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讓葯老知道我還有利用價值,那他就不會殺我!」

「我就還有機會……」

她看著葯老,心念急轉,馬上改口道:「掌座,求你不要責怪采青,要怪就怪我好了!」

「青姐姐她,一定是在去往宗門處的路上,發生了意外,對嗎?」

夏小雨的眼神,不經意間飄過了采青。

在她身上頓了一下,又看向了葯老。

葯老點點頭,嘆道:「青兒練功心切,結果在去往宗門處的路上,煞氣不受控制的遊走全身。」

「因為本座放出的消息,遲遲沒能送到東宮。」

「青兒重傷之下,硬是執意要前往宗門處。」

「還好被祖幽及時發現,他已在青兒口中,得知了本座放出的消息。」

「可青兒回來之後,還在擔心你的安危……」

說罷,夏小雨的眸光,立刻泛起了感動。

只覺一陣的眼眶酸楚,也學著采青的樣子,淚眼朦朧的跪了下來。

凄風苦雨的哭道:「掌座,是我不對!都是我的錯!是我害了青姐姐!」

「如果不是我執意要掌座放出消息,青姐姐怎麼可能會受傷?」

「煉藥處對我大恩大德,更是不計前嫌的幫我擋下了麻煩。」

「就算不放出消息,大不了被她們殺了,可那又怎樣?」

「我這條命,本就是煉藥處給的,是掌座你給了希望,給了我陽光,給了我一個溫暖的家啊!」

「現在反倒連累了青姐姐受傷,我的良心好痛!真的好痛啊掌座!」

「掌座,一切都是我的錯,你要罰就罰我好了,只求你不要責怪青姐姐,求你了!」

夏小雨賣力的哭喊著。

比采青哭的還要哀婉,還要楚楚可憐,還要斷人心腸。

就差來根繩子,吊到房樑上羞愧自盡了。

這番哭訴來的突然。

不光葯老愣住了,采青的眸中都微不可查的閃過了一絲疑惑。

葯老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張了張嘴,卻是被夏小雨搶先一步。

直接拉起了采青的手,柔聲道:「青姐姐,是我對不起你!」

「你罵我、打我,怎麼都行,是我的不對!」

「求你一定要原諒我,好嗎?」

采青錯愕的看著她。

夏小雨竟是把她的台詞,原封不動的又扔給了她。

在她蒼白的臉上,多了一抹遲疑。

正要開口,夏小雨卻是目光一轉,已然看向了葯老。

「掌座,其實,還有一件很緊急的事情沒有解決!」

「就是凝煞丹在細節上,出了一些小小的問題。」

「這很可能會影響到,凝煞丹的最終數量!」

「那煉藥處的危機,怕是……」

夏小雨緩緩開口,繞了半天,終於拋出了她的誘餌。

其實,她也不知道采青反水,是不是葯老的主意。

這只是她的一個大膽猜測,甚至毫無根據可言。

但是在葯老的心中,兩人的分量,孰輕孰重?

自然不是她夏小雨!揭發了采青,對她只會更糟。

還不如讓葯老,繼續利用她的剩餘價值來的划算。

果然,拋出誘餌后,葯老馬上緊張了起來。

擔憂的問她:「凝煞丹?不是已經拿下修鍊處了嗎?難道還湊不齊丹藥?」

「那倒不是,只不過,可能會出現一些意外。」

「當然,我已經想到了解決的辦法,掌座你放心就是。」

聽了夏小雨的解釋,葯老這才放心的點點頭。

可他的眸中,還是閃過了一抹顧慮。

不禁再次問道:「凝煞丹,究竟會出現什麼意外?還有,你打算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夏小雨神秘一笑,沒有接話。

葯老好奇更多了,還想追問,就聽閣樓外有人在喊話。

「弟子周安,求見煉藥處掌座!」

「修鍊處弟子,周安!求見煉藥處掌座!」

「北宮座下,修鍊處弟子周安!求見煉藥處掌座!」

一連喊了三聲,閣樓內一片寂靜。

喊話的,是一個面色陰狠的青袍男子。

喚名周安的男子,正一臉恭敬的站立在閣樓的外面。

過了片刻,不見回應。

周安眼中閃過一絲堅定,再次喊道:「修鍊處弟子周安,求見煉藥處掌座!」

「北宮座下,修鍊處弟子周……」

緊接著,裡面就傳來了一個銀鈴般的聲音。

「你見掌座,有何事?」

見有了回應,周安立刻就激動了起來。

忙客氣道:「有勞姑娘通報一聲,就說修鍊處弟子周安,來拿解藥!」 短暫的沉靜后。

銀鈴般的聲音,再次響起。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掌座還在練功,不便打擾。」

「想拿解藥,到了明天再說。」

冷淡的聲音,如下了逐客令一般,周安的面色有些難看。

他的眼神,逐漸流露出了決絕之意。

忙恭順的說道:「哦,不急,不急!」

「還是掌座練功要緊,我就在外面等著好了,姑娘費心了。」

說完,直接盤膝坐在了地上,閉合了雙眼。

此時,閣樓內的氣氛,忽然有些詭異。

葯老和采青彼此對視,都是一臉茫然的表情。

解藥?什麼解藥?

剛才葯老聽到修鍊處來人,就猜是夏小雨做的手腳。

見她給自己使眼色,還衝著屋外搭話,一下就看明白了。

只是,他雖然知曉夏小雨的全部計劃,但是在細節的一些關鍵地方,還不甚清楚。

現在,聽到有人來煉藥處拿解藥,神色間不禁充滿了疑惑。

夏小雨神秘一笑。

毒丹的事情,她一直守口如瓶,沒有向葯老透露半點。

如果她的計劃,連細節上,都讓葯老知道的一清二楚,那還要她幹嗎?采青就辦妥了!

所以,才留下這麼一個後手,以防不測。

如今,見兩人一臉茫然的樣子,知道時候到了。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反正早晚要說。

隨後,夏小雨看著葯老,詳盡的敘述著她在修鍊處發生的一切。

包括凝煞丹服用后,變成人妖的副作用,也全都說了出來。

半響無語。

采青愣在地上,一雙眼睛瞪的賊大,目瞪口呆的看著她。

葯老的嘴角,也在瞬間抽搐了一下,目中卻是露出思索的光芒。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

「毒丹是假的,解藥也只是個幌子。」

「目的是把人引來,就能知道誰還有多餘的凝煞丹?」

夏小雨點點頭:「只有吃過凝煞丹的人,他才會來拿解藥!」

「能拿解藥的人,他的身上很可能還有這種丹藥!」

「而且,不止一顆!」

葯老眼睛一亮,問道:「所以,你想用沒收毒丹的名義,用解藥來換他們的凝煞丹?」

夏小雨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婚寵告急:陸大少請止步 葯老看的莫名其妙,沒明白這是個什麼意思。

情有毒鍾 夏小雨解釋道:「凝煞丹想要收回,只能用禁藥的名義!」

「只有沒收了毒丹,才不會繼續造成惡劣的影響。」

「但大家的損失,必須要彌補,所以解藥是無償發放的,不能用它來換凝煞丹。」

葯老迷惑了,目光不由的再次落到了她的身上。

夏小雨的眼中起了一抹亮色,只見她緩緩說道:「我想用掌座你的名義,來換他們的凝煞丹!」

「本座的名義?」

「沒錯!煉藥處掌座,就是最好的招牌!只要你願意收徒……」

說到這裡,葯老的臉色立馬陰沉了下來。

夏小雨睨了他一眼,知道他不想收徒,這本就在她的意料之內。

從她第一天來煉藥處,就發現了這裡的不同尋常。

可在她想來,葯老不想收徒,原因很簡單。

整個魔宗,只有他一個人會煉藥,那就是想獨佔這個位置,藉機撈取好處罷了。

如果,第二個人學會了煉藥,以葯老唯利是圖的性子,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但她沒有辦法,三天之內,想要獲得百粒凝煞丹,難度可想而知。

這些細節之處,又不能提前告訴葯老。

只能先斬後奏,私自隱瞞下毒丹和收徒的想法。

此刻,她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迎著葯老冰冷的目光,緩緩開口:「掌座息怒。」

茹夢令 「如果收徒沒得商量,那只是拜入煉藥處的話……」

「比如,做個採藥弟子什麼的,總可以考慮吧?」

說完,她的目光,瞟向了采青那裡。

葯老眯了眯眼,陷入了沉思。

夏小雨見有了轉機,趁熱打鐵道:「誰都知道,煉藥處從不輕易收徒。」

「物以稀為貴,以前是沒有機會,現在城門大開,正是時候。」

「誰有凝煞丹,誰就有這個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