽口水,「莫琰,我們只是假結婚,你不能對我做那種事。」

假結婚?

這女人要是一直將假結婚掛在嘴邊,萬一泄露出去那還得了。

「這三個字你最好不要說太多,我娶你是為了避免麻煩,而不是因為你的一時口誤,而增添更多不必要的煩惱。」

是啊,自己怎麼就忘了呢,傅歆沉默,莫琰不可能無條件幫她,他們兩人如今的狀態,本就是互相得利的。

「莫琰,你可不要亂來。」似乎是有些擔心他真的會把自己怎樣,傅歆的聲音帶著點抖音。

這樣的傅歆真是傻的可愛,莫琰不禁失笑,他還真沒打算把這女人怎麼樣,剛才的諸多調戲,也是為了讓這女人不要老是去想在飯莊的事情。

只是……逗一逗,也算是一個樂趣。

「如果我就是要亂來呢?」

說著,莫琰就要一親芳澤,而身下的傅歆,也不知是從哪裡來的力氣,居然將莫琰推開了。

脫離出來的傅歆,整張臉紅撲撲的,不知道是因為心動,還是受到了驚嚇,整個人忐忑不安。

莫琰則半躺在床上作看戲狀,「想不到你就是這樣對待你恩人的啊?」

恩人?

傅歆看了看莫琰,「那場車禍,本來也就是你肇的事,還好意思成說是我恩人?」

自己說的可不是這件事,莫琰擺了擺手,「還有呢?」

還有?除了這件事,傅歆真的已經想不到其他他有救過自己的事情了,這個男人哪有救她這麼多次啊。

看出她可能想不到,莫琰不緊不慢說道,「看來你忘記那天金睿強吻你的事了,還有酒店的那一次。」

莫琰救自己,不止一次。 講真,傅歆對面前的這個揚著壞笑的男人,還是十分感激的。只是臉上依舊清淡一片。

一品馴獸師:邪王寵妻 「這陣子,謝謝你了。」

從床上起來,莫琰緩步靠近傅歆,「要怎麼謝?」

傅歆被他逼得一步一步往後退去,後背抵在了牆上,她已經無路可退,警惕的目光看著莫琰,「你想怎麼謝?」

「我啊?」莫琰眸底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瞬間卻又消失不見,「以身相許,如何?」莫琰臉上笑意加深,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會如何解圍,還是……任由自己擺布?

以身相許?他來真的?

傅歆瞪大了眼睛,想從莫琰眼中找到一點幽默的氣息,只可惜她沒看出來,這個男人不會真是這麼想的吧?明明……傅歆心下有些慌亂。

靜默了幾秒,才故作鎮定的笑了笑:「莫總,您就別開玩笑了,您身邊也不差我一個女人,是吧?」

傅歆強逼著自己和莫琰那種吃人模樣的眼神對視,證明自己沒有心虛。

莫琰自然猜得到傅歆內心想法,原先不過是順口一提,只是沒想到……

傅歆的表現,倒是讓自己越發上癮了。

「本少爺是不缺女人,但缺像你這樣的女人。」

一句話讓傅歆心都慌了,難道風聞很好的莫琰果然也只不過是個普通的男人?

傅歆看向莫琰的目光漸漸冷了下來。不同於看其他事物的清冷,這種冷,有一種拒絕的味道。

莫琰笑開來,收起了剛剛那種調戲的眼神。傅歆那道冰冷的目光,讓他很心疼。

第十六章遲太太

「在想什麼?」莫琰的聲音,恢復了一如之前的溫柔紳士。

「我能不能在這裡泡個澡?」

一說出來,安源恨不得給自己個大嘴巴子。不過也怪不得傅歆,今天在外面奔波了一天,經歷了那麼多事情,她確實有點想泡個澡、解解乏。

「哦,泡澡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