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當!」

王彪應聲倒地。

而韓曉汐的美眸之中也閃過了一絲痛楚,原本晶瑩剔透的小腳丫微微發紅。

而此時的王笑似乎也反應了過來,這一切也許是跟陳天有什麼關係,所以王笑在猶豫了一下之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小子,這是不是你搞的鬼?我弄死你……」

王笑大喊了一聲,然後舉起自己的拳頭直接奔著陳天的腦袋上面砸了過去。

陳天扭頭淡淡看了王笑一眼不屑一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嘭!」

一聲巨響,王笑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是被一輛巨型的卡車撞到了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然後狠狠的砸在了牆壁上面。

「噗嗤……」

王笑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

此時此刻王笑才反應過來,這個房間裡面真正的高手不是韓曉汐,而是陳天!

陳天剛剛僅僅就是一道氣息便把自己打成了這個樣子,陳天的實力得恐怖到什麼程度?

而另一邊,因為王笑被陳天扇飛之後,王彪跟王北兩個人根本就不是韓曉汐一個人的對手,韓曉汐根本就沒有費多大的力氣便將這兩個人放倒在地!

唐殘 此時的韓曉汐已經不像是平時的那個性感迷人的美女總裁了,相反更像是一位冷傲無情的殺手。

「別打了,我服了,我服了……」

王北趴在地上表情異常痛苦的沖著韓曉汐喊到。

「我……我也不想打你啊,但是我現在根本就控制不住我的身體……」韓曉汐語氣十分無奈的回了一句,然後抬起自己的小腳丫再次奔著王北的腦袋上面踢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

王北瞬間昏迷了過去。

而韓曉汐也發現自己終於可以控制自己身體以後,連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光著小腳丫跑到了陳天的身後,此時的韓曉汐彷彿又恢復了之前那副小鳥依人的模樣。

「陳公子,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的身體是不是跟我吃下去的那顆聚靈子有什麼關係啊?」韓曉汐語氣十分不解的沖著陳天問道。

陳天把自己手中的蘋果遞到了韓曉汐的面前,然後輕聲解釋道:「之前我跟你的那顆聚靈子是千年聚靈子,本身它已經就有了靈性,但是卻沒有辦法擁有人的形態,所以你在吃下去那顆聚靈子以後,你的身體暫時還不能完全將它的能量所吸收,剛才你的身體受到了威脅,喚醒了你體內的聚靈子,所以剛才是那顆聚靈子在控制你的身體!」

「是聚靈子在控制我的身體?」韓曉汐聽到這句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沒錯!」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你最少需要將近五年的時間能夠將你體內那顆聚靈子的所有能量吸收乾淨,到了那個時候你的境界應該在脫凡境巔峰左右,但是在你沒有徹底吸收乾淨聚靈子的能量之前,一旦你碰到了什麼危險的情況,聚靈子都會控制你的身體,幫你擺脫危險……」

「沒想到那一顆小小的藥丸竟然會這麼神奇!」韓曉汐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的喊道。

「小小一顆藥丸?」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無奈一笑,然後輕聲說道:「你可別小看它,就算是我給趙士圖的那些聚靈子也都是吸收了將近上百年的天地靈氣所以才會形成一顆,而我給你吃下去的那一顆可是吸收了將近上千年的靈氣,如果不是因為我發現了葯神谷,在地球上面你根本就不可能找到聚靈子!」

韓曉汐聽到這句話臉上的表情彷彿更加震驚了,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送給她的這一顆聚靈子竟然會如此珍貴。

韓曉汐含情脈脈的看了陳天一眼,心裏面非常的感動。

而王笑在聽到陳天跟韓曉汐的對話以後臉上的表情異常恐懼,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說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怎麼可能有聚靈子?」

「我叫陳天!」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陳天?」

王笑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瞪著眼珠子問道:「你是打敗蕭飛虎的那個陳天?」

「沒錯,就是我!」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這不可能……」

王笑就好像是瘋了一樣搖了搖頭,然後扯著嗓子喊道:「我見過陳天的照片,你怎麼可能是陳天呢?這不可能……」

陳天看著王笑淡淡一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等到王笑再次看見陳天的模樣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神中閃過了一絲恐懼,結結巴巴的說道:「你竟然真的是陳天陳公子!」

陳天一個人在武者交易市場裡面打敗了蕭飛虎跟寧漢兩人的事情早就在整個南陽鎮裡面傳開了,而且還有人說陳天本身看上去就跟普通人沒有任何區別,所以為了防止這些武者無意間得罪了陳天,大部分都已經看過了陳天的照片。

王笑這次來南陽鎮本身就是為了找幾個漂亮的姑娘,所以他害怕無意間得罪了高人,特意了解了一下南陽鎮這邊的情況,也知道什麼人是他可以得罪的,什麼人是他得罪不起的!

很顯然,陳天在王笑的眼中就是不可以得罪的那一個!

但是王笑沒想到自己最後竟然還是撞到了陳天的懷中。

「陳……陳公子,今天……今天是我們三個人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這位韓小姐是您的女人,我們不應該過來的,求求您給我們留一條活路,我知道錯了!」王笑在知道了陳天的真實身份以後恐慌萬分,一個連蕭飛虎都打不過的化神境高手,就算是給王笑一千個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得罪啊!

而韓曉汐在聽到王笑說她是陳天的女人以後,精緻的俏臉上閃過了一絲羞澀,張開小嘴想要解釋,但是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沒有說話,安靜的站在陳天的身後。

「是啊,陳公子,我們若是早點知道韓小姐是您的女人,我們說什麼也不敢打韓小姐的主意啊!」王北也跪在了地上高聲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這三個人輕聲說道:「我從進這個房間開始就告訴你們了,我今天是過來看戲的……」

「陳……陳公子,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您打算放過我們了?」

王笑猛然抬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你覺得你們三個這樣的敗類,配讓我親自動手嗎?」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王笑問道。

韓曉汐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心中暗暗猜測陳天不是打算真的放過這三個禽獸不如的東西吧!

「對對,陳公子,我們這種人根本就不配您親自動手,我們不配,我們就不打擾了……」

王笑聽到陳天的話以後大喜不已如釋重負,一邊說話一邊起身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而王彪王北兩人反應過來以後沖著陳天的位置磕了磕頭,然後也起身想要離開。

「陳公子,您可千萬不能讓這三個人走啊,這三個人是我們江南省出了名的採花賊,這麼多年了,他們仗著自己是武道高手,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人,您這個時候若是放他們離開,他們肯定又要對別人動手的!」

韓曉汐看見這三個人真的要離開以後,語氣十分焦急的沖著陳天喊道。

韓曉汐知道陳天一直都不喜歡濫殺無辜,即便是當初在江州市血瞳組織的人綁架了韓曉汐,陳天最後也沒有殺死那幾個人,而是給他們留了一條活路。

但是王笑這三個人就不同了,這三個人這麼多年不知道做過多少喪盡天良的事情,如果此時真的讓他們離開的話,那江南省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會淪陷在他們的魔爪當中。

陳天聽到韓曉汐的話以後,扭頭看了韓曉汐一眼,然後輕聲說道:「這幾個人不配讓我動手,但是我不動手不代表我就放過了他們三個人!」

韓曉汐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不明白陳天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青年帶著十多個保鏢模樣的壯漢衝進了韓曉汐的房間之中。

王笑三人在看見這些人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絕望,因為他們知道這全部都是南陽酒店的保鏢,而且這些人的境界最低也要在脫凡境小成,其中帶頭的這個青年則是脫凡境巔峰。

王笑如果落在他們的手中,那最後肯定就是死路一條。

「這些人會收拾他們的!」

陳天看著門口處的保鏢,輕聲沖著韓曉汐說道。

「怪不得陳公子您說讓他們離開呢,原來您早就知道有人過來了啊!」韓曉汐看著陳天笑盈盈的說道。

…… 韓曉汐的房間內。

南陽酒店的大堂經理剛剛接到得消息,說有人在南陽酒店裡面打了起來,並且殺死了酒店前台。

這位經理在南陽酒店裡面幹了這麼多年,無論是什麼境界的武者都見過,但是卻從來不曾見過有人敢如此囂張,竟然跑到了南陽酒店裡面鬧事。

要知道南陽酒店可是號稱整個江南省最為安全的酒店,因為這個酒店背後的老闆不是別人,正是在整個華夏都鼎鼎有名的武道高人李太白。

李太白在全國各地的武者聚集中心都建造了酒店,南陽鎮作為江南省的中心自然也是如此。

「你們三個人是幹什麼的?」

酒店經理面無表情的沖著王笑三人問道。

王笑低著頭不敢說話,因為他本身境界就不如這位酒店經理,而且再加上剛才被陳天打了一下,王笑身受重傷,如果自己此時反抗的話那也是死路一條,所以乾脆就不說話了!

「你是這個酒店的經理對嗎?」

韓曉汐光著小腳丫走到了酒店經理的面前冷聲問道。

「小姐,您好,我是南陽酒店的大堂經理周陽,請問一下這三個人是幹什麼的?」酒店經理看見韓曉汐此時披著他們酒店的浴巾,這說明韓曉汐肯定是酒店的客人。

「你們來的正好,這三個人是王氏三兄弟,剛才他們三個人闖進我的房間裡面想要對我圖摸不軌,剛才被我制服了!」

韓曉汐抱著肩膀冷聲回了一句。

「這三個人是王氏三兄弟!」

周陽聽到這話以後臉色大變,連忙扭頭沖著自己身後的保鏢喊道:「快點把這三個人給我抓起來,不能讓他們三個跑了!」

在場的這些保鏢們早就聽說過王氏三兄弟的事情,心中對這三個人也是恨之入骨,所以在聽到周陽的話以後根本就沒有任何猶豫,呼啦一聲直接衝到了三個人的身邊,然後開始對這三個人進行拳打腳踢。

差不多過了幾分鐘以後,周陽看見王笑三人已經徹底沒有反抗的力氣,面無表情的說道:「行了,都別打了,把這三個人帶到地下室裡面,等到總經理過來了以後在處理這三個人吧!」

「好的,周經理!」

保鏢們輕聲回了一句,然後將王笑三人帶出了房間。

保鏢們離開之後,周陽表情非常愧疚的沖著韓曉汐說道:「小姐,今天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是我們南陽酒店疏忽了,沒想到這三個人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膽子,跑到我們酒店裡面鬧事……」

「你們酒店確實應該加強一下安保工作了,這三個人就這樣闖進我的房間,幸好我今天沒有出什麼事情,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你們酒店能夠付的起責任嗎?」韓曉汐此時恢復了自己平時在公司那副霸道美女總裁的模樣,抱著肩膀冷聲說道。

「是是,我回去之後肯定要調整一下我們酒店的安保工作!」周陽連忙點了點頭,他能夠從韓曉汐的氣質語氣中感覺到韓曉汐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

如果今天這件事真的傳出去的話,對南陽酒店本身來說也會帶來非常大的負面影響。

「恩,反正今天我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我暫時也就不跟你們計較了!」韓曉汐輕聲沖著周陽說道。

「謝謝小姐您的了解!」

周陽連忙點頭回了一句,然後十分有誠意的說道:「小姐,您看這樣好不好?為了表達我們酒店對您的歉意,我們現在就給您換一個房間,還有就是您以後只要是來到我們南陽酒店裡面消費,我們都給你免單,您看如何?」

「我韓曉汐不差你們這點錢,免單的事情就算了吧,但是我的房間被人弄成了這個樣子,你確實應該給我換一個!」韓曉汐輕聲說道。

周陽在聽到韓曉汐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結結巴巴的說道:「小姐,您是江州市韓氏集團的總經理韓曉汐?」

「怎麼了?我不像嗎?」韓曉汐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不是不是……」

周陽連忙搖了搖頭,心中震驚不已,畢竟韓氏集團現在在整個江南省都是非常出名的,尤其是在跟溫州市的柳家聯手以後,那更是頗有趕超李家之勢,所以周陽在知道了韓曉汐的身份以後才會如此反應。

「你還愣在這裡幹什麼啊?快點給我換個房間啊!」

韓曉汐看見周陽瞪著眼珠子看著自己以後,彷彿有些不自然的沖著周陽喊道。

「不好意思韓小姐,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您快點這邊請我,我已經把我們酒店最好的房間給您準備出來了!」周陽語氣緊張的回了一句,然後連忙跑到前面帶路。

韓曉汐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要不然您也換一個房間吧,您要是不住在我對面,我心裏面覺得不踏實……」

「好!」

情暖薔薇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韓小姐,我馬上為這位先生安排一個在您旁邊的房間!」周陽一邊說話一邊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因為剛才韓曉汐跟陳天說話的語氣非常的客氣,但是周陽看見陳天無論是相貌長相或則是武道境界,彷彿都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這就讓一隻都精通察言觀色的周陽心生幾分疑惑。

他想不明白兩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剛才這麼房間裡面發生了非常激烈的打鬥,從房間裡面的擺設就能夠看出來,但是陳天似乎就好像是什麼都不曾發生一樣,從周陽等人剛剛走進房間陳天便一直坐在沙發哪裡,甚至都不曾主動看過周陽一眼。

周陽在陳天的身上並沒有感覺到一絲武者的氣息,如果陳天真的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那麼他在看見自己的時候為何沒有任何反應。

還有一件事那就是目前為止江南省出現的真正白富美並不是很多,而此時站在周陽面前的韓曉汐則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白富美,畢竟江州市韓家只有韓曉汐一個孫女,現在韓曉汐也接管了韓家的很大一部分生意,即便韓曉汐所在的韓家可能在江南省算不上大家族。

但是在江南省青年一輩當中,又有幾個女人能夠獨挑大樑?

所以現在外界對於韓曉汐的評價還是非常高的,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韓曉汐將會可能會跟溫州柳家的柳子曦起名,成為未來幾十年內,江州市少有的幾分商業女王!

但是韓曉汐在面對陳天的時候,語氣之恭敬態度之和順,簡直就是讓人匪夷所思。

韓曉汐來的時候東西並不是很多,而陳天身上最重要的東西也就是那幾顆聚靈子而已,所以兩人收拾起東西並不是很麻煩。

差不多十分鐘以後,兩人跟隨周陽來到了新的房間之中。

周陽給韓曉汐還有陳天換的新房間乃是整個南陽酒店最好的房間,從窗戶往外面看去,可以看見整個南陽鎮。

此時韓曉汐裡面圍著一條浴巾,身上這披著自己白天穿的女士制服,一張俏臉帶著微微紅暈,胸前宛如凝脂一般白皙,修長的雙腿直接暴露在空氣當中,整個人看上去也只能用紅顏禍水來形容。

即便是在酒店裡面見過無數美女的周陽此時也忍不住多看了韓曉汐一眼,然後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輕聲沖著韓曉汐問道:「韓小姐,您看這個房間您還滿意嗎?」

「還可以……」

韓曉汐簡單的打量了一下房間,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能滿意就好!」

周陽十分客氣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您若是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隨時都可以給我們前台打電話,我到時候幫您安排,今天這件事真的是太對不起您了……」

周陽在知道了韓曉汐的身份以後,對待韓曉汐的態度好像更加恭敬幾分了。

「我在你們酒店住一天,明天白天我就會離開,但是陳公子可能會在你們酒店裡面多住一些時日,所以你只要把陳公子照顧好便是!」韓曉汐輕聲說道。

「好的……」

周陽在聽到韓曉汐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再次打量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不知道這位陳公子是做什麼的啊?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