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幾聲落葉破碎的清響,突兀傳出,樹榦上趴着的類人怪物,忽然輕巧的從樹上下來,向蘇景行移動。

「把我當獵物了?」

蘇景行不動聲色之間,緩緩取出遊龍刀。

「嗬~」

類人怪物卻出乎意料,沒有立即展開進攻,而是圍着蘇景行轉圈。嗜血的眼眸,靈動狡黠。

類人怪物不進攻。

蘇景行也就和它保持對峙的姿態,一瞬不瞬盯着。

忽然——

「嗷~!!!」

類人怪物陡然一聲嘶吼,龐大的身軀,迅猛撲出。鋒利手爪在前,滿是尖牙的嘴巴在後,衝到蘇景行面前。

呼!

腥風撲鼻。

蘇景行屏住呼吸沒有聞到,僅是略微後退。

類人怪物卻沒停止,鋒利的手爪,撕裂空氣,帶着嗚嗚的特意聲響,迅速逼近。

動作快的猶如一道幽影,直抵蘇景行面門。

登時,蘇景行身體往右側面一閃,躲過類人怪物的凌厲攻擊。

然後,甩手斬出遊龍刀。

「唰!」

刀氣破空。

帶着雷霆萬鈞之勢,如同長了眼睛一般,對着撲過來的類人怪物臉龐,迅猛砍下。

這一刀若是被劈中,哪怕類人怪物皮膜堅韌,也要分成兩段。

電光火石中,類人怪物在半空中,硬生生留了幾分力道,看見蘇景行的長刀凌空劈來剎那,一個后躍,比用撲過來時還要快的速度,往身後方疾退出去十幾米,讓蘇景行這一刀砍了個空。

踏踏嗒!

腳掌踩踏地面,發出悶響聲。

類人怪物低吼,一雙嗜血的眼眸,嫉恨凝視蘇景行。

「很快嗎。」

蘇景行低喝,決定速戰速決。

他之所以停下來,是想殺了這個類人怪物,看能拾取到什麼卡片。

不同物種,不同能力的生命,拾取的卡片,很少同樣。

「嗬~!」

類人怪物低吼,血目瞪大,死死的盯着蘇景行,不甘心就此離去,再次四肢邁動,圍着蘇景行盤旋,張開的血盆大口裏,不斷發出暴躁的嘶吼聲。

「還恐嚇上了?」

蘇景行眼中閃爍精芒,對類人怪物的智商,略微意外。

正好這時,轉圈的類人怪物,陡地爆發出一聲怒吼,用比起先前還要快的速度,朝着蘇景行瘋狂撲過來。

唰!

速度快到極致。

瞬息之間,撲到蘇景行眼前。

這一剎那,蘇景行甚至可以看見類人怪物張開的嘴巴里,那密密麻麻的獠牙,以及對方眼睛裏閃爍的瘋狂、嗜血、殘忍目光。

身形一閃,反手一刀狠辣斬出。

唰!

刀氣綻放。

「噗嗤~!」

一蓬灰綠色的鮮血,飈灑半空!

吼!

類人怪物發出一聲凄慘的咆哮,一隻胳膊被斬斷,身體「轟」的一聲,摔砸在地上。

「死吧!」

蘇景行揮刀,再次斬出。

唰!

璀璨的刀氣頓時間得到綻放,伴隨強悍的氣息,筆直橫掃過去。

唰唰唰!

刀氣破空。

類人怪物血目中透露一股嫉恨,卻沒有蠻橫抵抗。龐大的身軀一個翻滾,再縱身跳躍,迅速躲避開刀氣襲擊。

不過在躲避的霎那時間裏,依舊肩膀被刀氣給切中,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

這一下,刺激的類人怪物咆哮連連,憤怒中,腳掌踏地,驀然騰空飛起。

「呼!」

勁風席捲。

類人怪物居高臨下,對蘇景行發起俯衝!

嗤啦~!

彷彿一隻捕獵的蒼鷹,帶着狂猛霸道的氣勢,從天而降。剩下的唯一一個手爪,裹挾陣陣罡風,勢要將蘇景行撕成碎片。

「偷襲對我沒用。」

蘇景行看在眼裏,輕笑一聲。身形一矮,避過俯衝襲擊。而後,手中的游龍刀,猛然轉了個刀花,以斜向上的角度,從側面「噗嗤」一聲,扎進了類人怪物的小腹。

「嘩啦~!」

灰綠色的鮮血,霎時噴涌而出。

蘇景行感覺手中的勁道,微微一滯,緊接着,游龍刀尖從類人怪物的小腹插入、背後鑽出,給類人怪物來了個透心涼。

鮮血如同泉水那般,噴灑當空。

「吼嗷!」

被洞穿的類人怪物,張開嘴巴,發出凄厲的嚎叫聲。

手腳並用,準備反抗,蘇景行卻不給它機會,拿着游龍刀的手,微微用力,再猛然一絞!

「咔咔咔!」

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

游龍刀零點幾秒的時間裏,將類人怪物的五臟六腑,給攪拌的如同一堆爛泥。

「啪嗒!」

掙扎中的類人怪物,身體一顫,最終,軟綿綿的掛在游龍刀上,嘴巴一張一合,無力的嘶吼兩聲,眼睛漸漸合上。

【卡片+1】

砰!

抬腿一腳將死透的類人怪物踹到一邊去,蘇景行甩去游龍刀上的腥臭血跡,刀身再一振,恢復原態。

自掌心取出兩張卡片。

倒數第一張,來自類人怪物屍體。

結果,讀取信息,得到的是一張續命卡!

充沛的生命力,比起蘇景行此前獲得的續命卡,生命力要少,但也不錯了。

說起來,這頭類人怪物的生命力,確實很旺盛。

至於第二張,拾取自復活的古魔屍體。

讀取信息,技能卡!

一種爆發秘技。

能將體內所有能量在瞬間外放,威力比之以往暴漲十倍。

裏面的「所有能量」,就包括一個生命的生命力!

「難怪。」

蘇景行收起卡片,明白復活的古魔為什麼在腦袋被打爆了,就快速身死的原因。

敢情之前攻擊蘇景行,已經把所有力量都耗盡了。

這種秘技,說白了是最後的底牌。

差不多相當於和敵人同歸於盡。

一瞬間打空所有能量,剩下的精力,逃跑都費勁。

想明白這些,蘇景行搖頭。

循着天機秘術感應,繼續追趕劍魔半魔領主。

這一追,就是小半天。

昏暗的天空下,蘇景行進入一片密林,發現一夥陰冷氣息纏身,沒有頭髮,臉頰、手臂、大部分皮膚上遍佈銀灰色鱗片的人群,聚集在一起,在舉行某一種儀式。

蘇景行看的仔細,這些鱗甲人,佈置了一個類似祭壇的法陣。

法陣中心,四頭蘇景行剛殺過的那種類人怪物,被架在火堆上燒烤,類人怪物恐懼的叫聲,回蕩天空。

而蘇景行追趕的目標,兩個劍魔半魔領主,這會兒和劍魔一樣,縮成兩塊鐵板,擺在火堆兩側。

換言之,劍魔半魔領主,和劍魔一樣,也陷入了永久沉眠。

當然,也可能是徹底死了。

劍魔能沉眠,劍魔半魔領主卻不一定具備這個能力。

相比起來,蘇景行更好奇這些鱗甲人是什麼存在?這會兒在幹什麼?

也就在這時——

咻!

一抹森寒的殺機,陡地從天而降,對準蘇景行大腦。

蘇景行腦袋一偏,身形快速右撤。

偷襲的人卻沒就此放過,幻化出一團巨大的黑影,繼續發起攻擊,攜帶冰冷死寂的氣勢,瘋狂進攻。

嗤!嗤!嗤!

鐺!鐺!鐺!

凌厲的勁風,撕裂空氣,兇猛的直撲向蘇景行。

那恐怖的勁道,在地面上拉犁出一條條深深的溝壑。到處四射飛濺的勁氣,如同利箭一般,使得碎石塊和塵土,拋空飛揚。

「哼!」

面對如此攻勢,蘇景行低喝。

劈空掌!

瞬息間,空中的氣流,瘋狂涌動。短短零點幾秒時間內,衍變幻化出一隻半透明的巨大靈元掌印,迎著衝過來的巨大黑影,正面兇猛的撞擊在一起。

「砰啪!——」

沉悶的爆響聲,當下傳出,靈元掌印受到阻擋化為虛無。黑影的攻擊,終於被制止,露出了真容。

身材高大,鱗片遍佈臉頰脖子手掌,彪悍的氣息,嗜血猙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