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這不是孟大保安嘛,你怎麼也來了?」

大搖大擺走了過去,隔著老遠就喊著,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孟冬與周玉蘭轉頭望去,見到得意的胡志,孟冬很慶幸這位老同學沒站錯隊,伸手笑道:「胡志,恭喜你!」

胡志反手拍開了孟冬的手,冷笑道:「恭喜我什麼?你不是說四海集團不行嗎?」

這話一出,瞬間引爆了全場,大家都有事求著四海集團,你說他壞話怎麼行?

立即有人批評道:「什麼人啊,貶低四海集團,還好意思來求合作,真不要臉!」

「對對對,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一群人議論紛紛,完全忘了自己也是牆頭草。

胡志很得意,很享受這個過程,抬著頭,在孟冬身前拍了拍,嘲諷道:「怎麼?你要來應聘保安嗎?要不要我幫你說說情啊!」

周玉蘭這些不能忍了,一把推開胡志,呵斥道:「說什麼呢!我女婿殺人不眨眼,他跟四海集團是有合作的!」 「那個……那個……」米粒有些猶豫地看著葉慕辭,聲音結結巴巴的,想要問他一些問題卻又不知從何開口。

「嗯?」葉慕辭回過過頭,看著一臉猶豫,攪著手指的米粒,帶著一絲探索和好奇的目光盯著自己。

「你有心動過嗎?」米粒覺得自己要是不把這個問題搞清楚的話,那心裡肯定會不好受的。

「啊?」葉慕辭那張清秀的臉龐上難得地閃過一絲詫異不解的表情。

「你說什麼?」

是自己的問題太複雜了?他沒聽懂?

米粒堅定的看著葉慕辭,想了想,又繼續問道:「我是說,你見到我會心動嗎?如果看不見我的話,會想我嗎?」

「……」葉慕辭整個人都僵在那兒了,他的臉上變換著複雜而莫名的表情,一雙烏黑深邃的眼眸彷彿是在看外星人一樣看向米粒,「你今天……腦袋被門擠了?」

「你腦袋才被門擠了呢。」米粒沒好氣地看著他。

「那怎麼盡問些奇怪的問題?心不動不久死了嗎?」葉慕辭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開玩笑似的回答道,仿過了一會兒,又將手收了回來,疑惑道:「腦袋上的確沒有洞啊……那怎麼凈說胡話呢。」

「……」

好吧,米粒對於葉慕辭感情世界的第一次探索,還沒入門,就被葉慕辭懷疑腦子被門夾了而徹底結束。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葉慕辭看了看米粒一臉憤慨的表情,恨不得把他瞪出一個窟窿來,思索了半天,終於得出這個他認為十分正確結論。

「……」米粒表示此時此刻不想和他說話。

葉慕辭則無奈地聳了聳肩,想起自己小的時候,每個月沈含月都有那麼幾天莫名其妙發脾氣的時候,那個時候的葉爸爸每天就如同排雷一樣,每一步都行的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哪一步邁錯了,就踩到雷點上,炸得個死無全屍。

米粒對比著葉慕辭現在面無表情的樣子,又在心裡細細回想了一下早上那些測試,最終是得出一個結論,果然葉慕辭和自己是兄妹一樣的感情。

隨著心裡的疑問解開,米粒當即拋開一切煩惱,挽著葉慕辭的胳膊,整個人都陽光明媚了起來道:「走吧,走吧,我現在心情又好了。」

葉慕辭疑惑地看著她,果然,生理期的女人都好奇怪,這情緒一陣一陣的。

「丫頭,我過兩天要離開幾天。」

「嗯?為什麼啊?什麼時候?」

「下禮拜一有一場省級中學生辯論賽,這個禮拜要晚一些回家了,學校給我們開了一個培訓班,每天晚上培訓一個小時。」

「那我……」米粒仰起腦袋,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葉慕辭。

「你留在教室里寫作業,等我培訓班結束后,再跟我一起回家。」葉慕辭看著她,淡淡地說道。

「那我正好可以每天練舞結束後去找你!」米粒頓時覺得這樣的安排再完美不過了,只是她剛剛高興了一下子,便又愁眉苦臉起來,「可是我們練習的場地定在了顧子洵家,要是再回來找你會不會很不方便啊?」

「你們學校音樂教室不就有鋼琴嗎?」

「但是放學以後音樂教室就鎖起來了啊。」

「哦。」葉慕辭點了點頭,輕輕地應了一聲,然後很隨意地說道:「那我去找我們音樂老師音樂老師借鑰匙吧。」

「你能借到?」米粒很是訝異地看著他。

葉慕辭的唇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沒有說話。

第二天,晚上放學,葉慕辭來接米粒,手裡拿著一串鑰匙到了米粒他們學校門口,米粒班上的女生一個個地將頭伸向窗外看著,班裡一個大嗓門的男生大聲朝著米粒喊:「米粒,你老公來接你了!!!」

米粒在滿教室的注視下,灰溜溜地跑到教室外面,心中小聲嘀咕著,你跟葉慕辭班上的那個大喇叭該不是親兄弟倆吧?

葉慕辭拎著一串鑰匙,得意地在她面前晃了晃。

米粒趕緊伸手接住,一臉驚喜道:「你真的借到啦!」

「那是。」葉慕辭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沉聲道:「走吧,叫上他們兩個,我帶你們去,明天就要自己走了,不要走錯了。」

「嗯嗯嗯,謝謝你!!」米粒抬起頭,一雙彎彎地眼睛笑得跟月牙兒一般。

「那你打算怎麼謝我呢?」葉慕辭低下頭,伸手勾起米粒下巴,微微低下頭湊近她。

「哇……」

他們身後的教室里響起一陣陣唏噓聲,一個個小腦袋靠在門邊,鑽出門外,更有人忍不住激動地小聲嚷嚷著:「親一個,親一個!!!」

米粒瞪著著一雙大眼睛,看著葉慕辭緩緩靠近的一張俊臉,一瞬間,突然覺得自己心跳加速,好像要吐出來了一樣。

「你臉上蹭到東西了。」葉慕辭那張清秀的臉龐,沒有繼續湊近,只是在她的額頭處停了下來,然後伸手輕輕地蹭了一下她的臉,看著她一臉懵逼狀態,眼中滿是笑意。

直至他鬆手,米粒還是沒緩過來神來,楞在原地,摸著自己撲通撲通狂跳的小心臟,不知道該說什麼。

「仔細思考一下要怎麼謝我吧。」葉慕辭彈了一下米粒的額頭,目光透過她的身影,有意無意的瞥向教室里那個一直注視著米粒的人,那個人的雙手在看見他靠近米粒的時候,忍不住緊緊握起。

葉慕辭的嘴角掛上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那雙深邃的眸子,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我……我去叫人……」米粒低著頭,細若蚊聲的叨叨了一句,捏緊了手中的鑰匙,轉身小跑回教室。

「那我在校門口等你。」扔下這一句,他便直接轉身,先離開了樓道,站在大門口等待三人。

「米米,你怎麼啦?從剛才開始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郝欣然看著米粒抱著書包坐在座位上,一言不發,神情獃滯的盯著桌面,不由得好奇地問道。

「郝郝……」米粒機械性的轉過頭,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她道:「剛才他突然靠近我的時候,我的心跳的好快,這樣是不是說明我喜歡他啊?」

「這個……」郝欣然還沒來得急回答,顧子洵便抬起那雙好看的眸子,看向米粒,微微一笑道:「那只是正常狀況,在那種情況下,換了誰都會心跳加速的。」

「真的嗎?」米粒將信將疑。

「真的。」顧子洵淡淡地微笑著,說話間,緩緩將臉湊到米粒跟前。

米粒看到顧子洵那張放大特寫的臉,嚇了一跳,整個人猛的朝後面仰過去,伸手拍了一下顧子洵的肩膀,驚疑不定道:「你幹嘛啊,突然靠得這麼近,嚇我一跳。」

「你看是吧。」顧子洵則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笑眯眯地看向米粒,道:「我剛才突然靠近你,你不也是一大跳,被嚇了一跳心跳當然會加速?」顧子洵語氣平緩而溫柔,似乎只是問了一句你今天吃了嗎這麼平淡,無形中給人一種安撫力,讓人相信。

米粒摸著自己心力交瘁,在一天之內飽受驚嚇的小心臟,猶豫的點了點頭:「嗯……」

說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是還是覺得不太一樣,剛才葉慕辭靠近我,我以為他會親我,但是你靠近我,那張大臉真的是把我嚇了一大跳啊!

米粒想了想,還是沒有把這串讓人扎心的話說出口。

「米米,葉慕辭給你送鑰匙幹嘛?」郝欣然看著兩人之間略微有些尷尬的氣氛,決定直接引走話題,反正她是堅決支持站在米粒和葉慕辭這邊的,一定要支持從小磕到大的cp,誰也別想把他倆掰成兄妹,就算他倆是親兄妹,通過她的不懈努力,也一定會被掰成禁忌之戀,哼唧!

「對對對,快收拾書包,我們去排練了。」米粒將手中的一直攥著的鑰匙在郝欣然和顧子洵面前晃了晃,笑眯眯道:「他幫我們借到了他們學校音樂教室的鑰匙,這樣我們每天放學后就可以去音樂教室練習啦。」

「哇,你老公也太好了吧!」郝欣然滿眼小星星看著米粒,「每天接送你上下學,還幫你去跟音樂老師借鑰匙,這簡直就是模範好老公啊……」

「嘿嘿。」剛開始聽著郝欣然的誇獎米粒還有些飄飄然,直到後來越說越離譜,米粒都聽不下去了,趕緊阻止了她繼續拍馬屁。

顧子洵看著米粒掛在米粒手指上的鑰匙,輕輕搖了搖頭,幾不可聞的輕輕談了一口氣,他一隻手托著下巴,柔和的目光停留在地在米粒身上,本來還給她準備了一個禮物來著,現在沒有機會給她了……

想起剛才葉慕辭和迷離的互動,在加上他不經意間看向自己的眼神,顧子洵的心情逐漸變得不美妙了,和那樣的人做對手,真的是很不容易呢。 喻彤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中天上著班,有好些天了沒有聽到這個聲音了,心中特別地興奮,「小馬呀,你怎麼捨得給我打電話了!」

「沒有,天天想着呢!」

「那怎麼這兩天一直都沒有接到你的電話呀,是不是遇到美女了?」

「沒有,怎麼會呢?」

「那你怎麼樣?工作怎麼樣了?」喻彤關切地問道,音量盡量地顯出溫柔來,「還好嗎?」

「還行,只是老想來看你。」

「行呀,那你什麼時候過來呀?」

「就這兩天吧!」

「來了打電話給我,我請你吃飯!」她表現出異常的興奮和高興,音量加大了不少,話語中充滿了急切。

「哈哈,那還是我請你吧!」

「隨便,什麼時候來呢?」

「明天吧,來了就打電話給你!」

「好了,那要提前打電話給我喲!」

……

兩人你來我去說了半小時的話,總覺得時間過的太快,但終究還是生怕手機欠費停機,所以戀戀不捨地掛了電話。

到了第二天,小馬哥一大早就起了床,穿戴整齊后便出發了。目標地點是龍華鎮,所以從心底里感到輕鬆和愉快。

半小時后,小馬哥來到龍華鎮,給喻彤打了電話,但喻彤正在上班,於是要他先在她公司附近等她。

小馬哥見附近並沒有超市,於是就到小店裏找點東西,長時間沒有見了總得送點禮物,就當是臨行前的告別。於是心裏不是滋味,但一想到她那甜蜜的笑臉便也美不勝收。小馬哥來回找了八遍,最終只找到了一本名片冊,一拍腦袋豁然開朗:正適合她現在的工作不是?

到了中午,喻彤來了。

她穿着艷麗,一改往常職業服的嚴肅,此時就像一朵欲怒放的玫瑰。而烏黑的長發俏皮地紮成一把,歪歪地隨着她歡快的步子左右搖擺,真是美麗動人極了。

她一見到小馬哥就跑了過來,沒有開口就露出了潔白整齊的牙齒,兩個深深的酒窩像是裝滿了甘醇的美酒一樣讓人陶醉。

她表現出極大的興奮,只離小馬哥幾米遠的時候彷彿是蹦著到了跟前。她極開心,極誠懇地說:「不好意思,讓你等了這麼久!」

「沒有關係了,反正我也沒有什麼事。再說了,等美女也是我的榮幸。」

「真的嗎?不會是騙我的吧?」

「沒有,是真的。你今天很漂亮!」

「哈哈,你今天也很帥呀!」

「我都不敢相信你就是喻彤,你不會是仙女下凡吧?」

喻彤抿著嘴笑,笑聲從牙縫裏擠了出來,真是如同來自天外,她好不容易停了下來,道:「還仙女呢?是醜女還差不多。」

「工作還行吧?」

「不太好,我們找個地方坐下再說吧,你都站了這麼久了!」

於是二人並肩前行,一邊走一邊說着些笑話。約莫走了半小時,終於在不遠的地方找到了一家浪漫的餐廳。小馬哥邀喻彤在靠玻璃落地窗的那張桌子坐下,氣氛極度地充滿情調,兩人的談話在歡快輕鬆的節奏中進行着,時時會發出動人的笑聲。當小馬哥把禮物遞給喻彤時,她雙手接過,小心地捧在手心裏仔細地端詳著,眼神中充滿了喜悅。她輕輕地說了聲謝謝,然後輕輕地將它裝進小挎包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