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什麼?把手機給老子收起來!」

王昆咬著槽牙,瞪著眼睛,宛如見到了仇人一般,盯著陳磊嚴厲的呵斥道,那兇狠的神情彷彿見到了自己的仇人一般憤怒。

「嗯?王市長您的意思是?」陳磊有些茫然了。

可王昆卻沒有在理會陳磊的意思了,急忙衝到了林逸面前,一臉尷尬的笑道:「林,林少,實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總裁哥哥惹不起 讓您見笑了,您放心,我回去馬上就撤了陳磊的職務,對他這種敗類展開調查!」

「什麼撤職?展開調查?」

王雲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心臟在這一刻都不爭氣的加快跳動了起來。

自己兒子是個什麼東西,她能不清楚嘛!

一旦展開調查陳磊可就算是完犢子了,再說了,光是一個撤職也夠要命的了啊!

陳磊一聽也愣住了,臉上充滿了濃濃的不敢置信的神色,要知道,他們在十分鐘前,還相談甚歡,怎麼這麼會兒就要撤了他的職了呢?

「咳咳,那王市長,這,這怎麼就扯到撤職上了呢?」陳磊伸著腦袋,有些緊張的盯著王昆問道。

「哼!你身為區長,在遇到事情的時候,不去追查事情的真相,便濫用職權,想要把人帶走,你覺得你還有資擔任區長這個職位嘛?」王昆說完,指著王雲冷冷的呵斥道:「你母親身為家屬,在遇到事情的時候,不但不承認自己的錯誤,反而倒打一耙,窺一斑而知全豹,就憑這兩點,我撤你的職務都不虧。」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陳磊的母親這次可是得罪的林逸,這個中江市宛如神明一般可怕的存在,便是他王昆也不敢招惹啊!

而且,王昆充分的相信,到了林逸這種地步,基本上是不可能主動去招惹一些是非的。

唯一的可能便是王雲說了慌,的確是她撞倒了別人,想要訛人。

「王市長,王市長,你可不能聽信他們的一面之詞啊!這件事兒根本就不是那樣的,這個送外賣的,跑的跟長了翅膀一樣,就是他撞的我啊!」

王雲一聽,也慌了,急忙上前看著王昆解釋道。

「哼!他撞了你?我今天還就在這裡告訴你,他便是撞了你你也是活該!」王昆嚴厲的呵斥道。

鑽石男神:替身嬌妻來襲 「什麼?」

「難道這外賣員是王市長的親戚?」

周圍所有人都神情一怔。

陳磊準備開口詢問一翻的時候,王昆再度開口冷冷的呵斥道:「這裡是商場門口是讓你們跳廣場舞的地方?你們這麼多人,佔多大的地方?給別人帶來多少的麻煩?難道不知道找一個人少的位置去?來人,馬上把監控給我調取出來,今天,我要讓你們心服口服!」

「什麼?調取監控?」

王雲一聽,頓時面色大變,事實如何,她這個當事人可是非常清楚,一旦調取監控,到時候,那樂子可就大發了。

「王市長,這位是我陳磊的母親,還請市長大人手下留情!」

陳磊一聽,也是瞳孔微微一縮,臉上浮現了一抹不耐煩的神色,他畢竟在這裡工作了很多年,可以稱得上是根深蒂固,在他看來,便是王昆也應該給幾分面子。

果然,王昆一看陳磊似乎有些想要撕破臉的樣子,不禁眉頭微微一皺,當即沉聲說道:「陳磊,你在中江市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你覺得,林逸林少會冤枉你母親嗎?」

「你覺得,林逸林少會冤枉你母親嗎?」

這話就像是一道驚雷,直接把陳磊打的魂不附體。

「林逸,林少?難道……咕嚕,他就是中江市第一人?」陳磊喉嚨發乾,吞咽了一下口水,一臉絕望的看著王昆問道。

如果真的是中江市第一人,那今天,他陳磊還真只能把苦果往自己肚子里吞。

「要不然呢?你以為中江市有幾個人敢叫林少?」王昆一臉輕蔑的盯著陳磊問道,以前他覺得這個陳磊還算是聰明。

可現在,他對陳磊卻充滿了失望,在中江市,你竟然不認識林逸,這不就跟你去山上當土匪,可尼瑪你卻不認識大王是誰一樣可笑?

現在陳磊不認識也就算了,竟然還敢主動招惹林逸,這簡直就是不可饒恕的罪責。

陳磊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雙腿一軟,整個人就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一般,直接無力的跪在了地上。

在中江市得罪了林逸,那幾乎就等同於是得罪了死神,甚至比得罪死神都讓人驚悚。

「兒子,兒子你怎麼了啊?」

王雲一看陳磊那失魂落魄的樣子,急忙上前,抓住陳磊焦急的問道。

「別說話了。」陳磊一臉苦澀的搖頭說道。

本來王雲她們在這裡跳廣場的事情,早就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滿,不過他卻沒有放在心上,畢竟這是他的母親,他又是區長,就算是在中江市最繁華的位置跳個廣場舞又能怎麼樣呢?

他做夢也想不到,竟然會有招惹到中江市第一人,林逸的時候。

此時,那真是腸子都悔青了,如果不是招惹到林逸,他接下來的升遷都沒有問題,哪裡會像今天這樣狼狽,竟然混到被撤職了。

王雲一聽,抬頭有些畏懼的看了林逸一眼,王昆雖然才上任不久,不過因為兒子是區長的關係,她也非常喜歡看新聞,所以倒是認識王昆。 很清楚王昆的能力,知道王昆既然已經說出來了,他兒子這個區長的位置怕是也就算是徹底完蛋了,一時之間,心裡也是充滿了懊惱。

如果不是她自己在摔倒的時候恰好撞在了外賣小哥身上,如果不是她自己目光短淺,想要敲外賣小哥一筆,哪裡會害的自己兒子,烏紗不保呢?

此時,陳磊不讓她說話,雖然心中有千萬般自責,卻也不敢再說什麼了。

王昆這次外出巡查,帶的人不多,不過卻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便又拿著平板兒重新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王市長,監控顯示非常清楚,是這位大媽自己不小心絆倒砸在外賣小哥身上。」隨從一邊給王波播放監控記錄,一邊解釋道。

王昆微微點頭,面帶滿意之色看向了林逸笑道:「林少,您看這件事兒怎麼處理呢?」

「怎麼處理?她這個應該算是故意訛詐吧!該怎麼判你們走正規程序就好了,萬幸的是這次我在這裡,否則,以陳區長的威風,這次外賣小哥還不要出大事兒?這樣的人不能姑息!」

林逸咬著槽牙,沉聲說道。

以剛剛外賣小哥的瘋狂,如果不是他在這裡,這會兒可能人都已經死了。

如果僅僅只是道歉就能夠離開,在林逸看來實在太便宜王雲了。

「什麼?走正規程序?」王雲一聽,頭皮有些發麻,急忙看著林逸焦急的說道:「林少,不用那麼麻煩,我給他道歉,我給他道歉。」

「道歉?如果人死了道歉還有用嗎?我也不仗勢欺人,今天就按照正規程序走。」林逸目光堅定的說道。

規則,那是對所有人都有用的,王雲犯錯,既然已經動了想要訛詐別人錢財的想法,當然要按照規則來處理了。

王雲一聽面色驟變,神情有些僵硬的站在原地,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一個能夠讓王昆都如此忌憚的人,哪裡是她能夠招惹的呢?

「林少,我們錯了,我們完全接受您的處理!」陳磊上前一步,恭敬的說道。

江山爲賭,美人爲謀 中江市第一人,那便是一個活著的神話,如何是他們能夠招惹的呢?

也許之前他陳磊,陳家在中江市還算是名門,可自此之後,怕是要一落千丈,狗屁不值了。

在中江市絕沒有人會傻到跟林逸為敵。

「好了,你們處理就行了,結果出來了派人去東海酒店通知一聲。」林逸說完,便轉身朝著商場內走去。

「謝謝!」

送外賣的小夥子,對著林逸的背影,深深的鞠了個躬,一臉感激的說道。

如果不是林逸出手,他這次說不定就要出大問題了,鞠躬之後,小夥子便拿著自己的快餐,繼續去工作。

卡爾見狀臉上的不滿也慢慢的散去,便轉身準備離開。

可一名穿著銀白色職業套裝的女生,卻帶著一群人急匆匆的沖了上來。

一看到自己的助力,卡爾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無奈之色,急忙上前討好的看著庄雪笑道:「庄小姐,我明白,我明白,不過我現在很好不是嘛?」

庄雪沒有理會自己的老闆,而是轉身看向了背後的兩名西醫,神情嚴厲的說道:「現在,馬上給我檢查卡爾先生的健康狀況。」

「哦,NONO,庄雪我真的前所未有的好。」卡爾看著庄雪用力的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對於自己這個助力,他是真心喜歡,只是有的時候,做事兒稍微有點過分了,會讓他感覺到非常的不自在。

「如果你對我的安排有意見的話,可是隨時解聘我,不要只要還是你的助理,那麼你的一切便必須要交給我來處理,檢查!」

庄雪目光平靜盯著卡爾,根本沒有絲毫退步的意思,沉聲說道。

「呵呵,這就是你們華夏人常說的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嗎?」卡爾咧嘴無奈一笑,放棄了抵抗,看著庄雪問道。

「差不多的意思。」庄雪見卡爾屈服了,這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淡淡的說道。

「呵呵,你們真是一個神奇的國度!」卡爾搖頭,咧嘴無奈的笑道。

可此時兩名醫生卻面色一變,一臉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彼此。

「怎麼了?」

庄雪邁開杏乾的鎂腿,上前一步,焦急的問道。

「庄小姐,卡,卡爾先生的健康狀況前所未有的好,甚至連心臟的位置,都,都好像變得正常了。」

其中一名西醫,迪恩看著庄雪一臉不敢置信的說道。

兩人跟隨卡爾很多年了,所以對於卡爾的健康狀況可謂是非常了解的,雖然只是一翻簡單的檢查,可卻能夠清楚,敏銳的發現卡爾的問題。

「什麼?你們說卡爾先生的心臟沒有任何問題了?」庄雪瞪大了漂亮的大眼睛,同樣一臉不敢置信的問道。

如果不是因為心臟的問題,她幾乎可以肯定,卡爾在時尚界的名氣,地位絕對能夠達到一個空前的高度。

「現在看來好像是的,不過具體還需要去醫院檢查。」迪恩同樣搖頭一臉苦澀,不解的笑道。

早上,他們還幫卡爾做了全面的檢查,他的疾病還存在著。

可現在,整個人竟然像是沒事兒人一樣,這簡直就像是見到了鬼魅一般讓他們難以接受。

「好!現在馬上去醫院,對了卡爾先生,把你跟我們離開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訴我。」

庄雪不愧是女強人,很快就把問題分析的透透徹徹,說著眾人便離開了廣場。

陳磊深吸了一口氣,走到了王昆的面前,沉聲問道:「您看我媽這件事兒?」

「陳磊,我幫不了你,或者說,整個中江市,乃至華中省都無人能夠幫助你,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到了林少這種層次,有的時候世俗的規則真的已經沒辦法約束他們了。」王昆看著陳磊無奈的搖頭說道,隨後轉身離開。

陳磊面色驟變,嘴巴動了一下,可是卻沒有再開口了,他已經明白王昆的意思了。

這件事兒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兒子,他,他們不會真的要告我吧?」

王雲伸著腦袋,看著陳磊緊張的問道。

陳磊聞言,扭頭看了一眼自己那明顯有些膨脹的母親,無奈的嘆息道:「你放心,就算是你進去了,我也會想辦法,保證你能夠過的好的。」

「什麼?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坐牢啊!」王雲一聽,慌了神兒了,牢房那在普通人眼裡,就是地獄啊,王雲哪裡願意去呢?

陳磊槽牙緊緊的咬在了一起,雙眸中充滿了憤怒,可是卻無可奈何,林逸的身份地位,實力實在太恐怖了。

不要說他只是一個區長,便是王昆這樣在他眼裡,高不可攀的人物,在林逸面前,還不是只能老老實實的嘛?

他又能如何呢?

「陳先生,我家主人有請!」

突然,一名穿著西裝,面白無須,眼神陰鷙,奸詐的青年走到了陳磊的背後,咧嘴露出了一抹十分詭異的冷笑,淡淡的說道。

「嗯?你家主人?不好意思,我不認識!」陳磊直接拒絕了,拉著王雲便準備離開。

那名年輕男子似乎早就想到陳磊的態度,盯著陳磊的背影,冷冷的笑道:「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家主人之外,沒人能夠讓你重新走上仕途,更沒人能夠幫你出頭,對抗林逸!」

「轟!」

陳磊一聽,整個人猛的一晃,彷彿遭受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打擊一般。

而後

陳磊緩緩轉身,一雙眸子瞪的圓鼓鼓的,充滿了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年輕男子,顫抖著問道:「你,你說你家主人可以對抗林少?」

年輕男子淡淡一笑,臉上寫滿了得意之色。

陳磊見狀,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了,一個了解林逸的人,還敢這麼說,顯然,絕對不是瘋子,而是真正有實力的人。

此時的陳磊,就像是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般,激動,看著王雲說道:「媽,你先回去。」

「哦哦,那,那你自己小心一點。」王雲有些畏懼的看了一眼年輕男子,便轉身離開。

「跟我來!」

年輕男子淡然一笑。

陳磊便跟對方一起,朝著遠處走去。

商場內,放著輕緩的音樂,一名名穿著火爆,杏乾的女人,不斷在各個門店中穿梭,看的林逸那叫一個舒暢啊!

「瑪德,以前我怎麼就沒有發現,這逛街竟然是這麼有趣的一件事兒呢。」林逸咧嘴,嘿嘿的銀笑道。

美女對於林逸來說,便像是那些喜好山水的人,見到了名山大川一般開心激動。

當然了,喜歡是一碼事兒,佔有可就是另外一碼事兒了。

「主,主人,我可以進去看看這家店嘛?他們家的衣服,我還是比較喜歡的。」在經過商場三樓的時候,千葉子突然指著一家義大利名店GJK,弱弱的說道。

「呵呵,當然,這次出來就是給你買衣服的,隨便看,不用為我省錢。」林逸抬頭看了一眼,那亮的有些刺眼的招牌淡淡的笑道。

反正對於這些東西他也不懂,只要千葉子喜歡就好了。

在他林逸看來,需要用名牌來包裝自己的人,都只是一些弱者,真正的強者,他是不需要用這些東西來包裝自己的。

便是現在的林逸,他如果騎著一輛自行車在馬路上遊走,見到的人只會覺得他林逸環保,他林逸在鍛煉身體,絕對沒人會把這件事兒跟貧窮聯繫在一起。

可如果是一個窮光蛋,他就算是開著寶馬,跑車,別人一樣會看不起他。

歸根結底,看不起的始終還是人而已,外在的東西,讓自己舒服就好了。

他林逸需要提升的根本不是這些外在的東西,而是強大的內心跟實力。

已進入店內,林逸感覺自己就像是進入了光的世界一樣,到處都是亮堂堂的,一名穿著紅色工裝,身段高挑杏干,長相甜美的女生便笑著走了上來。

「歡迎光臨GJK,請問二位是看女裝呢,還是看男裝?」

「看女裝,謝謝。」

千葉子微微彎腰,彬彬有禮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