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范天宇和梅骨其兩人凄慘的大叫起來,看著自己的行為化成魔種,朝著麻雀匯聚而去。

「咔吧……」黑色的魔種崩斷了關宏盛的兩顆牙齒,在關宏盛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朝著麻雀的方向飛去。

「嗎的,小子下次,再有這種好事,你特么直接給老子叫出來,誰跟老子搶,老子幫你滅了誰!」麻雀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狂妄,隨後那一顆顆黑色的魔種,便是堵住了麻雀的嘴。

「嘩啦啦……」一顆顆魔種不斷的碰撞著,化成一道漩渦,隨後扭曲,不斷的被麻雀吞噬起來。

「怎麼了?」隨著心之幻界破除,人們恢復到了正常,隨後便是都瞪大了雙眼看著麻雀吞噬著那黑色魔種的一幕。

「這大爺,到底是什麼來頭?」葉良辰蒙逼了,他知道麻雀雖然強,但是哪裡能想到麻雀竟然這麼強大,那可是修為的魔種啊,只有修鍊過道心種魔的人的才能吞噬的魔種啊。

「他是怎麼做到的?」洛天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華光,這麻雀太可怕了,看著那一顆顆魔種進入到麻雀的身體中,很是滑稽。

麻雀也就巴掌大小,那一顆顆魔種最小的都是巴掌大小,但是卻被麻雀吞噬,讓人懷疑,這麻雀是拿什麼裝下的。

「不行,我也要拿過來點,說說不定將來有大用!」洛天眉頭緊皺,隨後身形閃動,朝著那黑色的漩渦沖了過去。

「麻雀老大,給我一點,你不會不樂意吧!」洛天舔著臉,沖著麻雀開口,隨後便是開始抓了起來。

「小子,只准你拿百顆天仙初期的,夠你進入天仙巔峰所用,若是多拿,老子直接滅了你!」麻雀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讓洛天臉上露出狂喜之色。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離開

「謝謝前輩!」洛天大笑一聲,伸手一抓,收取了一百枚魔種,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那個,麻雀老大,當初可是我把你買下來的,是不是也分我點?」葉良辰鼻青臉腫,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麻雀的跟前,剛才身處幻境,被同伴揍了不清,但是還是舔著臉來想要管麻雀要上一些魔種。

「五十枚,多一顆老子弄死你!」麻雀的聲音在葉良辰的腦海之中響起,讓葉良辰臉上露出陣陣的華光,同樣開始收起魔種來。

「那是我的……」關宏盛臉色通紅,看著麻雀吞噬著魔種,彷彿在吃自己的血肉一般,那是他這麼多年苦心經營的心血啊,此時竟然被一隻雜毛麻雀給拿去了。

但是關宏盛不敢動,其他人也不敢動,此時,所有人都知道了麻雀的恐怖,試問誰敢如此吞噬魔種,麻雀敢。

更讓人們無語的是,麻雀這麼吞噬魔種,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彷彿泥牛入海一般。

時間緩緩流逝,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下,麻雀將那數不清的魔種吞噬進了身體之中,長長的打了個飽嗝。

「小子,將你那功法交出來,沒想到當年那個傢伙的功法,竟然會被你給拿到了!」麻雀目光看向關宏盛,聲音之中帶著慵懶,但是關宏盛卻是聽出了麻雀聲音之中的強勢,若是自己不接受,那麼對方會無情的滅殺自己。

「好……」關宏盛點了點頭,沖著麻雀傳音,將道心種魔的口訣傳給了麻雀。

「嗯,你們繼續,我吃了個半飽,需要休息一會兒!」麻雀說完,身形便是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下,飛回了御獸印之中,那股力壓天地的氣勢也是消失不見,讓人們放鬆了許多。

「沒想到,跟著你小子出來,竟然還能遇到這樣的好事!」麻雀聲音之中帶著滿意。

「那個前輩,你這就不管了?你將那幾個人幹掉啊!」洛天有些傻眼,沒想到這位大爺,竟然就這麼睡覺去了。

「管什麼?我是誰,我是披靡天下,讓諸天顫抖的超級強者,這樣的小雜魚,也配本王收拾?」

「再說,這小子送了我這麼多魔種,我可不是不講情面之人!」麻雀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足夠了……」洛天咧了咧嘴,隨後目光看向關宏盛,如今沒有了心之幻界縱然關宏盛再強也不是洛天這些人的對手。

「殺……」葉良辰幾人身後的真仙強者冷哼一聲,朝著關宏盛沖了過去,原本他們是想要留下關宏盛一條性命,逼問出道心種魔的功法。

但是現在麻雀已經掌握了道心種魔,他們知道超級強者都有著一種怪癖,那就是絕對不會看到別人擁有跟自己一樣的功法。

而且關宏盛剛才差點要了他們的性命,甚至葉良辰等人差點死去,足以引起他們的殺機。

幾名真仙帶著滔天的氣勢,朝著關宏盛沖了過去,一道道武技從幾名真仙的手中飛出。

「該死!」關宏盛臉色難看,此時他只差一步,便是真仙初期,但是終究不是真仙。

「想讓我死,那麼你們也要陪葬!」關宏盛目光看向烏雲密布的天空,隨後伸手一抓,拿出一枚血色的丹藥,放到了口中。

「轟……」血色的丹藥入口,關宏盛身上的氣勢轟然暴漲,徹底進入到了真仙初期。

一道道血色的紋路出現在了關宏盛的身軀之上,雙眼是爆發出妖異的紅光。

「他要渡劫!」看到關宏盛的做法,幾名真仙將自己手中的武技推出,臉色變化起來,隨後身形飛速倒退,拉起葉良辰等人,朝著遠處飛去。

「瘋了么!」洛天的臉色也是瘋狂的變化起來,同玄丹對視了一眼,朝著亂天山外飛去。

「跑啊!關掌門要渡劫了,我們若是還在亂天山上,必然會受到牽連,我們這麼多人都會必死無疑!」亂天門還活著的弟子頓時轟亂起來,朝著四周飛去,生怕自己少長了兩條腿。

「嗡……」洛天等人出現在了亂天山百里之外,目光看向那將天地籠罩的烏雲。

「真是個瘋子,若是我們在那劫雲的範圍,必死無疑!」一名真仙開口,目光凝重的看向那籠罩近百里的烏雲,彷彿蒼天壓下一般。

「吼……」那名真仙強者的話音落下,一條金色的雷龍便是衝擊而下,朝著關宏盛衝擊而去。

而這才只是一個開始而已,雖然亂天門的人撤離的很快,但是終究還是有人速度很慢,而且還有不少重傷的人,根本無法行動。

「嘩啦啦……」下一刻,一道道雷霆從天而降,五顏六色,每一道雷霆都是帶著毀天滅地的氣息,傾斜而下。

整個亂天山方圓百里全部化成了雷霆的海洋,徹底湮滅了亂天山,縱然洛天等人站在雷劫之外,依然心神顫抖。

「這雷劫,足以滅殺真仙初期,甚至中期,那關宏盛必死無疑了!」葉良辰輕聲嘆息。

「啊……」凄厲的慘叫在亂天山上響起,那些沒有來的及逃走的亂天門弟子,根本沒有堅持一個呼吸,便是徹底湮滅在那恐怖的雷霆之下。

雷海遮擋住了洛天等人的視線,但是洛天幾人卻是能夠聽到那一聲聲絕望的慘叫。

「若是跟哪個宗門有仇的話,直接去對方的山門渡劫,那不是能夠讓那個宗門損失慘重么!」洛天心中思索。

「不可能的,你以為你會有去對方山門渡劫的機會么?真仙之劫,誰都會小心對待!估計還沒等你渡劫,宗門便會有強者將你滅殺了!」麻雀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懶洋洋的響起。

「前輩,你是滔天大能,一念滅蒼穹,一眼滅真仙的存在,你看看那個關宏盛死沒死?」洛天開口便是一頓馬屁,雖然知道這樣的劫難之下,關宏盛必死無疑,但是洛天還是忌憚,忌憚關宏盛還有手段。

「沒死,人死劫消,這真仙劫還在繼續,那個小子就不會死,嘖嘖,沒想到那個人的竟然會出現在這裡,這小子也算是天賦很好啊,竟然掌握了心之幻界,還有道心種魔!」麻雀讚歎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讓洛天身軀微微一震。

麻雀是大能,這一點洛天已經肯定,至於麻雀是什麼實力,洛天不知道,但是洛天知道,一定是比真仙巔峰要強,說不定曾經是仙王。

能讓麻雀如此讚歎,可見關宏盛的逆天,讓洛天心中將關宏盛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

「前輩,你曾經是什麼樣的存在?是仙王么?」洛天傳音,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別套我話,老子要睡覺了!」麻雀回應,之後無論洛天怎麼說話,麻雀都不再回復。

「轟隆隆……」雷劫不斷的落下,一直都沒有消散的趨勢,甚至洛天眾人看到了雷海之中,升起了陣陣的道音,一道道帶著毀天滅地的極光從烏雲之中射出,異像橫生。

「我草,那都是什麼!」葉良辰等一干紈絝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著那些異像。

「更可怕的是,那個姓關的還活著!」一名紈絝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顫抖,如此天劫,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

「極道之光,真仙極境,純陽真仙!」玄丹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那一道道神光,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真仙極境,竟然有人進入到了真仙極境,比起天仙極境更加難以進入的境界!」星河府的幾名真仙臉上也是帶著不可思議之色,失聲開口。

「走吧……他若是失敗,必然身死道消,若是成功,我們或許也不是對手,縱然能將他滅殺,我們也會損失慘重,到最後也會十不存一!」一名真仙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謹慎。

洛天臉色深沉,目光看向那恐怖的雷海,沒想到關宏盛竟然如此強悍,渡的是真仙極境之劫。

「嘖嘖,沒想到有些出乎本座的意料啊!」麻雀趴在御獸印中,烏黑的眼睛露出讚歎。

「是個禍患啊!」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不親眼看見關宏盛死,洛天心中不安。

眼下亂天門已經徹底分崩離析,兩名太上長老,范天宇和梅骨其在剛才,直接被麻雀剝離的魔種,留在了亂天山上,肯定必死無疑,其他逃出的弟子,洛天不放在眼中,只剩下個關宏盛,在洛天看來是最可怕的,也是對自己威脅最大的。

「走吧!」玄丹看出了洛天眼中的不甘心,但是事到如今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離開。

「嗯……」洛天點了點頭,隨後身形閃動,帶著葉良辰幾人,朝著末日森林的方向飛去,畢竟,洛天答應了葉良辰,要幫葉良辰找到星河府。

隨著洛天等人的離開,那些亂天門的弟子們也是紛紛朝著四周散去,他們不是不想看著關宏盛,但是關宏盛種下道心種魔的手段,讓這些弟子膽寒,不敢留下。

就此,亂天門徹底分崩離析,只剩下那百里的雷海不斷的翻騰著,誰都不知道關宏盛的結局到底是什麼樣。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繞路

龍吟城,洛天進入仙界以來的第二個落腳點,龍悠然的父親龍力,如今已經成為了方圓五大城的絕對主人,父憑女貴,龍悠然這個天龍門內門弟子,如今已經成了龍吟城最大的靠山。

而洛天的名字也是在五大城傳揚,使得龍力更是沒人敢動,甚至五大城周圍幾座背後有宗門的大城,也是知道洛天不敢和五大城衝突。

隨著震仙門被滅,龍力的地位更加不可撼動,誰都知道,之前震仙門帶人來殺了龍家近千口,但是洛天和龍悠然回來,滅殺了震仙門的長老,而震仙門也是被神秘人所滅。

不過,這些日子,龍力卻是有些愁事,而愁事的來源,便是末日森林,半個月前,末日森林發生了變化,狼嘯之音不斷的傳出,黑色的烏雲將整個末日森林籠罩,原本就陰森無比的末日森林,顯得更加可怕,終日黑氣環繞。

天升異像,不是有重寶出世,就是有東西作怪,不過這些倒也不影響五大城。

但是七天前,末日森林中的霸主,嘯月天狼不斷的從末日森林中衝出來,主動攻擊末日森森林外的人們,而且有著逐漸朝著五大城進攻的趨勢。

如此情況,龍力怎麼能不擔心,派人前往末日森林去打探,但是卻一直都沒出來。

而且這些天,嘯月天狼更加瘋狂,彷彿有組織的一般,開始集結在末日森林之外,進行衝擊。

五大城的人聯合起來,才抵擋住一波波嘯月天狼的衝擊,五大城死傷慘重。

「龍城主,實在不行我們就撤吧,雖然我們的根基在五大城,但是若是再來幾波,我們也頂不住啊!」孫落山頂著大光頭,臉上帶著焦急,沖著龍力開口。

「再等等,我們已經聯繫了宗門,末日森林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些宗門一定會感興趣,說不定會派弟子長老前來!」

「三天,若是三天那些宗門還沒來人的話,我們……就撤出五大城!」龍力沉聲開口,聲音卻是帶著不舍。

「龍吟城城主出來接見!」就在龍力幾人商量之時,陣陣波動,在龍吟城外響起,讓龍力幾人的身軀微微一震。

「來了!」幾人臉上帶著大喜之色,連忙走出了城主府。

城主府外,幾道身影站在那裡,臉上帶著傲色,如同一根根筆直的雕塑一般,站在那裡,目光看向從城主府中匆匆走出來的龍力。

「這是不動殿的人!」孫落山站在龍力的身後,沖著龍力開口,孫落山曾經也跟宗門有些關係,雖然關係較遠,但是也能認出這些人是屬於哪裡。

「恭迎不動殿的天驕長老!」龍力微微抱拳,沖著幾道身影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恭敬。

「大膽,一個小小的城主,見到我們竟然只是微微抱拳,不知道要躬身么?」一名臉上帶著傲氣的青年,目光看向龍力大聲開口。

「是在下施禮了!」龍力臉色微微一變,目光看向幾人,沒想到不動殿竟然如此囂張。

不動殿的實力,龍力是知道的,比起震仙門來,要強了不少,但是比起天龍門,甚至是亂天門這樣的宗門來,相差了最少兩個檔次。

「哼,知道就好,將城主府給我們騰出來,我們這幾天要住在這裡!」青年冷哼一聲,沖著龍力頤指氣使。

「閣下,這麼做是不是有些過分了,我們城主府的地方很大,足夠幾位去住了,而且還有其他宗門要來,到時候我們也要安排!」龍力輕聲開口,身軀微微的弓了下去,但是聲音卻是不卑不亢。

「什麼?一個小小的城主,竟然敢對我們如此說話,我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給你個機會,帶著你的人,滾出城主府!我數十個數,若是不滾,別怪到時候我幫你們滾!」青年跳起腳來,大聲罵了起來。

「區區一個不動殿,什麼時候如此張狂了!」不過青年的話音剛剛落下,陣陣冰冷的氣息從遠處傳來,幾道流光閃動,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為首的是一名女子,面容清冷,一把長劍背在了女子的身後,女子的身後跟著穿著幾名青袍的弟子,臉上一樣帶著冷漠,而青袍上的袖口綉著一條騰飛的青龍,代表著幾人的身份。

「天龍門!」

「拜見天龍門天驕!」幾名不動殿的弟子長老臉色頓時變化起來,如同哈巴狗一般,來到幾人的跟前,目光之中帶著恭敬。

「你們剛才讓他滾出去?」女子目光看向剛才說話的那名青年,冰冷的目光讓那名青年不敢直視。

「沒錯,我們是想讓他們將城主府騰出來,好給幾位天龍門的天驕使用!」青年低著頭,聲音之中帶著阿諛之色,跟之前比起來,派若兩人。

「自斬一臂,此事算了!」女子冷聲開口,聲音之中不加絲毫的波動。

「爹!女兒好想你啊!」說話話,女子臉上便是變成了另外一個模樣,撲到了龍力的跟前。

「哈哈,丫頭,爹也想你啊!」龍力大笑著,寵溺著拍著龍悠然的腦袋。

「爹……」青年傻眼了,不動殿的人也傻眼了,沒想到龍力竟然有這麼大的靠山。

「洛天那小子,怎麼沒一起來?」龍力輕聲開口,仔細的端詳起了龍悠然,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洛天哥哥去中三天了,去了好久了,到現在都沒回來!」龍悠然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開口回應起來。

「洛……洛天……那個滅掉震仙門的狠人……」青年顫抖了,天龍門第一天驕誰不知道,當年震仙門被滅,雖然當時人們不知道是洛天所為,但是後來自然逃不出人們的眼睛,畢竟有人認出了騎狗少年,就是洛天。

「看什麼看,說話你們聽見,我們師姐這還是仁慈了,等著我們幫你砍么?那可就不是能不能接上的問題了!」龍悠然帶來的弟子臉上帶著冷笑,看著那顫顫巍巍的青年。

「是……是……是,我現在就砍……」青年咬牙,心中發苦,沒想到一個小小城主的背景竟然這麼大。

「滾遠點砍,別弄髒了我家!」龍悠然冷哼一聲,隨後便是拉著龍力的大手走進了城主府中。

「爹,末日森林怎麼了?」龍悠然臉上帶著疑惑,她回來的時候,便是看到了末日森林的變化。

龍力苦笑了一聲,隨後便是將最近的狀況同龍悠然講述了一遍,讓龍悠然和龍悠然帶來的弟子臉色變的凝重起來。

「爹,必須撤離,嘯月天狼發生這樣的變化,肯定是末日森林中出大事了,洛天哥哥曾經能夠控制嘯月天狼,最好是等他從中三天回來再說。」龍悠然輕聲開口。

「嗯,既然你說撤離,那就撤離吧,不過,你帶著人們撤,我還是要進入末日森林一趟,你鄭伯他前段時間進入了末日森林探查,再也沒出來過,我想要去看看!」龍力眼中帶著堅定。

「爹,此事交給我,你不是也通知其他宗門了?我們等其他宗門人來的多一點,再一起進入看看吧!」龍悠然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一想到之前跟洛天在末日森林見到那麼多的嘯月天狼,龍悠然便是感覺有些頭皮發麻。

……

亂天門,恐怖的雷霆席捲了三天,終於停止了下來,整個亂天門在恐怖的雷霆之下,化成了灰燼,方圓百里一面全部被雷霆湮滅。

「啊……」

「洛天……」一名渾身焦黑的身影躺在那裡,口中傳出虛弱的聲音,但是聲音之中卻是帶著滔天的恨意。

「洛天……我要你死……不過也要謝謝你……沒有你我也度不過這極境的真仙之劫,成就純陽真仙!」

「沒想到,這金書,竟然如此強大!」焦黑的屍體般的身軀低吼,隨後緩緩的站起。

「等我傷勢痊癒,必然殺上天龍門!」焦黑的身影消失在天際,留下了一片廢墟。

而此時,洛天,葉良辰等人站在了末日森林之外,只要橫穿過末日森林,便是能夠抵達龍吟城。

「這末日森林怎麼了?」洛天幾人臉上帶著凝重,看向那濃郁的黑雲,將末日森林籠罩起來,陣陣的嚎叫之聲,在森林之中傳出,顯的瘮人無比。

「那個,天哥,要不我們還是叫點人吧,我怎麼感覺這森林,好像能把我們吞噬了一樣呢?」葉良辰呲了呲牙,身體顫抖了一下。

「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前我就在末日森林深處看到過黃泉,還有彼岸花!」洛天看著那濃郁的黑氣,他知道,那是鬼氣。

而洛天也是有中心驚之感,感覺末日森林可能發生了可怕的變故,洛天沉聲開口。

最讓洛天擔心的是關宏盛,距離幾人離開亂天山已經三天了,但是紀元之書,還沒有回來,洛天嘗試過靠著自己識海中的一頁聯繫一下紀元之書,但是卻依然被禁錮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