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助哥哥再見!」花火也朝著佐助揮了揮手。

「再見」

輕聲道別後,佐助目送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之中。

等雛田和花火的身影消失,佐助拿出相片看了一眼。

照片上的畫面,和另外兩張一模一樣,只不過,或許是顏料的原因,在他被花火拉著的衣角處,有一條筆直的白線,顏色不深,卻很明顯。

這條線,讓整張相片都有了一種分裂感……

沒有多說什麼,佐助將相片收起,緩步往回走去。

來到花店,買了兩束白菊,佐助再一次朝著宇智波宗祠的方向走去。

宇智波一族的族地,那些房屋上已經落滿了灰塵。

微風拂過捲起地上枯黃的樹葉,讓人有一種凄涼之感。

穿過熟悉的街道,走過寂靜的林間小路,佐助再一次來到了宇智波的族地。

看著墓碑上的名字,佐助將白菊放下,安靜出神。

不知過了多久,一滴冰涼的雨水打在佐助的臉上,將他飄遠的思緒喚回。

「下雨了……」微微昂起頭,看著天空密布的烏雲,佐助不由得呢喃了一句。

夏日的暴雨來得很快,轉眼間以是大雨傾盆。

雨水打濕了佐助的頭髮,順著臉頰滑落,佐助閉上眼,轉身離去……

漫步在雨中,任由雨水打濕衣衫,他平靜從容的腳步和路上快步疾奔的行人產生了鮮明對比。

耳邊,似乎有旋律緩緩回蕩,正如他此刻的心情。

「既是如此冷靜,為何動了情

每次快哭泣,我會合上眼睛

似是前生註定,為尋覓著你身影

名字身份聲音個性,串起這宿命

一生都冷清,讓我一次任性……」

旋律伴隨著佐助從未聽過的語言在耳邊響起,佐助卻能聽懂那語言中表達的意思。

當旋律散去,佐助也睜開了雙眼,眸子中猩紅一閃而逝。

「這首歌叫【天地不容】,我覺得和你很配」

紅毛那有些惡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讓佐助不由得輕笑一聲。

「我也覺得」佐助輕聲呢喃道。

「哎哎哎!不生氣嘛?真的沒意思」紅毛的聲音有些無奈。

「比起這個,我到底是怎麼看見外面的世界的,還有你為什麼能聽到我說話」佐助眉頭一挑,語氣有些莫名的意味。

「這個以後再和你解釋吧,你不打算換一身衣服嗎?難不成你覺得在雨天漫步很帥?」

紅毛的語氣有些古怪,似乎在憋笑。

佐助滿頭黑線,心中那點鬱結的情緒被這句話給衝散了。

嘆了口氣,佐助抬頭看向遠方,那裡是根部的方向。

「打算動手了?」

「不,我只想收回一些家族的東西」佐助神色平靜。

「需要幫忙嗎?」

「不必,這種事情我自己來更合適」

「也行吧,如果讓那雙眼睛再進化一次,或許對你接下里要進行的訓練會更有好處」

對此,紅毛表示不置可否,畢竟在他看來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是么,我還挺期待的」佐助輕笑一聲。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說起來,你不打算和你的朋友道個別嗎?那種離別時膩膩歪歪的劇情,我還蠻喜歡的,哈哈!」

紅毛語氣再次惡劣,讓佐助嘴角抽了抽。

本來他的確有這個打算的,不過現在聽這傢伙這麼一說,佐助瞬間就改主意了。

「晚上還有事情要做」

「真的不坦誠呢,你明明很期待對吧!」

「佐助君!不要走!留下來!」紅毛捏起嗓子,學著雛田的語氣說道。

然後他又模仿這佐助的語氣緩緩開口「抱歉!女人只會影響我拔刀的速度!」

「多麼浪漫的告別場景啊!」

「閉嘴!根本沒有!而且一點也不浪漫!」佐助有些惱怒的低呵道。

「哎!你急了!你急了!你肯定有!」

佐助:…….

如果不是打不過,他一定讓這個紅毛知道什麼叫做肝膽相照。 第458章梁山好漢當漁民

李時珍嘿嘿而笑,捋了捋鬍子。

「趙君豪太過猖狂,老夫故意設下圈套,引他上鉤!」

林宇將信將疑說:「你確定,不需要野生老鱉,也能治癒趙君豪爺爺的眼睛?」

李時珍說:「治病救人方面,老夫從不撒謊!」

林宇嘆了口氣:「問題在於,就算治癒了白內障,如果找不到超過兩米的野生老鱉,也得賠償十倍的違約金!」

他的腦袋發矇,盯著協議書。

穿越「武俠世界」擺攤賣燒烤,到了危急時刻,林宇可以憑靠神奇的武功降服敵人。

在現實世界,往往無法依靠武力對付敵人,而需要高超的智慧。

目前的難題,即使擁有再高的智慧,也難以解決。

李時珍說:「莫急!老夫經常去各地採摘草藥,遠涉深山曠野,去年秋季,曾在山東境內,親眼目睹三尺多長的老鱉,你們前去,必定尋到更大的老鱉!」

林宇聽完,搖了搖頭。

「老鱉的壽命,一般長達八十年,頂多兩百年,你釣魚的日期,距離現在四百多年了!」

李時珍捋著鬍子說:「不,老鱉的壽命,最長可超過五百年!況且,繁衍生息,傳宗接代!湖若在,鱉便在!」

林雪說:「先生講的對,咱們必須去試試!」

林宇不耐煩地問:「到底是什麼湖?」

李時珍說:「水泊梁山!東平湖!」

瞬間,林宇的眼睛發亮,有了主意……

第二天上午,林宇撥通趙君豪的手機,要求預付定金五十萬元。

趙君豪說:「馬上給你打款五十萬!跑了和尚跑不了廟,不怕你拿錢跑路!記住,只有七天時間,超出一分鐘就算違約!」

林宇掛斷電話,在心裡問候趙君豪的母親。

當然,也問候了趙君豪的姐姐趙美琪……

隨後,林宇聯繫鄭陽,請他幫忙給李時珍辦理《執業醫師資格證》。

緊接著,林宇帶領黛丹莉,驅車趕往山東境內,抵達「水泊梁山」風景區。

無暇休息,林宇花錢租了八艘遊艇和一批捕魚工具。

停靠湖邊,林宇打開《萬界燒烤系統》!

【請問主人,有什麼指示?】

林宇命令:召喚水滸108將!

叮!系統執行命令,完成了召喚!

瞬間,前方出現一群人。

正是梁山一百零一位猛男和三位猛女!

再次見到「神仙」林宇,梁山的漢子和娘們又驚又喜。

眾人齊刷刷地下跪,抱拳行禮:「拜見廚神!」

林宇笑眯眯地說:「無須多禮,都起來吧。」

目睹眼前的陣勢,黛丹莉看傻了。

林宇介紹:「這位黛女俠,是我的新任女護法!」

公孫勝和盧俊義領著眾人,拜見黛丹莉,被她的美貌和異國風情所吸引。

自幼在波斯國生活,黛丹莉從未閱讀過施耐庵的《水滸傳》。

扈三娘扭頭尋視:「這裡頗為眼熟……是九百年之後的金陵城嗎?」

林宇說:「不是金陵城,而是你們的地盤,九百年後的水泊梁山!」

眾人歡呼,激動萬分。

林宇朗聲說:「入雲龍!玉麒麟!聽令!」

公孫勝和盧俊義忙上前,單膝下跪。

林宇說:「上次在金陵城,你們出色地完成了打砸任務!這次,需要你們齊心協力,再做一件事!」

公孫勝說:「聽從廚神差遣!萬死不辭!」

林宇說:「你與盧俊義,率領各位好漢,假扮作當地漁民,捕捉一隻超過六尺的野生老鱉!」

公孫勝抱拳:「遵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