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多數在這裡已經生存到了第三代,甚至是第四代。」

「能夠說英語,也能夠說一些宿務話。」

「但是,他們在自己的圈子裡面,從來都是說那什麼Minnan語的。」

對於本地華裔,多數源自FJ,他好像是有過耳聞。

其實不單單是在這宿務一地。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聽說在整個F國,差不多都是這樣的情況。

現在從本地人,也許是一個資深的本地人口中被加以證實,倒很是有些真實感。

而本地華裔,還堅持著說自己的母語,或者說什麼華語方言,還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他一直以為,華裔最多就是英語會更好一些。

然後,迫於生活,也得是要說當地的語言來的。

對於這樣的情況,他還是有些佩服的。

不管是從維繫鄉情,增強那同宗同族的凝聚力和情感紐帶的角度。

還是真正地從海外華裔心懷母國,感念同胞的方面來說。

這樣子傳承著自己民族的文化,都是很執著的行為了吧。

只是這並不是自己的實際情況。

他就搖搖頭。

「我不是FJ人。也不會說他們的Minnan話。」

末世全能劍神 駕駛員好像是有一點失望。

不知道是對於他不是FJ人這樣的事實,還是對於自己從來都是萬無一失的猜測,頭一次的遭遇到了否定。

但很快就調整了話題。

「那麼,先生你這麼早去卡本大市場,又是為了什麼啊?」

「看樣子又不是單純地去觀光遊覽的。」

「那我還能夠去幹什麼呢?」

他有些沒好氣地頂了對方一句。

「呵呵,先生,要是一般的觀光客,去那裡都是會帶著照相機或者攝像機的。」

「最簡單的,也是要帶一個手機自拍桿的吧?」

「像你這樣兩手空空的客人,又不是去見同鄉或者朋友的,就很不一樣了。」

「其實我都很有些好奇了。先生你這是打算去幹什麼呢?只是去閑逛一圈,感受一下氛圍就好了嗎?」

這個駕駛員真是話多,又還目光銳利,心眼也繁多。

他都有些嫌對方啰嗦了。

不過,這總是要好過那些動不動就向他推銷臨時女朋友的駕駛員。

也不知道那一類駕駛員是出於怎麼樣的心思。

是把他當成了風流成性的J國客人?

還是他這樣的一副尊容,本地人一看就會覺得深具著欲求不滿的特徵?

只是,現在從對方口中得知一些卡本大市場的情報和信息,也還是不錯的。

之前他只是有著一個很籠統的印象。

也沒有去認真做過什麼功課。

去那裡,就和來這宿務一樣,幾乎都是出自於一些道聽途說的信息的誘導。

而現在看起來,馬尼拉的那幫子損友,給出的建議根本就是很失偏頗。

宿務對待他,可是一點沒有他們口中那樣的友好和熱情。

他現在簡直就是深深地懷疑著,他們是不是收受了宿務的什麼好處費,才要那樣不遺餘力地加以推介。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心裡一緊。

最好是去卡本大市場,不會再有類似的不順利遭遇。

應該是不會那麼的悲慘吧?

小飯店那個女主人,無疑就是整個宿務城裡面,對他最為友善的人了。

沒有什麼之一的說法。

她是那樣的時時處處都為他著想,又怎麼會故意拿這樣的要緊事,欺騙他呢?

更何況,自己這只是過去買一束鮮花而已。

這是在本質上都極為不同的事情,又怎麼可以同日而語呢?

這樣想,他心裏面又稍稍放鬆了一點。

「那麼,先生,你到底是要去卡本大市場的哪一處呢?」

「這卡本大市場,顧名思義,也真是蠻大的呢。」

「不可能你是要我載著你,去那整個市場兜圈子的吧?」

「那樣的話,我倒是求之不得呢。差不多大半天的業務都弄到手了哦。」

駕駛員還在繼續喋喋不休。

但他這次卻被對方的話,給提醒到了。

對啊,自己是要去市場的哪一個具體位置呢?

突然想起,之前那個女主人,人家只是很籠統很模糊地告訴他,卡本大市場那裡面也有一個很大的專門賣花的地方。

大概就是在市場的某一側。

可是沒有告訴自己,賣花的地方,在卡本大市場的哪一個具體位置呢。

突然有了些懊惱。

不過,馬上也就釋然了。

現在車上不就是坐著一個本地的老司機嘛。

計程車駕駛員,都應該算是這宿務的活地圖。

怎麼可能會有他們都找不到的地方呢。

「哦,我想去卡本大市場裡面的賣花的地方。」

「你應該是知道那些地方的具體位置吧?直接就把我扔在那裡就好了。」

情急之中,他倒是忘記了更為準確的表述。

那樣的地方,應該是說成花市的吧?

不過,駕駛員倒是很精明和善解人意。

自動就為他補全了不準確的部分。

「先生,你是想要去裡面的花市吧?」

點點頭,他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

對方能夠準確地理解他的意圖,那就再好不過了。

他也就不用擔心,把自己載到什麼莫名其妙的地方,丟下他再揚長而去。

「那麼先生,你是要去買鮮花的嗎?」

再次點點頭。

這不就是廢話了嗎?

難道大老遠地跑去花市,只是問一問花香就打道回府嗎?

「唉,先生,不是我說你哦。如果真像是你自己說的那樣。」 「單單地只是為了買花什麼的,沒有必要跑那麼遠的路程哦。」

「就是在你住的酒店附近,那SM購物中心裏面,就應該是有花店的啊。」

「為什麼要這麼捨近求遠呢?這種做法,沒有什麼意義啊。」

他順口就辯解到,

「這你就是有所不知的了。我也知道SM裡面有鮮花出售。」

「但是,那裡都是一小束一小束的鮮花。品種也還很少。」

「我是想要去卡本大市場,買那種新鮮的,很大一束的鮮花。」

「哦,原來是這樣。這倒還差不多。」

「如果你是存心要買大量的鮮花的話。」

「卡本倒也不失為一個好去處。」

對方想了想,又說到,

「不過,今天是星期天。不知道還有沒有本地的花農營業哦。」

「但是,C國人開的花店是肯定開門的啦。只是他們那裡的新鮮程度,就不能夠保證了。」

「我還是把你送到那條街的路邊吧。你多逛一逛,運氣好的話,應該還是能夠買得到的。」

「反正到時候,先生你自己去多看看吧。希望最後會讓你滿意。」

他點點頭,表示對這樣的安排的認可。

只是,對方稍微安靜了幾秒鐘。

卻馬上又開始話多起來。

「先生,為什麼你要去買那麼多的鮮花呢?」

「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要準備去向自己的未婚妻求婚的吧?」

開什麼玩笑?

他一下子被這樣大膽的斷言,給震驚到了。

難道在這裡,鮮花如果一次性地送太多,就是求婚的節奏了嗎?

這真是很有些匪夷所思的說法呢。

然後他就堅決地搖搖頭,表示否認。

「那麼,先生你這至少也是打算向某個女孩子,告白什麼的了?」

這倒是稍微說得通一些了。

但還是和他的實際情況,完全不相符合呢。

難道送上一束鮮花,就應該是有這麼隆重的含義嗎?

他不禁有些懊悔。

真要是有著這樣的功能的話,當初就根本不用挖空心思地和Ane廢話那麼多。

耽誤那麼長的時間。

直接就是一大束鮮花遞過去。

風華天下之攝政狂妃 什麼話什麼告白都包含在其中的了。

哪裡用得著現在才想到,用在另外一個女孩子身上。

不過,像是現在這樣的,為著Anna準備鮮花的時候,卻是想到了Ane。

會不會有點不太好?

而且,這樣的方法,也都還只是在理論和輿論上,有一點奏效的影子。

但是,並沒有經過Anna的實際反應的檢驗。

現在就認為是必然會成功的,未免有些結論下得太早。

有了這樣的想法,語氣難免就有了一些不自信。

「我只是打算表示一下,對於她的好感。」

「鮮花的話,也就只是作為一份小小的心意罷了。」

「這麼做的話,在你們本地人看來,是會有什麼不妥之處,或者說是會帶來什麼誤會的嗎?」

於是,忍不住地他還是徵求了一下對方的意見。

「哦,先生你多慮了。這樣做怎麼會有不妥的地方呢。」

駕駛員哈哈大笑幾聲。

又出言安慰他一番。

「不要說是去和女孩子見面了。就是連和普通的女性友人聚會,或者是準備去見一個陌生的異性客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