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可能還沒死。」

老者看到楊風站在那裡,精神矍鑠,雙眼儘是精芒,不由的大吃一驚。

自己的神鍾那可是至寶,威力極其強悍,第二聲鐘聲響起的時候真神級別的強者基本上就沒有人能扛得住,而這個傢伙不但扛住了,還一點事情都沒有。

神界什麼時候出現了這等強者,自己不但沒有見過,而且連聽說都沒有聽說過。

「你這招也不怎麼樣,我怎麼可能死,你真的以為自己很強嗎?」

楊風不由的笑了。

這老者的實力楊風也了解了,心裏面也是有底了。

對方真的很強,但是楊風卻絕對不會沒有抵抗之力。

且,楊風還有很多手段都沒有用出來呢,今天正好可以展現一下。

自己的攻擊到底強到什麼程度。

「呵呵,小子不要有那麼一點本事就囂張了,在我面前你永遠都沒有囂張的資格。」

「我讓你知道我真正的手段。」老者聽了楊風的話,很是惱火。

在他看來,楊風就是一個晚輩而已,一個晚輩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讓他很不舒服。自己縱橫神界的時候你還沒有從娘胎裡面出生呢,你敢和我如此說話,真是氣煞我也。

說著,那死亡神鍾彷彿又要敲起來一般。

「哼,還想敲嗎?」

楊風也是冷笑了起來。

這死亡神鍾一次比一次厲害。

剛才的時候都讓他的靈魂差點潰散。

鬥破後宮,廢后兇猛 如果這一次敲起來的話,他楊風很有看就完了。

他絕對不允許這樣情形的發生。

一道印記從天而降,一道道光芒迷茫在天空當中。

當那鐘聲敲響的時候,聲音卻在死亡神鍾周圍凝固了下來,並沒有朝四面八方擴散。

也就是說,鐘聲雖然開始敲響,但是卻沒有朝著四周飄散。

這是一種很是奇特的情形,老者幾乎都呆住了。

他的攻擊被擋住他能夠理解。畢竟有的人防禦非常的強。

就像至尊,天地之間強橫無匹的存在。

身體和靈魂都達到了一種極限,身體的強度都堪比一些強橫的至寶了,死亡神鐘的攻擊自然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但是,就算是至尊也不可能讓自己的攻擊無法飄散。凝固在這裡吧。

這傢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難不成他比至尊還強?

不過很快的,他就搖了搖頭,這種可能性是沒有的。

如果對方是至尊的話,早就輕易的捏死自己了,還用和自己廢話。再說,自己也沒有感受到至尊的氣息。

這就說對方根本就不是至尊。

不是至尊卻做到了這一點,他將目光看向了楊風手裡面那釋放著天地氣息的神印。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這塊神印所有的效果。

「好寶物。」

老者的眼睛當中出現了一道精芒。

如果他要是得到了這件神印的話,他的實力將會得到進一步的提升,這是毫無疑問的。

「楊風,這麼厲害了。」

紫夢聖皇看到這一切,感覺到不可思議。

她知道楊風的潛力,成長起來絕對不可限量。

但是,他以前畢竟還弱,想要成長的話那是需要時間的積累的,怎麼也沒有想到楊風提升的速度還是超出了意料,這麼快就達到了真神級別,當真是讓她都被震撼住了。

「他是不是用了什麼秘法?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提升的這麼快。如果要是用秘法的話,那消耗的是他的潛力,這是揠苗助長,對他的未來是很不利的,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的腦子就有問題。」

紫夢聖皇心裏面嘀咕道。

如果楊風沒有用秘法擁有這樣的實力,你提升實在是太快了。

他感覺是不可能的。

「小子,沒有想到你手裡面也有如此強大的寶物,不過很快的你這件寶物就屬於我的了。」

老者看著楊風冷笑道。

在他看來對方之所以能夠和他抗衡只是因為手裡面有一件寶物而已。

「呵呵呵。」

楊風不由的冷笑了起來。

戰鬥結束之前說這樣的話都是很可笑的。

如果有本事的話就直接的滅了他楊風,現在這老者應該是處於下風吧。

這傢伙真的是太看得起自己,太不將其他人放在眼裡了。

簡直太狂了。

「小子,你不相信我的話?」老者看到楊風的反應,神情很不好看。

這小子竟然敢對他露出嘲諷的眼神,如果不是他的實力被壓制了,他早就將楊風給滅了,怎麼可能會允許這小子活到現在,真是可惡,自己被封印了這麼多年導致了實力的退步,而且,自己身體裡面還有一塊震天石,將自己實力也給壓制住了,否則自己可是半步至尊接近至尊的實力,那是多麼的強橫,已經有實力和至尊相提並論了。

「有沒有本事了,戰鬥完再說,我最討厭的就是只會用嘴的人,好好戰鬥一場吧。」

「無邊殺戮。」

隨著楊風聲音的落下,輪迴,黑洞,火焰本源在空中交匯,一種恐怖的異象產生了,天在顫抖,地在晃動,在這一瞬間,天地都感覺到了害怕。

殺戮之氣瀰漫蒼穹,無可抵擋。

「好強的殺氣。」

那老者感受到這種殺氣都感覺到後背發涼,額頭冒汗,這丫的得恐怖到什麼程度才能有如此的殺氣。

這股殺氣完全可以稱得上驚天地泣鬼神了。

他感覺自己好像小看眼前這小子了。

這傢伙比自己想象當中的要強很多,自己必須要認真的對待,否則失敗的就是他。 殺氣,如果強到極致的話完全可以讓對手崩潰或者是靈魂潰散,直接的死去。

就像楊風身上的殺氣,滅殺主宰級別的強者那都是很輕鬆。他根本就不用動手,僅僅憑藉著濃厚的殺氣就能讓那些主宰靈魂崩潰,他們直到死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去的。

但是,這殺氣想要殺死眼前這老者肯定是不可能的。

不過還是能夠影響對方的靈魂和意志的。

自己趁這機會再猛然間的發動攻擊,說不定就有可能直接滅殺對方。

「不過你這種等級的殺氣對於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老者震驚過後,臉上隨機出現了猙獰的面容。

他被鎮壓了五年,今天總算是重見天日了,正是他大展神威,讓神界重新知道他大名的時候,誰知道竟然碰到這樣一個敵人。

不過這樣也好。

這個人實力這麼的強,在神界也肯定擁有著很高的地位。

如果殺他祭旗的話,他的名聲很快就會打出來。

「黑洞輪迴火焰斬。」

老者的聲音剛剛落下他就看到三種本源力量融為了一體,隨即化成了一把恐怖的刀,那是一把很特殊的刀,看一眼,彷彿讓人墜如輪迴,再看一眼,彷彿要被黑洞所吞噬一般,同時裡面還擁有著比太陽更刺眼的光芒,這道光芒不但讓你的眼睛感覺到生疼,而且讓你的靈魂感覺到戰慄。

「輪迴殺戮,黑洞吞噬,本源火焰。三種本源之力融合了。」

老者看著這一切,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婚婚欲醉:傲嬌總裁的新妻 本源力量,一般情況下,一名真神只是開始領悟一種本源力量,而且也就是領悟那麼一點點而已。

隨著本源力量領悟的越強,真神的實力就越大。

要知道領悟一種本源力量那已經夠強了,一個人擁有強橫無匹的天賦再加上日積月累才有可能領悟一種本源力量。

而眼前這個小子卻是能夠領悟三種本源力量,而且很有可能他領悟的不僅僅是三種本源力量,而是這三種本源力量可以融合在一起。

透視醫仙 輪迴殺戮本源,黑洞吞噬本源,本源火焰,這都是異常強大的本源力量,三者想要融合難度也非常的高,眼前這個小子卻是做到了。

「這小子必須得死。」

老者的心裏面不由的下定了決心。

如果要是遇到一個天賦不是特彆強的人,他或許還能饒恕對方一條性命,因為這樣的敵人未來沒有威脅。

但是,如果要是這個敵人的天賦實在是過於強悍的話,那就必須得將這個敵人給殺死。

否則遺患無窮,總有一天這個敵人就會反過來殺了自己。

說話間,老者的身上出現了一層光幕。

那是一套鎧甲,鎧甲上面有著神秘的紋路,這些紋路帶著一股極其特殊的力量。

他知道,楊風這一招他根本就沒有躲避,跨越輪迴的殺戮,化為黑洞的吞噬,無所不在的火焰的焚燒。

你怎麼躲避?

根本就沒有地方可以躲避。

而且,你也根本就無法用身體抗衡。

他的身體也很強大,一般真神的攻擊攻擊在他的身上根本就沒有一點用,不可能對他造成哪怕一點的傷害。

但是,眼前的攻擊卻是不一樣,他有種感覺,如果要是自己真的用身體硬抗對方攻擊的話,自己的身體絕對要完的。

雖然他依然能活下來,但是,再形成的身體肯定沒有現在這身體如此的強大。

恐怖無比的力量讓天地都無法忍受,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整個天空都完全不能承受這種能量了,紛紛的開始毀滅。

但是,這股力量形成的刀砍在那鎧甲上面卻沒有一點作用,一股強橫的波紋出現,將這股能量給吸收了。

「這是什麼鎧甲。」

楊風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

自己的攻擊可以說非常的強橫了,但是在這鎧甲面前根本就不夠看的。

彷彿一個普通人的拳頭打在了鐵板上,鐵板沒事,你的手卻要疼了。

「楊風,這是一件至寶鎧甲,至寶鎧甲非常的罕見,乃是一方天地所孕育,想要攻破,必須的用比他強的多的至寶才行。你要小心。」

紫夢聖皇出現在了楊風身旁,對著楊風傳音道。

鎧甲類的至寶非常的罕見它有著強橫的防禦能力,同等級別的至寶攻擊都沒有用。

這就是鐵烏龜殼,讓人處於不敗之地。

「這鎧甲也是至寶。」

楊風看著那鎧甲,也是明白了過來。

至寶非常的罕見。

就像楊風手裡面的天地聖印,寶塔,還有混沌神劍等都是至寶。

每件寶物的攻擊力都是強到離譜。

但是他也沒有這種鎧甲類的至寶。

「小子,你根本就攻不破我的防禦,這也就說我是立於不敗之地的。」

老者看著楊風大笑了起來。

這個小子,竟然逼迫他使用自己這件無上鎧甲,就算是死也值得炫耀了。

「呵呵。有個烏龜殼兒又如何?你能將我怎麼樣?」楊風也是冷笑了起來。

對方有這件鎧甲楊風是暫時無法將對方怎麼樣,但是反過來對方又能將他怎麼樣?

鎧甲畢竟只能用來防禦,沒有辦法用來進攻。

「呵呵,小子,暫時我是沒有能力將你怎麼樣,但是其他人呢。這裡的其他人呢?他們的小命可是已經被我掌握在手裡面了。我想怎麼捏死他們就能什麼時候捏死他們。你可以不管不顧他們的安危。我可以試試你會不會關心他們的死活。是不是像我一樣只顧自己,其他人誰都不顧。」

老者陰森的笑了起來。

他的親人早就沒有了。

他也從來沒有朋友,以前有過,但是他的朋友都被他坑死了,甚至有的都被他煉製成了亡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