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這黃口小兒不必在我面前裝傻?」

岳鏡的雙眼冒起火來,一股暴怒隱隱浮現,就好像即將爆發的火山一樣。

同時岳鏡的身上的一股威壓釋放出來,直接將林錚籠罩其中。

這股恐怖的威壓籠罩在林錚身上,就好像一座無比沉重的大山一樣。他頓時全身氣血翻湧,不由悶哼一聲,不過倒是沒有反抗。

腹黑媽咪的天才蘿莉 「老夫且問你!半年之前,你與呂鉞等人在黑水譚執行外院高級任務時,是否先碰見冰靈宗弟子在打黑蛟龍的注意,隨後趁機盜取茯龍草。

撤離之時呂鉞被黑蛟龍重傷,其他三名弟子死於非命。最後我兒出現擊殺黑蛟龍從冰靈宗弟子手中奪取內丹,再將冰靈宗弟子打退,繼而尋到你與你一戰,被你擊殺?!」

岳鏡剛開始的口氣還能抑制住怒氣,到最後就好像火山爆發一樣,聲音如同滾滾驚雷震得林錚耳膜生疼。

同時壓在林錚身上的威壓也驟然加強,一座大山儼然變成兩座大山。

林錚全身氣血翻湧,但體內寒珠則在抵抗岳鏡的威壓,減輕不少痛苦。

「長老,你這分明是冤枉於我!半年之前,我不過才只是一個普通的煉體境七重外院弟子,而岳山師兄則是神通境二重強者,我林錚又何德何能有如此大的本事擊殺岳山師兄? 醉紅顏:腹黑掌門掠嬌妻 莫要認為你是長老身份,就可以欲蓋彌彰,冤枉好人!」

林錚也動怒了,氣得咬牙切齒,眼睛就好像會吃人的目光一樣,盯著岳鏡沒有半點畏懼。

雖然林錚在表面顯現出如此模樣,但在心中卻早已掀起一陣陣驚濤駭浪。他不敢相信岳鏡為何會知道的如此清楚,同時在心中暗道:「難不成岳鏡並非第一次與冰靈宗勾結,不然怎會如此清楚當時的情況?!」

「哼,老夫證據確鑿!你這殺害同門師兄弟的叛徒,竟還敢在我面前裝瘋賣傻,不要當真以為老夫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

岳鏡猛然大怒,釋放出來的威壓猶如從天而降的大山,狠狠砸在林錚的身體上,冷汗嗖嗖往外冒。

「就算我兒不是你這黃口小兒所殺,單論這對待一位武院長老的態度就應該死!」

緊接著岳鏡繼續開口,絲毫沒有給林錚開口的機會,那一雙眼睛早已是殺機滿盈。

「你親手殺害我兒岳山,就已犯下武院大忌!今日又膽敢頂撞內院長老更是重罪加身!兩罪並罰,你這弟子已然犯下死罪!老夫今日就要代表武院賜你極刑!」

岳鏡雙目之中怒焰噴發,聲音猶如滾滾驚雷,看著林錚的模樣就好像要生生將後者活吞了才甘心。

連續開口就是三句話,這也讓林錚明白過來了。

現在的形勢就好像是在半年前的黑水譚一樣,在這裡根本沒有人會知道岳鏡勾結冰靈宗弟子,坑騙武院弟子第二人來到一個山谷。最後就是要將林錚殺了,也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情。

當自己得知岳鏡與其他內院弟子勾結冰靈宗的時候,對方就已是要下殺手的,因為他們不可能會放任自己帶著他們的秘密逃離。

所以也就是根本逃脫不了,只有拼了,才能換來生還的機會。

猛然之間,林錚抬起頭來,展現出猙獰可怕的面容,那一雙黑白相間的眼睛殺機滿盈。

「哈哈——數罪併罰?當你與冰靈宗勾結在一起的時候,你就已經不是武院長老!試問,我如何會對一個想要我性命,甚至勾結敵對勢力來騙取我到這個鬼地方的人尊敬?再者,你這小老兒在這非常時期勾結冰靈宗就已是死罪,你這又是從哪來的資格來對我處以極刑?!」

林錚面孔猙獰可怕,聲音更是如同滾滾驚雷,響徹方圓百里範圍,其一雙眼睛就好像火山爆發一眼,湧出一股暴怒的火焰。

同時林錚丹田中湧出一股恐怖靈氣波動,壓在他身體上宛如一座大山的威壓猛然被震開,一股澎湃的氣勢渾然天成,絲毫不遜於岳鏡的威壓。

剎那間,這一片光禿禿的大地猛然凝滯,空氣都停止流動,天地靈氣更是變得狂暴起來。

兩人相互對視,氣氛壓抑的有些恐怖,彷彿隨時都會發生巨大爆炸一樣,一股風雨欲來的感覺充斥在空氣之中。

「好!好!好!」

岳鏡被氣的渾身發抖,那吃人的目光殺機滿盈,連續說了三個好,聲音如同滾滾驚雷一般。

「你給我受死吧!」

剎那間,岳鏡面部猛然扭曲,顯現出一個猙獰恐怖的面容。同時一股狂暴的氣勢席捲方圓一百里地,所有事物全部被泯滅。

「八荒劍意!」

這個時候,一聲暴喝如同滾滾驚雷般席捲方圓百里,狂暴的天地靈氣瞬間形成一陣陣狂風怒吼起來,捲動地面所有物品,哪怕是重達百斤千斤的巨大石塊。

林錚已經明白了,所以根本不用說太多。既然要拼,那就不要有絲毫畏懼,主動出擊,先發制人!

同時岳鏡也十分震驚,他的實力不知道比林錚要高出多少。所以他還沒有出手,後者就已經動手,這讓他第一次感覺到後者的不同。

以往岳鏡所殺的人,全部都是在恐懼當中渡過,又有誰會敢主動出手?

顯然沒有,但今天這個林錚在他面前,不但肆無忌憚的指責他勾結冰靈宗,更是敢主動出擊。

這讓岳鏡感受到了林錚的武道之心,恐怖的武道之心,超脫所有武院弟子,甚至比慕容情的武道之心還要高深。

同時這也讓岳鏡原本就暴動的殺心,更加洶湧起來,他必須殺了這個林錚。

「小小林錚竟敢反抗老夫制裁,今日不殺你這目中無人的弟子,實乃我武院大不幸!」

岳鏡的聲音帶著滔天怒焰,也充滿了無盡殺意,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已令周圍的空氣變的陰森起來,殺氣瀰漫。

轟!

只見岳鏡推出一掌,一個巨大掌印憑空出現,重重印在八荒劍意之上。最後相互抵消,恐怖的氣浪直接席捲出一百多里,兇悍的靈氣在二人中間爆發出一陣陣狂風,殺傷力十足。

「哈哈——可笑!在冰靈宗進犯武院的時候,武院長老卻勾結冰靈宗企圖殺害武院弟子,最後竟然還堂而皇之的給自己一個理由,你說你這小老兒可笑不可笑!嗯?」

林錚仰天大笑,聲音如同滾滾驚雷,毫不顧忌的狠狠扇了岳鏡一巴掌,最後更是問起後者他可不可笑。

原本岳鏡還在為林錚的攻擊能夠抵消他的攻擊,而感到震驚,心中堅信他就殺掉岳山的兇手。

但是緊接而來的就是後者的一陣嘲笑,這讓岳鏡在暴怒的狀態下,林錚又給他添油加醋,直接點燃起一把滔天怒焰。

「你該死!」

岳鏡氣的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說道,充滿殺意的聲音響徹整片天空。

但是岳鏡卻不知道,這一句話又惹來林錚的大笑。

「哈哈——可笑至極!你這小老兒從頭到尾說了幾句要我林錚死的話?你要殺就殺,要剮就剮,哪來那麼多的廢話,問過我的劍沒有?!」

林錚再次仰天大笑,豪氣衝天,視死如歸。

「啊啊啊!你給我去死!」

剎那間,岳鏡就感覺他自己快被氣瘋了,同時他心中也在指責著他自己跟一個即將身死的人廢話什麼。

緊接著,岳鏡帶著狂暴的殺機,還有恐怖的靈氣從天空俯身而下,對著林錚衝過去。

一時間,恐怖的氣息籠罩全場,氣勢直撲林錚而去。 驚天大戰,一觸即發。

林錚肆無忌憚的笑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就是冷冽的目光,銳利的劍芒。

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激怒岳鏡,因為他實力不如人,先前主動出擊可以說也是為了激怒他的一個手段,後來說那麼多嘲笑的話,也正是林錚想要激怒他所以故意而為。

在實力不如人的情況下,林錚也知道取勝的機會十分渺茫。

唯有將岳鏡激怒,讓他只知道一味的攻擊,一味的要自己死,失去其他判斷能力,這樣就可以在加上自己實力的前提下,又摻入取巧的成份。

這樣的話,就可以順利逃脫。林錚真正想要做的並不是擊殺岳鏡,而是逃離這裡,向其他武院長老彙報!

「龍踞淺灘!」

「盤龍在野!」

「靈龍破天!」

陡然間,林錚連續暴喝出『靈龍劍法』的全部招式,聲音猶如雲層之上的滾滾驚雷,響徹大江南北。

一股股狂暴的天地靈氣猶如銳利的劍氣,勢不可擋。一陣陣洶湧的氣浪猶如海上巨浪,捲動岩石樹木不斷滾動。

最後伴隨著一陣陣地動山搖,一道恐怖的劍氣形成一條千丈巨龍,盤踞在地面上,對著岳鏡張開血盆大口,龐大的身軀猛然一圈圈的移動起來朝著這個武院長老衝擊過去。

「一鏡一世界!」

岳鏡怒吼一聲,氣到渾身發抖的身體爆發出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兩股狂暴的力量一出擊,慘不忍睹的地面再次發生恐怖坍塌,被擠壓成堅硬無比的泥土,但是裂縫又緊接而來,直接在二人中間撕裂開一個一丈寬的裂縫。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炸起,狂暴的氣浪猶如湖海當中的漣漪一般,從大到小,從強到弱,直接將二人四面八方的地面掀起一片崩碎,方圓一里範圍內的地面全部崩碎,裂縫連成一體,坍塌下去。

恐怖的靈氣直接震在林錚身上,第一時間只感身體騰空,直接倒飛而出宛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頓時全身氣血翻湧,喉嚨隱隱感覺到一絲腥甜,但是並無有吐血徵兆。

岳鏡則是從空中輕飄飄的落在坍塌的地面,毫髮無損,陰鷙且充滿殺意的目光中隱有一絲快意,彷彿將林錚打飛出去帶給了他一絲快感。

「小子,剛才你的囂張氣焰呢?哈哈——」

岳鏡那猙獰的面孔露出一絲殘酷的笑容,肆無忌憚的笑聲遍布整個山谷。

剛才林錚帶給他的憤怒,在這一次得到釋放,但在岳鏡眼中這還遠遠不夠,甚至殺了前者都還擬補不了他的兒子岳山。

「咳咳……不痛不癢的攻擊,你以前真的當過長老么?」

忽然之間,倒飛而出的林錚穩住身體,重新踏在地面上。他咳嗽兩聲,蒼白的臉上露出一個譏誚的笑容,緊接著蒼白的臉色迅速恢復血色,剛才在衝擊上所受到的傷勢全部恢復如初,完好無損。

「好一個恬噪的小子!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不過老夫不會這麼輕易的殺你,我要將你身上的每一塊肉剮下來喂狗,我要讓你的痛苦還給我兒當時的慘死!」

但是這一次岳鏡沒有動怒,不過卻變的有些癲狂起來,那模樣看起來讓人望而生畏。

緊接著,岳鏡露出一絲殘酷的笑容,靈氣動蕩不安,瞬間就移動起來。

林錚心中一沉,呼吸頓時困難起來,只感自己身前彷彿有著什麼恐怖的東西出現了一樣,但他心中清楚那是岳鏡。

剎時,一個宛如鷹爪的手掌朝自己面門竄來,帶著恐怖的靈氣與強大的威壓,還有狂暴到能夠引發地震的震蕩。

林錚咬著牙,當即向後仰去,看著岳鏡的手爪從自己上方竄過去。

但是這並沒有完,只見岳鏡手掌移動的速度飛快,轉眼之間就再次壓了下來,狂暴的靈氣直接震在林錚擋在臉龐前方的謫仙劍上。

緊接著,林錚的身體朝右翻去,一舉躲過岳鏡的一抓,但是那恐怖的勁風卻讓自己的肩膀隱隱作痛。

轟!

岳鏡的一爪在轟擊在地面上,以及崩裂的地面再次接受到恐怖的衝擊,一丈寬的裂縫直接擴張開來,狂暴的氣浪貼著地面往四面八方沖涌而開,以肉眼能夠看見的白色波紋席捲地面一切物品。

林錚剛剛穩住身體,還沒有來得及防禦,就在此被震得飛了出去,儼然就像是一個斷了線的風箏。

「太強了,速度這般恐怖,若是一直被他追著打,我真的無法順利逃脫,只有遠程攻擊才能讓我給自己創造機會!」

在空中倒飛而出的林錚沒有去管身體的疼痛,而是在心中思索起來。

說實話,岳鏡的實力並不比慕容情要強。但是林錚跟這二人的戰鬥性質卻是不同的。

林錚跟慕容情戰鬥,說白就是等同於切磋,後者也沒有動用全力。

而現在與岳鏡戰鬥,就是真正的生死廝殺,對方不會給自己任何喘息的機會,反過來若是林錚實力高強的話,他也不會給前者任何喘息的機會。

就因為這是生死廝殺!敵不死,就是我死!

林錚深知這一點,所以他並不想在近戰上面跟岳鏡糾纏,因為他的速度沒有對方快,靈氣強度沒有對方強。就好比一柄匕首跟一柄劍,在遠戰中劍往往能夠取到好的效果,而匕首在近戰中就是靈活多變,防不勝防。

現在的林錚就是這柄劍,而岳鏡就是那柄匕首。

當然這個比喻是按照同等實力下進行的,而林錚實力不如人,就算在遠戰中也無法擊敗岳鏡,不過他卻能在遠戰中給自己創造一個機會,逃脫的機會,只要躲後者的追擊,那就是勝利!

「呵呵……這一次竟然讓你跑了,不過下次你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岳鏡殘酷的笑了起來,聲音聽起來十分陰森,讓人毛骨悚然。

岳鏡那陰鷙的目光帶給林錚一種極奇危險的感覺,正當後者警覺到什麼危險的時候,前者忽然正面對向他,雙手結出一個手印。

「神通:明鏡!」

驀然間,岳鏡的陰鷙目光盯著林錚,露出一絲『你跑不了的』光芒,接著就是一聲冷喝。

林錚頓時一愣,當即調動全身靈氣,準備動用神通,但是他卻發現岳鏡的神通並非攻擊類的。

剎那間,方圓百里的天地靈氣猛然暴動起來,全部都往林錚與岳鏡的方向匯聚過來。

林錚頓時抬起頭,四處張望起來。

只見那磅礴的靈氣散發出強烈的白光,迅速流動的同時形成一個半圓形的鏡子,籠罩著整個山谷,進出不得。

林錚頓時雙眼放大,暗道不好。

這個時候,林錚才發現岳鏡的這個神通乃是陣法神通。

剎那間,林錚就被困在這個陣法裡面,他不知道這個陣法多強,但四周帶著恐怖的氣息讓他不得不重視起來。

而且,就算是他破掉陣法,還需要面對這樣的一個神通境九重強者。

現在別提能否逃離了,就是性命都快保不住了。

然而這還沒有完,只聽岳鏡一聲冷喝:「神通:鏡光!」

剎時,林錚雙眼放大,眼中露出一絲不可思議:「他竟然創造出兩個神通了!」

此刻林錚心中掀起一陣陣驚濤駭浪,已然被岳鏡的雙神通給震撼到了。

要知道,創造出一個神通就可以晉入神通境,但是這樣的一個關卡卻令無數人遺憾終生。而雙神通就更加恐怖,也更加難以創造,那難度可是難入登台年,而且就算是生死廝殺也不會得到一絲感悟,只有當武道之心到一定程度,實力又到一個限制之內的時候,才會感悟到自身的第二個神通。

這樣恐怖的雙神通,在武院幾乎沒有幾個人擁有,林錚沒有想到岳鏡竟然擁有雙神通,一時愣在原地。

緊接著,一股狂暴的靈氣猛然從岳鏡身上沖湧出來。

只見那一股狂暴的靈氣,在岳鏡身前凝結成一面高大的四方形的鏡子,前者的身影已然消失,那面鏡子顯現出來的則是林錚自己在看著自己的倒影。

隱隱之中,這個鏡子帶給林錚一種恐怖的感覺,這種恐怖的感覺並不是來源於攻擊,而是防禦。

林錚突然有種隱晦的感覺,那就是連續三次全力而發的八荒劍意,都未必能夠轟開這一面鏡子。

「不好,不能這下去,我一定要找出岳鏡的人進行打擊才行!」

猛然之間,林錚終於反應過來,同時運起全身靈氣,熱氣與寒氣同時運轉起來。

正當林錚要有所行動的時候,岳鏡的聲音令他心中掀起一陣陣狂濤巨浪。

「神通:鏡界!」

岳鏡的聲音冷冽非常,林錚甚至能夠想象到他臉上殘酷的笑容,這一聲神通帶給後者一個衝擊,險些驚呼出聲。

第三個神通,岳鏡竟然同時擁有三個神通,這太超乎林錚的想象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