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娘的!這黃毛小子居然有法寶!」田伯才咬牙切齒道。

杜新神色陰沉,沉默許久才說道:「人算不如天算。」

不等田伯才接話,他又繼續說道:「聽剛才他們意思,那法寶以後應該派不上用場了,魔精粉還有剩餘,我們還有機會。」

田伯才點了點頭:「哼!算他們這次運氣好,下次老子一定要連本帶利討回來!」 短短一個月時間,人類各國人口數量就硬生生的降低了本來人口數量的百分之八十多,這樣下去,再找不齊星源者打開另一個時空大門,人類文明就要在此斷送了……

黑暗中凄冷而沒有一絲絲光線,少女還在昏昏欲睡,當她微微睜開眼的一瞬間,舉目四望,她看到這個無盡黑暗中有一個巨大的機甲,看着她。

「你,你是……」

前者道:「我叫:蘭羅科·卡普,我來自遙遠宇宙的邊緣——亞普斯坦星,我是你的星守者,我可以保護你不受外來文明的侵害……」

少女聽到上次曹御風與豪剛的對話了,他們說自己是星源者,她道:「你好。我叫白依諾,是一名時警隊,我就是上次幫助曹御風等人喚醒你的時警隊隊員,我能看到另一個時空之中人們的慘樣。我想救他們,可我,卻心有而力不足……」

「我本想,把這件事,能告訴總部這件事,總部一直以事務繁忙而把我的話當做耳邊風。雖然,我知道,時警局中的潛規則很深,人際關係也很複雜。」

卡普聽了,他很同情這個白依諾,她與眾不同,就因此而總是受到別人的排擠,近幾天,她所作所為,卡普也是看在眼裏的。

再說,她這件事純屬星探團的事情,時警隊只需管理本市本地安寧可好,大多數時警隊都是如此。時警隊隊員的正直大多都建立在上級部門下達的命令與某些特殊方面的好處。真正正直的時警隊員,基本沒有。

白依諾是一個責任心極重的少女,她相信科學與思維,她不反對天文學家的猜想,她主要反感於那些無腦推測……

至於,卡普。目前為止,她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外星人,而且還是在這種極其特殊的情況下。

除了星源者,估計她是第一個親眼看到外星人模樣的人類……

卡普並不像億伽、豪剛與針盾能源,胸前有一個坎奈瓦能量裝置,而是在他的額頭有一個像水晶一樣的東西。

卡普能通過這個水晶來把太陽光,轉換成能量來補給自身的能源消耗,卡普並不擅長作戰,他善於研製一些極具破壞力的武器與合金裝備。

要是,把這些星守者比作一個軍隊,億伽是衝鋒陷陣的步兵,豪剛是鋼鐵之軀的裝甲兵,針盾是毀滅性極強的重炮兵,那麼,卡普就是這個軍隊的工程兵,製造武器,建築等等……

剎那間,她耳邊響起了一陣刺耳的響聲,她很清楚這種響聲。

「卡普。快,快讓我醒過來……」

卡普點點頭。當星源者與星守者斷開兩者的念感鏈條,星源者就能醒來,而卡普則會一直待在她的亞維時空之中。

白依諾從亞維時空之中被這陣刺耳的叫聲硬生生的叫了出來,她不像郭曉飛與雷破天他們一樣,可以有一個安詳的空間供他們與異界生物溝通。

時警隊時刻都要準備着本市各地的恐怖襲擊與離奇的事情!

醒來之後。

她們的隊長莫耶就拉起了她,溫和的語氣之中,帶有幾分焦急與憤怒,道:「大家都快要急死了,你還有空在這個地方睡覺?」

「……」

從亞維時空中把人強行拉出去的精神損害,要比人在普通睡眠以及夢遊時間驚醒的精神傷害要高萬倍之多。

莫耶看她迷迷瞪瞪的,就摸了摸她的額頭,剛才的急躁與憤怒頓時變為了親切與柔和的語氣,道:「怎麼了?生病了嗎?」

白依諾搖搖頭,道:「沒、沒有……」

說完,她就帶上了時警隊的裝備,隨着十幾個人一小隊的時警隊,走出門去……

郭曉飛受到強流輻射之後,臉上出現了大規模的紅色麻子,不痛不癢,眼看青一塊紫一塊的,但他卻一點點感覺都沒有?

來到了孫夢涓家中,孫夢涓看了看他的癥狀,清目冷凝,道:「趕快。針盾去把他抬到醫護室……」

「你這裏還有醫護室?」郭曉飛尬笑一聲,看這個小小的房間,居然還有醫護室?

針盾似乎能聽到她說話?口中輕呼『阿多拉』三個字,方才胸前坎奈瓦裝置一打開,面前就出現了一個藍色的蟲洞。

針盾把他丟了進去,而後又向孫夢涓擺了擺手,示意它送到了,孫夢涓點了點頭,她與針盾也進去了。

進去之前,孫夢涓特意囑咐道:「你們別進來,在我沒有任何結果時,你們只有等待,不要進來……」

雲夢心看着她進去后,就有種想進去一探究竟的衝動,卻被王瑩瑩攔下了,她道:「既然人家不要我們進去,我們……就別給人家添亂了吧?」

雲夢心點了點頭。於是乎,兩人就隨便坐了下來,聊起了天……

雲夢心端詳著坐在她身邊的少女,她神態頗顯智者,她無法與之媲美的高冷艷色中,維顯幾分少女花季的豆蔻。

「我看你,如此有才華。我聽說,你在遊戲中,是一個傻白甜啊?你……很出我意料!」

王瑩瑩熟練的用蘭花指持起了水杯,輕抿一口,道:「其實,我和米萊諾很早以前就認識了,我家人除了我相依為命且遠在火星/星探空間站的父親之外,米萊諾理所當然就是我精神上的親人。她跟我講述了很多關於她們星球的故事。我玩遊戲也是無聊……」

說着。王瑩瑩從口袋中逃出一個寶劍的模型,看着這把寶劍,她無奈的笑了笑,「說起來。我還真是個假女生,我不喜歡那些只要換個衣服,就能拯救世界的遊戲,太單調,也不真實……」

「無意間。我看到一個叫《無道》的網絡遊戲,遊戲官方告訴我這個遊戲需要五次元實體顯示機,好奇之下,我就買了試了試……」

「米萊諾告訴我,她感應到了星源者的念力感波,而這個人就是郭曉飛,我第一次看到郭曉飛的時候,是在一個宗族首秀榜單上……」

「另一個人,可能你不認識,他叫雷破天,跟郭曉飛一樣,都是星源者……」

雲夢心似乎想起些什麼?她的眼眸之中多了幾分水一般的透徹,忽然間,插了一句,「我聽拜費斯說過,他……他……」

「……」

「他怎麼了……」

雲夢心最近幾天為了幫他修復機甲,失血太多,記憶方面衰退了很多,他道:「你想說的,是卡萊恩吧?前幾天,我感應卡萊恩的念力感波還很強,就突然之間,他的念力感波就消失了……」

「消、消失了?不可能吧?按理說,即便是星守者為了保護星源者而犧牲,他死後所爆發出的念力感波,是平常他的數百倍。儘管在地球上,也會有極強的念感波傳來……」

米萊諾一邊分析著,她感應着針盾的念力感波,就像昨天一樣,針盾的念力感波似有若無,就像一個沒意識的植物人。

然而,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針盾竟有如此強悍的能力,遊盪在宇宙當中的時空管理者,居然沒有發現?太奇怪了……

億伽道:「卡萊恩事件,我們先放一邊,我感應到豪剛的念力感波,想必大家都知道這個傢伙,他是我們佧琦坦紅色級別的危險人物……」

說到這裏,拜費斯接言道:「對啊。這傢伙居然沒死?豪剛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打死無辜佧琦坦不說,和向外族透露情報,我生怕這傢伙是我們為了一大可怕的敵手!」

「豪剛那邊可有萊博特與卡普這兩個機零師,他們都是高智慧佧琦坦,化友為敵,對我們誰都不好!」

拜費斯剛說完,億伽就怒錘了一下地面,銀白色的合金板龜裂開來,道:「但是,豪剛那個傢伙,與其讓他加入我們,無異於飛蛾撲火……」

對此,米萊諾還算是個冷靜人物,她兩手架在胸前,靜靜地,思索片刻,道:「豪剛確實是個難纏的對手。對他,我們重用不是,驅逐也不是,與其如此,我們何不來跟他玩個碟中諜?」

空氣驟然變得冷靜了,雲夢心與王瑩瑩兩人感覺身上涼嗖嗖的,三個化身為人形的機甲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眼神中透露出許些的陰謀。

億伽左手頂着他的下顎,說起來當間諜他最拿手,然而,在自己團隊中當間諜,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

拜費斯看着他們兩個人,他們難道都忘了自己/已經不是當年在亞普斯坦星上叱吒風雲的高智慧生物了。

他們現在都是這些渺小生物人類的星守者,他們可以與豪剛等人明爭暗鬥,可這些人類是傻子嗎?他們也會發現,倘若有一個星源者失去生命,他們就無法打開多尼爾時空。

到時候,別說是一個銀河系,與之鏡像對立的多元宇宙都會受到相應的威脅,更為之,還會引起時空管理者的注意。

米萊諾敲了敲桌子,提醒大家該『醒醒』啦,道:「碟中諜。大家有何意見?關於這個秘密行動,我們並不是針對豪剛,我們主要就是看看,幾千年過去,他有改進沒有?」

億伽與拜費斯搖頭示意沒意見之後,方才對坐在她一旁的兩個『主人』說道:「你們兩個是我們的星源者,你們理應加入其中,記住,我們是在保護你們……」。。 智慶軻莫名其妙說道:「真的,跟你相處越久,越能發現你的恐怖!」

山葵點頭附和道:「恐怖之處不單單在於你的實力,還有你對任何事情的掌控能力,神秘莫測的城府,還有你那無所不知的知識……」

羅瑩也歪了歪頭,好奇問道:「有時候我真的搞不明白,你年紀輕輕的,哪知道那麼多事情的?跟你的經歷有關?來自都城也不應該這麼……」

說到這,羅瑩停了下來,她知道不能往下說了,這涉及到洛天的往事了。

果然,王從明他們三人聽到都城兩字之後,露出了驚訝萬分的表情。

雖然重岩鎮里都城很遠很遠,但都城是華洛王國的主城,那邊的傳聞可是沒有一絲停下來過。

都城,是華洛王國每個人都嚮往的地方,也是華洛王國最大的『墳墓』,名利交替最頻繁的地方。

洛天出自都城?王從明等人真的沒有聽說過。

「所以說,靈幫之所以是我們的盟友,就是因為您的關係?」王猛思緒還是很敏銳的,第一時間就想到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王從明也是思考了一下,說道:「不可能吧!哪怕靈幫的頭領跟洛公子一樣都是出自都城,靈幫也不可能聽命於洛公子吧?除非……」

王萱萱也搭腔道:「除非,他在都城有地位,而且是就連李都靈都懼怕的地位!」

羅瑩不好意思的看了洛天一眼,沒想到自己無心的一句話,被王從明等人猜測到這種地步。

王家三人目光炯炯的看著洛天,很明顯想讓洛天解釋一下他們心中的疑問。

洛天倒是沒有什麼緊張感,拍了拍羅瑩的肩膀,讓她不要在意這件事情。

洛天聳了聳肩,說道:「沒錯,這件事情你們沒有猜測錯,我的確是來自都城的一個有地位的人!」

洛天此話一出,王家三人明顯不淡定了,他們可是知道,都城裡有著地位,是代表什麼意思。

「可是,您這麼年輕,怎麼可能……」王從明提出自己的疑問。

「這有什麼的?」洛天撇了撇嘴,說道:「都城裡人才濟濟,各種人各種施展才能,年齡小不代表沒有實力……」

「可是,您既然在都城有如此成就,又為什麼來重岩鎮這個資源貧瘠的地方呢?」王猛開口問道。

洛天嘆了口氣:「我不是說了嗎?我來這裡,是為了統一這裡的幫派!」

王萱萱皺起了眉頭,說道:「這不能解決我們的疑問,你如此的身份地位,為什麼要來重岩鎮?還說要統一重岩鎮,你的目的是什麼?」

王萱萱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繼續說道:「之前在客棧的時候你說過,可以讓我們盛洪幫變成重岩鎮的霸主。但你的要求也很簡單,只是讓盛洪幫聲援你就足夠了?」

王從明和王猛也想起這件事情,現在想來,的確不對勁。

目光如炬的看著洛天,期望洛天可以給一個解釋。

羅瑩一臉擔憂的看著洛天,她發現她好像闖禍了。

洛天摸了一下羅瑩的秀髮,安慰道:「沒事,他們遲早都要知道的,現在說也沒什麼!」

洛天看著聚精會神看著自己的王家三人,說道:「我的名諱,你們也應該聽說過。靈幫之所以會站在我們這邊,也是因為知道,我就是那個人,才選擇要依附於我!」

「所以,你到底是誰?」王萱萱臉色不善的看著洛天。

洛天呲牙一笑,反問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一個人,不久之前被王國逐出了軍隊,而且落到一個聲名狼藉的下場?」

王家三人幡然醒悟,王從明指著洛天問道:「你,您是那位大名鼎鼎的……」

王萱萱驚訝到小嘴都合不攏了,說道:「龍,龍威嗎?」

王猛咽了一口口水,說道:「果然,天哥不可能是一個簡單的人物,龍威嗎?」

洛天淡然一笑,道:「嗯,這件事需要你們保密,我在這的消息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可是,這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半年前,您還是剛剛被逐出軍隊,現在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王從明問道。

洛天解釋道:「以一個正常的人的思維來看,的確不可能。重岩鎮距離都城路途遙遠,而且一路上異獸繁多。但從路程來看,半年時間都可以走不完,更別說還要提防諸多異獸了。」

洛天展顏一笑,笑容很是純真:「但你們覺得,我是一個正常人嗎?」

王家三人嘎然而止,他們就是因為知道洛天不是正常人,所以才會猶豫。

是啊,按照正常來說,都城到重岩鎮路途遙遠,但是對於龍威來說,這可一點都不困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