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這個時候的秦淑華還是正常人,但是很快她身上就會發生某種情況,讓她變成那種兩頭都是人的鬼樣子?」林舟不禁多看了秦淑華一眼。

「秦淑華,你好,」他走了進去。

「你好。」秦淑華不認識林舟,不過也沒問你是誰之類的話,在她看來這身份很明確的,這個時候知道她名字而她又不認識的,很顯然是男朋友的朋友。

「王顯讓我告訴你,他接到惡魔的回復了,這次婚禮,惡魔也會來。」林舟道。

「惡魔?」秦淑華看起來很迷茫,「會有人叫這個名字嗎?這是外號?」

「你不認識嗎?」林舟又開始扯起來,「王顯說這個惡魔是他最好的朋友,他現在的藝術品位就是這個惡魔教的。」

「沒聽說過。」秦淑華搖頭。

「那你見過王顯做的藝術品嗎?」林舟道,「就是那種很特別,有些讓人不能接受的藝術品。」

「顯哥還會做藝術品嗎?」秦淑華看起來還是一臉迷茫,「為什麼我從來沒聽說過這些?」

「難道她對於惡魔,真的一無所知?這一趟白來了?」看秦淑華的樣子不似作假,林舟心裡犯起了嘀咕。

「那是?」這時候,他眼角不小心瞥到秦淑華胳膊內側,有一滴血。 那一滴血打破了林舟所有的幻想,果然這個新娘還是那個雙頭都能成人的怪物。

這個怪物戰力很強,到底要怎麼才能讓她說實話?

「說起來你可能不信,不過我會算命。」林舟說道。

「喂,什麼惡魔什麼算命,你怎麼從一進來就凈說些奇怪的話?」那個瘦伴娘忍不住說道。

「對啊,你不是說新郎帶了點東西讓你交給秦秦嗎?」其中一個胖子伴娘也道,「東西呢?」

「沒有。」林舟很乾脆的承認,「那是騙你們的。」

「你這人,你混進來想幹什麼?」瘦伴娘質問道。

秦淑華也是看著林舟,一臉疑問。

「說起來可能不太好聽,但是我給王顯算了一卦,卦象顯示,他會有血光之災。」林舟小聲道。

「你說什麼?」秦淑華臉色一變,一手就抓住了林舟衣領,冷聲道,「你再說一遍試試?」

「你以為我是胡說的?」林舟把耳朵湊過去,更加小聲道,「你這副身體,怕是不止你一個人吧?」

「你······」秦淑華見鬼一樣看著林舟,一臉的不可置信。

「放心,我和你沒什麼仇怨,更加不是什麼食古不化的老古董,我知道你和王顯是真心相愛,我沒有破壞你們的意思,我說這個,只是為了向你證明我並不是騙子。」

「你這人,又在胡說八道什麼!」

「馬上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幾個伴娘開始呵斥起林舟來。

「也罷,」林舟便站起來,往外走去,「看來王顯命中該有這一劫。」

「等等!」秦淑華不出所料的叫住了林舟。

「秦秦?」幾個伴娘都驚奇的看著秦淑華,「你該不會真的信了算命這種鬼話吧?」

「你們先出去吧,我和他有點事情要談。」秦淑華對幾個伴娘說道。

「啊?秦秦你······」

「姐妹們,我知道你們關心我,不過這件事情對我非常重要,你們給我幾分鐘時間,好嗎?」秦淑華懇求的看著幾人。

秦淑華都這麼說了,雖然三個伴娘都是滿腹狐疑,不過仍舊依言走了出去,那個瘦伴娘離開之後還順手關上了房門。

「你說我身體不止我一個人,是什麼意思?」秦淑華目光打在林舟身上。

「具體的我算不出來,我只知道你這副身體不止你一個靈魂,還有一個靈魂可以主宰這副身體。」林舟沒有說太具體,這樣可信度要大一些。

「除了這個,你還算出什麼了?」秦淑華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村子里不止你一個異類,還有一個活死人。」

「你也見過她?」秦淑華看起來也知道那個老太太。

「不過她為什麼死了還能活,我就不太清楚了。」

先婚後愛,狼性總裁花樣寵! 「那你剛剛說的惡魔?」林舟連續道出她和另外一個異類,秦淑華總算對林舟的「實力」有了一些認可。

「我不是開玩笑,真的有一隻惡魔找上了王顯,而且來者不善,我覺得你也是異類,就想看看你知不知道惡魔的一些消息。」

「我不知道啊。」秦淑華搖頭,「我從來都沒聽說過有什麼惡魔的。」

「真不知道么······」都這樣了還說不知道,林舟覺得秦淑華應該是真不知道了。

「惡魔會對顯哥做什麼?」秦淑華很擔憂,「顯哥有危險嗎?能夠趕走惡魔嗎?」

重生之庶女爲後 「惡魔會在婚禮上殺了王顯,」林舟道,「我們必須要在婚禮之前,趕走那隻惡魔!」

林舟打算改變一下劇情,驅使新娘在婚禮之前對惡魔下手,惡魔這種高級生命,如果有「人」會對他出手,他應該會直接將其給宰了吧?

雖然新娘還是死了,但是她沒有再在婚禮上被做成藝術品,「這件事情」不是也沒發生嗎?

「惡魔居然要殺顯哥?」秦淑華噌一下站起來,「他為什麼要殺顯哥?顯哥得罪他了嗎?」

「因為惡魔要把王顯做成藝術品。」林舟上下嘴皮子一碰,就把藝術品的對象改成了王顯。

「你有什麼辦法可以趕走惡魔嗎?」

「惡魔現在有傷,我覺得以你的實力,我們倆聯手,可以把惡魔趕出去。」

「大師,不行的,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實力了。」秦淑華突然嘆了一口氣。

「你是怕給另一個人出來的機會嗎?」林舟道,「你可要想明白了,這事關王顯的生命,你確定還要在乎這些?再說了,就算另一個人真出來了,我也可以幫你把她鎮壓回去。」

「你沒算出來嗎?」

「算出什麼?」

「沒有另一個人了。」秦淑華道,「我身體內的另一個人,已經被殺死了!現在我已經正常了。」

納尼?

這情況真是出乎意料,明明時間還不到,另一個頭怎麼就被殺死了呢?

沒有他和司機的出現,又是誰幫忙殺了另一個頭呢?

「每次重啟,劇情都是一樣的,為什麼到了這裡,劇情卻改變了呢?」林舟想不明白。

「我一個人,可不是惡魔的對手。」林舟又道。

「那怎麼辦?」秦淑華抓著林舟的胳膊懇求道,「大師,你既然來參加顯哥的婚禮,說明你和顯哥也是好朋友,你可不能不管。」

「你先和我說說,你是怎麼殺死你體內另一個人的。」林舟道。

「也是我運氣好,那個臭婊子出來之後,招惹了另外一個人,結果被那個人用石頭砸死了。」秦淑華道。

用石頭砸死?

林舟心中一動,「可是在計程車上砸死的?」

「大師,你怎麼知道?」秦淑華吃驚道。

「計程車上有兩個人,砸死她的不是司機,而是另外一個?」

「大師?難道當時你也在場嗎?」秦淑華吃驚更甚。

「怎麼回事?」秦淑華吃驚,林舟卻更加吃驚,聽秦淑華的描述,殺死另一個頭的,就是他,可那不是上一次劇情發生的事情嗎,秦淑華為什麼能記得,而且從時間線上來看,不應該還要再往後等等的嗎?

更奇怪的是,秦淑華看到自己,為啥好像根本不認識自己的樣子。

既然她記得另一個頭被殺,為什麼不記得自己?

「不對,那不是真的,只是一個夢!」秦淑華突然又道,「那個婊子被殺死,只是我做的一個夢!不過那夢太逼真,我當成真的了。」 林舟感覺越來越迷惑了。

不是已經發生的事情嗎,怎麼又成了夢了?

難道每一次重啟的劇情,相互之間是平行世界的關係?

林舟好像記得在網上看到過,不同的平行世界之間,在某種特定的時刻會產生某種聯繫。比如會偶然「夢」到另外一個世界發生的事情,比如會對第一次到的地方產生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甚至有時候會對一些即將發生的事情有著近乎預言一般的可怕直覺······

那到底是什麼原理,林舟那會沒有深入研究,只是隨便一看,不太記得了。

所以,這到底是不是平行世界?

林舟覺得自己有點想遠了,是不是平行世界對於自己找出真相好像也沒有太大的關係。

「你體內的另一個人,到底還在不在?」林舟比較關心這個問題。

之前那麼肯定的說不在了,結果肯定了一會又說是夢。

你們倆都共用一個身體了,難道她死沒死,你還感受不到?

「我,不知道。」秦淑華很實誠的搖搖頭。

「怎麼會不知道?」林舟表示不太理解,畢竟那不僅僅是多了一個人格一份精神這種虛擬層面上的東西,而是真真切切多了一些器官一些組織,少了根手指頭都能感覺到呢,這就感覺不到了?

「我真不知道。」秦淑華道,「為了防止那個賤人出來,我用了一些手段,讓她徹底出不來,不過這個手段有些後遺症,就是會喪失對她的感知。」

「什麼手段方便說嗎?」林舟挺好奇的。

「不知道。」

「不知道?」

「不是我不想告訴你,而是我連同那一份記憶一起封閉了起來。」秦淑華揉了揉太陽穴,「我依稀知道,那種手段會讓我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慘痛到我無法承受,只能夠封閉起來,讓我忘記。」

「那你還有力量嗎?」

「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話談到這,林舟都想拂袖離去了,合著這秦淑華啥都不知道啊,看來自己找她是一個十分錯誤的決定。

不過林舟打算先不走,如果那只是一個夢,也就說秦淑華體內另一個頭被殺死的劇情還沒發生,算算時間,也馬上要發生了,林舟倒要看看,那是怎麼發生的。

為了避免自己對劇情改變太大,林舟便離開了這個房間,跑到客廳里去坐著,這樣既不干擾秦淑華,裡面發生了什麼他也能知道。

表面上看,他是在玩手機,實際上他兩隻耳朵都豎起來,聽著裡面的動靜。

這一等就是二十分鐘,他聽到的只有三個伴娘和秦淑華嘻嘻哈哈的說笑。

這麼久,讓他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影響劇情走向,秦淑華不會再「變身」了。

「秦秦,你怎麼還穿鞋呀,快把鞋子脫了給我。」一個伴娘向秦淑華要鞋子,聽聲音是那個瘦伴娘。

「脫鞋幹什麼?」秦淑華聽起來挺疑惑。

「不是吧秦秦,你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當然是把鞋子藏起來讓新郎官找啊!」幾個伴娘脫掉秦淑華的鞋子,又嘻嘻哈哈的藏鞋。

幾人在那討論一會,其中一隻鞋子藏在床底下,另外一隻鞋子則是沒定,嘰嘰喳喳的在討論。

林舟看了看時間,一雙鞋子已經折騰了十分鐘還沒弄好,也是夠磨嘰的。

又過兩分鐘,其中一個伴娘從一個大木箱子里找出了一個小鐵盒子,引起大家的注意,也引起了林舟的注意。

「這鐵盒子樣子好怪啊,不知道裡面裝的什麼?」

「都生鏽了,誰放進來的?」

「看起來有些年頭了。」

秦淑華也表示好奇,「我好像見過這個。」

秦淑華從伴娘那接過鐵盒子,也不知道是怎麼找到的鑰匙,林舟不在裡面,不太清楚,反正秦淑華打開了那鐵盒子。

「一面鏡子?」秦淑華聽起來聽吃驚。

然後,林舟便聽到裡面噗通一聲,似乎有人倒在地上。

「要開始了?」林舟噌一下站起來。

「秦秦,你怎麼了!」

「秦秦,你可別嚇我們!」

裡面傳來幾個伴娘的驚呼聲,倒地的是秦淑華。

「開始了!」已經可以肯定「變身」要開始了,上次林舟就是被新娘砸死的,這次他就分外警惕。

林舟小心翼翼的過去,把門擰開,就是看到秦淑華躺在地上全身抽搐,皮膚上的青筋蚯蚓一樣在皮膚下面亂爬,幾個伴娘都嚇傻了。

咔咔咔!

隨著那抽搐的開始,秦淑華的身體也發生改變,背部變駝,雙手邊長,雙腳變曲。

這裡的動靜已經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外面的人,其他房間的人都跑了過來,林舟卻是果斷的退走。

「聊得挺投機?」司機正擱路邊抽煙呢,看到林舟抽煙,還遞給了林舟一根。

「謝謝,我不抽煙。」林舟上了車。

「去哪?」司機也上去。

「先等一會。」林舟沒馬上走,秦淑華可是會出去的,他要等秦淑華走之後再進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引起了秦淑華的變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