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凌宇,你找死嗎?」歐陽紫玥情急之下,憤怒的嘶吼出聲,沒有想到他居然不顧性命來救她,在她看來,兩人的情感也沒有深厚到需要捨命相救啊!不過就是萍水相逢,他算是小甜心的同學,兩人更有種無言的默契! 「南宮凌宇,你找死嗎?」歐陽紫玥情急之下,憤怒的嘶吼出聲,沒有想到他居然不顧性命來救她,在她看來,兩人的情感也沒有深厚到需要捨命相救啊!不過就是萍水相逢,他算是小甜心的同學,兩人更有種無言的默契!

兩人都飛速的墜落著,如同流星,南宮凌宇徒勞的伸著手,直直的伸向她……

歐陽紫玥眼眶微濕,那一刻似乎看到了君無邪的影子,可是他卻是一再的否認,說他不是君無邪!

她的無邪又怎麼可能這麼殘忍,會無視她的各種傷心,還要加以否認?

眼看著兩人就要重重砸向地面,一道清淺的氣息沒入鼻息,與此同時,她已經被緊緊抱在懷中!

那白衣男子戴著面具,一手攬著她,一手拽住了南宮凌宇,讓歐陽紫玥一顆盲從的心徹底的鎮定了下來!

因為這男子,竟是那天救完她就走的,神似君無邪的男人!

由於他的關係,兩人穩穩下落,再穩穩降落到地上!

歐陽紫玥深深的看著他不說話,他也深深的凝視著她,突然薄唇開啟,溢出久違的聲音,「等我一會兒……」

歐陽紫玥眸色一片震蕩,果真是君無邪!

這聲線都一模一樣,一模一樣的魅惑!

君無邪將她和南宮凌宇安置在一個穩妥的地方,接著便看到他以飛快的速度朝天空飛去,這速度比剛才他們要快多了!

那新神眼見著不對勁,連忙往後退,準備逃到那天空的豁口裡,再像只縮頭烏龜似的關上天空,然後把自己鎖起來!

可是身後驟然響起一個清冷的聲音,「你準備逃到哪兒?」

他嚇了一跳,慌忙回身,正對上那銀質面具,閃動著微波粼粼的光芒,卻是那麼的刺眼,那麼令人驚懼!

「我……」既然逃不了,索性就不逃了,「哼,你以為我就只有雷系嗎?你等著,看我的四頭八臂!」

他最大的優勢就是手腳多,然後一陣亂揮,對著君無邪狠狠的砸去,可是都沒有看到君無邪動作,那些拳頭全落了個空!

新神愈發慌亂,然後出拳速度更快,更密集,可是一點用都沒有,君無邪仍然沒有動作!

他突然冷冷一笑,目光鎖住那新神猙獰的臉,「玩夠了嗎?」

接著,只虎虎生風的一拳砸過去,砰——立時,那新神被砸的四分五裂,身體居然被那麼強力的力量瓦解成塊,噼里啪啦的掉落到地上!

這一切都落入歐陽紫玥的眼中,她驚了一下,君無邪竟變得這麼厲害?

不過這也不足為怪,他記得有一段時間,他曾經跟她說過,他很痛恨這麼無力的自己,所以希望自己能夠晉陞!

所以重生一定伴隨著實力的提升!

眼見著那新神被解決,歐陽紫玥又叫了一隻飛鷹,飛快的沖了過來,她死死的拽著君無邪的袖子,手抓得很緊,頭埋得低低的,沒人能看到她的表情,「不要走。」

聲線都在顫抖著,似乎是在恐懼著什麼! 聲線都在顫抖著,似乎是在恐懼著什麼!

君無邪聽著這話,身子微微一顫,眼裡也顯出一抹恍惚!

他點頭,唇邊勾勒出一抹苦笑,「好,我不走!」

兩人相諧著就這麼落了下來,可是歐陽紫玥拽著君無邪的手仍然沒松,她始終缺乏一分安全感,她好怕……

前兩次君無邪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逃掉,而這一次……她說什麼也不放心!

對歐陽紫玥的此舉動,君無邪只剩下無奈苦笑……

南宮凌宇第一時間走過來,意味不明的眼神在君無邪臉上掃射,「你就是君無邪?」

坑爹萌娃:總裁爸爸糊塗媽咪 ,「南宮凌宇,叫姨父啦?怎麼能這麼禮貌,直呼其名呢?」

南宮凌宇卻沒有一丁點要改正的意思,眼神仍然直直的瞪著君無邪,似乎在等一個答案!

歐陽紫玥突然抬起手,揭下了面具,揭面具的那一刻,她的手心裡一片潮熱,全是汗……

看到那張令她魂牽夢縈的臉,她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

眼前的面龐彷彿集日月之精華,可與日月爭輝,一雙漂亮的瞳眸,高聳如同雪山的鼻樑,如玫瑰般馥郁芬芳的唇,處處都是她所眷戀的氣息,處處都是她所迷戀的味道!

他突然猿臂一伸,擁住了她,聲音輕輕的,淡若止水,「玥兒,辛苦你等太久了……」

冤家別過來 ,眼睛有些潮濕,「沒什麼的,等再久都值得!」

——————————————————————————————————————————

新神終於被解決,被集聚在一起的那些民眾的純善美之心也都恢復到每個人的體內!

小乞丐朝歐陽紫玥他們盈盈一拜,「謝謝你們!」

歐陽紫玥連忙拉住他,「請起!」

然後那些民眾也都很感謝歐陽紫玥她們,於是就讓她們選出新的城主,誰知道……

歐陽紫玥大眼骨碌碌轉了轉,「這樣吧,我們先進行一場海選,可以自由報名,然後再投票,逐漸從六十四強進入三十二強,然後一一遞進,最後進行終極PK。」

大家聽著覺得好新鮮,不過也挺可行的!

於是就從了歐陽紫玥的想法。

一開始是海選,小乞丐也上去選了,小甜心就在底下看著,一邊看,一邊鼓掌,「小乞丐哥哥好帥哦!好帥哦……」


她一邊為小乞丐高聲吶喊,一邊在一旁窺著南宮凌宇的臉色,果見南宮凌宇不大高興,她喜滋滋的,或許這就是兩個爹爹說得吃醋吧!

還記得花花爹爹曾經叫過烈焰爹爹,「你就是個小醋缸!」

其實……

南宮凌宇並不是在為小甜心吃醋的,他是在盯著歐陽紫玥和君無邪那邊,為什麼看著他們兩就覺得渾身不舒服,尤其胸口一陣窒悶,彷彿被什麼堵住了一樣!

麻衣神相 ! 雖然他們僅僅只是在並肩走動,然後偶爾笑著說說話,一絲多餘的動作都沒有,可是他就是很生氣很難受,彷彿什麼珍貴的東西被人搶走了!

君無邪和歐陽紫玥這方……

「你當初為什麼要躲著我呢?」歐陽紫玥咬唇,有些賭氣的問道。

「我……」君無邪眸色震蕩了一下,最後還是說道,「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暫時不便於跟你解釋!」

「哦。」歐陽紫玥鬱郁點頭,吊胃口這是從她一開始遇見君無邪就經常會發生的事!

好不容易到了最後兩人的PK,小乞丐和一個財大氣粗的富商,那富商演講的時候說,「只要你們投我一票,我可以讓你們都變得和我一樣富裕。」

接著台下稀稀拉拉的掌聲,歐陽紫玥看到了這富商對好多人進行了賄賂,承諾他們若是投他一票,到時候會給他們一錠金子!


她正準備去找裁判取消這富商的資格,可君無邪卻攔住了她,示意她看台上!

小乞丐的腿在抖,他顯然很緊張,可是他的眼神卻是很堅決!

「我很年輕,但是我胸中有很多希望,有很多理想……我很窮,但是我可以帶領大家一起富裕起來……我可能不會有絕對的保證讓大家都變得跟前面那位富商一樣富有,可是我可以讓大家很開心,精神富足,安居樂業,五穀豐登!」

他的話似觸動了每個人內心深處,每個人眼前都不自覺的描繪出了一副美景,勾勒出了一副畫面!

投票結果最後出來了,沒有一點意外,小乞丐勝利!


「哥哥好棒!」小甜心興奮不已,直接給了小乞丐一個吻,「以後該叫你城主哥哥了!」

小乞丐被她吻得七葷八素的……

換了一身衣服,出來送他們的時候,儼然已經是一個精緻的小人兒了!

「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歡迎你們到月神宮來玩!」他眼神真摯,似乎很捨不得她們走,尤其……是小甜心。

「謝謝,我們會的!」歐陽紫玥微笑。

小甜心連連擺手,眼裡也是戀戀不捨,「城主哥哥,再見!」


————————————————————————————————————————

坐在馬車上,南宮凌宇雙手環肩,聲音冷冷的,睨著對面二人,「我們出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你已經找到你要找的人了,還有必要繼續遊歷下去嗎?」

就連遲鈍的小甜心都聽出他語氣不善,推搡了他一下,「怎麼跟玥玥姨和姨父說話呢!」

「當然有必要!」歐陽紫玥微笑著看了一眼君無邪,似乎沒有感受到南宮凌宇的怒氣,「我們很早就是決定一起遊歷的,現在進行到一半,自然……還是要進行到底,心動不如行動,最缺乏的就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南宮凌宇點點頭,臉色仍然不大好看,眼不見為凈,他索性望向窗外看風景!

小甜心也鬱郁的,原本三人在馬車裡還算是歡聲笑語,有了這個帥帥的姨父加入之後,相反變得什麼都不痛快了!馬車內的氣氛讓她覺得好難受! 小甜心也鬱郁的,原本三人在馬車裡還算是歡聲笑語,有了這個帥帥的姨父加入之後,相反變得什麼都不痛快了!馬車內的氣氛讓她覺得好難受!

——————————————————————————————————————————

第三站,名叫獸城,聽這名字,就知道這城裡各種萌萌噠的小獸很多!

果真一進城,小甜心就被各種魔獸給吸引了注意力!

「哇……這個好漂亮,我好想要!」


「那個也不錯!」

她看得眼花繚亂,樂不可支的,活像孩子到了遊樂場!

然而走了不遠,就聽到有人在哭,是一個小男孩的聲音。

小甜心最喜歡管閑事了,立刻跑過去,「你為什麼哭啊?」

「我的甜甜不見了。」

對於這個名字和她有一個字一樣的,小甜心也是關切的很,「甜甜是誰?是你的小女朋友嗎?」

「不是,是我的魔獸,昨晚它本來陪著我一起睡的,可是等天亮的時候,它就不見了。」

「是不是你最近對它不好,不給它好吃的,所以它就離家出走了?」小甜心的推理能力很強!

「怎麼可能,甜甜是我最好的朋友,它可以說人話,它要是有什麼不開心的,它會告訴我的啊!」小男孩立刻反駁道!

「好,你畫一張它的圖給我,我幫你去找!」

小男孩抬起頭,淚眼汪汪的看著她,「真的能找到嗎?」

歐陽紫玥生怕小甜心滿口答應下來,連忙湊上前說道,「我們只能儘力……」

小男孩明亮的眼睛又黯淡下去!

又走了兩步,結果又遇到一個丟了魔獸的,是個小女孩,然後小甜心又一陣貼心的安慰,然後要她畫了畫像……

這一路,她至少接了十幾張,歐陽紫玥也覺得蹊蹺了,如果一家失竊了,就不算什麼,可是如果這麼多家都丟了魔獸,那就很奇怪了!

這些魔獸就跟她在現代養狗一樣,她記得她原來有養過小狗,養了好多年,突然被狗販子抓去了,然後內心裡好難受,足足鬱悶了一年的時間,也沒能走出來!

所以等到最後一個人問,「真的能找到嗎?」

她鬼使神差的突然湊上前去,冒出這麼一句,「一定能找到!」

小甜心用怪怪的眼神看著歐陽紫玥。

「太好了,謝謝你!」那人激動不已的握著歐陽紫玥的手,久久不願放開。

有希望畢竟是好的,至少不會那麼難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