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知道。」

周明達目光閃爍道,「我不太清楚你問我的用意。」

「前幾天我無聊去鄭啟明的作坊溜了一圈,嗯,什麼地方都糟的一塌糊塗。」蘇羽撇撇嘴說,「我覺得疑惑啊,這不像是想要長期發展的樣子,又剛好,我在市裡有一個做服裝的阿姨。」

「你到底想說什麼?」

周明達沒來由不耐煩道,「我還要出去,沒空跟你在這亂扯。」

「我讓我阿姨去查鄭啟明的公司,不對,他那不叫公司,頂多算是服裝加工的作坊,隨便什麼鳥都能做,所以說一開始他壓根就不是什麼大老闆。」

蘇羽淡淡道。

陳橙愣了幾秒,回過神來說:「鄭啟明一開始就有預謀的?」

「開竅了。」

蘇羽微笑道,「起初我也不想揭穿,鄭啟明按時做好作坊就行,但我留了個心眼,叫我阿姨找人去蹲在那。」

周明達臉色一變。

陳橙見狀恍然,冷聲道:「周明達,是你在搞鬼!?」

「你在開什麼玩笑,我連鄭啟明的面都沒見過,搞什麼鬼?」

周明達怎麼看都有點心虛的樣子,擺手道,「原來你們上門來波髒水的,懶得理你們。」

「周慶澤。」

蘇羽嘴角微揚道,「燕姨剛才給我回信,說被警察抓住的鄭啟明供出了幕後指使是周慶澤,警察順藤摸瓜,查出這人在市裡做一小官。」

「你想怎麼樣!?」

周明達雙拳緊握,面露一絲猙獰。

「你兒子脫身應該沒問題,但我要搞他一樣有辦法,你知道的,我有這手段。」

蘇羽眯起眼道,「周家滾出清水村,並且歸還村民應得的工資,我可以既往不咎。」

「蘇羽。」

陳橙咽下了要說的話,因為蘇羽看了她一眼。

「算你狠。」

周明達直直盯著蘇羽,心裡充斥滿了怒火,同時也升起了一股無力。

曾幾何時,老蘇家不過是周明達任由拿捏的存在。

如今。

老蘇家飛黃騰達。

周明達的手腕在老蘇家面前只是一個笑話,使盡渾身解數也無法去抗衡。

「發給我賬單,我付了就會離開清水村,希望你信守承諾,不要搞我兒子。」

周明達低頭了。

「沒那閑心,對了,你的房子留著也沒用,我用低於市場價三成買了。」蘇羽笑眯眯說,「沒問題哦?」

「可以。」

周明達咽下這口氣,甩手離去。

「你為什麼輕易饒過他?」陳橙不解道。

「狗被逼急了會跳牆,人被逼急了什麼事都做的出來,周明達對清水村知根知底,他要做出什麼更喪良心的事,遭殃的是村民,是我的家人。」

蘇羽老氣橫秋道,「你還年輕,記得跟進這事,還有,拿到錢不要著急發給村民,吊兩天在說,給他們長長記性。」

「謝謝你蘇羽。」

陳橙誠心感激道。

「我是村長嘛,況且我也收穫到了房子一座,以前我可沒少羨慕他家。」

蘇羽摸出根煙叼嘴裡,點著吸了口。

「不管怎麼樣,這次好險有你。」

陳橙清楚這件事如果沒蘇羽,絕沒這麼簡單就解決了。

要不是蘇羽找人蹲著,鄭啟明早跑沒影了。

警察辦案之類的流程,光花費的時間就不知多少,結果也未必追的回來。

通過這件事,陳橙了解蘇羽多了幾分。

蘇羽有著不符合年紀的沉穩和冷靜,想事周全,處理事情起來也有條不紊。

能力有,性格有,他成功不是沒有理由。

兩天後。

心急如焚的村民如願拿到了應得的工資。

蘇羽放消息出去說事情是陳橙一手解決,這讓村民對陳橙的印象有了改觀。

不提高陳橙在村民們心中的信任度,以後要有什麼事都找蘇大明,他不得忙死。

蘇羽買了周明達的房子,改作網點的工作地。

葉嵐幾人高興壞了,終於不用擠在那轉個身都困難的小破房子。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進行。

轉眼過年了。

家家戶戶張燈結綵,喜慶相迎。

「嘭嘭嘭!」

蘇羽花錢佔領了天空,五光十色的煙火徇爛綻放,濃郁的火藥味四處瀰漫。

大人小孩換上了新衣裳。

孩子們歡呼雀躍玩著炮竹和煙花,炸狗炸水溝,蜘蛛炮聯排齊炸,年味十足。 「乾杯。」

老蘇家的年夜飯多加了譚嘉月,四人起身碰杯。

年夜飯全是何翠一手操辦,菜色豐盛。

鮮嫩麻爽的麻婆豆腐、噴香撲鼻的毛血旺、有點焦焦,脆香的辣子雞丁,還有肥而不膩的回鍋肉,口舌生津的酸菜魚…每一道都有獨特的味道,吃的相當巴適。

蘇羽見譚嘉月一飲而盡,斜眼道:「酒是爸的珍藏,度數高著呢,你別醉了要我扛你回去。」

「今兒高興,要喝就喝,醉了家裡房間多的是。」何翠舀了一勺豆腐進譚嘉月碗里,和藹笑道,「嘉月多吃點,當是自己家,不用客氣。」

「謝謝嬸。」譚嘉月含蓄道。

何翠踢了踢光顧著吃的蘇大明。

「噢嘉月,你覺得我家小羽怎麼樣?」蘇大明問道。

蘇羽吃酸菜魚差點沒哽到。

催婚可能會遲到,但不會不到。

「還不錯。」

譚嘉月眼底透著一抹羞色。

「我們家很開明的,女方比男方大幾歲沒什麼關係,主要兩人處得來就行。」

蘇大明直言道,「蘇羽這個臭小子,不催不動一下,我這個做爸著急,嘉月你也覺得小羽不錯,你兩處處?」

「你別嚇到嘉月了。」

何翠拍拍譚嘉月手背,溫和道,「老蘇胡咧咧,你不要太在意。」

「沒事的嬸。」譚嘉月霞飛雙頰,不好意思道,「這東西要看小羽,不是單方面的。」

有戲。

何翠眼前一亮。

蘇大明會意,伸手在蘇羽面前晃了晃說:「你咋一聲不吭。」

「嘉月,按我爸媽的意思,原地洞房造人比較合適。」蘇羽調笑道。

譚嘉月臉立馬紅的跟猴子屁股一樣。

「你這孩子。」

何翠瞪了一眼蘇羽。

話是這麼說。

當面說出來,女方得多尷尬。

「順其自然,你兩不要著急。」蘇羽說著脫下鞋,伸過去在譚嘉月小腿上撩了一下。

譚嘉月一激靈,震掉了筷子。

「嘉月你怎麼了?」何翠關心道。

「沒事,你們兩吃,菜都涼了。」

譚嘉月心虛地捋了下頭髮,偷偷瞪了一眼蘇羽。

「好好好,都吃。」

蘇大明招呼道。

「嘉月,你得多吃點。」蘇羽夾菜給譚嘉月,桌下不忘用腳趾在其腿上彈琴。

意·纏綿 譚嘉月那有受過這等撩撥,心亂如麻,臉色羞紅。

蘇羽繼續撩撥。

譚嘉月想躲躲不掉,眼見在這樣下去,自己會變得怪怪的,忙用求饒的眼神看向蘇羽。

「叫哥。」蘇羽用嘴型說道。

譚嘉月貝齒一咬,堅決不叫。

蘇羽的腳趾順著小腿往上走,這讓譚嘉月色變,屈服說:「…哥。」

「嘉月,菜不合胃口嗎?」

何翠兩人顯然沒發現桌下發生了什麼。

「沒有,很好吃。」譚嘉月埋頭吃飯。

蘇羽沒有在得寸進尺,靜靜吃飯。

「叔,你們不去嗎?」

「不了,家裡一堆事做。」

吃完飯,蘇羽和譚嘉月去鄉間小路散步。

「你個混蛋,吃飯的時候那麼欺負我。」譚嘉月伸手要去掐蘇羽,卻見其閃電般貼上她的櫻唇。

蘇羽捏了一把巒峰,退開幾步道:「原來這就是你提議說散步的真正原因。」

「對對對,我要吃了你。」

譚嘉月豁出去了,紅著臉說,「我喜歡你,你佔了我那麼多回便宜,是不是該給我一個答覆?」

「你想要什麼答覆?」

蘇羽笑道。

「就是…就是…」譚嘉月扭扭捏捏,陡然氣憤道,「你明明都知道,不能耍我。」

「處處看。」

蘇羽張開懷抱。

「算你撿到寶了。」譚嘉月抱著蘇羽,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我記得你曾經說過永遠不會喜歡上我來著。」

蘇羽嗅著譚嘉月的發香道。

「討厭鬼,還不是你勾引我。」譚嘉月埋著頭,沒臉見人。

「是是是,都是我。」

膩歪了一會,蘇羽送譚嘉月回家。

今年過的輕鬆且充實。

蘇羽年初一收到像是王水、楊進、鮑蕾、郭沫若、韓元珊等人的新年祝福。

晚上他還拉了個炮信群,玩紅包遊戲,運氣不錯,賺了幾千塊錢。

年初二老蘇家去走親訪友。

跟上一年冷冷淡淡不同,今年去的親戚家,親友格外的親切和熱情。

舒服的時光總是短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