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蕭若蕊一隻手護著自己的臉,沖著韶華俏皮地吐著舌頭。

這樣古靈精怪的樣子,惹得蕭硨也跟著笑了起來。

遠處,沈歡目睹了這一幕,緊緊地攥著手中的帕子,他在自己面前,何曾這樣笑過?

蕭硨知曉她已嫁人,即便心中還存著什麼,如今也變成了兄妹之情。

自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蕭硨便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故而,後來的種種,他也只能嘆息有緣無分。

韶華到底是不知曉蕭硨的心思的,但是卻也明白,依著他如今的處境,自然不會真心幫助慕容晟。

她前來的確是有目的的。

三人不緊不慢地便去了蕭若蕊的院子。

蕭若蕊特意央求蕭大夫人給她了一處院子,讓她獨自生活。

韶華入了蕭若蕊的院子,瞧著這裡頭的陳設,臉色變了變。

轉眸看向蕭若蕊,還是一副無奈地眼神。

對於蕭若蕊來說,她是任性慣了的人。

前世,席華便將她當成琴妹妹般疼愛,自然她要什麼,席華都會給她。

這一世,有了蕭大夫人毫無原則地寵愛,她自然是為所欲為了。

就好比這院子內,完全是按照她的喜好陳設的。

清一色……嫩芽色。

也不知曉她是多麼喜歡這種顏色。

蕭硨看了一眼,也只能無奈地嘆氣。

對於這個妹妹,他真的是無條件地寵愛啊。

蕭若蕊小大人似地讓嬤嬤奉茶之後,便說道,「你們都退下吧。」

「是。」嬤嬤是知曉這位小祖宗的脾氣的,故而便退了下去。

蕭硨低頭看了一眼茶盞,倒是別緻。

蕭若蕊笑嘻嘻道,「哥哥,我命人給你送去了一套,悄悄地,沒讓大嫂瞧見。」

「好。」蕭硨滿意地點頭。

韶華挑眉,低聲道,「你是越發地有恃無恐了。」

「哼。」蕭若蕊扭頭,一臉諂媚地看向蕭硨。

蕭硨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輕咳了幾聲,「說吧。」

「哥哥,我要去姐姐那處幾日,您向娘替我說說好話吧。」

蕭硨一怔,抬眸看著她,「凌家的事兒?」

「我要隨父親一同前去西霖。」韶華直言道。

「噗……」蕭硨忍不住地噴了茶。

抬眸看著她,「你當真想好了?」

「嗯。」韶華點頭,「其實,我之前在謝家被算計,是有人暗中籌謀的,我擔心那人就在西霖,所以想要過去瞧瞧。」

「所以……」蕭硨看向蕭若蕊。

蕭若蕊點頭如搗蒜,「我要去。」

「不成。」蕭硨斷然拒絕。

蕭若蕊當下便哭喪著臉,雙眸泛紅,瞬間便哇哇地大哭起來。

哭聲震天,惹得在外頭護著的嬤嬤忍不住地探頭。

蕭硨頭疼地揉著眉心,低聲道,「不成就不成,母親若是知曉了,也不會讓你去的。」

「哥哥……」蕭若蕊仰頭再次地拔高哭聲。

韶華也只是冷冷地看著,一副任由你哭的架勢。

蕭硨總歸比不上韶華的定力,乾咳了幾聲,為難地看著韶華。

韶華緩緩地放下茶盞,淡淡地掃了一眼蕭若蕊,「你若是想要將夫人招過來,那一切便免談了。」

蕭若蕊一聽,即刻止住了哭聲,端起茶盞,灌了一口,抽泣地看著她。

蕭硨當下便愣住了。

抬眸看著她道,「她被嬌慣壞了。」

「哥哥,你當真不想讓我去?」蕭若蕊突然跳下椅子,雙手叉腰地站在他的跟前。

蕭硨低聲道,「你這是為難我?」

「哼。」蕭若蕊繼續道,「哥哥,娘說了,倘若大嫂還未有身孕的話,便給你尋兩個通房,我聽說大嫂也在準備著了。」

蕭硨一聽,越發地頭疼了,不知為何,當著韶華的面,他最不想提起的就是這些。

只覺得有些無地自容。

他連忙抬手道,「我試試吧。」

「好嘞。」蕭若蕊爽快地答應道。

蕭硨抬眸看著她,重重地嘆了口氣。

韶華低聲道,「我如今算是明白了,什麼叫做為所欲為。」

蕭硨無奈地笑著,也不知為何,突然覺得這樣待在一起,挺好。

韶華想了想,接著道,「蕭大哥,五皇子想來會爭取此次前去西霖的機會。」

「今日早朝已經提起了。」蕭硨看著她道。

「那蕭大哥呢?」韶華繼續道。

「陛下已經讓沈煜前去了。」蕭硨看著她道,「陛下已經應允。」

「哦。」韶華微微點頭,顯然是意料之內的。

不過蕭硨到底是看不透沈煜,畢竟沈煜在陛下那處,似乎有著某種特權。

卻也不知為何會如此。

加之,他與韶華成親之後,便變得越發地神秘了。

沈家的家主之位,沒有傳給沈戢,竟然給了沈煜,這本就是讓其他士族覺得奇怪,如今便越發地覺得奇怪了。

蕭硨沉默了良久,接著道,「你想讓我做什麼?」

韶華一愣,未料到蕭硨竟然如此直白。

她收回視線,半晌才開口,「此次前去西霖,還望蕭大哥能夠暗中相助。」

「好。」蕭硨爽快地答應了。

韶華抬眸看著他,「蕭大哥,你可知曉,這樣做,無疑是與五皇子決裂。」

「我知道。」蕭硨接著道,「不過,你相求之事,我都會答應。」

蕭若蕊歪著頭看著蕭硨,接著又看向謝韶華,暗自搖頭,可惜了。

像大哥這樣的人,當真是難得。

不過想起那個不成器的大嫂,她得想個法子,莫要讓那大嫂誤了好事兒才是。

蕭若蕊是一心想要撮合蕭硨與謝韶華的。

不過想起沈煜來,她自然是見過的,那容貌,用驚為天人來形容,也是不為過的。

仔細地想想,她又有些糾結起來。

算了,她還是不要操心了,眼下,還是要想想,到時候去西霖,準備些什麼才是。

蕭若蕊在那處暗自打著小算盤。

而韶華開口,「那麼,蕭大哥也要一起?」

「蕭家還是不要在明面上。」蕭硨接著道,「你帶著九妹過去,父親也不會坐視不理。」

「好。」韶華明白了。

明著不成,暗著來。

蕭若蕊一下子想到了,「我現在就去見娘。」

她就不信,靠她的三寸不爛之舌,今兒個出不去了。

韶華見蕭若蕊已經一溜煙跑了。

她看向蕭硨道,「蕭大哥,多謝。」

「華妹妹不必如此客氣。」蕭硨溫聲道。

韶華繼續道,「只是明安公主那處,蕭大哥該如何?」

「她?」蕭硨沉思了片刻,「她的野心我成全不了。」

「這話摩崖道長也說過。」韶華未料到,慕容清月的野心竟然到了這個地步。

她沉默了良久之後,繼續道,「那我便先過去了。」

「好。」蕭硨微微點頭。

蕭大夫人並不知曉凌氏要跟著凌家一同前往西霖。

終於耐不住蕭若蕊的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軟磨硬泡,答應了她隨著凌氏一同回沈家住幾日。

蕭硨親自送她們過去,蕭大夫人便也放心了。

蕭硨騎著馬,馬車內坐著興沖沖無法安靜地坐著的蕭若蕊。

外頭,蕭硨還能聽到蕭若蕊哼著小曲。

蕭硨暗自地思忖了一番,終歸是不放心蕭若蕊與謝韶華,他是不是該暗中跟著呢?

袁家。

袁陌塵也剛回來,邊關那處由祖父與父親,還有四弟守著,不用他擔心。

如今得知此事,他雙眸一沉,當下便去了墨居。

「你是說?」袁陌塵看向俞若寒。

「怕是此事兒瞞不了多久。」俞若寒繼續道,「謝忱那處還不知曉,倘若被陛下知道了,謝家怕是要迎來滅頂之災。」

「那要告訴?」袁陌塵也是知曉凌雲便是謝韶華的。

故而如今在想,此事兒還是要告訴她的,否則,皇帝發難,謝家怕是不保。

桓家與裴家可是虎視眈眈,而皇帝萬一藉此機會大洗牌呢?

到時候牽連甚廣,連她也會牽扯進去。

韶華還不知曉謝詁在西霖,故而如今正與蕭若蕊回了沈家。

袁陌塵已經下了帖子,讓她前去墨居一趟。

韶華看向蕭若蕊道,「我出去一趟。」

「我也要去。」蕭若蕊如今是要緊跟著她了。

不論她去何處,蕭若蕊都要跟著。

韶華無奈道,接著便說,「好,不過你可不能惹事兒。」

「我是那種惹事的人嗎?」蕭若蕊嘴角一撇。

韶華嘴角抽搐了幾下,難道不是嗎?

蕭若蕊跟著韶華又興沖沖地去了墨居。

袁陌塵與俞若寒都在。

她愣了愣,接著道,「袁大哥,你回來了?」

「華妹妹,我有事兒要與你說。」袁陌塵知曉情況緊急,便也沒有太多的客套。

蕭若蕊斜靠在一側,小大人似地歪著頭。

袁陌塵瞧見了,低聲道,「這是蕭九小姐?」

「嗯。」韶華點頭道。

「不必客氣,我與姐姐最為親近,日後袁大哥可以喚我蕊兒。」

「倒是自來熟。」俞若寒在一旁嘀咕道。

「怎麼?」蕭若蕊挑眉,「有意見嗎?」

「沒有。」俞若寒低聲道。

「我說大叔,你知道什麼叫做非禮勿視嗎?」蕭若蕊盯著他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