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說,老子和你拼了!」三位釋靈頂峰炸了,雖然你說的有很大可能,但你表達能力明顯有問題,你就不能委婉點說么?

「別這麼激動,你們心理素質實在太差,勇敢面對事實都做不到。」何凡啐了一口,道:「先說說,那遺留在哪,必須要玄火晶么?」

「只有玄火晶,才能夠煉製出火源聖珠,激發強大火能,與秘境內的先祖遺留,引起共鳴,從而讓秘境開啟。」火尊說道。

「直接以強大力量打開不行么?」何凡皺眉。

「可以,但你必須有十個釋靈頂峰,駕馭神器,才能勉強打開,這種力量,我們加在一起也達不到。」火尊冷笑道。

「那還說什麼,走,一起去秘境。」何凡連忙起身,道:「我還以為多大點事,也就我一巴掌的事情。」

「你實力有那麼可怕?」火尊獃滯,十個釋靈頂峰,拿著神器,勉強夠你一巴掌?

「那是當然。」何凡淡淡地道:「天下第一,不是吹的。」

「是你自封的。」煉陽炎忍不住嘴賤了一句,這天下第一,一直是你自己說的好么,你問過其餘聯盟的意見了么?你考慮過天人么?

「自封的天下第一,也是天下第一!」何凡瞥了眼煉陽炎,廚神是全能的,不僅能做菜,還很能打!

何凡雖然有些吹流弊,但他也沒說假話,若是石板那種神器,還是天風霸主那次陣容,以他現在的實力,還真就是一巴掌的事情。

「你確定能開?」火尊嚴肅地盯著他,再次問道。

「嗯……很大把握?」何凡想了想,還是收點口氣回來。

「確定很大把握?」

「煩不煩,剛才揍你們是揍輕了么?」何凡不耐煩地道:「要開就快點開,本宗主很忙的,拿到神通道符,還要研究的。」

「你有這把把握,炎滅老弟,你去召集那些釋靈,準備一起進入神話遺留,迎回圖騰。」火尊說道。

「好。」炎滅御空而去。

「本座就帶著倩兒好了。」另一位釋靈頂峰開口道,他是倩兒的師尊,炎真陽。

南方聯盟,有兩大古老姓氏,自古傳承,炎和煉。

「何凡宗主,我們一起前往秘境所在,先開秘境。」火尊說道,頓了頓,又道:「不過,希望何凡宗主信守承諾,還有,進入之後自己小心,裡面可能有一些禁制,殺機,不可輕易觸碰。」

「本宗主向來都是一言九鼎。」何凡說道。

「你出爾反爾更多。」煉陽炎插嘴道。

「本宗主的意思是,說一句話,吃九鼎飯菜能補回來,這就是一言九鼎。」何凡看著他,你怎麼就不理解,廚神的飯量呢?

煉陽炎:「……」

要不,這秘境還是不開了吧?我南方的神器呢,拿出來弄死他!

火尊也有種取神器,或者進化武器出來,乾死這貨的衝動,但還是看看,能不能開秘境吧,若是能開,神器和進化武器拿出來,也打不贏這傢伙啊。 一片深山之中,火山群中,五道人影懸浮在虛空中,其中四人周身火焰繚繞,宛如火神。

「待會我們以玄火晶的力量,感應秘境所在,就看你能否破開空間,打開秘境了。」火尊沉聲道:「若是無法打開,便等找到更多玄火晶,煉製火源聖珠。」

「強大的力量就夠了么?」何凡淡漠道:「其餘屬性的力量呢?」

「都可以,神話遺留比較複雜,多半都是諸神大戰所形成的,各種仙神之力充斥,我們只是以秘法感應先祖力量。」火尊解釋道。

「好,那動手吧。」何凡體表浮現風火之力,既然是以火系力量引起感應,用風火篇章最好,當然風火篇還不夠,再加上光暗。

「動手,陽炎和倩兒,你們也出手。」

火尊沉聲一喝,捏碎玄火晶,點點星火飄蕩,四道散發著熾熱的血液,飄散虛空,與星火匯聚,凝聚成一隻南方圖騰。



南方圖騰咆哮一聲,虛空動蕩,前方虛空,竟是浮現一條條符文枷鎖,神秘的紋路形成鏈條,橫亘虛空,一方殘破空間,在空中若隱若現。

「打破這些禁制,開啟秘境。」火尊沉聲開口。

「好。」何凡雙掌抬起,左掌浮現無數神秘文字,匯聚出風火之力,右掌湧向光明與黑暗,聖潔光芒灑落,黑暗幽冷的氣息滌盪。

半邊風火,半邊光暗,無數玄妙符文凝聚,風火光暗并行,同時轟向禁制:「風火無限,迷途羔羊。」

「這是什麼鬼招式名?」倩兒忍不住吐槽一句,迷途羔羊?

風火光暗之力,化作兩柄天刀,一點餘波席捲,火尊二人面色同時一變,倩兒和煉陽炎一臉迷茫,身上燃燒起金色聖焰和黑色魔焰,散發著肉香:「主啊,吃了我吧。」

「何凡!」火尊二人怒吼咆哮,你特么居然想吃我們徒弟?這是怎麼回事,你們居然求著他吃?

「你們幹啥?不知道躲遠點?」何凡一揮手,兩人身上火焰消弭。

「你這都是什麼招式?」兩人怒視何凡,這絕對是故意的,以何凡的實力,不可能掌控不好力量。

「西方都喜歡主指引他們,身為廚神,當然要滿足他們了,我是好人,最喜歡幫人滿足願望,其實,我也可以讓你們見到先祖。」何凡一臉平靜地道。

「下去見先祖么?」煉陽炎和倩兒聲音在發顫,這特么更兇殘了。

「可以保證,見到先祖之後再死去。」何凡拍著胸脯道:「你放心,我廚神決不食言,要不試試看?」

「先別說了,看你能否斬開禁制吧。」火尊打斷何凡想誘拐他們見先祖的想法。

兩道巨大刀芒破空而去,轟然斬在紋路枷鎖之上,驚天震響傳出,虛空崩裂,紋路枷鎖顫動,裂紋隱現,刀芒瞬間縮小好幾圈,消耗甚大。

「差一點。」火尊兩人瞳孔一縮,這還真能打開?

雖然還差一點,但何凡的刀芒還未消散,若是再來一擊,絕對能破開。

「風火無限,迷途羔羊。」

何凡掌中符文再次匯聚,又是兩柄天刀斬出,轟然落在紋路枷鎖之上,裂紋密布,四柄削弱天刀徹底爆發,枷鎖瞬間粉碎。

何凡連出四刀,面色微白,轉瞬又恢復了,風火和光暗之力消耗有些大,不過沒關係,還有道邪和佛道,佛魔和妖魔,不打緊。

紋路枷鎖崩潰,虛空崩裂,那殘破的空間終於從虛空中露了出來,一個巨大的入口,出現在五人視線內。

「以秘法維持洞口,不要讓秘境回歸虛空。」

火尊和炎真陽同時打出一道道印訣,一隻只南方圖騰嘶吼而出,化作一道巨大法陣,烙印虛空,想要強行定住秘境,卻見秘境震動,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傳來,大陣隱隱有崩潰跡象。

「後天太極。」後天太極圖顯化,鎮壓秘境,配合巨大陣法,秘境漸漸穩定下來。

一個巨大的通道口出現,徹底穩定之後,火尊才道:「可以進入了,我們一起走,不要想著亂吃,我們會盯著你。」

「若是你們圖騰被感化,主動求著要我吃,我該怎麼辦?」何凡咂了咂嘴,問道,這方面,我最擅長。

「不許吃!」四人臉都綠了:「你剛才的招式是怎麼回事,陽炎和倩兒又不信仰西方的主。」

「因為,信仰的感化,還有,他們被我控制了。」何凡淡淡地道:「你們信仰圖騰么? 寵愛甜心:總裁,非誠勿婚 其實,這招挺簡單的,我真能讓你們見先祖。」

「我們不信仰圖騰。」四人連忙搖頭,信仰也不能說出來,你就不能不弄出這種招式?咱們玩些正經的不行么?

這個先祖,誰愛見誰見去吧,反正我們不想見!

「先入秘境吧,有所收穫,我們可以互相交換。」火尊說道:「稍後炎滅會帶南方精英前來,何凡,你不要殺人,炎滅會叮囑他們,不對你動手。」

「我何凡最不喜歡的就是打打殺殺了。」何凡說道,我一般只是送人去見上帝和他的先祖。

「我希望你來南方,會是一場友好的旅行,而不是到了最後的生死拼殺。」火尊丟下一句話,率先進入秘境。

何凡隨著四人進入秘境,這秘境內草木到時挺旺盛的,還有不少藥材,凡是認識的,不論等級高低,全部收了。

「那些是低階的,就別收了吧。」煉陽炎嘆道,你別這麼刮地三尺行么?

「本宗主早已不是一個人了,要為宗門著想。」何凡嘆道。

你那宗門,誰不清楚裡面都是什麼弟子?清一色釋靈,不少都比我還強,他們誰能用到這些低級藥材?

感應之力擴張,何凡輕咦一聲,地面地底開裂,露出一個巨大的東西:「這石頭,不差。」

一揮手,進化之力包裹著東西飛上來,雨水沖刷,石頭上符文彌補,基因數據+0.2。

咔嚓

「握草,你看清楚再吃!」四人臉都綠了,進來之前怎麼說的,說好的不要急,等著再吃,你特么怎麼又隨便抱著一個奇怪東西亂啃了?

「看清楚,這不是什麼好東西,應該是神話時代某個建築上的石頭。」何凡擺手道:「不用擔心,挺軟和的,要不要來一口?」

四人:「……」

你覺得,我們是在擔心你會不會吃死么?我們想要研究下上面的紋路啊,你能不能給個機會? 看著抱著石頭啃的何凡,四人面色很複雜,那石頭的堅硬程度,火尊表示,自己全力一擊可能都打不破,結果這傢伙咔嚓咔嚓就吃了起來。

你的牙,是不是用神器裝的假牙?

對於何凡的胃口和兇殘,煉陽炎和倩兒再次有了新的認識,你小時候是不是餓的太慘了?

何凡心中很平靜,他現在已經沒什麼可忌諱的了,金剛不壞若能成就天人,萬毒不侵,雖然他還不是天人,金剛不壞也改了,但毒抗沒少。

能毒死他的,地球應該找不出來了,因為天人級藥材無法誕生,天人級毒藥,自然也沒有了。

「何凡,你不記錄一下,這些紋路么?這是神話時代的遺留,蘊含各種威能。」火尊沉聲道。

「這個我記下來了,以後自己試驗下。」何凡淡淡地道。

「還有,你下次發現東西,能不能不要弄出這麼大動靜?」看著分裂的大地,炎真陽皺眉道。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何凡吃完石頭,看了眼基因數據,已經96.1%了。

日本戰國走一遭 「看來,神話遺留的東西,才能讓我快速進步,以後要多找一些神話遺留了。」

何凡心中思索,道:「火尊,你們是怎麼尋找神話遺留的?」

「你想幹什麼?」火尊警惕地看著他。

「我想,等我去了罪域,或者在大海上,可以用同樣的方法,尋找神話遺留。」何凡說道。

「我們的方法,你不適合。」火尊搖頭道:「我們用的是基因感應之法,一些血脈感應術,必須有先祖基因才行,而且還是足夠強大的基因。」

「你這種自我進化者,適合留下秘境,等後人找。」炎真陽說道。

「那這種我也能用啊,我做了你們,拿著你們的屍體,就能尋找了。」何凡思索道。

火尊沉默了片刻,道:「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你也什麼都沒聽見。」

「趕緊尋找神話遺留吧,再耽擱下去,其餘人到了,競爭就大了。」煉陽炎轉移話題說道。

眾人注意力再次放在秘境之中,草木茂盛,綠意盎然,大地之下可能藏有好東西,遠處也有一些奇怪的東西,廢墟,斷裂的武器碎片什麼的,只是多數都沒什麼用了。



沒多久,一聲獸吼響徹,密林之中,一頭凶獸沖了出來,地面震動,林木倒塌。

「這是什麼奇葩獸?」何凡看著渾身長滿水泡,體型巨大的凶獸,一陣噁心感:「我收回之前的話,你們的圖騰,和這凶獸比起來,帥氣的沒話說。」

何凡一揮手,刀芒直接籠罩凶獸,將凶獸化為一灘黑水。

「神話時代斷層太大,很多凶獸,我們也無法認出。」火尊說道,他也不認識剛才的凶獸。

「順著這頭凶獸,前往尋找吧。」炎真陽道。

「你們的圖騰,不能以那什麼基因感應之法,感應到么?」何凡問道。

「不能,進入秘境之後,再動用此法,很可能感應到當初留下的殺局,引來危險。」火尊解釋道。

何凡感應之力擴張,方圓兩千米內,沒有再出現特殊之物,順著之前凶獸奔來的方向,幾人只發現幾頭凶獸。

「奇怪,之前以秘術感應,這秘境應該有我南方遺留才對。」火尊疑惑地看著前方,盡頭是一方斷崖,沒有絲毫南方遺留線索。

「我看看。」何凡來到斷崖邊緣,感應之力了籠罩,在千米深的崖壁上,有一個洞口,不知通往何處:「下方有情況,可以去看看。」

說完,何凡率先御空而下,火尊等人連忙跟上。

「聖火洞?」

看著洞口上方那三個古老符文,火尊面色大喜:「此地應當是圖騰生存之地。」

「那就進去看看吧。」何凡率先進入山洞,山洞內一片黑暗,幾人也不懼黑暗,快步前行。

沒走多久,前方出現三個洞口,漆黑無比,何凡目光穿透黑暗,只看見一個拐角,等他目光學會拐彎,應該能看清通往何方。

「何凡宗主,到了此地,我們就分開吧,你獨行一個坑洞?」火尊提議道。

「可以,讓我算算,哪個方向最好。」何凡看著三個洞口,伸出手指道:「點兵點將……」

四人:「……」

你特么是這麼算的?你夜觀星象,是在星星底下,點四大聯盟吧?恰好,我南方聯盟很不幸,被你點到了!

「就這個了。」何凡指著點到的最右邊洞口,留下一臉懵逼的四人,直接走了進去。

「希望這個秘境還有個出口,直接連通東方,讓這個傢伙回去。」火尊黑著臉道。

「我覺得,他最好被困在裡面,永遠也別出來。」炎真陽丟下一句話,道:「倩兒,隨為師走左邊。」

何凡進入洞口,沒走多久,遇見一隻長泡的凶獸,正在洞內亂竄,直接被他化為黑水,目光掃向洞壁,臉色立刻黑了,只見洞壁上有不少圖案,可因為一些爪痕,將這些圖案給毀了。

「這是南方的圖騰,這是風族的青色巨獸。」何凡看著模糊又殘缺的圖像,勉強能辨認出來。

「西方天使,東方神龍。」

北方聯盟沒有圖騰,只有信仰的真神聖祖,繼續往下看,是更多的四個物種圖案,應該是四大族群,之後是一群人類,同樣有標註,但那什麼標註,何凡一個也不認識。

繼續往下看,直接跳到了四大族群開戰,天空突然裂了,一名人首蛇身的女子從空間裂縫中出來,何凡不用想都知道,這位是媧祖。

媧祖只是一巴掌拍了下來,然後沒了,只有一個南方圖騰畫像,還有就是一個符文標註,應該是這隻圖騰的名字,何凡認識兩個字,聖火,之前火尊念過,外面那個洞口還畫著一樣的圖案。

「聖火什麼東西?算了,不認識,還是換個認識的吧。」何凡將後面一個符文用進化之力抹掉,又刻上一個字:「凡,聖火凡,聖火是屬於何凡的。」

再次檢查一遍,確定沒毛病,何凡才繼續往前走去,接下來就沒什麼壁畫了,他看了看時間,居然已經過了幾個小時了,得趕緊走,不然好東西都被搶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