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請問是403號的趙小姐嗎?」

「對,是我。」

「這是您點的外賣,已經到了,需要我替您拿到樓上去嗎?」

「啊……不,不用了,我自己來吧。」

「好的,如果滿意的話,請給我個五星好評哦。」

「嗯……好。」

於是,只是順手下來扔個垃圾,卻意外收穫了一份外賣的趙小姐不禁神色迷茫:

話說……現在的外賣服務已經做得這麼貼心了?

不僅局限於送貨到家,而是精準到送貨到人了嗎? ……

「哇哇,必須為這個新來的外賣小妹打call!」

「已經在你家點了好幾次了,每次只要是那個笑得很甜的妹子送來的餐,都非常準時,而且也沒有把油灑出來過,非常棒!」

「送餐備註:老闆,下次強烈要求那個初戀妹子來給我送飯,不然我就拒收!不要懷疑我的話,在下可是一個說得出做得到的硬漢子!」

……

沒錯。

以上這些五星好評都是給安暖的。

在周遭小夥伴的幫助下,安暖的送餐始終保持著一流水準,速度那是又快又穩,質量那是又好又棒。

光是這一點,就已經符合一個標準外賣配送人員的要求了。

再加上這是個「顏值即正義」的時代,安暖那張可愛的小臉也為她贏得了不少人氣。

短短半個月,她就已經在這個片區的外賣團隊中掙出了名聲。

其實也不難理解,要知道,平日里歷經風吹日晒的打磨,一眾外賣大軍的平均顏值都高不到哪兒去。

恰巧,安暖的出現就填補上了這個空白。

要真說起來,她也不是長得貌若天仙那一掛的,但小姑娘整個人卻白白嫩嫩,眉清目秀的。

一眼望上去,既沒有濃重艷麗的妝容,也沒有要戳死人的尖下巴,給人的感覺就是很舒服,很乾凈。

這樣一個小姑娘笑著給你送餐,和一個粗糙大漢同時給你送飯,你覺得哪一個會讓你的心情更愉悅呢?

毫無疑問,在這場無形的比賽中,安暖以壓倒性的優勢取得了勝利。

兼具了實力與顏值,安暖的脫穎而出自然也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

「好好好,小姑娘加油干,我們公司是不會虧待你的。」自個兒手下出了這麼一名得力幹將,可把負責這塊片區的分部經理給高興壞了,笑得露出了一嘴兒的大白牙。

要不老人們怎麼常說「人不可貌相」呢,這話還真在理!

想當初,社會救濟站的工作人員把安暖塞他們這兒的時候,經理面上雖然不顯,心頭卻一直綳著根弦。

別看他們送外賣掙得是不少,但只有切身接觸了他們這個行業,才知道他們這工作也難著吶。

無論是颳風下雨,還是晴天烈日,他們都得在外面奔波著,為這而傷寒感冒的、天熱中暑的,更是一抓一大把。

平常的一日三餐也就勉強能把早飯湊個準點,其餘兩餐就得看運氣了,甚至有時候太忙,能不能吃上都還是個未知數吶!

也正是因為這樣,多少年輕人來他們這兒幹了不到十天半個月,就受不了,嚷嚷著要辭職走人。

你說說,這精力無限的小夥子都承受不住了,你弄一嬌滴滴的小姑娘到他這兒來,那不是逗趣嘛!

可老闆是真沒想到,安暖這小姑娘看著柔柔弱弱的一小團,干起事情來還真利索。

這大半個月以來,她手上每一筆送餐都完成得漂漂亮亮的,即使是碰上暴雨烈日,也沒有遲到糊弄,更別提有客人的投訴了,得到的幾乎全是滿分好評。

仔細算算,安暖到他們這兒來也沒多久,綜合數據就從一開始的墊底,嗖嗖地一路往上狂飆,現在直接就霸佔了第一的位置。

不得不承認,這些個年輕人可厲害著呢!

「好的,我會加油乾的。」

面對老闆的鼓勵,安暖點頭答應,一張白嫩秀氣的臉蛋一笑起來,就讓人覺得心裡甜甜的。

經理忍不住在心頭感慨,你說說,就對著這麼一張小臉,誰還忍心不給她打個好評啊?

「行了,時間也不早了,送完最後一個訂單,你也趕緊回家休息吧。」畢竟是個女孩子,安全問題最重要,所以一開始的時候,經理就沒把太晚的訂單任務分配在安暖頭上,也算是照顧了她一把。

「好。」

經過這些天的實地演練,安暖對於附近的路線已經很熟了,即便沒有小夥伴的指路,她也能夠迅速找准位置。

這不,還沒用上十分鐘,她就來到了這單外賣的地址——世外桃源。

小區的名字還挺好聽的。

安暖抿著嘴笑了笑,正準備進去,就被人給喊住了。

「等等,你幹嘛的?」

門口的保安目光不屑地上下打量了安暖一番,語氣嚴厲地開口。

安暖瞅了瞅自己身上印著「XX外賣」字眼的小黃衣,不禁有些微愣……

不是說這年頭工作不好找嗎?

怎麼不識字的,也能當小區保安了?

「問你呢!幹什麼的?」瞅見安暖沒回話,保安又疾言厲色了幾分。

「喏,送外賣的。」

安暖抖了抖自己衣服上的標誌,盯著保安的眼神透著幾分感慨,聽說現在都普及九年義務化教育了,這人得是有多笨,才會學了九年還是連字沒認不全?

「嘖嘖,沒文化,真可怕!」安暖忍不住低嘆了一句,「古人誠不欺我也。」

安暖也知道人不揭短的道理,所以體貼地把聲音放得挺低,但耐不住門口安裝了個傳聲器,這話是被聽得一清二楚啊,原本還有幾分趾高氣揚的保安一下子就僵在了原地……

沒……沒文化?

這小丫頭該不會真以為他連制服上的那幾個字都不認識吧,怎麼可能?

可他要真說自己認識,又何必多此一舉地再三問她呢?

這怎麼回答,都是錯的。

兩難之下,保安的臉色瞬間變得青黑起來……

「行了,過來登記一下吧。」一旁的年輕保安倒是溫和地開了口,算是給了旁邊人一個台階下。

經過一系列繁瑣的登記和身份驗證,安暖這才踏進了小區的門檻。

一抬頭。

就不禁愣住了。

這地方……可真好。

自然、舒服。

和外面的高樓大廈、燈紅酒綠完全不同,這裡就像是悠然於世外的一塊凈土,給人的感覺就是恬靜、舒適。

放眼望去,紅花綠樹,小橋流水,不遠處甚至還有一汪清水湖,上面翩飛著幾隻白鷺,姿態怡然,順著石子路一邊往裡走,一邊還能聽見清脆的蟬鳴鳥雀聲。

手裡提著外賣,安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和城市裡充滿霧霾灰塵的質感不同,這裡似乎連空氣都要格外清新乾淨些。

這哪兒是鬧世中的小區啊,分明就是一個精雕細琢而又渾然天成的旅遊區啊! 這地方大雖大,標識卻很清楚。

順著指示往裡走,沒多久就找到了這單外賣的配送地址——

世外桃源88號。

沒錯,就是這兒了。

確認無誤后,安暖走上前去,正伸手準備按響門鈴。

「——有什麼事嗎?」

冷不丁地,一記男聲突然從背後響起,差點嚇得安暖一個哆嗦。

轉身看去。

一個男人正朝她走來。

長腿窄腰,眉目俊美,一雙眸子銳然而深沉,格外引人注目。

瞧清她身上的外賣制服,男人薄唇微啟,「外賣是吧?直接給我就行。」

「你是……晉雲凜?」瞅了瞅單子上的收貨人,安暖出聲確認。

「嗯。」

男人點頭。

長腿一邁,大步朝安暖走了過來。

走得越近,男人鼻息間若有似無的香味就越發清晰了起來……

這味道好像是……晉雲凜腳步微頓,眉目一凝,看著安暖的神色帶著幾分打量,「你是……」

話還沒說完,就被幾聲清脆的犬吠給打斷了。

也不知打哪兒跑來一隻柯基犬,被養得還挺好,油光水滑的。

尤其是那肥嘟嘟的小屁股,完全胖成了一團兒,隨著四隻小短腿的蹦躂也跟著一扭一扭的,討喜極了。

「汪汪——」

好香啊!

估摸著是聞到安暖手上外賣的香味了,隔著老遠,小柯基就撒歡似的徑直朝她奔來,那舌頭伸得老長了,一雙黑亮的眼珠子就跟帶了光似的。

不知道的,還以為它被虧待了十天半個月似的,幸虧還有那一身的肥肉為它的良好生活作證。

跑得太快,小柯基一時間緩不下勁兒來,結果直愣愣地就撞在了安暖的腿上,摔了個四仰八叉,在原地暈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樣子那叫一個呆萌……

使勁抖了抖身上蓬鬆的毛髮,小傢伙重新站起來,再度將目標瞄準在安暖身上,一個勁兒地繞著她打圈,拿自個兒下巴上的軟肉輕蹭著安暖的腳踝,還時不時發出幾聲脆嫩的小奶音,那副諂媚討好的樣子簡直是沒眼看了。

瞅著在自個兒腳底下打轉的小狗,安暖忍不住輕笑出聲。

植物向來無害,在所有生物中,親和力排得上前三,再加上安暖已經修鍊成妖,身上的靈氣濃郁,自然更惹得動物的喜愛,也難怪這柯基一瞧見她,就圍著她轉悠。

「這誰家的小狗?」

晉雲凜看著也覺得有趣,腳步一抬,剛朝她們走了一兩步,卻沒成想這動靜惹得柯基立刻對他怒目相視起來。

原本還專註於賣萌事業的小傢伙態度一下子就變得高冷起來,排外地朝他低聲輕吼了兩聲——

哼!走開,走開,這香味都是我一個人的!

……

喲?

這小胖狗膽子還挺大?

晉雲凜嘴角輕勾。

眼神微凝。

無聲的氣勢如山一般,重壓下來。

原本還怒目直視著他的柯基,瞬間慫得身子一抖。

出於動物的本能,小傢伙敏銳地感受到面前男人的威脅性,欺軟怕硬的本質瞬間暴露無遺,剛才還一副囂張大佬的模樣,這會兒一轉眼就成了個膽怯的小慫包!

小肚子打著顫,小短腿一個勁兒地往後蹭,連眸光都不敢和晉雲凜對上。

不舍地朝安暖輕叫了幾聲,撩起爪子輕摸了摸她,然後屁股一抬,果斷地轉身往外跑,一邊跑,身上的毛還一邊迎風擺動……

媽啊,嚇死狗啦!

那個男人真是太嚇人了!

小柯基倒是一屁股溜了。

剩下安暖就不禁有些尷尬了,「那個……我一向挺討動物的喜歡,你別介意。」

可不是!

剛才那小柯基對待兩人的態度簡直是天壤之別,尤其是在安暖的襯托下,晉雲凜就跟個賣狗殺狗的惡犯似的,半點不討好。

「沒事。」

晉雲凜不在意地搖了搖頭,「碰巧,我這人一向不怎麼討動物的眼緣。」

這麼一說,安暖倒是不好接話了,忙轉了個話題,「哦,對了,這是你的外賣。」

將外賣遞給他,安暖還甜甜地補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話,麻煩給個好評哦!」

「……好。」晉雲凜低聲答應,嘴角的笑意越發深了幾分……這小姑娘還真有意思……

送完外賣,安暖回店裡進行交接。

想起剛才那個小區,忍不住感嘆一聲,「那地方還真好。」

她最近正在找住宿的地方,借著送外賣的功夫,也觀察了不少小區,最中意的也就是剛才那個小區了。

倒不是裡面有多華麗昂貴,那股自然舒服的氛圍才是讓安暖喜歡的關鍵,還頗有幾分太白山的味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