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也永遠不得好死。」

「閉嘴。」寧錯狠狠地緊了下膠布,「麻煩的只有你而已。」

此時,虞郁和沈一佳也趕到了。

虞郁只衝林東點了個頭,便站在蕭依面前陷入沉思。

沈一佳惶恐上前,摸出了一張紙:「林東,還記得這件事么?」

「記得,來吧。」林東伸手道,「再來支筆。」

「帶了帶了,給!」

然後……

林東就趴在地上開始解微積分了。

「什麼意思?」寧錯不解道。

沈一佳笑嘆道:「林東進來之前給自己隨手出了一道數學題,必須正確解答才能出去。」

「……妙啊。」寧錯拳掌一擊,「這樣即便林東在不知覺的情況下被B-002附體,憑這傢伙的腦子,也不可完成解答,不愧是……處長的眼光。」

「答完了。」林東翻手便交上答案。

沈一佳只一看便扔掉了紙:「對的,全對!」

接着她一把抱住林東。

突如其來,猝不及防。

只能說,很……很暖心。

「你怎麼知道我做對了……」林東有點窒息地問道。

沈一佳撒開林東,擦着眼角喜道:「這答案我一個符號都看不懂,肯定是對的。」

「倒也不愧是你……」

這會兒,外面才傳來了蘇勛的聲音。

「裏面情況怎麼樣?」

「控制住了。」虞郁答道。

「肯定控制住了?」蘇勛再次問道。

「肯定。」

蘇勛與壯漢這才進了關押室。

確認B-002無法行動后,蘇勛眉色一橫,展開審判。

「猜拳怪人,你的罪狀我就不列數了。」

「現在,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

「上級法外開恩,即將送來一名無期重犯。」

「希望你迷途知返,儘快去到這位重犯的身上,不要繼續殘害無辜公民。」

「明白了么?」

「我有一個條件。」蕭依毫無生氣地說道。

蘇勛瞪目罵道:「你沒有談條件的資格!」

「我也沒跟你說話。」蕭依默默地轉向林東,「最後幫我一個忙。」

林東當即點頭:「我會儘力。」 「對不起,對不起,我的保鏢不懂事,您別介意,我從新給您買一個棺材。」

唐雪見狠狠的蹬了葉飛一眼,便是對着李德說着,覺得這件事是自己的錯,沒想到葉飛這麼不聽話。

「砰!」

葉飛又一腳踹在那棺材上,那棺材上的鑽石被震蕩的嘩啦啦的落下。

「啪!」

「你幹什麼?你故意挑釁是不是?」

李德受不了了,猛然的拍在桌子上,震怒的對着葉飛說着,說完這句話后,便是劇烈的咳嗽著。

「爹,爹,您沒事吧?」

李越見自己爹爹生氣,便是十分擔心的跑過去。

「你是不是神經病?幹什麼?」

唐雪見拉扯了一下葉飛,心中已經打算解僱他了,她臉色紅潤,這個葉飛實在是不聽話。

「人未死,心先死了,這樣你的病永遠也好不了。」

「這個棺材,你用不着了,因為有我在,你的病,自然會好。」

葉飛自信的對着李德說着,李德深呼吸,不斷的上下摸著自己的胸口,幫自己順氣。

「滾,滾出去!」

「待會把我爹氣出個好歹,我他媽殺了你,我看着唐總的面子上,不跟你計較。」

李越指著葉飛說着,臉上帶着震怒。

「葉飛,走,回公司。」

唐雪見對着葉飛說着,心想待會就把葉飛給解僱了。

葉飛朝着李德走去,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

「行了,我給你治,如果治不好,你就把我腦袋切下來。」

葉飛拿出銀針,走到李德身邊。

「葉飛,別搗亂了,你幹什麼?」

「你會個屁的醫術,這是尿毒症,不是一般的病,你只是治療過野豬而已,你治過人嗎?」

唐雪見走到葉飛的面前,對着葉飛尖叫着。

「讓他治,我倒要看看,這小子怎麼治好我。」

李德深呼吸著,他反正要死了,治就治,他倒要看看葉飛打壞自己的棺材,還治不好自己,葉飛會怎麼辦。

葉飛嘴角揚起一抹微笑,如果不打壞對方的棺材,那自己直接用嘴巴說,李德肯定不會相信自己的,也不會讓自己治療的,只有這樣,才能讓李德賭氣相信自己。

「好,你會謝謝我的。」

葉飛對着李德說着,便是蹲下,撩開李德肚子上的衣服,準備扎針。

「葉飛,你被我解僱了。」

唐雪見忽然對着葉飛說着,葉飛有些詫異。

「你現在所做的事情跟我無關,你已經被我解僱了。」

唐雪見對着葉飛說着,葉飛聽到后便是釋然了,萬一自己把李德治出毛病,那唐雪見就要負責,如今把自己解僱,唐雪見跟自己沒有關係,可以讓自己一力承擔責任。

果然商場的女人都是利益化的。

「好,我同意。」

葉飛直接同意,富貴險中求,不這樣乾的話,怎麼會有錢,現在葉飛只想要錢。

「爹,真的讓他治嗎?」

「不值得啊。」

李越問著父親,臉上帶着擔心。

「沒事,我這命也活不了幾天了,就當人生之中的樂子了。」

李德對着兒子說着,葉飛一針便是扎在了李德的腎臟部位,尿毒症,就是因為腎臟系統被毀壞,然後無法排毒排尿,人的腎是最重要的,腎有問題,人之將死啊。

李德覺得自己的小腹暖洋洋的,便是睜大了眼睛,一瞬間就知道葉飛是個古武者,還是不若的古武者。

葉飛在李德的肚子上連續扎針,每一針都極其快速,葉飛有些不自然,自己的針法速度沒有這麼快啊,怎麼如今這麼快了?自己失憶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飛也不管其他,得心應手的施展着針法,用自己的內力修復著李德的腎臟,葉飛在沒有失憶以前,就可以內氣出體,修復破碎的丹田,這比修復丹田可容易多了。

「內氣出體?」

葉飛猛然發現自己連內氣出體都掌握了,就更加疑惑自己失憶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好了!」

葉飛拔下所有的銀針,向後退著,李德表情痛苦,捂著肚子,不知道要幹什麼。

「爹,爹,你怎麼了?」

「爹!」

李越看着葉飛幫着自己爹爹扎完針之後,李德就腹痛難忍了。

「你踏馬的別跑,我爹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賠命!」

李越抓住葉飛的衣領,對着葉飛吼叫着。

「這事跟我沒關係。」

唐雪見向後退著,表示責任不在自己,都是葉飛,畢竟和葉飛才認識一天而已,沒有什麼交情。

「別着急,他尿憋的!」

葉飛淡淡的說着。

「啊啊啊!」

「我不行了。」

李德大叫着,一下子從輪椅上跳下來,朝着廁所就跑去,那速度簡直就是汽車五十邁的速度。

「爹,爹!」

李越大叫着李德,看着自己爹爹跑的這麼快,便是更加擔心了。

「來人啊,來人啊!」

「快來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