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柳依依傲嬌的別過頭,「這一次,就原諒你了。」

「嘿嘿,你真好。」,歐陽玄拉著她的手,柳依依想要掙脫,可是也就是動了兩下,就不再掙扎。

「行了,你們兩個。」,柳弘毅揉了揉額頭,被二人這麼「欺負」,讓他很是頭痛。

霸王囚妻:寵你天荒地老 不過他沒想到,歐陽玄這個看過去只是運氣好,稍微有一點實力的普通人,卻是自己祖先口中的那個人,或許也是這個原因,讓他覺得歐陽玄也順眼了許多。

緋少豪門:逆轉女王 「依依說的沒錯,暗族的族地是非常危險的,你如果要進去的話,恐怕也會有性命之憂。」

「我知道。」,歐陽玄輕輕點頭,一族族地,又怎麼會是簡簡單單的一出地方,其中風險定是難以想象。

柳依依也是眉頭緊皺,她那把奇怪的鐮刀,就是來自暗族族地,而且是最高等的獎勵,可是獲得它的過程,這輩子她都不願意再經歷。

「那好吧,我明天為你開啟族地,讓你進去尋找,希望你真的可以成為壓倒光族最後的稻草。」,柳弘毅輕輕點頭道。

「好,那我們就先回去了。」,歐陽玄恭敬行禮。

「等等!!」

歐陽玄二人剛剛轉身,就聽到柳弘毅阻止,有些疑惑的轉過頭。

「就這麼走了?」,柳弘毅無奈的嘆了口氣,道。

「哦!」,歐陽玄心中苦笑,「岳父大人,小婿告退。」

「嗯,去吧。」,柳弘毅揮揮手,房門打開,送二人出去,柳依依一路上都是掩嘴輕笑。

不久二人到了歐陽玄的房間前,柳依依一如既往的跟了進去,沒有了剛剛開始的羞澀。

「小玄哥哥!」

「怎麼了?」,歐陽玄一回過頭,就看到一張精緻的臉蛋在自己的眼中放大,兩片粉嫩的粉唇點上了自己的嘴巴。

雖然有些生澀,不過還是有一條小香舌小心翼翼的探了過來。歐陽玄怎麼忍心拒絕,二者接觸,彷彿觸電一般,糾纏在了一起。

柳依依的眼眸越來越迷離,一雙藕臂摟住歐陽玄的腰肢,甚至想要為歐陽玄寬衣解帶。

「不行!」,歐陽玄突然眉頭一皺,唇分,他抓住了柳依依的雙手。

「為什麼不行…」,柳依依有些不滿,自己都這樣了,難道自己面前的小玄哥哥並不喜歡自己嗎?還是自己沒有吸引力?

但,歐陽玄並沒有這些想法。

「因為現在還不是時候,我們也還沒有成婚。」,歐陽玄解釋道,她能夠體會到柳依依的情感,但是現在不行,母親大仇未報,光族還虎視眈眈,他沒有辦法安心接受。

「那什麼時候才是時候。」,柳依依有些小失望。

「等我把光族的事情處理完,我就讓父親來提親,到時候,我要讓你成為全世界都為之羨慕的新娘!」,歐陽玄看著她有些黯淡的眼睛,鄭重的說道。

一聽到提親,柳依依的目光才重新恢復了光彩,也才注意到,自己只顧著兒女私情,光族也還沒有解決。

「嗯,我等著你!」,她輕輕點頭,上前摟住了歐陽玄的腰,整個人都埋在了他懷中。

晚上,所有人都在為了今天族內大比的結束而歌舞喝彩,王子軒幾個受了傷的人,也都紛紛出來,這樣的場面歐陽玄也被柳依依拉了過來。

不過,相比於其他人,因為柳弘毅已經宣布歐陽玄是自己的女婿,暗族的族人也慢慢的接受了歐陽玄,畢竟實力強大,而且還是族長的女婿。

可是王子軒,白鴻等人就不那麼高興了,因為自己想要得到的女人,在歐陽玄身邊,想要的位置,也在歐陽玄手手裡。

「我先回去了。」,王子軒見歐陽玄過來,目中微不可查的閃過一絲陰霾和仇恨,然後看到柳依依拉著他的手,眼中已經有著難以掩飾的嫉妒。

白鴻同樣如此,咬牙切齒的看了歐陽玄一眼,然後轉身離開。

但是歐陽玄並不在意他們的表情,而是繼續和柳依依一起和暗族族人一起說話喝酒。

王家,位於整個暗族東方的位置,屬於日出之地,還是柳弘毅親自讓他們在這裡紮根,成為附庸。

掠愛上癮:契約老公太危險 「事情怎麼樣了?」,王子軒回到家族中,站在自己的父親面前,面色凝重的問道。

「你回來了?怎麼不多呆一會兒?」,王子軒的父親沒有轉身,淡淡問道:「最近柳弘毅抓得緊,我沒有機會把消息送出去。」 正在恢復靈力的歐陽玄正暗暗感嘆這裡的靈力之充沛,因為自身靈力的特殊性,日月共存之時,空氣中的光明與黑暗靈力混雜,有利與歐陽玄吸收,所以,他的頭頂才會出現靈力螺旋。

靈力恢復近八成,柳弘毅的聲音彷彿驚雷,傳入他的耳中,將他喚醒,也讓他回過神,注意到時間不多。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歐陽玄點點頭,睜開了眼睛,明亮的眼中閃過一絲堅毅。

「來。」,柳弘毅向他招手,「把手給我。」

歐陽玄沒有多想,柳弘毅既然承認自己是女婿,就應該不會傷害自己,所以將左手伸了出去。

柳弘毅右手一劃,歐陽玄的食指指尖立刻多了一旦傷口,一滴血液隨著柳弘毅的靈力包裹,來到了那個拱門面前。

傷口很快癒合,可是歐陽玄的內心卻是有些驚嘆,畢竟能夠傷到他,還能讓他流血的人,可不多。

隨著歐陽玄的血液飄在面前,柳弘毅的神色也變得十分凝重,並不是因為開啟面前的這扇門很難,而是因為面前的這滴血液,竟然讓他的靈力有些不受控制。

「凝!!」

口中輕喝一聲,他動用了自己的修為,畢竟比歐陽玄高出不少,雖然靈力有些反抗,但是很快就被壓制,恢復正常,但也足矣讓他緊張,如果再控制不穩,怕是要出大問題。

穩住靈力,控制血液,柳弘毅的雙手開始啊短的變化,捏起決印,很快,在歐陽玄的血液周圍,就漂浮著九個黑色的印符。

這讓柳弘毅鬆了口氣,心中也暗自無奈,「這小子,真是個怪胎,秘密還真多!」

「去!」

完成決印后,柳弘毅收勢,雙掌一推,那滴在九個符印環繞之下的血液飄向黑色拱門,並沒入其中。

嗡!!

鴻蒙發出嗡鳴,同時,一股十分神秘而渾厚的靈力擴散,竟然將周圍的白霧都給推開,拱門前一下變得有些空曠。

歐陽玄這才得以看清拱門的樣子,看上去十分厚重,上面掛滿了藤條、枝葉,刻著許許多多的特殊紋路,不時有光芒流轉。

隆…

一陣隆隆聲過後,那漆黑的拱門也終於打開,出現了一道僅供一人進出的入口,從裡面竟然印射出白光,讓人看不清楚門內的樣子。

「怎麼會是白色的。」

柳依依和柳弘毅二人對視一眼,卻都搖了搖頭。

當初柳依依進入族地時,大門是可以大開的,至少可以容納十人並排而入,而且可以看清門內一段距離的樹木和環境。

眼前的一切有些超過了他們的認知,但是對歐陽玄來說,卻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我進去了。」,歐陽玄動身向內走去,心中還有一些小緊張。

「小玄哥哥!」,柳依依跑了過去,摟住了他的腰,「你一定要小心啊,我等你回來,等你解決光族這個大麻煩,等你娶我。」

「嗯,不要擔心,我會回來的。」,歐陽玄抱了她一下,濃烈的情感讓他幾乎想把懷中的可人兒揉進自己的身體里。

「小子,小心為上。」,柳弘毅看二人在自己面前如此,罕見的沒有生氣,而是提醒道。

「嗯,我會的。」,歐陽玄微微一笑,鬆開柳依依,轉身想要進入拱門,突然又回過神來道:「對了,小心王家,會咬人的狗,是從來不叫的。」

「嗯,我知道了。」,柳弘毅面色凝重的點點頭,他自從在大比時見王子軒的態度有些問題后,就已經在調查王家,可是暫時還沒有什麼進展。

歐陽玄點頭,快步踏入白光內,消失在了柳弘毅和柳依依二人面前。

隆…

時間到了,拱門關閉,迷霧也都再次覆蓋這裡,一切彷彿沒有發生過一般,重新回到了原來的樣子。

「我們也走吧,好好修鍊,光族接下來,恐怕會有大行動。」,柳弘毅看著眼眶發紅的柳依依,幽幽一嘆,道。

「嗯,我們走吧。」,柳依依輕輕點頭,背後兩對靈翼展開,轉身飛離。



歐陽玄一步跨入面前的一片白光,眼前被耀眼的白色密布,看不清面前的一切,彷彿整個天地之間都是白色的,除此之外更沒有其他顏色。

隆…

背後分明傳來拱門關閉的聲音,轉頭,卻依舊是一片白茫,這一幕莫名的有一些驚悚,如果只是普通人,怕是已經開始緊張。

一直到拱門關閉,歐陽玄才能夠感覺到身邊的白色開始變得柔和起來,不再那麼刺眼,至少,他能夠睜開眼睛觀察四周,而沒有任何的不適。

對於從外面看,只有一片白茫茫,看不上任何東西的拱門內部,歐陽玄還是頗有些好奇的。

但是結果卻令他有些失望,因為即使白光變得柔和,他的四周也依舊是白茫茫一片。

「影,怎麼會這樣?這是什麼意思?」,無奈的歐陽玄只能向影請問,畢竟他是暗夜聖者的一絲分魂,應該有些了解才對。

「嗯…我看看…」,影直接飄了出來,竟然還深吸了口氣,「嗯,很熟悉,這裡應該就是主人最後的一半傳承才對。」

「可是這裡什麼都沒有。」,歐陽玄道。

「不,一定有東西。」,影卻搖了搖頭,肯定自己的想法,「或許是需要東西觸發,才會顯現出來。」

「你這話和沒說一樣。」,歐陽玄苦笑,如果知道該怎麼觸發這裡的東西,他早就發現了。

「我想想…」,影托著下巴,雙目微眯,「我知道了,你等一下。」

影動身漂到歐陽玄身前,靈活體虛化的雙手竟然還是和歐陽玄一個樣子。

「雖然我知道我很帥,可是你也沒必要連手都要模仿我吧?」

「你敢不敢不要這麼自戀!」,影無奈的說道,隨即不再理他,雙手快速變幻。

很快,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符印,在這個符印出來后,影似乎有些疲憊。

「這是…當初在那裡面開啟暗夜聖者的墓地所用的…」,歐陽玄驚道。

「沒錯。」,影輕輕點頭,「我在想,既然同樣是主人留下的,那觸發的條件應該有相似點吧…」

「試一試吧。」

影輕輕的將手中的符印退了出去,竟然沒入了虛空,彷彿他們的面前就有一面牆壁,將影用精神力所凝聚的符印,攔住,並沒入,消失。

「這是怎麼回事?」

「看來同樣的,方法也可以喚醒這裡。」,歐陽玄心中一喜,有變化,自然也就可以改變。

突然,在歐陽玄的面前,出現了一條筆直的黑色道路,有些奇怪的是,它似乎沒有盡頭。

「這意思,難道是要我一直向前走下去?!」,歐陽玄皺了皺眉,一想起當初突破靈尊時的尷尬,他可不想再來一次。

「應該是了,你還是跑吧。」,影竟然在那裡幸災樂禍。

「你這傢伙…!」

「你來了?」

歐陽玄剛想出言相對,突然,一陣有些熟悉的聲音出現,打斷了他的話,彷彿自四面八方傳來的聲音帶著極強的穿透力,彷彿僅僅一句話,就可以被他知道你的秘密。

「暗夜聖者的聲音。」,歐陽玄喃喃道,他不是第一次聽到暗夜聖者的聲音,可是每一次,都讓他覺得自己在這聲音面前無處躲藏。

「這就是實力差距啊。」,他不由得心中感嘆。

「主人…」,影飄了出來,甚至顧不上恢復自己的靈魂力。

「對著這條路直走,前面有一些考驗在等著你。」

然而,這一次,暗夜聖者並沒有現身,對歐陽玄的指引,依舊只是一句話,而後徹底沉寂。

「唉…」,影的表情有些落寞。

「走吧,他不是說前面有考驗嗎,或許通過了考驗,他就會現身。」,歐陽玄看出了他的落寞,安慰道。

「嗯。」,影點點頭,和歐陽玄一起對著黑色的直道走去,更是沿著這條黑色的道路越走越遠。

奇怪的是,他們一回頭,就會發現,自己背後還是道路的起點,彷彿他們的行動十分緩慢,這麼久也才走了這麼點!

「這是怎麼回事?」,歐陽玄一愣,他注意著身後,走一步,竟發現那黑色行道也往前縮了一步!

「這應該是考驗,看來主人對你的考驗已經開始了!」,影面色有些懷念和凝重。 「那這考驗的是什麼?」,歐陽玄哭笑不得,竟然還饒有興趣的玩了起來,一步向前,看著身後的黑色道路縮短。

「別鬧了。」,影的額頭上多了幾條黑線,「我想,這一關可能是考驗你的速度。」

「速度?」

「對,你用最快的速度試一試。」,正摸著下巴認真思考的影說道,他想了半天,也就只有這種可能。

「好。」,歐陽玄收起了玩心,腳下用力,速度陡然加快,可是背後的道路消失的速度竟然能夠跟得上他的速度。

「用流光暗影!」

歐陽玄輕輕點頭,體內靈力調動,在背後留下一連串的黑色虛影,本身則化作光影,速度極快。

鴻蒙靈力的使用,讓原本就極快的流光暗影更加的快速,幾乎讓人肉眼難以察覺。

這一次,背後的道路消失的速度竟然跟不上了,他竟然一路甩開了一段距離。

「真的是這樣!」

二人心中一喜,找到考驗,並完成,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可是,考驗通過的標準,又是什麼?如果沒有通過的標準,那到底什麼時候才算通過考驗?

「一般來說,這樣的考驗都不可能這麼簡單。」,影飛到歐陽玄精神世界,開口說道。

「來了。」

他一說完,歐陽玄就看到,不遠處的道路上,竟然樹立這一根根的黑色樁影物,而且密密麻麻,只能夠在上面行走。

「來了!」,歐陽玄一躍而起,跳到了上方,落在樁上,繼續飛奔,可是這裡畢竟不是平地,速度要比之前慢了許多。

身後的道路消失的速度變快,已經追上了他,木樁也已經一根根的消失,而且看這情形,考驗已經開始,並不會像剛才那般停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