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竟然能看出我身上的情況,真是讓人佩服。」

江寂塵由衷的感嘆道。

太古傳承人搖搖頭笑道:「若是換作其他人,自然看不出來了。」

「但是,我卻恰恰可以看出來。」

「而且,我甚至還知道洪荒之道在哪裡?」

什麼?

江寂塵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太古仙道傳承人竟然說,他知道洪荒之道在哪裡?

這一切,實在是太過驚人了,讓他感到不可置信。

要知道,他現在正在尋找洪荒之道。

若能尋找到洪荒之道,他便能七法歸一,變得更強。

「還請前輩明示!」

很快,江寂塵反應了過來,開口說道。

太古仙道傳承人道:「先掃滅無敵收割者,然後,我再帶你去收服洪荒之道。」

江寂塵點點頭,心中滿是歡喜。

沒想到,洪荒之道是要來到太古仙界,再通過喚醒太古仙道傳承之人,才能知道在哪裡?

之所以能夠如此順利的得到,這與江寂塵吞噬了氣運之脈,不無關係。

身懷兩條運氣之脈,江寂塵的運氣簡直可以用逆天來形容。

「前方,有一名普通無敵收割者在覺醒,你去解決他。」

「我繼向前,尋找無敵收割王者,甚至,無敵收割聖者。」

太古仙道傳承人神色凝重了一分,開口說道。

「好!」

江寂塵也感應到了,千里之外的一座古山中,正有一名普通的無敵收割者在覺醒。

江寂塵極速而行,很快便出現這一座古山前。

他的神念一動,便已感應到古山之中,有一尊普通的無敵收割者,正在覺醒。

它身上的力量正在匯聚。

整座古山,都在顫抖,出現了無數的裂痕。

轟!

最終,整座古山都爆開了。

一道身影,從古山之中衝出。

「哈哈,我回來了。」

這名普通無敵收割者,興奮的狂叫。

不過,此時他的力量還沒有完全覺醒完。

還需要百息的時間,他才能恢復到巔峰狀態。

但是,江寂塵卻在這一刻,毫不猶豫的殺了過去。

「不好!」

驀然之間,這名普通無敵收割者,心中生出了不妙之意。

同時,他這時候也看到了江寂塵正向他襲殺過來。

「該死的,我的力量才覺醒一半。」

「不過,小子,你才只是區區初級天仙尊境,我縱只有一半的力量,便足可殺你。」

看到了江寂塵,這名剛剛覺醒過來的普通無敵收割者冷然開口道。

江寂塵搖搖頭道:「在你之前,我已斬殺了一名力量全盛期的普通無敵收割者。」

「而你,力量才恢復一半,我要殺你,易如反掌。」

說話之間,江寂塵的動作卻沒有停緩半分。

江寂塵手握太初,凝六大法則歸於一劍,直接斬出。

這是江寂塵目前為止,至強的一擊。

噗!

這一擊,足可斬殺這名普通的無敵收割者。

畢竟,他才剛剛覺醒了一半的力量。

若是完全覺醒,江寂塵縱能殺他,但絕不會如此輕鬆。

斬掉這名普通無敵收割者后,江寂塵繼續上路。

他動用永恆之道,在空間之中穿梭而行。

他此時直接前去尋找太古仙道傳承人。

然而,當他空間穿梭,出現在一處古原之地時,他臉色驀然一變。

因為,遼闊的古原,突然崩裂,出現了一道巨大無比的裂縫。

隨之,一道高大無比的身影,拖著一把大長刀,從中走出。

這,竟然是一名無敵收割聖者!

此時,天地間的力量,正在不斷地向他匯聚。

只怕無需多久,他很快便可以吸收完天地間的力量,直接恢復過來。

「絕不能讓他成功!」

江寂塵一咬牙!

(本章完) 手機閱讀

江寂塵知道,若讓這名無敵收割聖者完全覺醒,回歸巔峰,那麼,他們都會有大麻煩。

所以,江寂塵決定阻止他恢復。

當然,在他出手之前,已經通知了太古仙道傳承人。

然後,他看著天地間,無盡的能量向那名無敵收割聖者匯聚而去。

「六大至高法則中,可以利用永恆之道,封絕這一片空間,讓他暫時無法吸收到能量。」

「除此之外,我還要阻止他,不能讓他衝出這一片封鎖的空間。」

江寂塵瞬息之間,便明白了自己將要面對的情況。

想罷,他沒有任何一絲猶豫,演化永恆之道,封絕這一片空間。

把自己和這名無敵收割聖者,困在這裡。

本來,這名無敵收割聖者,正在吸收著天地間的力量,在快速的恢復覺醒著。

但現在,突然中斷了。

而他,才覺醒恢復了十分之一都沒到。

「該死的,是誰,敢阻我恢復?」

這名無敵收割聖者,怒然大吼道。

吸收不到力量,他就恢復不了無敵收割聖者的力量。

所以,他對阻他恢復之人,恨到極點。

不過,他此時也自然看到了江寂塵。

他做夢都不會想到,竟然是一個初級天仙尊境的仙人阻他恢復覺醒。

在無敵收割聖者的眼中,初級天仙尊境的仙人,跟螻蟻沒有任何的區別。

哪怕他現只有十分之一的力量,要殺死一名初級天仙尊境仙人,如捏死一隻螻蟻又有何異?

「小子,竟然是你阻我?」

「你這樣的垃圾,連我一息都阻擋不了,還想阻止我覺醒?」

無敵收割聖者怒然冷喝道。

「一息?」

「你太得起你自己了。」

「我的目標,不是要困你一息。」

「而是要完全把你困在這一片空間中。」

「你殺不死我,你便出不去。」

「順利提醒你一聲,我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殺死的。」

江寂塵看著無敵收割聖者,冷冷地開口道。

他現在無一絲懼意,反而,戰意衝天。

他還是第一次面對如此恐怖的存在。

畢竟,無敵收割聖者,絕對是這片宇宙的巔峰境強者。

當然,對方目前只餘十分之一的力量。

但是,依舊是難以想象的可怕與驚人。

而這名無敵收割聖者,聽了江寂塵的話,彷彿是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

「哈哈…….仙人,都是這麼的無知么?」

「既然如此,我倒可以殺了你,再出去。」

「而且,縱然我不殺你,要破開這一方空間衝出去,那還不是易如反掌?」

無敵收割聖者嘲諷笑。

江寂塵則是一臉的平靜之色。

他此時,飄立在無敵收割聖者旁邊,武念已經完全將他鎖定。

只要對方稍有移動,他會第一時間,攔截。

不過,無敵收割聖者此時顯然打算殺了江寂塵,再衝出這一方空間。

因為,在他看來,殺掉江寂塵,那只是舉手之勞而已,絕不會耽誤他一丁點的時間。

「割裂星河!」

無敵收割聖者,一刀切出。

一道可怕刀氣,划向江寂塵。

這刀氣,絕對擁有割裂星河的威力。

而且,迅猛極點,讓人避無可避。

噗!

撒旦熾情:女人,愛我敢不敢? 果然,江寂塵的身體,連同虛空,一起被割裂兩半。

「自不量力的垃圾!」

看著江寂塵被自己隨手一刀割滅,無敵收割聖者淡漠地開口道。

接著,他便要衝出這一片封鎖的空間。

但是無敵收割者的眼神一凝,臉色頓時之間,變得無比的陰沉起來。

因為,他看到被他一刀割半的江寂塵,竟然直接化作虛無,消散天地間。

那,竟然只是一道虛影。

他被耍了!

「竟然敢耍我!」

無敵收割聖者怒不可遏。

然後,他一刀斬向一處虛空。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從這一處虛空中閃身出來,避開了這一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