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PS:感謝每一個打賞,推薦,月票,點擊,訂閱支持糖豆的兄弟姐妹,謝謝你們。 方理想上遊戲,組隊,飛G港。

除了方理想和薛寶怡,匹配到的另外兩個隊友都是小哥哥,id名分別叫『狗子給大姨拜年了』、『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

他們運氣還不錯,剛落地就撿到了槍和急救包,這一局,飛G港的人不是一般得多,方理想有點興奮,上來就狙了兩個人頭。

這實力真不是蓋的,薛寶怡才意識到,這個傢伙可能真是個被勸退的職業選手。

四個人,兩前兩后。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前面房子里有人。」

聲音聽起來,是個年輕的小夥子。

遊戲里,扎倆彩色辮子的女人走在隊伍的最後面,穿著個防彈衣,背著個包,緊緊跟在迷彩小背心的男人後面。

一個帥字貫穿一生:「我看見了。」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他好像沒槍,打他。」

一個帥字貫穿一生:「行。」

薛寶怡用倍鏡瞄了幾眼,然後就是一頓狂掃,其實距離隔得不遠,估計也就五六米吧,結果呢——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卧槽,一槍都沒中。」

方理想見怪不怪了,一槍沒中算什麼,這菜逼只要不誤殺,就是超常發揮了好吧。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你新手?」這一句,語氣里有非常明顯的嫌棄。

薛寶怡懶得搭理,扛起槍就要再戰。

「砰!」

這一槍是方理想開的,一槍爆頭,非常乾脆利索。

狗子給大姨拜年了:「三殺了,不錯啊,隊友。」

這個小哥哥戾氣就沒那麼不重。

老衲法號你祖宗:「一般一般,全服第三。」那股得意勁兒,全服第一。

狗子給大姨拜年了:「是小姐姐啊。」

老衲法號你祖宗:「是呀~」

媽的!

他們一起雙排了兩個月,她跟他講話就從來沒用過這種少女音,就會凶他罵他!

薛寶怡哼了一聲。

一個帥字貫穿一生:「別騷聊,干正事。」

重生蜜愛:深入暖心 屏幕上,扎倆彩色辮子的男人一躍上了集裝箱,隨後就是薛寶怡一聲『卧槽!』

一個帥字貫穿一生:「我撿到了一把AWM!」

老衲法號你祖宗:「運氣不錯啊,兒砸。」

薛寶怡趕緊跳下來,東張西望畏畏縮縮,手裡有AWM,他就感覺全服都在覬覦他的狙擊槍。

好怕啊,第一次扛這麼厲害的槍。

慫樣!方理想問了句:「三級頭要不要?」

離她最近的那個隊友——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立馬回答:「要。」

老衲法號你祖宗:「不是給你。」

老衲法號你祖宗:「菜逼,給你三級頭。」

彩色小辮子的女人立馬屁顛屁顛跑過去,心安理得並且習以為常地接受了隊友的飼養。

有三級頭和AWM在手,他感覺這個戰場都是他的了。

薛寶怡興奮得手心開始冒汗了。

「呵。」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真是菜逼啊。」

是赤條條的嘲笑。

來自沒有三級頭也沒有AWM的隊友。

火藥味一下子就濃了。

方理想聲音都忘了裝,就回懟了句:「菜逼是昵稱,只有我能叫。」

對方哼了一聲,很不屑。

狗子給大姨拜年了:「你倆是男女朋友?」

這個隊友是技術派,悶不吭聲只殺人,方理想對他印象不錯,回了話。

千金不嫁:總裁步步欺心 老衲法號你祖宗:「我倆是父子。」

老衲法號你祖宗:「有腳步聲。」

他們四個人都在草坪上,除了石頭,沒有遮擋物。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先趴下。」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你把AWM給我。」

這人,說得真理所當然。

當他薛小二爺是什麼人?

一個帥字貫穿一生:「我為什麼要給你?」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你拿著也打不中,浪費了。」

罵他菜呢。

躺在老闆椅上,翹著二郎腿的薛小二爺頂了頂腮幫子。

多說無益,用實力證明。

遊戲里,趴在石頭後面的彩色辮子女人突然站起來,拿出她的AWM,對準遠處敵方,直接五連狙。

然後——

對方開著車就衝過來了。

趴在石頭後面的四個人一邊蠕動,一邊回擊。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扔了個手榴彈,沒扔准,連著麥在罵人:「你開什麼槍?一槍沒打中,還把自己暴露了,有病吧。」

一個帥字貫穿一生:「你說誰有病?」丫的,他最討厭這種自己打不贏就罵隊友的狗子!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你啊,菜得沒救了!小學生都比你強吧,大菜逼!」

薛寶怡:「……」

不行,他得想想,怎麼罵才能發揮出他全部的實力,遊戲可以打不贏,對罵絕對不能輸——

已經被人搶先了。

老衲法號你祖宗:「他菜怎麼了?」

老衲法號你祖宗:「菜就沒不能玩遊戲?」

老衲法號你祖宗:「你匹配到很菜的隊友是你倒霉,怪誰?!」

老衲法號你祖宗:「再說了,你好意思說他?剛剛要不是我一槍爆了你後面那個人的狗頭,你早成盒子了,我罵你菜了嗎?大菜逼。」

大菜逼:「……」

薛寶怡:「……」

完了,心梗了!

「砰!砰!」

一個帥字貫穿一生被爆了頭,倒地身亡。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死了好,省得連累全隊。」

這遊戲啥都好,就一點不好,林子太大,什麼鳥都有,偏偏她烏拉拉氏理想脾氣不是很好。

老衲法號你祖宗:「你他媽再罵一句試試?」她平時是沒少罵,但她能罵,別人能嗎?當她這個爸爸死了嗎?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菜還不讓人說。」對方太彪,他底氣有點弱下去了。

狗子給大姨拜年了:「行了,多殺幾個,少說幾句。」

方理想深吸了一口氣,找好藏身的角度,舔包。

這時候,對面那隊人的車已經開過來了,車上四個人跳下來就一頓亂掃。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被擊中倒地,立馬呼救:「我倒了,快扶我。」

『狗子給大姨拜年了』離得比較遠。

他只能求助方理想:「你快扶我啊!」

扶呢?

呵呵。

方理想扛著槍,戴著三級頭,冷漠地看了一眼:「你去死吧。」

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我艹你媽**」

這位『實力不允許我落地成盒』的玩家,已經成盒子了。

之後,耳機里全是罵罵咧咧的聲音,方理想拔了一直耳機,拿著薛寶怡的那把的AWM,一槍打爆了對方的二級頭,然後迅速躲到石頭後面,給自己打葯,順便:「不好意思隊友,剛剛那個傢伙太吵了。」

狗子給大姨拜年了:「我也覺得。」

老衲法號你祖宗:「放心,咱們兩個也能殺進決賽圈。」

說完,方理想從石頭後面出來,扛著AWM就沖,三十秒鐘沒,拿下了兩個人頭。

最後,七殺吃雞。

觀戰的薛寶怡只覺得熱血沸騰:這個傢伙,簡直不要太帥!

次日,晚八點。

鄒家添了重孫,包下了整個聽雨樓,邀請帝都各家吃酒,一樓到三樓,共設宴三十六桌。

八點十分,宴席開始,江川腳步匆匆地從樓上下來,候在聽雨樓的門口,頻頻往外瞧。

不一會兒,不見其人,先問咳聲。

「咳咳咳……」

屋外下著濛濛細雨,江織撐著把黑色的雨傘,從厚重朦朧的雨霧裡走來,待走近了,傘往後傾,他露出臉來,唇紅齒白面若芙蓉,三分病態,七分清貴,一筆不多,恰好十分顏色,處處精緻。

這般撐傘而立,像是一卷江南水鄉的畫。

江川上前去迎:「小少爺。」伸手接過雨傘,「老夫人差我來給您領路。」

江織攏了攏身上的大衣,扶著門歇了會兒腳,輕喘著往裡走。

今兒個江老夫人也來了,她與已逝的鄒家老夫人年輕時是手帕之交,自然要親自來賀喜,她輩分高,被安排在了聽雪樓三樓的貴賓桌上。 「叮,恭喜宿主損人利己成功,你把敵國特使氣的吐血的同時,竟然能讓帝國平民對你極大的改觀,即損人又利己,獎勵經驗值100點。」

「叮,恭喜宿主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630級,化道師十重天。」

哈哈!

黎天心中狂笑,就這麼輕易就再次提升一級,自己就是一個天才。

看向那個吐血的大元帝國特使,黎天的心情格外的好,但是這個戲卻不能不演。

已經開始了,那就進行下去吧。

傳音徵詢了一下安伯,確定自己剛剛的舉動,是不是都錄的背影,然後黎天心中一動,也是乾脆。

直接身子一軟,腦袋一歪,倒在安伯懷裡。

「王爺!」

安伯大叫一聲,直接飛天而起,同時還不忘大叫一聲。

「給我將他們三個拿下,如果王爺有一個三長兩短,就直接給我殺了他們。」

直到安伯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人們這才反應過來,頓時一片嘩然。

「我靠,這不是真的吧,我剛剛還覺得這是平王故意的呢!」

「什麼故意的,我看就是被為大哥大元帝國的人嚇到了,趕緊抓住他們。」

人們反應過來時,那三個大元帝國的人,已經偷偷的想著旁邊跑去,人們正在去追,卻發現三個人已經轉過一條接到。

「快追,給我抓住他們,膽敢謀害大明王爺,簡直就是找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