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周啟眉頭挑了挑,一臉的小得意。

「切,姐姐這還用猜啊,看你丫小樣就知道,準是那對蠻公蠻婆被你搞定了唄!」說著夏若冰好似見怪不怪的樣子,飛回去一個大大的白眼。

見兩人又在眉來眼去,龐德面色微囧。聽夏若冰這麼一說,他驀然吃了一驚,急忙抬頭看向周啟,卻見他點了點頭,顯然承認了確有其事!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急忙出聲問道。

「主公!方才主母所言當真?」

「嗯沒錯,昨日孟獲和其夫人祝融已經率南荒三十六洞洞主歸降!從此武陵以南,交趾以北,已經盡數歸於我等!」

「最後還是要打過吧?快說說究竟怎麼回事情?」

正好此時軍士端了幾盤肉食和麵餅送了上來。夏若冰手腕一翻,取出一瓶茅台,就著茶盞各自倒了一碗,邊吃早餐邊聽周啟娓娓道來。

有好酒助興,加上周啟口才了得,將收服兀突骨,與祝融神山約戰,同孟獲賭鬥三拳的經過詳細一說。

直把龐德只聽得眉飛色舞。面露激動,恨自己不能適逢其會,親眼在場一觀!

將經過敘述完畢,周啟突然臉色一正,望向龐德。

「如今南荒已定,但周某先前立法,后又口頭立約,要將此南荒變為富饒之地的承諾必須即刻著手!」

「令明可分出1萬軍士,不參加尋常訓練,在城中張榜,給予糧食和銀錢,廣招民夫。咱們從今日起,先干一件大事!」

「哦!主公但有所命,只管吩咐!不知是何大事?」

周啟嘴角微微一笑。

「無他,修路爾!」

「修路?」龐德一聽,一臉的懵逼,這修路不比攻城掠寨,怎可稱為大事?

「呵呵令明豈不聞,要想富,先修路!南荒比起中原繁華之地,之所以落後,其關鍵原因便在於交通不暢,水路不通!修路不但利於士卒轉運,更方便後勤糧草運輸!此其一也!」

「此外,若武陵郡和益州道路暢通,既可以互通有無,促進商貿發展,又能互為犄角,相互馳援。此其二也!」

龐德一聽臉上恍然大悟,真如主公這麼一說,這修路確實可算是大事!

「我說,你丫不會還要在路上搞收費站吧?」夏若冰啃了一口手中的雞翅,嘟噥著軟軟的京片子,吐了句槽。

周啟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幾天不見這丫頭吐槽的本事見長啊。隨後站起身手指屋外升起的朝陽,回頭掃了一眼二人一字字地說道。

「周某不但要在南荒修葺道路!有朝一日,更要將這道路修遍整個天下!道通路暢之時,便是還這片天地一片清白之日!」

不知不覺,轉眼太陽高照,已經時近中午!

當日晷的針影指向正當中的時候!整個無雙世界位面,天空中突然風雲涌動!大白日,四野雷聲轟鳴,閃電交加!卻不見有雨點落下!

九華山中,仙人左慈額頭兩道長眉下雙眼微睜,目中射出兩縷神光投向洞口的天空。右手攏在袖中掐指一算,面色驟然一變!良久,他口中方才悠悠一聲嘆息。

「這亂世終是開始了!」

與此同時,襄平戰場。

眼見城池即將被攻破,主帥公孫瓚突然頭痛病發作,翻身栽倒於馬下,昏迷不醒!身旁大將嚴綱護主心切,立刻傳令鳴金收兵。命劉關張三人放下了戰局,隨他一起護佑公孫瓚迴轉營寨。只將襄平一座孤城遠遠圍困住。

三軍不可無其帥。劉備見局勢突然演變如此,當即率領公孫瓚撥給的1萬軍馬,以督運糧草為名,名義上返回北平,實際上則啟程去往了徐州。

徐州牧陶謙年事已高,膝下無子,與他素有書信來往。昨夜劉備收到陶謙來信,信中言道只需他奪回失陷的小沛,陶謙就將徐州讓與他代為職守!

劉備正為自己苦無一地立足而煩惱,突然聽到這消息自然是大喜過望。他正考慮今天如何與公孫瓚細說此事,卻碰上公孫瓚莫名墜馬昏迷。逢此天賜良機,豈能錯過,當下不辭而別!

而另一邊,長安郊外,西涼刺史董卓遣人秘密送給溫侯呂布一匹赤兔馬的事情,不知如何被丁原知曉。惱怒之下,這義父義子兩人在戰場上當即反目成仇!

丁原能壓得住并州,全賴呂布神勇。此刻二人破了臉面,原本他只想斥責痛罵幾句便即了事。

怎會想到,呂布受了一番辱罵,掛不住麵皮當即大怒,縱馬奔到陣前,竟然將義父丁原一戟刺死!隨後他自率本部5000西涼鐵騎,接管了丁原的數萬兵馬,自稱并州牧,揮軍返回,兵鋒直指太原!

長安城中,張炎彬率隊守了兩日,就在城門告破在即,城外卻突生此變故,於莫名其妙之際,僥倖脫險!

河北幽州,西涼刺史董卓惱恨袁紹佔了自己的封地,遂與馬騰結盟,以郭汜,李榷,李蒙為左右中三路先鋒,親自挂帥揮軍東進。欲在河北與袁紹一戰!

馬騰命兒子馬超,率領羌騎1萬隨軍前往助戰!河北大地,霎時烽煙驟起!

袁紹顧不得攻打失陷的涿郡,當即撤兵,以張頜,高覽為左右先鋒,顏良,文丑為中軍。兵分三路迎擊董卓!這無形的變故,也讓佔了涿郡的那隊契約者,險險躲過一劫!

而在齊魯大地的青州,冀州一戰中遷升至都尉的曹操率領夏侯惇和曹仁,在剿滅了黃巾軍余部之後,破開了州府,自領青州牧!

江東猛虎孫堅則率軍於同一日佔了建業!脫離了袁術的麾下,自領了郡守一職,虎視江東六郡!

何進大將軍以盧植為帥,王允為參軍,貂蟬為先鋒,出兵困住了失陷的汝南。接替攻打汝南兵敗的黃埔嵩。

益州(這裡說的是四川,不是周啟打下的南中益州)牧劉璋先前以老將顏言為先鋒,張任為帥,出兵梓潼,不想大敗而歸!

便修書漢中五斗米教的張魯,聯合發兵,分左右兩頭兒將梓潼死死困住,斷了左右音訊。

襄陽太守劉表自領了荊州牧,掌了襄陽,江夏,零陵,貴陽,長沙五郡!同日,命水軍都督蔡瑁,張允為先鋒走水路。路陸命老將黃忠做主將,魏延為先鋒,水陸合計12萬人,揮軍進逼武陵!

風雲大變之際,天下各路諸侯竟是在同一時刻出現了異動!

而就在驚雷大作之時,所有參與本次任務的契約者腦海中,都準時收到了來自空間的提示!

「靈帝隕,天下紛,群雄起!本次任務第二階段主線任務開啟!任務時間一個月,完成條件:

1.分別進行一場侵攻戰,一場防禦戰,並取得勝利。任務失敗,抹殺!

2.讓所屬地區民心度提升至70%以上,軍隊數量達到10萬人。並與一方本土勢力成功結盟。任務失敗,抹殺!

3.任務結束前,治下必須擁有3座人口5萬以上的大城鎮,且每座城市中必須擁有所有6種類型的的特殊建築各一座!任務失敗,抹殺!」

「任務完成獎勵:所屬團隊獎勵糧草10萬,銀錢5萬,士卒2萬!個人獎勵武勛2000,血腥點3萬,自由屬性點X3,技能點X3,隨機紫色傳說技能學習捲軸X1!」

周啟接受到任務的瞬間,只想學足了戲文里的反派,仰天大笑三聲!不枉自己辛苦一場,在任務起初便佔了天大的便宜!

第一個條件,一場侵略,一場防禦,遲早要打,這沒什麼好說。遠交近攻的路子他還是懂的。

第二個條件,對於其他契約者或許很難,可對於他來說再簡單不過。那平南三策難道是白白想出的?

第三個任務條件嘛,城鎮是現成的,人口不足,遷徙就好了。而有了地宮裡取出的財物,建造特殊建築需要的大量錢糧,對其他契約者來說或許困難,對於他來說實在是不足掛齒。

周啟轉念又一想,任務的陷阱也正在這裡。

如果沒有地宮之行,要獲取大量的財物來武裝軍隊,建造特殊建築,就必須從稅收上想辦法。而大量搜刮財物勢必會影響民心度!想要完成第二條任務就會變得非常困難。

另一方面,如果自身發展受限,就只能將主意打到鄰居身上,這又與結盟一條產生了矛盾!

其中如何取捨,平衡。將是件極其燒腦的事情。

空間這套路還真是不一般的深啊! 主線任務清楚了,周啟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下了一半。

不管接下來是否還有第三,乃至第四階段。如今有了這麼好的基礎做底子,想必自己這一隊度過第二輪主線任務,應該會非常輕鬆才對。

眼見天色變幻,龐德放心不下軍營,告辭離去,將時間留給了周啟和夏若冰。

兩人尚未來得溫存片刻以慰相思。身為城主的夏若冰便收到了空間提示,繼清晨時分市場落成之後,益州城內的道具店建好了!

從武陵郡道具店中買到的熊貓項圈,讓周啟武裝了城管,組建了一支「國寶騎兵」。不知道益州城裡賣的什麼?

「丫說會不會買到大象啊?」夏若冰美眸一陣忽閃。一臉的興奮,一巴掌拍開周啟作惡的手,稍整被弄亂的髮絲,拉起他就從屋中往外跑。

周啟一路跟著她急走,心中那個無奈,好容易逮到個機會,可以和這妞親親我我一番,卻又被這道具店給攪黃了。他心裡哪能不明白,這丫頭明顯是故意借口躲開。要不然的話,看道具店什麼時候不能看啊!

益州多雨,兩人騎著熊貓,穿過城中幾條泥濘的街道,很快來到了位於城西的道具店門口。周啟抬眼一看,雖然同為道具店,眼前的建築卻大多由帶著樹皮的圓木建成,式樣為南中境內常見的吊腳樓。與武陵郡內,青磚雁瓦的畫風截然不同。

不過內部功能卻相差不多。同樣提供軍隊使用的帳篷和藥品等物資。此外還多了一些如斧頭,犁耙,等民用的勞作工具和銀手鐲,金耳環等一些同樣有魅力屬性加成的飾品。

當他點開特殊道具欄目的時候,有兩樣東西立刻吸引了他的主意。

「無明帶!物品等級:金色稀有。裝備部位:腰部。物品特效:

1.萬法無明;裝備后提升對所有屬性攻擊的抗性;」

2.心亦無明:倒地后,被動增加生命值恢復速度2點每秒。」

「狼圈!物品等級:金色稀有,特殊召喚類道具,物品特效:可召喚一隻初始生命值500點,基礎傷害80點的的惡狼協助作戰,持續時間30分鐘。冷卻時間120分鐘。當餓狼生命值低於最大值15%時,將自動取消召喚。」

無名帶全面降低屬性傷害,不管是對契約者還是士卒來說,意義不小。甚至可以說非常的使用。大部分武將的無雙技能都帶有屬性攻擊。降低屬性傷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敵人保全自己。

至於狼圈,周啟心中暗自嘀咕,這玩意兒說真心話,夠雞肋的。如果用於契約者之間的戰鬥,也就是個添亂的作用。很難取得什麼成效。

「頭兒!我這兒有情況!」

團隊頻道里,趙大明突然冒出的聲音將周啟從沉吟中打斷!

「死胖子?你丫能有什麼事?」沒等周啟開口詢問,夏若冰便滿是好奇地插口問了一句,

「大明,什麼情況,慢慢說。」周啟心中也是有幾分好奇,胖子最近表現不錯,手下那支名為「戰狼」的偵查部隊弄得有板有眼的。難道是他派出去的人有什麼發現?

「哎,我慢慢說。剛才我手下那般小子們傳來消息,從江陵和長沙兩個方向,有軍隊似乎正沖咱們的武陵過來了。」

「江陵和長沙?」周啟聞言暗吃了一驚。根據王允和貂蟬的來信所說的內容,他瞬間排除了其他契約者來犯的可能。

「劉表?他這是要鬧哪樣?」也無怪周啟瞬間想到劉表,這時孫堅尚未打下江東。而這兩個地方又都在荊州的範圍內!如果要調集人馬,只有身為襄陽太守的劉表有這個可能。

「大明這消息是什麼時候發出的?知不知道領軍的是誰?」

「小子們用鷂子傳的消息,對面那頭兒應該發出不久,至於誰領軍,這個到沒聽說。」

「嗯,你發消息出去,讓他們繼續盯好,注意別讓來人發現行蹤。」

「好的頭兒,放心,這事兒妥妥的。」

「呵呵,周啟,你小子那頭兒怎麼樣?應該都搞定了吧?」剛聽完趙大明的報告,付雲生略帶嘶啞的聲音又再響起。

「付哥,我這兒差不多解決了。稍後我就和若冰一起回武陵。」

「解決了?剛才我就奇怪,你才去交趾沒多久,怎麼會和冰丫頭在一起。」

「付哥,大明傳回來的消息你怎麼看?」

「胖子這回可算是做了件正事,要不是他手下這群戰狼往外一撒,你不在的話,恐怕敵人到了鼻子底下才能被發現。我琢磨著,這事八成和劉表有關。」

周啟聽付雲生說起戰狼,目光一掃道道具屋中的狼圈和無明帶。心中頓時多出了一個想法。

事不宜遲,既然軍隊是沖著武陵方向而來,現不問他們有著什麼樣的目的,眼下第二階段任務剛剛開始,都令周啟不得不防!安排完龐德留守益州,周啟和夏若冰當即雙雙展開飛翼,在滿城住民和軍隊的歡呼聲中,飛上了半空。

而龐德更是目瞪口呆,沒想到,除了主公之外,主母也生有雙翼會飛翔!而且觀其後背上的羽翼,五彩生輝,與那傳說中的彩鳳竟有幾分相似。以主母的天人之姿,莫非她並非凡人,而是鳳凰化身?

不提龐德暗自心中猜測。

兩人展開飛翼,一路風馳電掣,從益州到武陵一千多里地,只用了幾個小時的時間便已經趕到。

時近傍晚,當兩人收了飛翼,徐徐在郡城府衙中降落下來時,府衙大堂中,付雲生和趙大明,張定軍三人都在。連續幾天沒見到周啟的影子,驟然見他回來,就彷彿找到了做事的主心骨,人人臉上都帶有喜色。

一番寒暄,加上趙大明不斷獲得的新情報,周啟已經百分之百判定,來的軍隊肯定是劉表派來的不假!他細細思索了一番劉表手下的將領。臉色漸漸轉為凝重。

如劉巴,蔡瑁之類的大眾臉完全可以忽略,來的可千萬別是那位百步穿楊的老爺子!

晚飯時候,許久沒聚在一起的先行者小隊,圍坐在飯桌旁,邊吃邊聊。契約者雖然在任務中不會感到飢餓,不過吃飯時間如果嘴裡不嚼點東西,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這次胖子做的不錯,提前發現了情況。看樣子,你這支戰狼的規模還可以擴大一些。明天你就再到軍營里去挑一挑,多找一些身手不錯,為人機靈的。好好操練操練。嗯,完全可以組成一隻特種作戰部隊。打探個消息,燒個糧草什麼的,可比普通軍隊要有用的多。」

周啟夾了一筷子付雲生下廚弄的小炒肉,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得,再誇下去,死胖子眼睛都要笑沒了。喏,這是你丫口中那位頭兒給你準備的。」夏若冰撇了撇嘴,打擊了趙大明兩句,手腕一翻,從紋章里取出了一個印有狼頭的精美項圈遞給了趙大明。

趙大明一件這狼圈,頓時將筷子一扔,雙手接過來一看。見不是騎乘用的道具,臉上先是一陣失望。緊接這小眼睛一轉,不知想起了什麼。馬上變得一臉的興奮!

「我說頭兒,這玩意兒該不會只有一個吧?」

周啟嘴角微微一笑,誰說這死胖子精.蟲上腦來著,看他這反應,賊精著呢。

「一共1000副。」

「一千副!?」趙大明聞言,瞬間從作位上一蹦老高!他和周啟在第一時間都意識到了這狼圈真正的作用。

人說雙拳難敵四手,猛虎還怕群狼!惡狼一旦能成建制的召喚,產生的威脅,完全會以幾何數進行增長!如果身旁再有精通刺殺和遠程打擊的士卒用弓弩進行輔助。一旦深入敵後,畫面一定十分美妙,令人完全不敢想象!

「有了這些狼圈,從今往後,你的戰狼也算是實至名歸了!」 有道是天涼好個秋!

月色高冷!長空無雲,天幕如同黑色天鵝絨鋪就,點綴繁星幾許!更顯銀盤玉澤!

周啟飛翼舒展,身形在夜空中劃過道道肉眼難辨的幽光,如風般掠過!翅膀開合間,就是數百米落在身後!

「丫頭?你那邊情況怎樣?」

「還沒到江陵,死胖子的戰狗說,丫是沿水路過來滴,我正沿河飛呢。」

「嗯,保持高度,發現動靜后先別打草驚蛇!」

「付哥!你那邊怎麼樣?」

「放心吧!一切OK!馬匹奧茲這傢伙,這一次可真心弄出了件大殺器。」

聽到兩人輕鬆的語氣,周啟嘴角一掀。看來,大家都挺自信的嘛!

通過心靈溝通異能,一一確認了眾人的動向,周啟循著武陵通往長沙的方向加快了速度,不斷將自己偵測到的地形影像傳遞給戰術電腦,隨機生成圖像。

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不弄清來人是誰,他心中不安!而他身為契約者最大的優勢,便是在任務中不知疲倦,而相比其他人來說,還擁有變態的飛行能力。這在很大程度上,已經佔盡了天大的便宜。

請叫哥全地形,全天候作戰偵查兵器!這句話可不是白說的!

武陵東南600里!

八萬大軍連營20里,中軍大帳中燭火高掛,照得帳內纖毫畢現!老將黃忠除去了戰盔,滿頭霜發加上下頜一縷銀須,年歲已近古稀。可他高大的身軀看上去卻絲毫不顯老態度。

相反,他高踞帥案背後,整個人看上精神矍鑠,面目不怒自威!目光偶有流轉,也是銳利如刀,令人不敢逼視!

時近深夜,黃忠依舊沒有睡意,之前一直在韓玄帳下,表面上頗為受到尊重,實際卻暗自受到排擠。此番受命帶軍出征,對他而言確是難得的機會!不但能獨領一軍,且主公劉表親口許諾,如果打下武陵,他便是武陵郡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