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這個問題我可要好好的想一想!如果你真的有這個實力,那一切都好說!」金清石笑著道。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們走吧!集市就在星河堡里,記得別亂說話!也要不總是往女人的裙子下看!」伊魯山度微笑著道。

在千米長、二十多米高、用一條條青石砌成的城牆上,有一個五米高,六米寬在通道,在通道的兩邊站著兩個身材魁梧,光著上身,下身穿著蠻魚皮裙,手裡拿著一把刻著錯金渦紋的古樸長刀。

「站住!你們是那個門派的?」當金清石和伊魯山度剛剛走到大門口,其中一個年輕人立即攔在他們身前大聲的問道。

「無門無派!兩個名不見經傳的散修!」伊魯山度微笑著道。

「一個人一塊下品靈石!」年輕人看了一眼金清石和伊魯山度手上戴著的戒指和指環,然後深出左手道。

伊魯山度二話不說,直接從儲物指環里娶出兩顆下品火靈石,放在了那個人的手中。

「嗯!進去吧!」年輕人看了一眼手中的靈石,然後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跟著伊魯山度穿過大門,就看到一個巨大的廣場,在廣場中心有一個用青石砌成,長寬十米、高五米的青石台,而在青石台四周的空地上,擺放著一張張蠻魚皮,在蠻魚皮上擺放著各種丹藥、奇形怪狀的各種兵器、稀奇古怪的藥材、古老的書籍、兵器碎片和一些顏色各異的石頭。

「奶奶的!還真有不少美女哦!」金清石看著穿梭在人流中,一個個長發齊腰,胸部用一條蠻魚皮緊緊包裹著,而下身則是一條條顏色艷麗的小皮裙,小蠻腰、高高翹起的臀部、閃著健康光澤的肌膚,充滿活力自信的笑容,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到了,荷爾蒙立即就會發飆!

「石頭!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啊?只要你答應我,我可以再傳授你一種煉體的神決!」這個時候龍天霸焦急的聲音響了起來。

「咱倆啥關係啊?還用得著求嗎?你直接說啥事吧!」金清石聽到煉體神決,心裡頓時樂開了花,他連忙說道。

「也..也..也沒啥大事!就是..就是…哥哥想女人了!你能不能找一個?」龍天霸尷尬的說道。

「啊?不會吧?」

「是真的!我是真的想了!而且我又不想跟你來強硬的!所以只能求你了!」

「可是..可是..可是身體是我的,你會有那種感覺嗎?」

「靠!只要我借用了你的身體,你的身體就是我的!感覺也是我的!」龍天霸急著道。

「這..這..這裡太危險了!等回去之後,我去..我去..我去桑拿給你多找幾個!」金清石為了得到煉體神決,把心一橫,認真的說道。

「我叉死你!那些垃圾能配得上我嗎?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用強!」龍天霸大聲的說道。

「我的親哥啊!這些女人都有後台!咱們惹不起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一群小蝦米!老子打個噴嚏都能讓他們魂飛魄散!」

「霸哥!那你現在就打個噴嚏吧!我正發愁怎麼幹掉這些人呢!」

「我..我…我也沒說是現在啊!我不管!這件事情你必須幫我辦!如果不辦,那我就自己來!」

「霸哥!你可千萬別亂來啊!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幫你把這事給辦了!」

「那….那…那你快一點!」

「唉!」金清石無可奈何的搖了搖了頭。

這個時候,伊魯山度在一個買古書的地攤前停了下來,從十幾本書中拿起一本,微笑著問道:「兄弟!這本書怎麼賣啊?」

「一件下品法器或二百塊下品火靈石!」一個身高兩米,全身紫紅色的中年男人,冷冷的說道。

「我沒有火靈石,水靈石可以嗎?」伊魯山度微笑著問道。

「不可以!」中年男人冷冷的說完,一把將伊魯山度手中古書搶了回來。

「別急啊!如果不行我給你一件下品法器就好了!」伊魯山度苦笑著說完,左手一動,一把閃著冷冷寒光的寶劍出現在的手中。

「嗯!是一件下品法器!可以交換!」中年人掃了一眼那把寶劍,然後一邊將書遞給伊魯山度,一邊點了點頭道。

伊魯山度接過古書立即往指環里一收,然後苦笑著搖了搖頭,繼續向前走去。

「老伊這是啥書啊?竟然值二百塊下品靈石?」金清石小聲的問道。

「是陣法書!看來這一百多年,又多了不少好東西啊!」伊魯山度微笑著道。

「我這裡還有一些寶器和法器,能不能換成靈石啊?」金清石想到空間裡面的那些兵器,他立即兩眼發光的問道。

「當然能了!不過我建議這些東西最好別換成靈石!」

「為什麼?」

「因為財不外露啊!而且還壯大了對手的實力,那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可是我現在真的缺靈石啊!」

「這樣吧!我們先四周轉一轉!等了解完行情之後,你再決定買不買!」

「行!」

攤位不到兩百個,金清石的神龍令里有大把的靈藥材、靈丹,法寶,地攤上的這些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而龍天霸只要看到美女,就開始在神識里焦急的大叫著。

兩個人轉了一大圈后,伊魯山度只買了一些古書,並沒有找到他想要的洗髓丹和築基丹,而金清石也了解了寶器和法器的價格。

一把下品寶器二十顆下品靈石,中品五十,上品一百,極品一百五。而下器法器最低二百靈石,中品五百,上品一千五、極品三千!

「洗髓丹不好找也就算了!怎麼築基丹也沒有了呢?」伊魯山度鬱悶的道。

「這裡沒有店鋪嗎?」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有!可是店鋪里的東西可就貴多了!最少要比這裡翻一倍!」伊魯山度苦笑著道。 「貴點怕什麼啊?你不是不差錢嗎?」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誰說我不差錢了?我把大部份靈石都留給我女兒了!現在手裡只剩下一千多塊下品靈石了!」伊魯山度苦笑著道。

「那些店鋪里收法寶嗎?價格怎麼樣?」

「收啊!雖然要比這裡高出三成,可是進去之後,能不能出來,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什麼意思?還會有生命危險?」

「普通的法寶還不至於有生命危險,如果是稀少又珍貴的,那可就難說了!不過這也要分人!像我這樣的人,他們是不敢輕易得罪的!」

「這樣!你幫我賣寶器、法器!我分你一成利潤怎麼樣?」

「這個………」

「啥意思?你剛才不會在吹牛吧?」

「我吹牛?我是說一成有點少!如果是一成半,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殺你!就一成半!」

「呵!呵!呵!我們走!」

金清石跟著伊魯山度穿過廣場,進到了古堡里。在古堡的巨大的大廳里,擺放著一隻身高近五米的大黒熊和一條身十米的巨大蠻魚,而在古堡里兩面是一間間寬敞明亮的商鋪。

「這大黒熊恐怕是三階頂峰靈獸吧?」金清石吃驚的道。

「嗯!這條蠻魚也是!它們都是雷家三兄弟的戰利品!」伊魯山度小聲的說道。

「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這個時候,突然一道銀鈴般聲音,從兩個的背後響了起來。

「我靠!我就要她了!」當金清石剛剛回過頭來,龍天霸激動的聲音立即響了起來!

「我勒個去!極品小蘿莉啊!」金清石頓時兩眼放光的道。

一個身高一米七、大眼睛、雙眼皮、瓜子臉,皮膚白皙,一條白色虎皮只包裹著一半雙峰,兩隻雪白的大饅頭和深深的縫隙攝人心魂!平坦光滑的腹部、超級短的白虎裙下,露著兩條筆直的雙腿!

「您好!」小女孩看到一老一少,目不轉睛的頂著自己,一團紅暈立即浮現在了嬌嫩的小臉上,她連忙向後倒退了一大步后,膽怯的說道。

「啊!嗯!請問你是?」伊魯山度立即停止腰桿,然後微笑著問道。

「我..我..我是古堡里的服務員!如果你們想要買什麼東西,我可以帶你們過去!」小女孩緊張的回答道。

「呵!呵!呵!你是第一次當服務員吧?」伊魯山度笑著問道。

「嗯!」女孩紅著臉,低著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別緊張!我們來這裡首先是想賣一些法寶,然後再買幾顆洗髓丹和築基丹!」伊魯山度微笑著道。

「請..請跟我來!」小女孩說完,立即快步向著樓梯的方向走去。

「這個女孩怎麼樣?有沒有興趣玩一玩?」伊魯山度向著金清石小聲的問道。

「沒……」金清石剛說出了一個沒字,龍天霸的聲音立即響了起來!

「如果你敢說沒,我就去找晶晶!」

「沒..沒..沒問題!」金清石連忙改口道。

「好!那我們晚上就行動!」

金清石剛剛踏上木樓梯,突然發現伊魯山度楞在了原地,抬著頭,痴痴的看著上方。

「我靠!」金清石連忙瞬著伊魯山度的目光望去!

小姑娘的白虎裙下竟然真的什麼都沒有!又圓又挺的雙臀、粉嫩粉嫩的秘處,清晰的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石頭!霸哥求求你了!這次你一定要幫幫我!這樣的漂亮的女人,霸哥還是第一次見到啊!」龍天霸急著道。

「知道啦!」金清石鬱悶的回答道。

「人都不見了!趕緊走吧?」金清石用手輕輕碰了碰伊魯山度,然後鄙視著說道。

「奶奶的!真是難得一見的一線天!」伊魯山度吞咽著口水道。

「一線天?還大海無邊呢!」金清石撇著嘴說完,立即大步向上走去。

兩個人走過六米長的台階,跟著小女孩來到了第二層。

「小..小雯!您上來有事嗎?」三個人剛剛上到第二層,兩個守在樓梯口的年輕人,連忙恭敬的問道。

「有客人要出售法寶,我帶過來請廷爺爺看一看!」小女孩微笑著道。

「好好好!廷爺爺就在一號房!」一個年輕人連忙說道。

「哼!我當然知道他在一號房啦!」小女孩撅著可愛的小嘴說完,立即向著左手第一個房間走去。

金清石和伊魯山度連忙跟著走了過去。

「咚咚……廷爺爺!我是小雯!」小女孩一邊敲著門一邊大聲的喊道。

「嘎吱」一聲!三米高、一米一寬、十厘米厚的木門慢慢的打開了,緊接著一道洪亮的聲音傳了出來。

「小丫頭!你怎麼跑來了?」

「呵呵呵!我帶客人過來請您老人來鑒寶啊!」小雯開心的笑著道。

「什麼客人啊?竟然讓你親自帶過來?」突然人影一閃,一個白髮齊胸,滿臉皺紋、手裡拿著一把黑色扇子的老者出現在了門口。

「石頭!小心!他是半步化神期!」龍天霸在那個老者出現后,立即提醒著道。

「廷爺爺!就是這兩位客人!」小雯指著身後的金清石和伊魯山度道。

「嗯!進來吧!」老者先是盯著金清石和伊魯山度看了好一會,然後點了點頭道。

一號房間大約有六十多平方米,在房間四周的書架上擺滿了各種古書和古董,而在房間的中間擺放著一張五米長、兩米寬的巨大茶几,茶几擺著一套黒色的茶具。

老者走到茶几後面,坐在了一張雕刻著一條條巨龍的木椅上,喝了一口熱茶后,微笑著問道:「你們想要賣什麼東西?」

「不是我!是他想賣!只要價錢合適,數量還是不少的!」伊魯山度也沒客氣,一屁股坐在了一張圓木椅上,然後指著金清石微笑著道。

「哦?年輕人!你有多少法寶?什麼都是什麼級別的?」老者微笑著問道。

「前輩!我們還是先談談價錢吧!萬一不合適,那不是讓您老人家受累了嗎?」金清石微笑著說完,慢慢的坐在了另外一張圓木椅上,而那個小雯乖巧的坐在了老者的身邊。 「呵呵呵!有意思!我能問一下你的年紀嗎?當然你也可以不用回答!」老者笑著道。

「那就不用回答了!我們只是過來賣點東西,不用搞得那麼複雜吧?」伊魯山度可不想讓對方知道金清石只有三十多歲,他連忙說道。

「嗯!這樣吧!下品寶器五十顆下品靈石、中品一百、上品二百、極品四百,下器法器五百、中品一千,上品二千、極品四千!這個價格合適嗎?」老者微笑著道。

金清石沒想到老者給出了這麼高的價格,他連忙向著伊魯山度看去。

「嗯!」伊魯山度微微點了點頭。

「我這裡沒有寶器,只有法器!從下品、中器各五十件,上品二十件、極品十件!」金清石猶豫片刻后,認真的說道。

「哦?這麼多?你是從哪裡得到的?」老者聽到有這麼的法器,他騰地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激動的問道。

「哼!這好像不符合你們雷家所定的規矩吧?」伊魯山度皺著眉頭,冷哼一聲道。

「啊!對不起!我失態了!只是很久很久沒有出現極品法器了!沒到到這位小朋友竟然會有這麼多!讓我一時忘記了雷家的規矩!」老者尷尬的說完,慢慢的坐了下來。

「前輩!那我們可以交易了嗎?」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可以!可以!小雯!你先讓阿權準備好一萬六千塊中品靈石!」老者說完向著身邊的小雯微笑著道。

「嗯!」小雯乖巧的點了點頭,起身向門外走去。

「兄弟!你先把五十件下品法器拿出來!我們還是一樣一樣交易比較好!」伊魯山度微笑著道。

「好的!」金清石點了點頭,左手一揮,五十把嶄新的寶劍出現在了桌子上。

老者拿起一把把寶劍仔細的看著,這些寶劍雖然只是下品法器,可是用料、大小、形狀全部是一模一樣,如果用這麼些寶劍來布下劍陣,威力絕對會翻一倍!

「嗯!這些都是難得一見的下品法器!小兄弟是找到一個寶藏了吧?」老者看完最後一把寶劍后,向著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如果我們找到寶藏,還會來這裡賣法寶嗎?我們還是趕緊交易吧!」伊魯山度皺著眉頭道。

「好!靈石馬上就到!」老者看了一眼伊魯山度,然後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十分鐘后,小雯帶著一個四十多歲,手上拿著兩個黑色袋子的中年人走了進來。

「師父!靈石已經準備好了!」中年人躬身恭敬說道。

「嗯!拿二萬五千塊下品靈石給這位小兄弟!」老者微微點了點頭道。

「是!師父!」中年人回答完,右手抓著黑色的袋子輕輕一抖,密密麻麻的白色下品金靈石從袋子里涌了出來。

「這也太麻煩了吧?怎麼不用中品靈石和上品靈石交易呢?」金清石看著一地的下品靈石,心中苦笑著道。

「小兄弟!你點一下吧!如果沒有什麼問題,那我們就繼續交易!」老者微笑著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