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她的ID呢?」邊防軍指著希爾達問道

「哦,她是我的僕人」鍾漢庭說道

邊防軍也沒當回事,畢竟在喀戎誰還沒有個奴隸,於是乎就放行了

三個人跟著周圍的這些賞金獵人一同行走,四周都是廢棄的車輛,原本的瀝青馬路也都被植物佔領,只有那些外出尋找補給物資的人踩出來的一條小路可以供他們一字排開前進

慢慢的能夠看見很多的高樓大廈了,隔著遠處看,有幾幢大樓倒塌了,還有幾幢倒在別的大樓身上,看上去像一個字母A的形狀,慢慢的,身邊的這些人都分開了,有的人三三兩兩的往其他方向去

「我們應該往這邊走,想要抓到屍獒的話就得往廢棄都市深處走」鍾漢庭說道

「你已經有計劃了?」蘇珊問道

「嗯,我們設陷阱,然後用我們的遠程武器射殺它,然後割下它的頭,包起來回學院交差」鍾漢庭說道

「聽起來挺簡單的」蘇珊說道

三個人來到一個街道,街道四周都是堆積的廢棄車輛,有的車玻璃全碎,油箱蓋全都被打開了,這裡是離部落最近的地方了,油箱早就被這些賞金獵人問候過了,一台大巴車橫在路中間,上面長滿了苔蘚,原本的顏色已經看不出來了,現在全都刷上了一層綠色,按理說這裡靠近沙漠,應該很乾燥不會長這麼多苔蘚,但這就是奇妙的地方,往後走幾百米就是乾燥的沙漠,這裡確實濕潤的廢棄都市,好像剛剛就在沙漠和叢林的分水嶺似的

「這些車,如果都切回去賣廢鐵也能值不少錢」蘇珊摸了摸車上的苔蘚說道,每棟樓的防火梯都還在,很多牆上不知道是被什麼東西炸的還是被人用鎚子砸的,有很多大小不一洞,通過這些洞可以快速的進入或離開這些房子里

就在鍾漢庭和蘇珊兩個人參觀廢棄都市的壯觀景色時,只有希爾達四處的觀望,這裡可能就會有危險了,只不過少爺和蔡司勒小姐好像不知道這裡有什麼東西

「我們需要搭人牆,翻過這座卡車」鍾漢庭指著橫在路中間的卡車說道,因為他透過縫隙看到,卡車後面的街道上雜草叢生,已經有一個人那麼高了,說明應該是沒有人從這裡過去,既然想要抓屍獒,那就該走沒有人的地方

「好,你幫我上去」蘇珊後退兩步,鍾漢庭扎馬步,雙手放在自己腿上,蘇珊走過去起腳踩在鍾漢庭手上,隨後鍾漢庭一個托舉把蘇珊推上去,隨後蘇珊在拉著鍾漢庭的手兩個人一起爬上去

「希爾達」鍾漢庭伸出手,希爾達跳起來抓著鍾漢庭的手,三個人合力才翻過來

跳下去之後,附近的雜草瞬間讓三個人幾乎看不見對方了,草長得實在是太高了,同時還伴隨著一股濕熱,這些草的莖已經非常粗壯了,一腳踩上去差點連人都摔倒

「啊··這些草割破了我的胳膊」蘇珊抱怨道,隨後趕緊把長袖衣服從包里拿出來,之前在沙漠,穿長袖就顯得有點格格不入了,現在正是時候

翻過卡車,三人穿過密集的高草群後到達了一個小廣場似的地方,小廣場中間有一個雕像,也不知道是誰,廣場附近有幾具屍體,看上去才死了不久,有人類的,也有食屍鬼的,看上去這裡之前發生過一場激戰,而且就連屍體上的武器砍刀什麼的都被人拿走了

啪啪啪!有幾聲槍響傳來,隨後就是有人叫喊,外加幾聲怒吼和一聲聲慘叫

「什麼聲音?有人遇上食屍鬼了?」蘇珊趕快抽出弓箭,架上一發箭矢

「應該是,我們的小心點,盡量別走開闊地」鍾漢庭說道

「怎麼樣少爺?現在掉頭回去還來得及」希爾達說道,她對這些東西可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回去?我來這裡就是為了殺一隻屍獒帶回去,這算什麼,繼續前進」鍾漢庭把衝鋒槍掏了出來,也不知道這把槍會不會炸膛

繞著小廣場四周走著,無數被人丟棄的垃圾攤在地面上,灰塵看上去就像是火山爆發后的沉積灰似的那麼厚,就連地面上冒出來的植物也沾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廢棄的車輛旁邊都長滿了草,但路中間的水泥地上卻很少,沿街樓的門口全都是碎掉的玻璃,一腳才上去咯咯作響

「再往前應該就有食屍鬼了」希爾達說道,因為她聞到空氣中有一股硫磺的味道,這就是那種病毒,吸入人體過量后就會產生變異

「糟了,忘了帶防毒面具」鍾漢庭說道,看樣子無論在怎麼充分的準備,還是會缺這少那,沒有防毒面具就意味著他們不能往廢棄都市的深處走,那裡可是重感染區,稍微吸上一口毒氣就會致死

「不用擔心,你瞧」希爾達指著一具屍體說道,只見那個人穿著一身軍裝,臉上正帶著防毒面具,看軍服像是喀戎的正規軍

「我去,我可不要帶死人的東西」蘇珊說道,而且也不知道死了多久了

「不戴你們就等著變食屍鬼吧,那邊還有一個少爺,我去給你拿過來」說完希爾達貓著腰慢慢的走過去,從屍體上把防毒面具撤了下倆

第一具屍體!希爾達從他臉上扯下來防毒面具的時候還好,很順利,面具也沒有什麼損壞,拿著屍體身上的慮毒包和面具就完成了,但是第二具屍體,臉上都已經腐爛了,面具拿下來的時候,屍體的臉皮都粘在面具上,希爾達一使勁,居然把屍體的整張臉皮撕了下來,還有一部分粘在面具內部了

「我草」鍾漢庭和蘇珊直接吐了,隔著這麼老遠都感覺到一股噁心

「還好,兩個都沒漏氣」希爾達說完把面具拿過來往地上一扔,鍾漢庭好像還看到有一些腐爛的肉粘在第二個面具的內部,同時還有一股惡臭散發出來,鍾漢庭想了想,自己一個大男人,當然是要女孩子拿乾淨的了,但是那個面具,鍾漢庭感覺真是一股反胃 「來少爺,你帶這個」希爾達趕快把那個乾淨的面具遞給鍾漢庭,隨後把剩下的那個扔給蘇珊,畢竟希爾達是鍾漢庭的女僕,什麼好的當然要先想著自家少爺了

「我不戴,我就是變食屍鬼我也不帶」蘇珊說道,光是看著都覺得噁心死,讓她把這個戴在臉上,她可不幹

「你帶這個吧蘇珊,我帶那個」鍾漢庭把自己面具給了蘇珊,沒辦法,鍾漢庭自己只好掏出紙巾來擦了擦面具內部,一整塊臉皮被鍾漢庭從面具內部撕了出來,當即鍾漢庭又吐了···

「好啦少爺,我給你擦,真是的,嬌生慣養」希爾達沒辦法,拿著紙巾幫鍾漢庭擦

三個人只有兩個面具,鍾漢庭和蘇珊一人一個,希爾達拿了塊打濕布系在自己鼻子上,現在這裡毒氣還不算太濃,掛一個濕布應該能頂得住

「水省著點,這裡的水可不幹凈」希爾達說完擰上水壺蓋說道

有了防毒面具,三個人繼續往深處走,不過這個防毒面具帶上之後,呼吸幾下鏡片就會起霧,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而且憋得臉上非常難受,鍾漢庭總感覺自己呼一口氣,有一股噁心的味道傳遍自己的肺部,他盡量不去想這個防毒面具的前任主人有沒有在呼吸管里留下什麼東西

三個人繞道廣場西側,迎面橫著一具食屍鬼的屍體,屍體的頭已經被砍掉了,看上就像是賞金獵人把獵物的頭割下來拿去領賞去了,除了艾奧之外,其餘的五大部落都會有賞金獵人,他們來到廢棄都市獵殺食屍鬼,然後把頭砍掉后帶回去換賞金

「看哪···」蘇珊說道,一具沒有頭的屍體躺在這裡,看上去死了幾天了,軀幹已經腐爛了,不少蛆蟲在它身邊爬行,吃掉腐爛的肉

「哦,如果你們沒有帶夠食物的話,這些蟲子是可以吃的」希爾達說道

「我呸!」

往前走幾步,一棟樓上寫著內有感染者,請勿靠近的字樣,不知道是想用這個辦法來威懾那些想要靠近的人還是真的為了別人好,但從門洞打開就可以看得出,這句話讓那些賞金獵人蜂擁而至

「嘿!快看,有個小超市」希爾達指著前面說道

「哦,我敢說裡面肯定是什麼都沒了」鍾漢庭說道,畢竟這裡離關口很近,那些賞金獵人肯定會把這些靠近關口的超市搜刮一空的

果然,裡面就連貨架都沒了,地上一片狼藉,灰塵遍布各個角落,裡面居然還有幾張睡袋,不過看上去也是灰塵滿滿,至少幾年以上沒有人動過了

去了後門,裡面也是被揮霍一空,什麼有用的東西都沒留下,不過倒是有很多架子

「你大爺的」希爾達氣的一腳踢在架子上

「我有帶食物,你們餓了嗎?」蘇珊問道

「找個高一點的地方吃飯吧」希爾達說完離開了超市,高一點的地方能夠避開這些有毒氣體

來到廣場最西邊,有一棟三層小樓,樓前有幾把太陽傘看起來是有人剛不久之前撐起來的,幾張椅子東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碎玻璃踩上去依舊是咯咯作響,轉了個彎,一條公路下坡,兩側都有護欄,幾台廢棄汽車停在路兩側,估計是事發的時候沒來得及開走,往下走幾步,路兩側的地基越來越高,都有青石抹水泥砌成的,就像是河壩堤岸似的,再往下走路兩側都有民居,看上去房子有的是木頭的,有的是鋼筋混凝土的,這些民居上也都無一例外的用油漆刷著字,有的寫著禁止入內,格殺勿論,有的寫著內有感染者之類的,遠處傳來一聲聲的狗叫

「這裡···真壯觀,比我們部落強太多了」蘇珊說道,她還以為自己莊園已經很氣派了,但現在看來,自己家無非也就是個三層小樓罷了,而且還是木頭做的,這些可都是實打實的鋼筋混凝土啊

「這才是廢棄都市的外圍啊,在往裡走指不定還有什麼別墅呢」鍾漢庭說道

三人走到一個房子面前,一束陽光照射到地面上,這裡的植物還算乾淨,沒有之前在廣場上的時候堆積的那麼大量的灰塵,可能是因為這裡地勢較為開闊切有風吹進來的緣故,附近的房子也都沒有長出苔蘚,甚至還有幾棟房子的玻璃都是完好無損的

「在這裡吃午餐吧」蘇珊說道,這可是附近的唯一一棟沒有塗紅油漆寫字的房子了

鍾漢庭看了看,門口被人用木板釘死了,房子刷著白色的油漆,用腳一踩就能感受得到,是木頭做的,他們現在嚴格意義上來講還是在廢棄都市的外圍,所以這裡有很多木質結構的房屋

「汪汪汪···」一聲犬吠嚇得鍾漢庭和蘇珊趕緊蹲下,聽起來非常近了

「切,沒聽過狗叫?」 仙隱都市錄 希爾達鄙視地看了一眼,但隨後她好像是眼睛放光似的死死的盯著鍾漢庭

「小心一點總是好的,你盯著我看幹什麼?」鍾漢庭問道

「這個」希爾達彎腰撿起來,鍾漢庭扭頭一看,一個黃色的東西,像是一支鋼筆,再仔細一看,居然是一枚子彈

「子彈?還保存的這麼好?」蘇珊問道

「這可是一枚無煙火藥子彈啊,這玩意能打一公里以上啊,不是我手裡得這種火槍可以比的」希爾達仔細的看著這枚黃色的子彈,彈尖上還吐著綠色的漆,很明顯是一枚曳光彈,子彈看上去應該是前不久有人丟掉的,還很新,黃銅彈殼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

「行了收起來吧,我們要吃午餐了」鍾漢庭說道,一發子彈而已啊,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三個人繞道屋子的後方,後門也被釘死了,但有一扇窗戶開著,可以從這裡爬進去

「都閃開,看鐘大少爺表演」鍾漢庭從包里拿出一個飛爪,拴好繩子后對著窗戶扔了上去

咣··力氣小了,飛爪掉了下來,差點砸中希爾達

「你行不行啊?」希爾達問道

「呸,勁小了,再來」鍾漢庭撿起飛爪,以前看人家表演都是把飛爪在身邊轉好幾圈然後丟出去,這樣丟的遠,但鍾漢庭可沒那樣的技術,萬一丟歪了砸到人可就尷尬了,還是用手拋的吧 咣!飛爪勾住了窗檯,鍾漢庭扯了扯繩子,很牢固

「來,女士優先」鍾漢庭說完看了看希爾達

「少爺叫你呢,讓你優先呢」希爾達推了推蘇珊

「我叫你呢!」鍾漢庭趁著蘇珊還沒開口便說道

「你啊,真是到位了,什麼事都讓我先上」希爾達說完抓著繩子一步步的往上爬

爬上陽台後,希爾達看了看,這是一間廚房,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把廚房建在後面,裡面有燃氣管道的管路正好能讓希爾達身手抓著

「喂!你們在幹什麼?」一個聲音傳來,鍾漢庭和蘇珊回頭看了看,兩個人走了過來,他們都拿著砍刀和弓箭,兩人的弓弦已經拉開了,正對著他們倆

「我們是喀戎的人,你們是什麼人?」鍾漢庭問道,早知道這樣還不如自己先上去了···

希爾達趕快藏起來,透過窗戶縫看到下面兩個人拿著弓箭瞄著鍾漢庭和蘇珊

「拾荒者!最怕這樣的」希爾達說完趕快從腰包里掏齣子彈,用牙咬開火藥倒到火槍里去,隨後放入子彈頭用通條把子彈塞緊,加上雷汞

拾荒者是一些部落的人來到廢棄都市尋找有用的東西的人的統稱,他們武器裝備比賞金獵人要低劣。 火影脫軌 賞金獵人的目標都是那些食屍鬼,而他們的目標則是在這裡搜尋一些有用的物資或者搶劫一些其他同行的東西拿到部落里去賣,總的來講,拾荒者要比賞金獵人更危險,因為他們是針對人不是食屍鬼的

「管你是不是喀戎的人,來了這個鬼地方,咱們都一樣,包裡面有什麼?」兩個拾荒者說道問道

「你們要食物?給你們就是了」鍾漢庭打開自己的包才發現自己好像出來的太匆忙,沒有攜帶很多食物

「這把武士刀不錯啊,小子,把這把刀給我」一個拾荒者好像看中了鍾漢庭的苗刀

「這可不行,你們別太過分了啊,而且這是苗刀,不是武士刀,沒文化」鍾漢庭說道

「小子,信不信我一箭射死你?這裡是廢棄都市,可沒有人來救你的」一個拾荒者的弓箭對準鐘漢庭

啪!一聲槍響,一顆米尼彈旋轉著飛過來,一槍打中了一個拾荒者的頭,巨大的口徑加上擊中人體后產生的翻滾直接將這個拾荒者的半個腦殼掀飛了,一串血飆到身後的牆上

「啊?有槍?」拾荒者抬頭看了看,希爾達正從窗口上盯著她,手裡的火槍還在冒煙,這一槍把鍾漢庭,蘇珊還有僅存的那個拾荒者嚇了一大跳

「該死的」拾荒者扭頭就跑

「快追,不能讓他活著走」希爾達在樓上大喊,隨後一邊換子彈一邊準備繞到前面的窗戶口去

鍾漢庭機械式的反應,提起苗刀就追上去,如果讓他跑了,說不定會趁他們睡覺的時候偷襲或者叫來更多的拾荒者圍攻他們

蘇珊也趕快抽出西洋劍上去,鍾漢庭剛追到拐角處,迎面一拳直接打在鍾漢庭的臉上把他打倒在地,鍾漢庭一看,拾荒者居然躲在盲區陰了自己一手,隨後他拉弓對準自己,鍾漢庭不敢大意,趕快一個側滾躲開這一箭

嗖!一箭射到鍾漢庭身後,要是他剛才滾慢一步這一箭就射在自己身上了

蘇珊衝上來,手裡的西洋劍快速的朝著拾荒者刺去,看上去力道很足,拾荒者不敢大意,趕快丟掉弓閃身

鐺!拾荒者躲開了蘇珊的這一突刺,隨後一個勾拳打在蘇珊的腹部上,這一招借力打力把蘇珊打退了幾步

「一幫死孩子,找死」拾荒者抽出一把砍刀說道,不得不說就算是最低級別的拾荒者也不是他們幾個人能對付得了的,畢竟這些拾荒者也是在廢棄都市混了這麼的人,不知道搶劫了多少同行和殺了多少食屍鬼,所以這些人的水平也不差

鍾漢庭掙扎著爬起來,蘇珊則衝上去和拾荒者對打,兵器叮叮咣的撞擊在一起,兩人似乎身法還都不錯,蘇珊一個女孩子和一個拾荒者對打竟然絲毫不落下風,不知道她剛才是怎麼被打了一拳,不過她好像明顯的吸取教訓了,再也不全力突刺了,所以到現在拾荒者也沒有碰到蘇珊一下

兩個人一長一短,一把西洋劍對一把砍刀,打得有聲有色,鍾漢庭第一次才發現蘇珊的劍法這麼好,而且她一隻手背在身後,模樣像極了以前在書上看的擊劍的樣式,不知道是什麼劍法

「不許動」希爾達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跳了出來,手裡的火槍指著拾荒者

「蘇珊,快退回來」鍾漢庭大喊道,既然己方有槍,那還怕什麼,鍾漢庭雙手握著苗刀站在希爾達身邊

「少爺你的槍呢?」希爾達問道

「哦···我特么也有槍啊,我都給我忘了」鍾漢庭一拍腦門才想起來,自己包里不是也有一把衝鋒槍嗎?

拾荒者看到有火槍對著自己,在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個金髮妞慢慢的後退,知道是想和自己拉開距離,於是乎拼了命的貼上去,看看能不能抓住這個金髮妞要挾一下,一旦拉開距離,那個拿槍的小妞一槍就能要了自己的命,這個時候就是要和對方貼在一起,讓拿槍的人顧忌自己同伴的安慰而不敢開槍

咔!鍾漢庭抄起衝鋒槍回來,瞬間兩把槍對著這個僅存的拾荒者

「不許動該死的東西」鍾漢庭有了槍,心裡大有底氣了

「喂!少爺你腦子還真不好使啊」希爾達嘲諷道

鐺鐺鐺!蘇珊想脫離但拾荒者就是不給她機會,一直和蘇珊打近身,看上去里兩個人技術差不多,但實際上蘇珊的西洋劍那麼長,這麼近的距離砍刀自然有優勢,但依舊能打的不分上下,而且還是用一隻手,足以見其劍法高超

「少爺你快去幫忙啊」希爾達喊道

「哦好」鍾漢庭無奈,放下衝鋒槍,提著苗刀準備上

簇!一刀見血,鍾漢庭和希爾達一愣,不知道誰的血飆到了鍾漢庭的臉上,仔細一看,只見那個拾荒者捂著脖子倒下了,蘇珊氣喘吁吁的端著劍,劍尖上還在滴血 「蘇珊···你沒事吧?」鍾漢庭問道

「沒事···想不到這個人這麼厲害」蘇珊把西洋劍在那個拾荒者的身上抹了抹,擦乾淨血跡之後收劍入鞘

「米瑪斯擊劍術,想不到蔡司勒小姐還會這個啊」希爾達說道,米瑪斯擊劍術是米瑪斯部落的特產,使用一柄修長的西洋劍,一隻手背在身後,一隻手平舉西洋劍,雙腳丁字步的一種攻擊劍法,這種劍法一般只有米瑪斯的貴族才會這個,而且還有進化版,就是騰出來的那隻手拿一把短刀應付近戰,很明顯蘇珊還沒有學到那一招

「我母親教的,我們快走吧,這裡不能待了」蘇珊說道

三個人趕快收拾東西,只有希爾達從這兩個拾荒者身上搜颳了一下,居然還找到了兩包香煙

「哇塞,好東西」

「快走吧,別讓他們的同僚過來了,剛才你開的那一槍聲音很大」鍾漢庭說道

又往前走了差不多幾百米,三人再次找到一個廢棄的房屋,這下實在是有點累了,尤其是蘇珊,剛剛和那個拾荒者對劍的時候體力已經消耗到極限了,拿劍的右手都快抬不起來了,這還是他們家庭條件比較好,營養跟得上的關係,不然要是換了哪個整天吃不飽的人來一趟估計整個人都站不起來了

「在這裡吃飯吧,希爾達把你的火藥分給我一些」鍾漢庭說完,從包里取出一截線,撿起一個啤酒瓶,拿著自己汽油倒進酒瓶里,隨後用一塊布塞進裡面,布上面撒上火藥,充滿瓶頸處!一根彈簧插進瓶嘴裡,拔出一根火柴用膠水粘在瓶蓋上,把摩擦木塞進去,壓上彈簧蓋上蓋子後用一個小石頭壓住瓶蓋和線,從口袋裡摸出一把鋼珠用膠布粘在瓶頸的外圍后就這麼放在門口,一個簡易的絆發燃燒彈就做好了

「哇哦,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鍾漢庭」蘇珊說道,這玩意讓她想也想不出來

「嘿嘿··這是我自創的,由於火藥全都在瓶頸處,所以當絆發線拉著火柴的時候,點燃的火藥會爆炸膠布粘的鋼珠就會飛出去殺傷敵人的同時,火星引燃瓶子裡面的汽油就會呈噴射狀,就像火山爆發似的,誰進來誰就會被噴到,而且聲音也很大,這下我們能安心吃飯了」鍾漢庭說道

來到樓頂上,這是一幢木質建築的房子,屋子裡塵土飛揚,估計是由於不關窗戶造成的,要是這個沒有那麼多拾荒者和食屍鬼的話,那麼從外面吃飯肯定會非常愜意,但現在只能縮在這個滿是灰塵又潮濕的地方了

「好大一股霉味哦,這房子快腐蝕了」希爾達說完搬了個椅子,一屁股坐上去,頓時一股灰塵冒了出來

「我去,你快起來啊,多臟」鍾漢庭趕快把希爾達拉起來,給她拍了拍身上的灰,一隻手捂著自己鼻子,蘇珊也是堵著鼻子用手扇著面前的灰

「不是吧少爺?你是不是還沒有進入狀況?我們現在在廢棄都市裡啊,你還有心思在乎這個?」希爾達沒有理鍾漢庭,依舊是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去

「我去」鍾漢庭無奈,只好從包里取出衛生紙墊在地板上在坐下去

蘇珊也學著鍾漢庭弄了一圈衛生紙鋪在地上隨後盤腿而坐,不得不說這個蘇珊的言行舉止很有貴族的風範,看她的坐姿就知道,肯定是受過良好的教育的

「蘋果要嗎?」蘇珊從包里拿出蘋果遞給鍾漢庭和希爾達,好像她去哪裡都會帶著蘋果似的

「我要我要」希爾達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