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八……」

「三,二,一!把你的熱情,釋放吧!」

然後,舞會現場響起了騷動的聲音。

有些尖叫聲,此起彼伏。

「啊……」左小安身體一動。

誰拉住了她。

她當然知道有這麼一個環節。

為了讓舞會有高潮起伏。

所以在播音人開始說話的時候,她就偷偷的按照自己剛剛能夠想到的路線規劃者離開,眼看應該要到門口了,身體被人猛地一把抓住。

我去。

她對這種事情沒興趣。

所以捉摸著離開。

她那一刻還沒有尖叫出來。

身體突然被人直接壓在了一邊的牆壁上,然後一個很霸道的吻,就這麼直接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唔……」左小安想要反抗。

身體被完全桎梏。

桎梏到根本就動彈不了。

時間持續並不長。

一分鐘時間。

播音主持的聲音又響起,「最後十秒,燈光亮起那一刻,放開彼此,別讓我們看到了,不可描述的畫面!來吧,倒計時開始!」

又是十聲的倒計時。

燈光一下亮起。

「啊!」整個舞會現場,瞬間又是一陣尖叫。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放開了對方。

當然沒空關注別人,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看看到底是誰。

「我去,怎麼是個男人!」一個男生吼,然後擦嘴。

「我還去也!」

「我居然吻了我閨蜜。」

「我居然吻到了我的男神……」

舞會中都是這樣那樣的聲音,顯得非常的熱鬧,也算是把這次的聯誼舞會推向了高潮。

「安安。」葉晟名走向她。

左小安回神。

她輕抿了一下唇瓣。

剛剛親她的人,在倒計時的時候,放開她走了。

那一刻她甚至還條件反射的拉了一下他的衣服,那個人終究,頓了一下離開了。 聖誕晚會現場。

左小安回神,看著葉晟名。

「突然跑了,是怕我親你嗎?」葉晟名問。

左小安微微一笑。

就當是吧。

實際上,也不想被任何人親。

她一直覺得是因為自己對這種環節沒興趣。

「剛剛被人親了嗎?」左小安問。

葉晟名臉紅了。

「對方長得好看嗎?」左小安繼續問。

葉晟名說,「沒敢看,燈光一亮就來找你了。」

「哈哈。」左小安忍不住逗笑。

葉晟名更有些臉紅了。

左小安也不再多說,「那個,不早了我想走了。」

「我跟你一起。」

「你不等你的朋友嗎?」

「那小子好像艷福不淺。」葉晟名說。

「那走吧。」左小安點頭。

兩個人走出舞會大廳。

離開大廳,外面反而雅靜一片。

不過12月開始是真的有些冷了,寒風嗖嗖,左小安就穿了一條黑色的比較簡單大方的晚禮服,走在學校的路上真的有些哆嗦。

葉晟名連忙將自己身上的黑色西裝外套脫了下來,給她披上。

「你不冷嗎?」

「總得有點紳士風度。」

「謝謝。」左小安也不拒絕。

是真的冷到不行。

兩個人很快走到了校門口。

左小安看著自己家的小車,連忙過去,問葉晟名,「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我有開車過來。」葉晟名說,「你早點回去泡個熱水澡,別感冒了。」

「好。那你開車小心點。」

「嗯。」

左小安就不在停留的直接坐在了小車上。

好在車上已經開上了暖氣,讓她一坐進去就溫暖了很多。

正叫著司機開車離開,突然發現自己旁邊好像多了一個人,她那一刻還嚇了一大跳。

龍子墨!

龍子墨幹嘛坐在她的小車上。

話說今晚龍子墨應該是憋屈的吧。

被人當著這多的人的面說分手,與其說李坤雨剛剛的分手帶著極大的歉意,倒不如說,是掃了他全部的面子。

好在她不是一個挑撥是非的人,所以會當什麼都不知道。

她自若的對著司機說道,「張叔,可以走了。」

「好的,小姐。」

司機開車離開大學。

車內還是很安靜。

龍子墨就這麼一直看著車窗外,一言不發。

左小安也不知道龍子墨要去哪裡要做什麼,然後也一言不發。

兩個人其實也有一個星期沒有說話沒有見面了,除了今天在舞會現場看著他一直站在李坤雨的身邊,她這周真的連巧合都沒看到過他,兩個人之間好像又陌生了。

陌生到,好像誰都不會主動開口說話。

然而。

還是說話了。

左小安問,「你要去我家嗎?」

「不是。」龍子墨搖頭。

「那你要去哪裡?」左小安問。

就是隨口的關心。

龍子墨沒有回答。

他只是,只是,想陪她一會兒。

直白點就是,送她回來,然後自己又走。

「你是不是今天有點不開心?」安小魚小心翼翼的說道。

怕刺激到他男性尊嚴。

龍子墨依然沉默。

「為什麼李坤雨會突然說分手?是因為她得到了一個角色,怕有緋聞影響到她的事業發展,所以給你提出分手了?」左小安好奇。

如果真的是這樣。

左小安只會覺得李坤雨是白痴。

李坤雨完全不懂,龍子墨可以給她提供多少,她求之不得的頂級資源。

龍子墨還是沒有說話。

左小安在想,龍子墨可能根本不需要她的關心。

總之兩個人好像也沒有特別的翻臉,但她就是有種感覺,覺得龍子墨對她,好像是真的在故意疏遠。

也就是,不太待見。

她回頭,繼續看著自己這邊的車窗外。

算了。

龍子墨這麼優秀的一個人,也不至於真的被李坤雨傷得多深。

一天兩一天一個月兩個月,就過了吧。

她也不用這麼假慈悲。

她就悠然自得的看著車子聽到了她家別墅門口,正打算打開車門下車那一刻。

龍子墨突然開口道,「張叔,麻煩你下車,我想和左小安單獨談談。」

張叔連忙就下車了。

左小安想要下車的舉動還是頓了下來。

豪門契約:億萬總裁嗜血愛 她回頭看著龍子墨,看著他眼眸此刻也直直看著她的模樣。

似乎把視線放在了她身上的黑色西裝上。

左小安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

其實車內燈光很暗,依稀可以通過大門口昏黃的路燈,看到彼此一些,模糊的輪廓。

左小安開口,「你想找我談什麼?」

龍子墨並沒有說話。

他不想找她談什麼。

只是想單獨的和她待一會兒。

他果然,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對她能夠很好地控制。

他以為這些年,因為王儲繼承人的培養,總是被要求壓抑著自己去做一些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所以已經學會了怎麼管控自己的情緒,但在左小安面前,潰敗了下來。

他伸手。

伸手。

猛地一下,將左小安抱進了懷裡。

左小安一驚。

身體本能的反抗,「啊,你做什麼啊龍子墨,你做什麼啊!」

左小安完全不知所措。

龍子墨這是,中邪了還是刺激太大,行為失常。

對於左小安的反抗,龍子墨壓根就沒有放開她,而是直接將她身上那件黑色西裝給脫了下來,露出她的黑色小禮服,裸露的小肩膀,就在他有些火熱的手心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