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別說你了,我都已經達到神話八重了,目光僅僅捕捉到一絲身影的軌跡,但卻無法看的清楚,真是太恐怖了,如此實力,豈不是瞬間就能秒殺我們?我們和他們還是同一個宗門的弟子嗎?他們兩人當我們的師傅都綽綽有餘了。」

「兩人的身影彷彿沒有接觸,只是如同鬼魅般產生一道道幻影,但是耳邊不斷傳來的動靜,以及那靈力防護罩一直在搖動,竟然連他們怎麼攻擊的,都沒有看清楚,雖然在同一個境界,但是卻是如同天與地的差距。」

無數宗門的弟子目光湧現驚駭,心底更是一驚在驚,先前兩人還未殺出火的時候,還能勉強讓無數宗門弟子能夠看去林雲和葉星河的動作,以及攻勢。

但如今,兩人殺出了火,直接在近身顫抖,每一招,都足以要人命,可想而知其中的兇險了,此時更是看不清楚兩人的動作。

這讓無數弟子紛紛汗顏,同處一個境界,卻連攻勢動作都沒有看清楚,若是與之對抗的話,那豈不是被瞬間秒殺?

「該死的,這林雲怎麼會這麼強?明明只是一個凡夫俗子,剛進仙宗而已!」

道清子面色陰沉之極,看著兩人陷入了顫抖,每一招一式,在這種情況下,可瞬間要人的性命。

托福了重望給葉星河的道清子,此時看到這等場面,不禁緊握了拳頭,心中對著林雲的殺意,更是濃烈之極,狠不得此時抽劍,一劍斬了林雲!

但道清子心中更是有著驚駭,怎麼也想不明白,林雲幾個月前還只是一介凡夫俗子,此時,卻戰在擂台之上,與承天宗的天驕,戰了數十個回合,也還處於旗鼓相當之中?

要知道,葉星河作為天驕,從小受到承天宗無數資源的傾斜,培養出了他,如今,林雲卻能夠與之戰了個旗鼓相當?

這一刻,道清子心中有著無法掩飾的震驚,此等妖孽,到底是怎樣修鍊的啊?

兩人在廝殺這,一招一式,更是層出不窮,兩人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藏經閣般,不斷在演練這各種招實。

坐在主席之上的道玄子,越看越是震驚,葉星河隨手使出的術法,直到如今,恐怕使出了不下十數招不同的術法了吧?道玄子對此並不意外。

但是林雲呢,亦是招實層出不窮!

而且,這些招實還都是承天宗藏經閣裡面存有的!

這……

這怎麼可能!

太過逆天了。

想到林雲的新進弟子的身份,那麼多術法,短短時間全部參悟了?這更是令道玄子心中難以言語!

「師弟,那林雲進了藏經閣多久時間?」

道玄子忍不住發出一道波動,朝著承天宗深處而去,正是向藏經閣那位長老詢問著。

(本章完) 擂台上,森然殺機的遍布!

擂台下,無數驚駭的目光!

主席上,難以掩飾的震驚!

「掌教師兄,那林雲進入藏經閣前後約兩個時辰,使用貢獻點觀看了雲蝶劍訣、混沌分元掌、血影掌、七煞修羅決等等,總共九本功法。」

藏經閣長老的聲音迴響再道玄子的腦海之中。

「掌教師兄?掌教師兄?怎麼了,為何問起此事?」

許久,道玄子才反應了過來,連忙識海傳音道:「啊,沒事沒事。」

但強自鎮定的語氣,還是難以掩蓋住心底的驚濤駭浪。

如此天資?竟然在這麼短時間內就領悟了如此多本靈決?

放眼整個九大仙宗,歷史上也未曾有人能夠做到這一點!

甚至放眼這片世界,道玄子估摸著,也沒有那位天驕如此妖孽吧?

簡直就是仙人轉世啊,道玄子不由得如此想到。

超辣萌妃:腹黑邪王寵翻天 但,這巧合之下,卻是與林雲的身世由來有些不謀而合。 誘寵成婚:邪少的千金女僕 這一點是道玄子始終也預料不到的,直至林雲重現於那浩瀚星河之中,才會有人知曉!

不過,對於這一點的巧合,道玄子或許是沒想錯,但是天資?參悟這些功法對於林雲來說,那裡需要什麼天資。

林雲身為一代魔帝,閱歷豐富不說,更是創造了不少功法,浩瀚宇宙之中各族各派的功法,林雲更是知曉不少。

這些世俗的東西,連林雲隨手創出的功法都比不了,僅僅略微一看,這些功法,在林雲面前毫無秘密可言,全部被林雲所參悟個通透。

當並不妨礙道玄子的心情。這一刻,道玄子看向林雲的目光,猛然大放,光彩閃耀,是猶如看向一塊世間寶玉那般,珍惜無比!

這一瞬間,道玄子那雙手,不由得緊握了起來,和道清子緊握的手不同,道清子帶著對林雲的森然殺機,而道玄子則帶著濃烈的惜才之心!

「必然不能讓他出事,如此天驕,當我之門大幸也,有此子,承天宗走向輝煌指日可待。」

「萬一出現什麼兇險情況,就算拼著這張老臉不要,亦要保下這季天政!」

「萬年難出之才,不可就此夭折,有元丹高人之相,一統九大仙宗,亦不是不可!」

道玄子這一瞬間,腦海之中思緒如電般快速地閃過,暗自下定了決心。

「斷天掌!」

「乾坤指!」

瞬時之間,兩道大喝從林雲和葉星河的口中發出。

兩人交擊,爆發出強悍的波動,造成各自一陣氣血翻滾。

一擊過後,抽身而退!

「不能如此下去,我乃堂堂承天宗天驕,他季天政何許人?也配和我葉天驕戰個平手?不……」

如此之久的不分高下,無數攻擊,儘是被林雲一一化解,似乎他葉星河的手段,對林雲起不了絲毫作用般,更別提要斬殺林雲了。

葉星河那高傲的心,從雲蝶劍訣出現后,再到後面無數攻勢被林雲化解,這顆高傲的心,依然被幾經摧殘。

意識到這一點的葉星河,不禁在心中一聲怒吼,神色湧現決然之意,打定主意,要儘快斬殺林雲。

葉星河,他要告訴所有人,他才是承天宗的天驕,不是螻蟻所能抗衡的!

趁著這一式的碰撞,藉助餘力的葉星河,瞬時間化為了一道幻影,再次出現時,已然拉開與林雲的距離。

雙方分隔開來,卻勢如水火!

那兩雙目光,彼此碰撞,猶如在空氣之中擦出道道火花般,火藥味早已濃烈之極!

「起!」

葉星河旋即一聲冷喝,單手點在清玄劍上,瞬時間,清玄劍便懸立於葉星河的身前。

「玄!」

葉星河再次大喝,隨著葉星河的一字真言吐出。

頓時間,清玄劍上的靈力大放,化作了耀眼的存在,散發出一波又一波恐怖無比的波動。

「凝。」

葉星河俊朗的面目,猶如扭曲了般,通紅之極,隨著一字吐出。

旋即,葉星河張口,一道血劍,瞬時間噴吐在了清玄劍上。

剎那,清玄劍化為了一柄血色的劍,猶如血月般,照樣於身前的天地!

那散發恐怖的威能,更是充斥著暴戾,以及壓抑全場的氣息,宛如一頭凶神被葉星河召喚了而出般,隨時釋放而出,肆虐一方天地!

顯然!真火已經殺出!

葉星河竟然凝聚精血而出,損耗真元化為恐怖的攻勢,顯然,葉星河打定主意,要快速地斬殺掉林雲,以此證明他在承天宗身為天驕的威勢!

那被渲染成血色的清玄劍,散發出一陣又一陣恐怖的威能,肆虐著一方天地。

見到這一幕,感知到其威能!

林雲的雙眸,不禁湧現一絲凝重之色!

若是化身為真龍,早已將葉星河擊殺多時,那裡還輪得到他在這裡蹦蹦跳跳!

只是,耳目眾多,更有先天生靈觀戰,林雲不得不被局限於人身,不過,對付葉星河,足夠了。

「劍起!」

面對著葉星河的拚命一擊,林雲以人身對戰,亦是要慎重對待。

隨著林雲的輕聲二字吐出!

瞬間,龍雲劍,立於身前,彷彿有著一頭虛影高大數十丈的龍身,盤旋圍繞著龍雲劍。

「龍凝!」

林雲臉上掛滿著淡漠,冰冷之色遍布,再次二字吐出。

剎那間,那虛影的龍,彷彿化虛為實般,由原本的數十丈縮小至一丈,雖然變小了,但是散發的威勢卻是更加的強大了。

猶如真龍在世般,一股捨我其誰的氣勢,從龍雲劍上散發而出,與那清玄劍的恐怖波動相互對應著。

「劍成。」

林雲雙手緩緩抬起,朝著龍雲劍作一個虛按的動作。

彷彿只是平淡無奇,但在林雲的雙手按下的同時,彷彿引起了天地震動般,無數轟鳴聲爆發而出。

那化虛為實的一丈大小,靈力形態的龍,瞬間便印在了龍雲劍上!

「轟!」

瞬時之間,恐怖無比的威能,從龍雲劍散發而出,直欲攪動九方風雲。

就在此時!

清玄劍那一抹血影如鬼魅,攜帶著強悍無比的威能,飛射而來。

龍雲劍如龍般串出,亦是攜帶著恐怖之極的氣息,飛射而去。

(本章完) 「轟!」

「轟隆隆……」

彷彿驚雷炸響般,雷鳴聲轟擊在耳邊。

剎那間,自雙劍交擊的瞬間,一聲轟鳴聲響徹方宇,這片天際上的無數風雲,彷彿被攪動出了一道豁口般。

龍吟響徹,血劍厲嘯!

種種異象各自一方,隨即,展開了激烈的碰撞。

除了耳邊傳來的震耳欲聾之音,眼前更是一片模糊!

空氣扭曲了般,形成了一片漣漪。

隨即,便是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白光。

瞬時間,天地似乎變成了白茫茫一片。

刺眼無比!

「這……我看不見了,這光就好像一柄柄劍一樣,朝著我的眼睛飛射而來。」

「太恐怖了,要不是有長老出手形成靈力防護罩,恐怕我等波及到,怕不是重傷就在這股餘威之下,瞬間身死了吧。」

「這還是練氣期嗎,兩人交手產生的威能,只怕是直指先天境界了,太恐怖了,不愧是天驕啊。」

無數宗門弟子紛紛遮掩視線,那擂台之上,散發的光芒,彷彿能夠灼熱他們的雙目,不得不緊閉雙眸,看也不敢在看向那擂台之處。

「這……竟然能夠產生異象,他們的這一次攻擊,威能已然達到了先天之境。」

「恐怖如斯啊,真是想不到,他們晉級先天後,該有多麼強大的實力?」

「勝負,恐怕快要出來了,這一次對擊,兩人顯然都用上了全力。」

只有席位上的一位位長老才能看清楚此時擂台上面發生了什麼,但是越能看清楚,便越明白林雲和葉星河的強大。

攻伐之間竟然能夠引動天地異象?

只有晉級到先天生靈后,道法自然,與天地相融,才能舉手投足之間引動天威!

如今,林雲和葉星河竟然雙雙引動了天地異象,這無疑瞬時間震動了宗門長老。

長老們看到兩人那恐怖的攻擊,不由得想到,尚若他們和林雲兩人同為一境界,還是他們的對手嗎?越是如此想,越是對於兩人表現出來的實力感到震撼!

此時!

那閃耀於天地間的白光逐漸消散,慢慢消弱了下去。

無數宗門弟子這才勉強睜開雙眼看去,窺視到擂台上的戰況。

此刻!

此時林雲在垂手而立,一副古井無波平靜的模樣,清玄劍完好無損地直插在他的身後。

在林雲的腳下,一片破碎的衣袖,散落在地。

而那,相對而立的葉星河。

葉星河髮絲凌亂,臉龐陰沉之極,他的身後,龍雲劍,赫然斷掉了兩截,跌落在地!

但葉星河的身前,幾縷青絲慢慢飄落,隨後,一點血線出現於他俊朗的面龐上面,絲絲鮮紅緩緩流落。

瞬時間,在他那俊朗得面貌上,渲染上了一抹紅!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