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好看看四周。」

四周?

阿金狐疑的環顧了四周一圈。

這才發現,梅姨、阿栓,還有自己手下的七八個保鏢竟然全部都不見了。

整個客廳裡面,竟然全部都是這個神秘買家的手下。

阿金猛的回過神來,雙腿一軟:

「你們……你們警察派過來的?」

一定是的。

一定是這樣沒錯。

難怪那天這對龍鳳胎會送上門。

難怪買家找的如此順利。

難怪就算他們坐地起價,這個買家也沒有任何的猶豫。

原來,他們從頭到尾就不是過來真心交易的。

他們根本就是警察派過來的卧底,想要端掉他們這個人販子集團!

「該死的!」

阿金眼神一寒,飛快的從口袋裡面掏出了一把匕首,對準了他們。

「你們一定是警察派過來的卧底是不是?我跟你們拼了!」

就在阿金還想要做抵抗的時候,突然門外傳來了阿栓絕望的聲音:

「阿金,你別傻了,他們……他們有槍!」

槍?

阿金身體猛的一顫。

抬頭看去。

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了二十多個黑衣保鏢。

他們身材高大魁梧,全身上下都透露著血腥的殺機。

這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保鏢,分明就是在戰場上摸爬滾打過的人,才能擁有的氣場。

這些人輕而易舉的就將梅姨還有那些手下給制服了。

阿金看到這一幕之後,雙腿一軟,差點沒站穩。

旁邊的保鏢看準了時機,猛的衝上去,一個迴旋踢,直接將他手中的匕首踹飛。

「啊!」

阿金慘叫一聲,被按倒在了地上。

他現在全身發抖,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他現在最擔心的,不是被警察抓走。

畢竟,他入行還沒有多長時間,被抓了進監獄,頂多十年八年就放出來了。

可……

如果樓上被關著的那個女人被發現了,那就不是十年八年的問題了。

安如初那個女人看著柔柔弱弱的。

可是她身後有很強大的勢力在撐腰。

如果顧兮兮被囚禁的事情泄露出去了,安如初分分鐘就會要了他的命。

甚至……

連他的家人都不會放過。

一想到這裡,阿金就悔的腸子都青了。

為什麼?

為什麼他要一時起了貪念,把這對龍鳳胎帶回來?

現在好了,全完了,一切全完了!

「陸行叔叔,這一次你實在讓我太失望了。竟然讓我等了這麼長的時間才到,看來我真是高估你跟有錢叔叔了!」

一道嫌棄的聲音響起。

是顧小熙的聲音。

他抬頭看了一眼抱著自己的男人,伸手將他臉上的墨鏡,還有腦袋上的帽子給摘了下來。

陸行那張冰封的臉,赫然出現在視線之中。

沒錯!

這一行人不是別人,竟然是墨錦城跟陸行。

顧小熙動了動身體,從陸行的懷裡滑了下來。

轉身走到了墨錦城的面前。

這個時候,坐在沙發上的墨錦城也將帽子墨鏡摘了下來,那張俊朗無雙的臉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

他淡定的看著顧小熙:

「才等了一個晚上而已,年紀不大,要求倒是不低。」

顧小熙雙手環胸,冷哼了一聲:

「要不是我故意打開跟蹤器,別說一個晚上了,就算給你們十天半個月,你們只怕未必能夠找到這個孤島!」

陸行默默地走了過來:

「小熙,其實……」

只不過,陸行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墨錦城用眼神給打斷了。

陸行這才閉上了嘴,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顧小熙並不知道,在他打開定位跟蹤器的時候,花連城那邊已經通過技術手段將港口這段時間的監控全部都復原了。

就算沒有跟蹤器,他們找到這個人販子集團的接頭人,想要找到這裡,並不難。

「有錢叔叔,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們的。」顧小諾一看到墨錦城,就跟看到親爹似的,拚命往他的懷裡鑽。

其實,剛剛在通風管道裡面的時候,她只是掃了一個影子就確定那個人一定是墨錦城了。

只不過,還沒來及開口說話,就被哥哥堵住了嘴巴。

所以,她只能乖乖聽話閉嘴了。

還好,真的是有錢叔叔來救他們了。

「嗯。」墨錦城伸手輕拍著顧小諾的背部,安撫著她。

他扭頭掃了一眼被按在地上的阿金,「帶走,交給警察處理。」

陸行點頭:「是!」

可阿金一聽到這話,頓時傻眼了:「什麼?你們不是警察?」

文學網 唐元低着頭,此時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怎麼就鬼使神差地說出來了呢?

若是母親對千尋疾的恨意太深,從而拒絕接納千仞雪,唐元也不好說什麼。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畢竟他不是阿銀,不可能真正理解她所經歷的苦痛。

他雖不至於因為阿銀的否定而放棄自己對千仞雪的感情,但總歸是很難暢通自己的心情。

就在唐元對自己說出口的話無比後悔,也無比糾結的時候,卻聽見了母親那溫柔的聲音。

「千尋疾的女兒嗎?那定是天使武魂了,配咱們小七的倒也合適。」

唐元愕然抬起頭來,怔怔地看着母親。

阿銀淺笑嫣然的雙眸,也溫柔慈愛地看着他。

「母親……」唐元一時間,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了,眼眶微紅,險些要落下淚來。

阿銀控制着寬大的藍銀皇葉片,輕輕撫摸著唐元的一頭藍色秀髮。

「跟母親說說,你和她的事情吧。」

「嗯!」唐元重重地點了點頭,從未感覺到如此地欣喜。

只要有了母親的支持,昊天宗又算如何?

就連唐昊,也插不上話。

沒辦法,地位在那擺着呢。

於是,唐元便將自己如何與千仞雪相識、相知、相愛的事情,都向阿銀娓娓道來,就連千仞雪的身世,和比比東的關係,一應都向阿銀說了。

當阿銀聽見比比東的經歷,還有千仞雪的身世,感觸頗深,幾乎就要落下淚來。

「這孩子……是個可憐人啊……小七,你一定要好好待她,知道么?」

唐元堅定地點頭道:「母親,您放心,我對雪兒,至死不渝。」

阿銀寵溺地對唐元微笑道:「母親相信你,我的兒子,絕對是優秀的。」

唐元聽得此話,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接着阿銀嘆息一聲,又道:「小七,你媽媽是你的恩人,也是我們全家的恩人,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萬不能辜負她的期望,你父親把事情都和我說了,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親自感謝她。」

唐元點頭笑道:「母親,您放心,媽媽她對我很好,雖然我不是她親生的,但是她待我,比待她親生的還要好,雪兒都沒有我這種待遇呢。」

阿銀微微一笑,頗為感慨地道:「我們家……欠她的太多了。」

唐元勸道:「母親,哪有欠不欠的,都是一家人。」

阿銀聽言一愣,隨即笑道:「小七說的對,我們是一家人。」

這時候,唐昊端著一鍋肉湯走來,見母子二人說得開心,便問道:「你們說什麼呢?看把這小子樂的。」

阿銀對唐昊笑道:「我們在說啊,小七的終身大事呢。」

唐元聞言一驚,詢問般地看向阿銀,他還沒有準備好和唐昊說呢。

雖然有母親阿銀的肯定,但誰知道唐昊會不會堅決反對呢?

看見唐元這個表情,阿銀向他投來一個「放心」的眼神。

這讓唐元的心中安定不少。

「哦?小七的終生大事?」唐昊自然能夠聽得出來,是關於唐元對象的事情,「小七也老大不小了,你哥從上初級學院開始,就有女朋友了,就你還光棍一個。」

他一邊說着,一邊擺弄著柴禾,將那鍋肉湯架在篝火上加熱。

「我……」唐元正想反駁。

誰是光棍了?我有女朋友好不好?

這時候,阿銀對唐昊微微一笑,有些嗔怒地道:「你呀,對孩子真不上心,小七早都有女朋友了,就你這個做父親的,還後知後覺。」

「哦?」唐昊一愣,回過頭來,詫異地看着唐元道,「你小子什麼交女朋友了?我怎麼不知道?」

唐元有些難以開口:「這個……我……」

這時候,阿銀對唐昊道:「還不是因為你,孩子都不敢說了。」

唐昊十分詫異:「我?跟我有什麼關係?」

阿銀嘆了口氣,道:「那個女孩兒,是千尋疾的女兒,孩子不敢和你說。」

「千尋疾的女兒?!」唐昊震驚地看着唐元,眉頭微微皺起。

「你這是什麼表情?孩子的事情,跟父輩有什麼關係?再說了,雪兒還是比比東的女兒呢?難道不應該么?」阿銀見唐昊的表情,有些不高興地道。

唐元看着母親,不禁一愣,沒想到溫柔慈愛的母親,還有這一面啊?

看來老唐也不咋地啊,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