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有這麼好心?」趙志敬說了一句,暗中警惕,『這小傢伙,年紀不大,卻非常不好對付。』

楊玄真說,「我知道師伯天資聰明,心比天高,想出人頭地。」

「那又如何?」趙志敬說,「不用你管。」

楊玄真說,「師伯,當掌門有什麼意思啊?也不過管著數千號人,而且,還要守著清規戒律。」

「嗯?」趙志敬的心意有些動搖了,他的野心在不斷的滋長。

楊玄真又說,「師伯,您老也知道,如今,天下大亂,蒙古虎視中原,大宋奸臣當道,只要蒙古大汗揮軍南下,大宋江山瞬間易主。」

「咦?」趙志敬有些驚訝,「你小小年紀,竟然知道這麼多?」

這會兒,趙志敬不敢把楊玄真當成小孩子看了。

楊玄真說,「師伯,你如果真想成就一翻事業,就要學漢高祖,學劉備,爭霸天下,逐鹿中原。」

「呵呵!」趙志敬笑道,「你小子比我的野心還大啊,不過,我雖然有一些野心,卻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最多當個掌門。」

楊玄真說,「師伯,你不能小看了自己啊,想當年,劉備也只是一個賣草鞋的,而漢高祖劉邦的出身就更低了,他就是一個街頭小混混,最後,他們都做了皇帝,難道說,師伯覺得自己不如他們?」

「這個?」趙志敬的野心再次滋長。

楊玄真說,「師伯,你門下也有不少弟子吧?再加上師侄幫助,此事大有可為啊。」

趙志敬不語,心裡有些激動。

楊玄真又說,「人活一世,也不過短短數十年,有句話說,王候將相,寧有種乎?師伯如果不試試,就永遠窩在山裡了,師伯如果走出去,或許,能打下一片江山,青史留名。」

趙志敬的心裡又激動,又震驚,『這小傢伙,真的很厲害啊,說話一套一套的,完全不像五六歲的孩子,難道,我真的有帝王之資,老天派他來助我的?』

楊玄真拍了拍趙志敬的肩膀,「師伯,您好好想想吧。」

楊玄真離開趙志敬的廂房后,黃蓉走到楊玄真的身邊,笑道,「小滑頭,你對那個陰險小人說了一大堆,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呵呵!」楊玄真淡淡的一笑,「也沒打什麼主意,就是廢物利用一下。」

「鬼才信你!」這是郭芙經常對楊玄真說的話,這會兒,黃蓉也隨口說了出來。

楊玄真抬頭望天,故作高深,緩緩的說,「史記中,某人說過一句話,治大國如亨小鮮,這人啊,就如菜裡面的調料一般,有甘,辛,酸,苦,咸,只有把所有的味道調和在一起,才能烹調出美食。」

「嗯?」黃蓉頓住了,她的廚藝原本就非常好,此時,聽到楊玄真的話,感觸非常深。

楊玄真又說,「這趙志敬雖然『辣』了一些,卻是一味好的調料,用的好,可以做出一道美食。」

黃蓉頓了一下,笑道,「你這小滑頭,把人賣了,別人還會幫你數錢吧?」

「哎!」楊玄真嘆息一聲,「困了,睡覺去!」

如今的楊玄真僅僅五六歲,正是習武的最佳年齡,也有很多優勢,同時,又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在神鵰世界還好,表現的妖孽一些,眾人只會當他是天才;如果在原世界表現的過於妖孽,就會被人當成怪物,也會不合群。

再者,年齡太小,身體太小,很多事情都不好處理。

現在,楊玄真最煩惱的就是錢的問題,年齡太小了,就無法用正常的手段獲取大量的錢財。

「時間看起來很充足,又很緊張!」楊玄真有一絲無奈。

如果按歷史時間來算,再過五到六年,蒙兵就會再次南下,攻打襄陽,結果如何,暫且不說;二十多年後,蒙兵又一次攻打襄陽,也就是楊過和小龍女約定的十六年後。

而且,楊玄真知道,如果不發生特殊的事情,蒙兵最終會打下大宋江山,郭靖和黃蓉也會戰死。

楊玄真思考了大半個月,決定不等了,他想,『等我神功大成,這大宋江山就姓元了。』

這不,楊玄真準備去找趙志敬,還有黃蓉的時候,趙志敬已經等不及,竟然先一步過來找他。

趙志敬再次見到楊玄真,感覺怪怪的,『這小傢伙,真是太妖孽了!』

楊玄真看到趙志敬,輕輕一笑,揮了揮手,「趙師伯,多日不見,您老的氣色越來越好了。」

趙志敬滿面笑容,然後,小聲的說,「師侄,你真的在圖謀大事?」

楊玄真隨意的說了一句,「是啊!」

趙志敬又問,「是和郭靖,黃蓉一起嗎?」

這段時間,趙志敬想了很多事情,如果說當今天下誰能一統江山,郭靖當排第一,一者,郭靖的名望最大,二者,郭靖的夫人是丐幫之主,只要郭靖一聲號令,江湖中人都會響應,推選其中武林盟主。

所以,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後,趙志敬覺得事有可為,這才再次找到楊玄真。

楊玄真的眼珠轉了一下,慎重的說,「趙師伯,師侄我夜觀天象,發現你才是真龍天子。」

「真的?」趙志敬有些激動。

楊玄真說,「師伯,您老是道門中人,在世俗人眼中,就是高高在上的仙人,以您的身份,只要出山,肯定能號令天下。」

「呵呵!」趙志敬站在原地傻笑。

黃蓉正好走過來,暗道,『這小滑頭,又在忽悠人了!』

趙志敬傻笑了一會,臉色一正,擺出幾分氣勢,問,「師侄,你可有良策?」

楊玄真說,「師伯,想圖謀大事,最需要的是什麼?」

「不知!」趙志敬搖頭,說到底,他就是一個道士,除了修道,對其他事情了解不多。

「錢啊!」楊玄真說,「師伯,沒有錢,沒有銀子,怎麼招兵買馬,怎麼打天下?」

「對,對!」趙志敬連連點頭。

楊玄真又說,「有了錢,還需要人,有句話說,得民心者,得天下,所以,這第二步就需要安民心。」

「有理!」趙志敬點頭。

楊玄真說,「師伯,我們就談到這裡吧,我和郭伯母有要事相談。」

「嗯!」趙志敬向黃蓉拱了拱手,心想,『看來,他們真的在圖謀大事。』緊接著,他又想,『郭靖為人忠義,不會反宋,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會找我。』

如果讓楊玄真知道趙志敬腦補的事情,肯定會一笑置之。

楊玄真和黃蓉走到後山,之後,由黃蓉拉著楊玄真,登上一座高峰,黃蓉見四下無人,這才慎重的問,「玄真,你真的想奪天下?」

「也算不上奪天下吧!」楊玄真淡淡的道,「我只是希望大家的日子好過一點,希望身邊的人過的快樂一些。」

「是嗎?」黃蓉反問了一句,看著楊玄真,她感覺自己越來越看不透楊玄真了,隨即,問,「你找我有何事?」

楊玄真說,「民以食為人,我只是想讓天下人吃飽飯而已。」

「嗯?」黃蓉有些觸動,微微感嘆,「當今世道,想讓天下人都吃飽,談何容易啊。」

正因為黃蓉是丐幫之主,心中的感觸也更深,「如果天下人都能吃飽,穿曖了,又哪會有那麼多乞丐?又有誰生下來就想當乞丐?」

楊玄真明白,這都是大環境影響,想改變大宋的現狀,就要先改變大環境。

黃蓉感嘆了兩句,認真的說,「玄真,如果你真的能讓天下百姓吃飽,郭伯母會感謝你,你郭伯伯也會感謝你,天下人都會感謝你的。」

「呵呵!」楊玄真微微一笑,說到正題,「郭伯母,正所謂,飯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也要一件一件的做,遠的且不說,我們先改變一下襄陽城吧。」

「你想做什麼?」 溫柔以臻 黃蓉問,以她的智謀,猜不透楊玄真的心思,也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麼。

「種田啊!」楊玄真說,「想讓大家吃飽,多種糧食就好了。」

「呵呵!」黃蓉笑道,「這個道理,誰都知道,大家也一直在做,可是,年景不好,再加上連年戰亂,普通人的收成一直提不上來。」

楊玄真問,「郭伯母,如今的水稻畝產量是多少?」

「哎!」黃蓉嘆息一聲,「大概五十到一百公斤吧。」

「呃!」楊玄真愣了一下,說,「竟然這麼少。」

黃蓉說,「如果沒的兵禍,年景好一些,畝產量能達到一百八十公斤吧。」

楊玄真心想,『雖然少了一些,卻我和猜測的差不多,當然了,主要是戰亂影響了收成。』

緊接著,楊玄真說,「郭伯母,我可以向海外諸國收購稻種,提高畝產量,讓畝產量達到四百公斤以上。」

黃蓉露出震驚的神情,「當真?」

楊玄真思考了一下,隨手揀了一根樹枝,施展全真劍法,揮舞了數下,整理出一片平地,然後,在地上畫出一個圓球,說,「郭伯母,你可知道,我們居住的世界是一個球體,像蹴鞠一樣,而我們,只是生活在這個球體的表面。」

「嗯?」黃蓉心神一震,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崩塌了,嘴裡喃喃自語,「不是天圓地方嗎?」

楊玄真說,「郭伯母,我知道您的術數方面非常厲害,這樣吧,我就舉幾個事例,您計算一下。」

之後,楊玄真舉了幾個事例,用來證明地球是圓的。

等黃蓉計算完之後,又呆立了好一會,才說,「真的是圓的?」這會兒,她仍然不敢相信,「如果是圓的,我們為什麼不會掉下去?」

「引力!」楊玄真說了兩個字,又用一些事例證明引力的存在。

緊接著,楊玄真又簡單的畫了一張世界地圖,說,「郭伯母,你看,這裡是中原,這裡是蒙國,這是西域大平原,這裡叫非洲大陸,這裡是北美大陸,這是南美大陸。」

「唔!」黃蓉傻眼了,「這個世界好大。」

接下來,楊玄真又指著蒙國佔領的區域,說,「按目前的形勢來看,蒙國已經佔領了北方的大片區域,還有西域大片區域,接近西域大平原了,不過,因為地域跨度太遠,蒙兵遠征的難度大增,所以,蒙兵暫時不會遠征,而是揮兵南下,奪取大宋江山。」

「呃!」黃蓉再次傻眼,「真的無法想象,蒙國的疆域已經越過大宋江山了。」

楊玄真說,「那些地方,除了西域大平原的環境好一些之外,都是西北苦寒之地,比不上中原。」

「也對!」黃蓉點點頭,當年,郭靖是征西大元帥,就是由郭靖帶兵攻擊西北地區,黃蓉當軍師,所以,黃蓉知道西北地區的環境。

正因為此,黃蓉才會震驚,『這小傢伙,也就五六歲,竟然知道這麼多事情,莫非,他真的是天神下凡?』

楊玄真說完世界格局,再次指著中原地區,「郭伯母,海外諸國的事情,我們暫時不用理會,目前,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經營好襄陽城,然後,以襄陽城為點,向周圍輻散,把整個中原抓在手中,發展農事,增強軍力,到時候,就能像大唐一樣,讓四方來朝,國泰民安。」

「嗯?」黃蓉有些激動,她聽了楊玄真的話,也感覺自己的格局太小了,隨即,她又想到楊玄真忽悠趙志敬的情景,輕輕一笑,「連我都被你繞進去了。」

楊玄真說,「我說的可是實事,有憑有據。」

黃蓉何等聰慧,她聽完之後,已經猜到楊玄真的心思,直接問,「要我怎麼做?直接說吧?」 楊玄真說,「再給我一些白銀吧。」

「哎!」黃蓉說,「我也不是大財主啊,再給你一千兩白銀,夠了嗎?」

「先這樣吧!」楊玄真說,其實,他也只是需要一些啟動資金,等一些基礎的項目啟動后,資金就能源源不斷了。

夜,楊玄真回到原世界,利用縮骨功闖入某種子公司,盜取了大量的種子,放入古墓之中,而後,按種子的價值留下了一些銀子。

第二天,警方接到某種子公司的報案,看到一包白銀,笑道,「真是一個古怪的盜賊,他又不是沒錢,可以直接來買啊。」

警方根據楊玄真留下的一絲痕迹,尋到了一條小河邊,只能無奈的搖搖頭,「這人很聰明,他應該是跳入河中,把痕迹抹除了。」

種子公司的管事接到警方的電話后,只能取消報案,再者,種子公司也沒有損失,反而小賺一筆。

楊玄真再次回到神鵰世界,把黃蓉叫到古墓中,當黃蓉看到大批的種子時,整個人都呆住了。

「你是怎麼運送進來的?」

楊玄真說,「這是秘密,暫時不能告訴你。」

「難道,這是海外國家的能力?」黃蓉猜測,同時,用手摸著種子,問,「這些種子真的能達到畝產四百公斤以上?」

楊玄真點點頭,慎重的說,「我肯定!」

緊接著,楊玄真又補了一句,「當然,也需要良田,還不能有兵禍。」

「這不好辦啊。」黃蓉皺眉。

楊玄真看了看周圍的山水,「終南山地勢險要,不好攻打,我們可以在這片山區多開闢一些稻田。」

「這個可行!」黃蓉說,「我可以讓靖哥哥派人過來開闢。」她說到這裡,話鋒一轉,眉頭微蹙,「主要,還是怕蒙軍破壞田地。」

楊玄真說,「我們可以和蒙軍談談!」

「嗯?」黃蓉看了楊玄真一眼,問,「你又有什麼計謀?」

楊玄真吐出兩個字,「威懾!」

「如何威懾?」

楊玄真神秘的一笑,「暫時保密!」

之後,楊玄真又把趙志敬,甄志丙兩人找來,對兩人說,「師傅,師伯,你們看,我已經把種子買回來了,種田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呃!」趙志敬的臉色有些黑,「師侄,我們不是要做大事嗎?你怎麼讓我種田?」

楊玄真說,「師伯,這就是大事啊。」緊接著,他又耐心的解釋,「師伯,這些稻種的產量非常高,畝產達到四百公斤以上,等我們種出來之後,就能得到大量的糧食。」他說到這裡,對趙志敬眨了一下眼睛,「師伯,有了糧食之後,該做什麼,不用我教吧?」

「嗯?」趙志敬明白了,心想,『對啊,有了糧食,才能養兵啊。』他想到這裡,臉上露出了笑容。

楊玄真又說,「師伯,等糧食豐收后,我們還可以賣種子。」

「這不好吧!」趙志敬不舍,「把這麼好的種子賣出去,不是資敵嗎?」

楊玄真又說,「誰讓你賣給敵人了,我只是讓你賣給漢人,然後,賺一點錢。」

「哦!」趙志敬恍然大悟。

甄志丙看著楊玄真和趙志敬『眉來眼去』,感覺怪怪的,『他們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郭芙和楊過站在一邊,心想,『這人傻的可以,被人賣了還不知道。』

楊玄真把事情處理完之後,向古墓中看了一眼,暗道,『可惜啊,又沒有見到小龍女。』

此前,孫婆婆和小龍女講了一大堆話,才勉強說動小龍女,讓楊玄真借用古墓存放種子,然而,小龍女不喜歡見外人,楊玄真一直沒見到她。

楊玄真心想,『想融化這塊冰,任重而道遠啊。』

回重陽宮的路上,黃蓉見楊玄真皺著眉頭,問,「你還在想蒙兵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