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因為通訊故障所以幾天沒見而已。」

因為通訊故障?

幾天沒見?

而已?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給他。

「沈書琮,你健忘嗎。。。」

當時是誰在玫瑰園裡說起話來讓人扎心的疼!

可那個說話的人現在卻跟個沒事人似的。

不光選擇性失憶,還又純又欲。

我真心懷疑他不是沈書琮。

也許是狐狸精?

「而且你大晚上跑來到底幹嘛的?」

面對我的翻舊賬,沈書琮不以為然。

「我說過的。」

「我就是來找你和好的啊~~~」

「小姐姐如果還單身的話不妨考慮考慮我唄?」

「本人不才,帥到發光,體育全能,最強大腦,有趣靈魂。可暖可甜,入口即化,宜家宜居,居家必備。。。」

不等他這波666的自我打call來個完整版的起承轉合,我從沙發上拿了個枕頭往他身上就可著勁地掄。

「給我滾客廳睡去。」

「不準進我房間。」

可是沈書琮蹬鼻子上臉沒商量。

「這。。。沙發上沒被子啊!」

「會著涼的~~」

「好像整個房間也就只有你床上有被子哦~~~」

「不如讓我上床上睡唄?」

???

我氣得渾身的血都涌到了頭頂,乾脆把枕頭丟給他。

「你還想要被子!」

「你還想要上床!」

「你配嗎?」

一個丟他不過癮,我又連著丟他丟了好幾個抱枕。

「我怎麼就不配了~~~」

「黃曆上說了,今日宜合床~~」

沈書琮覺得自己不光配。

而且還是配一臉!

「不你不配!」

我懶得跟他廢話。

因為說不過他的舌燦蓮花。

鉚足勁舔我的沈書琮簡直就是史詩級別的戰鬥力選手。

我甘拜下風。

都說撩完就跑。

我剛說完這句就決定跳過交涉,直接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自己沖回睡房再反手把他鎖外面得了。

可是沈書琮不光眼尖而且雞賊。

我跑他也跑?

而且不比我慢。。。

我前腳把他推到睡房外面。

他後腳就自己沖開門溜了進來。

因為這個拉鋸戰根本就沒有輸贏的懸念。

「沈書琮你不準進來!」

我抵著門使勁往外推,想要把門關上。

可是沈書琮毫不含糊地把門往裡推,想要把門推開。

「濯濯你小心點,別弄傷自己。」

他說這話的時候大概也只是輕輕用力一推,就把我的防禦工事土崩瓦解。。。

我感覺這個睡前運動真是絕了。。。

真特么耗體力。。。

別人睡前運動是XXOO。。。

我們的睡前運動是互相推門。。。

而且我根本推不過他。

因為他是個男生。

於是幾個回個過後我就舉白旗了。

因為累。

沒別的。

「沈書琮,沒想到你臉皮比我還厚!」

我感覺好不容易洗乾淨的身體又出汗了。

都怪這隻豬!

「承讓承讓。」

沈書琮洋洋自得。

毫無反悔之心。

「你欺負女生,你好意思嗎!」

我一臉幽怨地瞪著他。

可是沈書琮絲毫不承認這個事實。

「我怎麼可能欺負你?」

「我怎麼捨得欺負你?」

沈書琮一連拋過來幾個反問句證明自己有多麼心疼我、憐惜我。

「呵,男人。。。」

我之前怎麼沒發現沈書琮原來是這樣的人。。。

「那~~你算是同意了唄?」

沈書琮為自己成功打入革命根據地而暗戳戳的開心。

「洗你的澡去吧!」

「我的床可是很乾凈的!」

我抗議他不換衣服就爬我床上,還睡我的被子!

「好說好說。」

此刻的沈書琮心情特別好。

真的是特別特別好。

因為笑得合不攏嘴。

也不知道他在笑什麼。。。

笑得我直起雞皮疙瘩。。。

「你給我等著~~林濯濯~~~」

沈書琮沖我放肆地宣戰~~ 「多謝諸位老爺賞賜!」

男眷那邊,大多數人都沒用荷包,他們更喜歡看划手低頭四處尋找哄搶,撿到金銀裸子后對着他們彎腰媚笑討好的場面。

「這次竟沒人打鬧起來,真是有些可惜。諸位是不知道,上次一群人為了搶一個金裸子大打出手,那場面看得才起勁兒。」

蕭燁陽淡淡的掃了一眼說話之人:「這位大人如此有興緻,不如下去給大家表演一下,也讓我們見識見識。」

說話官員被蕭燁陽淡漠的眼神看得打了個激靈,訕笑着不敢答話。

郭總督見外甥一句話就將在場的人懾住,臉上的笑容越發深了,見氣氛有些凝滯,笑着拍了拍蕭燁陽的肩膀:「你這小子如今倒是學會開玩笑了,只可惜,沒學到家呀,這不,冷場了。」說完,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別的官員立馬順着郭總督的話說了下去,把剛才的小插曲岔了過去。

不過之後,眾人的行為都收斂了很多,往樓下拋金銀裸子的時候,基本上都裝到了荷包里。

女眷這邊一直在留意男眷那邊,見男眷都用上了荷包,那些裸撒的夫人和姑娘也都默默將金銀裸子裝進了荷包。

董元瑤見了,笑着用手肘碰了碰稻花,低聲道:「這要不是我和你在一起,我都要以為是你讓小王爺這麼做的了。」

稻花沒說話,抬眼往男眷那邊看了一眼,視線剛好和同樣看向這邊的蕭燁陽撞上,眸光在空中交織,雙方似乎都明白了彼此眼中的心意。

收回視線,稻花將目光投向了樓下的龍舟隊,對着董元瑤說道:「我們來比比誰的準頭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