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布?你說的就是那個向我跪地求饒的傢伙吧!」

「實話告訴你,我已經命人將他剁成了肉醬,還煮來熬了湯喝,怎樣,你要不要也嘗上一口?」

鄧升故作陰陽怪氣的口吻。

「你胡說!」

馬超猛地大喝,面容發怒,咬牙切齒,怒氣直衝胸膛。

義兄是多麼傲氣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向這種傢伙跪地求饒!

「不信?你跟我進去看看,他的頭顱,還被我拿來當夜壺呢!哈哈哈……」

鄧升猖獗大笑。

「狗賊,我要你命!」

深受刺激的馬超發出怒吼,雙腿用力一夾馬腹,狂猛衝向鄧升。

義兄被害,肯定是這些人用了卑鄙手段!

來的好!

瞧見馬超憤怒殺來,鄧升心裡道了聲計劃通,當即舞刀迎殺過去,準備拿下這個董卓義子。

雙方相遇,幾乎同時出手。

然而鄧升手裡的刀才揮至半空,那桿泛著寒芒的虎頭槍,就已經精準無誤地刺破了他的咽喉。

噗通一聲。

鄧升墜落下馬。

好……好快……

落在地面的鄧升嘴唇艱難的一張一合,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他死死看著那個馬背上的少年,雙手捂住被虎頭槍貫穿的咽喉,最後死不瞑目。

本來。

一切都在計劃之中。

只是唯一沒料到的是,這個身騎白馬的銀甲少年,不是繡花枕頭,甚至比想象中的還有強悍勇猛。

殺死鄧升之後,馬超也不去看鄧升屍首,只是沖著袁軍營寨憤怒大喝:「讓文丑滾出來,否則,我定將爾等,殺個片甲不留!」 「高手,可以,潛伏在我誅神這麼久……是何居心?」

劉拓眼睛微微一眯,散發著寒光,男子嗤笑一聲「是何居心?難道還不夠明顯么?問這種白痴的問題!」

劉拓一邊說話,一邊冷靜了下來,雖然自己一方成員戰力不俗,可對方明顯也不是善茬,四人對戰十人還是顯得很勉強,另外三人明顯掛了不同的傷勢!

而劉拓不是笨蛋,他剛才故意質問男子,而是通過無線耳機傳送給龍魂與楚歡!

男子似乎也感覺到了不對勁,似乎察覺了劉拓的心思,面色陰沉了下來,揮手道「速戰速決!」

「怎麼?怕了?」

劉拓嘴角不留痕迹的挑了起來,輕聲道「犯我誅神者,必誅!」

「扯臊,去跟閻王聊天吧……」

眼鏡男子眼中散發著寒光,對著劉拓冷喝一聲,同時揮手道「殺……」

「那你想好怎麼跟閻王聊天了么?」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眾人順著聲音望去,只見龍魂,楚歡,各自帶領人馬快速趕了過來,與此同時,周邊數不清的人頭將北街的整條街道快速封鎖!

眼睛男子面色大變,沒想到自己被盯上了,這沒道理,自己沒露出半分破綻,里三層,外三層,被圍的像鐵桶一樣,簡直插翅難逃!

「王八蛋,你敢陰我!」

眼鏡男子在沒了之前的那份淡定,汗珠都從額頭上滴了下來,他很清楚自己對誅神做了些什麼,一旦誅神抓住自己,那自己的結果又是什麼?

「啥比……」

劉拓淡淡的說了兩個字,眼神閃爍著光芒,大吼道「給我殺,為兄弟們報仇!」

「兄弟們,拚死一站,殺出去!」

眼睛男子恐懼之後也是無邊的憤怒,橫豎都是一死,拼一把說不定還有希望,這眼鏡男子倒是個狠人!

樓頂處,龍龍觀望著戰場,有些急不可耐的說道「少主,我們下去幫忙吧?」

看著龍龍猴急的樣子,葉浪微微一笑「你認為下面一百多人,再加上龍魂,劉拓,楚歡,處理不了這幾個人?」

龍兒看了一眼龍龍,哪能不知道龍龍此時的想法,無非就是手癢了,想著下去練練拳腳!

葉浪哪能看不出來,轉身對著龍龍說道「一會有你展現的機會,別著急,我們等著干大事!」

龍龍眼前一亮,鬱悶的心情頓時敞亮了起來,嘿嘿的笑個不停,跟著少主就是有大事干,急忙問道「少主,我們什麼時候去?幹啥大事?」

葉浪不在理會,而是一雙眼睛向著周圍尋找著什麼!

眼鏡男子一方不過十個人,而誅神一方足足有一百多人,且都是戰部的精英,這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戰鬥,若不是誅神一方又意留手,恐怕這些人早已見了閻王,饒是如此,還是瞬間被人海淹沒!

「都給我閃開,他是我的……」

這時,一聲大吼,平底炸響,眾人紛紛一愣,讓開一條道路,只見楚歡拎著一號大砍刀,冷哼一聲,指著人群中央的眼鏡男子!

眼鏡男子面色蒼白,此時插翅難逃,在加上自己的手下全部被制服,剩下自己孤立無援,在加上楚歡這一聲吼,讓男子身形微微一顫,看向楚歡感覺一座山無法逾越!

「小崽子,敢他么對我誅神使絆子,找死!」

楚歡本就身材高大,此時憤怒交加之下,眼睛瞪的如銅鈴大小,震的周邊人耳膜生疼!

這時,楚歡感覺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楚歡那偏過頭瞪眼道「幹嘛?」

一看之下,是劉拓站在自己身邊,眼睛有些發紅,盯著眼鏡男子,頭也不回的對著楚歡說道「他是我的!」

楚歡微微一愣,他自然明白劉拓此時的心情,事情全部出在風凌閣,沒有人比劉拓更有發言權了,楚歡點了點頭,一副我懂你的樣子!

劉拓越過楚歡,抽出自己的開山刀,拿出一條紅布,將自己的手掌與開山刀的刀柄纏繞在一起,死死的系住,對著楚歡說道「我欠你個人情!」

楚歡微微一笑,旋即猛的說道「草,不要搞的這麼肉麻,死基佬!」

劉拓不在理會楚歡,走到眼鏡男子身前,冷眼看著眼鏡男子,冷冷的說道「打贏我,你走,輸了,死……」

眼鏡男子眼鏡微微一眯,對於劉拓,他之前交過手,知道劉拓的戰力,比自己還弱一點,對劉拓,眼鏡男子可是沒有多少畏懼,劉拓的話就像是重新燃燒起了眼鏡男子的希望,急忙喊道「此話當真?你說了算?」

劉拓微微一笑,舉起手中的開山刀,大喝一聲「退後!」

周圍眾人瞬間退後,將劉拓與眼鏡男子的場地擴大,楚歡一邊後退一邊說道「哼,今天就讓你威風一會,就今天啊,就一會啊!」

見到這一幕,眼鏡男子精神一震,看的出來,劉拓在誅神的地位很高,起碼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當著這麼多人說出的話,總不能不算數吧?

男子為了保險起見,大聲道「你在說一遍你剛才的話!」

劉拓多聰明?怎會不知道眼鏡男子的心思,當即大聲喊道「今日,他若贏我,生死在天,任何人不能動他一根汗毛,現在滿意了么?」

龍魂等人眉頭一挑,皺了皺眉頭,楚歡忍不住說道「喂,沙比,小心點……」

「好,你自己找死,我成全你!」

眼鏡男子冷喝一聲,剛準備動手,劉拓便給了眼鏡男子一個禁止的手勢,眼鏡男子面色大變「怎麼?你要反悔?膽小鬼?」

「比比什麼?刀下不殺無名之輩,告訴老子,你叫什麼?」

劉拓嗤笑一聲,手中開山刀一橫,對著眼鏡男子說道!

「劉家旭!」

劉家旭想了想,還是說道,此時的他不易激怒劉拓,於是乎便直接道出了自己的姓名!

「誅神,風凌閣閣主,劉拓!」

劉拓聲音很大,清晰的傳遍每個角落,旋即怒喝一聲,雙腳踏地,向著劉家旭竄去,劉家旭眼睛一瞪,怒喝著也向著劉拓竄去…… 鄧升被馬超一槍刺死。

守寨士卒望見之後,心下大駭,趕緊跑回大帳稟報。

「廢物東西!」

得知鄧升身死,文丑怒哼了一聲,虧鄧升之前還說得自信滿滿,結果交鋒一回合就被人槍挑馬下,簡直丟臉。

「待本將軍親自去會會這個小兒!」

文丑從座位上起身,親兵見狀,當即出帳牽馬,又將文丑的盤角槍取來,雙手奉上。

文丑提槍上馬,徑直出了大寨。

來將氣勢不弱,馬超長槍一指,喝問道:「你便是賊將文丑了?」

文丑審視馬超一番,又瞥了眼地上的鄧升屍體,嗤笑一聲:「董賊無人,竟讓一小兒來我這裡耀武揚威。趁我這會兒心情不錯,趕緊回去喝奶,你阿娘還在等著你哩!」

哈哈哈哈……

守寨的士卒們頓時一陣鬨笑。

「今日,我便要為我義兄報仇!」

馬超怒喝一聲,當即催動胯下坐騎,挺槍徑直來戰文丑。

文丑雖然語氣嘲諷,但心中對馬超還是有所提防,畢竟一合就刺死了鄧升,肯定是有幾分本事。

望見馬超殺來,文丑也不含糊,拍馬迎了上前。

鏘!鏘!鏘!

兩人相遇瞬間,手中的長槍便已廝殺三次。

馬超撥馬回頭,文丑同樣勒轉馬身。

二人戰至一起,只見廝殺之中,長槍穿刺,槍影重重。

二十餘合過後,兩人再度拉開距離。

「好小子,果然有幾分本事!」

文丑忍不住贊上一聲。

自己在他這個年齡的時候,絕對沒有這份能耐,要是再等這小子成長几年,恐怕自己未必會是他的對手。

「小兒你聽著,我主袁紹出身名門,四世三公,天下英豪莫不前來相投。你只要願意歸順,本將軍願意為你保薦!」

文丑試探的招降起來。

馬超聽得這話,置以冷笑:「袁紹算什麼東西,我父親乃是朝廷九卿,義父更是當今太師,以我的身份,用得著向袁紹低頭?」

文丑怔了一下,有些啞口無言,他著實沒有想到,這個敢來叫囂的小子,居然如此的大有來頭。

既然不願投降,那這樣的後起之秀,就絕對不能留下!

否則,將來必成大患!

念及此處,文丑眼眸深處湧現出陣陣殺意。

一聲輕喝過後,胯下駿馬猛地沖向馬超。

手中盤角槍猶如一道閃電,只在剎那,便至馬超心窩。

馬超心頭一凜,當即側身閃避,但那桿盤角槍還是刺破了外甲。

全力一擊未中,文丑撤回槍頭再刺馬超。

那被槍尖刺破的地方,只見銀白甲片,嘩啦嘩啦的落在地上。

馬超餘光瞅了一眼,這可是義父命鍛造師專門打造的寶甲,尋常刀劍難傷,沒想到居然被文丑給破了。

馬超心有不服,挺槍再戰。

文丑力求殺死馬超,手中盤角槍揮舞得殘影不斷,飛速攻向眼前少年,招招致命。

馬超由於本身戰鬥力不如文丑,再加上廝殺經驗也與文丑有所差距。起初的時候,兩人還打得有來有回,但文丑一旦全力展開廝殺,幾個回合下來,馬超基本上處於被壓制的狀態,只能被迫防守,毫無進攻之力。

不愧是河北名將!

漸漸感到吃力的馬超心中暗道,哪怕他打起十二分精神,也依舊有些招架不住。

除了義兄呂布,文丑是第一個給他如此巨大壓力之人。

「文丑,快看!」

驀然間,馬超忽地手指右側,大喝一聲。

文丑下意識的看去,結果眼帘之中,除了茫茫空地,什麼也沒有!

待他回過頭來。

馬超已經調頭跑了。

「哇呀呀,卑鄙無恥的小兒,休走!」

這下,可將文丑氣得不輕。

他當即猛拍胯下坐騎,徑直追擊過去。

文丑在後面狂追怒吼,馬超也不鳥他,只顧向前遁逃。

義父常說:打不過就跑,輸了不丟人;命要是沒了,那才丟人。

馬超對此謹記於心。

兩人一追一逃,不覺間已有十餘里路。

文丑是鐵了心要弄死馬超,想將這顆未來之星扼殺於搖籃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