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呯!」

棒球飛了出去,高度不錯,一壘手跳起來也沒能攔截到這一球,棒球飛過一壘手的頭頂,又飛過右外野的頭頂,最終才落下,在右外野手撿到棒球的時候,前園已經踩在了三壘的壘包上,他沒有停止,之間在壘指員的指令下沖回本壘。

右外野手只是稍作思考了一下,看着已經沒有辦法阻止的前園,還有正努力朝着壘包上奔跑的麻生和前園,決定下觸殺往二壘跑的東條。

棒球劃破空間,直直的衝進了二壘手的手套當中,甚至為了方便觸殺跑者,棒球飛的很低,讓二壘手不用先接球再彎腰。

二壘手的手套只需要微微下壓就碰到東條,然而在此之前東條的腳尖先一步碰到了壘包!

「safe!」

「呦西!」

「跑的漂亮!」

青道的休息區一下子沸騰了起來,現在是無人出局,二三壘有人,青道輪到了第八棒打者降谷。

「降谷加油啊!美味的時刻都留給你了,上吧!」

榮純大聲的喊著,竟然還從包里掏出了一個花球。

「等等,你這個是從哪裏來的,為什麼把它帶過來了啊!」

今天作為板凳席的選手,金丸一臉無語的看着又開始了休息區應援的榮純。他沒有想到以前只在自家訓練場上看到過的東西,竟然會被榮純帶到正式的比賽現場。

一想到這個傢伙是自家的王牌,金丸都感覺現在的畫面簡直不忍直視。

『挫爆了!!』

別說金丸受不了他了,就是一向冷靜的白州都無語的看着他。監督的墨鏡下的瞳孔都控制不住的在顫抖。

御幸大膽的猜測了一下,片岡監督大概是在想,這個拿着粉紅色花球,辣眼睛的傢伙到底是誰,一定不是他的王牌,絕對不是!

最終,片岡監督輸了,榮純沒有在種種的眼神壓力下停下自己手中的動作,片岡監督只能當做沒有看到榮純的樣子,扭過頭去,再也不將視線投到那個方向。

「怎麼辦,我們不阻止嗎?」

躲在後面的由井熏朝着身邊的高津問道,哪知高津一臉佛系的說道,

「隨他去吧,前輩和監督都控制不住他,我們就更不用想了,反正裁判也不會因為休息區有一個拿着花球應援的選手而警告我們吧!」

不知道為什麼,由井熏感覺自己好像聽出了生無可戀,並且萬分希望裁判警告的意思。

能夠看到榮純表演的不只是青道的休息區,還有場上的觀眾,以及他們的對手八彌王子的選手和應援席。

經受過很多大風大浪的裁判只不過是因為青道的休息區吵鬧而掃了一眼,差點就綳不住自己嚴肅的表情。

『不能笑,我可是受過專業訓練的!』

「那個在休息區那麼活潑的人是誰啊,一年生嗎?這麼的活躍?」

「呀…..我怎麼看那個人都像是青道的王牌,澤村榮純吧?」

「…….」

「你絕對是在逗我吧!」

「我也希望如此呢。」

那個認出榮純的觀眾揉了揉眼睛,他大概是沒見過這麼沒有王牌包袱的投手。

「不過一想到這個選手是那個能當着現場直播的機器喊自家的監督為boss的人,我就覺得沒那麼奇怪了呢。」

不就是畫風不同嘛,只要投球投的好,誰會在乎那個呢,嗯,沒人在乎! 「不會,只要你乖乖聽會。」光頭大笑道。

「那就好。」楚星也是剛進山,發現後面他們鬼鬼祟祟的跟着。他也是藝高人膽大,想看看他們要做什麼。

「你們自己來取吧!」楚星最近瘋狂練劍,他想檢驗一下自己的劍法。對面只有光頭是練氣一層,三個年輕人只是普通人,他並不怕。

「拿着把斷劍以為自己了不起,你們三個上。」光頭不由笑道。

「好嘞。」三個年輕人笑嘻嘻的朝楚星走去。

楚星看見他們走進身來,右手揮着斷劍斬斷他們的兵器,不等他們驚呼,斷劍又在他們胳膊上劃了一刀。楚星有精神力在,力道剛好,他們只是受了皮外傷。

不過這也夠他們受的,疼的向後退去。

光頭神色一緊,認真道:「看走眼了,居然有林根,而且還練過。」

「廢話不要說了,看劍。」楚星剛才幾劍,根本不盡興,迫不及待持劍攻去。

只見楚星握劍向光頭揮去,光頭穩穩的舉刀擋住,楚星又改為橫掃,光頭退後一步。楚星繼續向前劈去,光頭兩手握刀用力把斷劍往旁邊斬去。

楚星最近練的都是劍法最基本的基礎,所以用的就是那幾招,而且斷劍少了劍尖,幾個招式都用不了。楚星也看出,光頭有力氣,雖然沒練過武,但打架應該不少。

楚星換了把黃品中階寶劍繼續向光頭攻去。光頭很鬱悶,沒見過這麼越打越興奮的,心裏開始後悔來打劫了。

「停,不打了。」光頭趁喘口氣的功夫向楚星喊著。

楚星可不管,平常都是自己一個人練劍,今天有光頭做對手,各種招數能能輪流施展,身體像是壓抑了很久,現在渾身興奮。

過了大概有一刻鐘,「啪」光頭的刀被楚星一劍劈飛,劍尖落在光頭喉嚨處。此時光頭滿頭大汗,紅著臉喘著粗氣。

楚星也是大汗,但比他好多了。旁邊三個年輕人早忘了疼,看見大哥被制住,慌忙說道:「哥,饒了我們吧!」

楚星也本不想傷他們,就對光頭說道:「把儲物袋給我。」光頭沒辦法只能交出來。

楚星拿過來掃了一眼,只有一些生活用品。「你們也真窮。」

「遺跡就發現了一個,還是和別人平分的,哪會多。」光頭說道。

楚星也沒話說,他也是自衛寶物才增多的。光頭的刀他也不去拿,早被斷劍斬出豁口了。他直接坐上越野車,開車走了,留下面面相覷的四個人。

「果然每個男孩都有一個武俠夢。」楚星坐在副駕駛位上想着,還在回味剛才的打鬥。駕駛位上坐着機械分身,汽車正風馳電掣的跑着。

機械分身不愧是天生金屬掌握,操作機械都如魚得水。汽車在機械分身的控制下,每個零件都發揮著作用。

路上動物確實很多,還好汽車夠快躲了過去。不過碰到一隻豹子突然朝汽車沖了過來,機械分身控制汽車包住豹子,汽車停穩后,趕忙放出豹子,不然汽車要被撕碎了。本尊和分身一起解決了豹子。

「現在有四十三塊靈石了,用靈石幫本尊突破到練氣二層吧!」楚星已經停在練氣一層挺長時間了,練氣前三層只要靈氣沖足,都很好突破。

晚上,楚星準備就住在汽車裏,畢竟有分身在,汽車還是挺保險的。

「居然用了二十塊靈石,那以後不是更多。」楚星無奈道,「黑球像個無底洞,成長起來不知道要吸多少靈氣。」第二天繼續上路。

「救命,救命……」

楚星抬頭看去,不遠處的山坡上,8隻棕熊正在圍攻五個人。一個年齡50歲左右的富態中年人躲在後面,被四個男人保護著。其中兩個人胸口已經受傷,如果沒有救援,凶多吉少。

楚星直接開車衝上去先撞倒了一隻熊,然後本尊和分身一起加入戰鬥。棕熊的實力很強,楚星斷劍斬過去,棕熊會用熊掌拍開,劈在棕熊身上,也只能留下一道較淺的傷口。

旁邊四人看見楚星和分身過來幫忙,一時加緊了進攻。楚星發現四人都會武術,而且功夫都不錯。

其中一人刀身呈金色,一人刀身隱隱有綠色,上下翻飛,打的棕熊哇哇大叫。他們都是練氣一層,受傷的兩人是普通人。

楚星本尊和分身用的都是玄品下階的寶劍,棕熊傷口漸漸增多,沒過多久8隻棕熊轉身逃走了。

「謝謝你們,要不是你們幫忙,我們凶多吉少。」中年人走過來對楚星說道。只見他四方臉,留着大白頭。

「不客氣,舉手之勞。」楚星回應道,「他們傷口要緊嗎?還是快點找地方治療吧!」

「一會就有人來接了,小兄弟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叫我林叔,你們叫什麼?」林叔說着遞過來張名片。

楚星伸手接過來,說道:「我叫楚星,他叫林宇,是個啞巴。」

「哦,小小年紀後生可畏啊!等會介紹我女兒給你們認識。」

「不了,我們還有事先走了。」

「你們是去昆崙山主峰吧!據可靠消息,大部分動物都去了死亡谷,你們可以去那看看。」

「好的,謝謝,那我們先走了。」

「記得來北京給我打電話,讓我好好感謝你們。」

天河集團董事長,林天河。楚星坐在車裏,看着手上的名片。「天河集團可是中國排名前十的大公司啊!」楚星想着。

楚星決定去死亡谷看看,動物比人敏感多了,既然那麼多動物去死亡谷,說不準有好東西存在。

昆崙山靈氣確實比秦嶺濃郁了些,植被也都瘋長。樹木要高要粗,草也長了有三十公分。汽車艱難的向前駛去。

「轟」突然汽車受到攻擊,向旁邊翻去,車身徹底變形。楚星本尊在修鍊,所以沒觀察周圍。楚星本尊和分身快速爬出報廢的汽車,小心戒備着,只見一條巨蟒從草叢裏爬了出來。

巨蟒有二十公分粗,深褐色的花紋佈滿全身,舌信子不斷從三角形的嘴裏吞吐著,看不出有多長。

楚星雖然害怕,但已經經歷過大小數戰了,也並不怯戰。控制劍尖直接朝巨蟒身上刺去,只在其身上留下一個淡淡的印記,巨蟒受痛,直接朝楚星撲過來。

機械分身馬上沖在前面,拿着斷劍運起靈氣朝巨蟒頭部斬去,巨蟒被擋停了下來,分身被撞的向後飛去。

楚星控制劍尖刺向巨蟒眼睛,巨蟒偏頭躲過,這時突然長長的蛇尾快速捲起分身,整個蛇身把分身纏的緊緊的,分身身體雖然有黃品下階法寶的威力,但還是被蛇身纏的不斷變形。

分身直接變成繩子也纏在蛇身上,並舉起斷劍向蛇頭劈去。楚星趁蛇頭不注意時,劍尖刺入蛇眼,並不斷繼續向裏面刺入。

蛇整個身體開始瘋狂的抖動,周圍的樹木被拍的斷裂,楚星則指揮着劍尖在蛇頭內攪動,直到蛇不在動彈。

現場已經是一片狼藉,楚星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剛消耗了他大量精神力。休息了一會,就聽見遠處有聲音傳來。楚星趕忙先把劍尖拿了出來,給分身換上面具、衣服,並把蛇收進了黑球內。

「大哥,就在前面。」一男的粗聲道。

「快過去看看。」

楚星不想在惹麻煩,剛準備走,就被四個人圍住。

「原來是你,看來有點能奈。」粗聲男子道。楚星也發現他就是學校門口遇到的豬頭男。

「小豬,你認識他。」一個面部有條疤的男人道,看上去疤留下的時間不長。

「大哥,在女朋友學校門口見了一面,當時想揍他一頓來着。」豬頭男咧著嘴笑道。

「哈哈」其他兩人跟着笑。

疤痕男則注意著楚星本尊和分身,他發現被他們四個人圍住,兩個人只是淡淡的看着,「除非實力強大。」疤痕男想着。《重生敗家子宋三喜蘇有容》第928章李克用畢竟不是蠢人,察覺到自身的異常之後,立刻會過意來。

他立刻意識到,自己不能再打下去了!

敵我差距太大,就算先下手為強也占不了便宜。

想到這裏,李克用當即有了立刻撤退的想法。

不逃,就要折在這裏了!

正當李克用思索之時,朱友寧忽然開口冷笑一聲,道

《不良人之我的功法可以自動修鍊》第二百一十章這場戲還沒演完 「謝謝觀賞。」

謝淼不知是什麼時候站在了舞台邊緣,他摘下頭上那頂黑色的魔術師禮帽,朝觀眾深深地鞠了一躬。

兔子助手小碎步跑過來,將舞台兩邊的紅色帷幕拉上了。同時也跟着謝淼朝觀眾深深地鞠了一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