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這是誰啊?這不是莫家未來的少奶奶?」

傅曦揚起頭來,沖著傅歆沒有半點好氣地道。

「怎麼了,姐姐,你是啞巴了嗎?」

傅曦的聲音吸引了眾人的目光,而傅歆皺了下眉,只怪自己出門沒看黃曆。

「你這個賤女人是不是就知道在背後動手腳,你有本事當著我的面啊!」

傅曦沖著傅歆大嚷道,根本不由得傅歆開口。

傅歆一陣莫名其妙,「你,你怎麼了?」

「你說怎麼了?你不是就把我對你做的事告訴給琰哥哥了嗎?不然他怎麼會對我這麼冷漠?」

傅歆一聽這話就一陣頭疼,這莫名其妙地就挨了一頓罵,還是因為給莫琰打掃戰場!

「我真的什麼也沒有說,我發誓!」

「誰要信你啊!」

而傅歆聽了半天才鬧明白了,原來傅曦想要單獨約莫琰,莫琰以開會為由直接給拒絕了,傅曦說自己可以等,莫琰直接給人來了一句:你有時間,我可沒有這時間!

傅歆扶著額,這話真的很莫琰!

「我告訴你,琰哥哥娶你只是因為你手裡的股權,你不要異想天開了,就跟你媽媽一樣,琰哥哥早晚也是我的!」

傅曦的話像冷風一樣戳進了傅歆的脊樑里,狠狠咬著牙沒有說話,而傅曦更加肆無忌憚地道,「所以你別想搞小聰明,你既然從傅家滾出去了,就別想再滾回來!」

「我知道。」

傅歆攥著手,冷漠地道。

就滾回來,她還會連本帶利的滾回來!

「哼,你知道就好!」

傅曦也懶得搭理她,轉身想走的時候,傅歆卻輕聲道,「你真的很喜歡莫琰嗎?」

聽到這話,傅曦顯然一愣,甚至有點不相信這話是那個傻子問出來的,於是,傅曦冷笑道,「當然了,怎麼,你想幫我嗎?」

傅歆一笑,「你想多了,我永遠都不會主動離開莫琰。」

傅曦恨得牙痒痒,莫名看了一眼傅歆提起手上的袋子,傅歆袋子里好像有一包葯,那好像是瑾天經常給傅歆開的葯,只是奇怪的是,那明明是未打開包裝過的葯,怎麼傅歆會有?

而傅歆又裝出一副害怕的模樣,「那我,那我先走了!」

離開了眾人,傅曦氣得尖叫起來,這個裝瘋賣傻的臭東西,你給我等著!

而莫琰此時正在會議室里開了一個緊急視頻會議,對方是合作多年的德國佬,精明得不肯鬆懈一個百分點,正在焦頭爛額的時候,忽然手機響了,莫琰只以為又是傅曦沒眼力見地打來電話,口吻自然不好了。

「你到底有完沒完?」

「你今天晚上回來嗎?」

傅歆的聲音就像墜入湖水裡的一顆石頭一樣,清澈、明亮。

莫琰似乎在思索了片刻之後,直接叫停了視頻會議,冷漠的口吻有點不像莫琰,「你有什麼事?」

「我有點事想跟你談一下。」

傅歆輕聲道。

莫琰遲疑了一下,「好。」

掛斷了傅歆的電話,莫琰卻緊鎖眉頭,腦子裡當然又不由自主地想到她在背地裡一直防範著自己,卻當著他面像只順從的兔子,而且還是一直會咬人的兔子。

然而,莫琰還是決定給傅歆一次機會,她必須得知道他可以沒有她,但是她不能沒有他。

傅歆之所以想跟莫琰談談也無外乎是因為傅曦,她不想讓傅曦打擾了自己的計劃,而對於莫琰而言,傅曦也可以利用一下,所以她自然想要跟莫琰商量一下。

莫琰晚上回來的時候,傅歆正在廚房裡幫忙,看見莫琰自覺地挽起一個笑,莫琰一言不發地看著她從廚房裡端出一道道菜,那感覺竟然讓他感覺很溫暖。

莫琰這些天都沒有露面,而傅歆精神飽滿的樣子讓他有點不爽,只是傅歆是在故意討好自己,莫琰也看得出來。

在外人看來,莫琰和傅歆一點都不像準備結婚的小兩口,倒像是相互鬥智斗勇的棋逢對手。

「婚禮準備的還順利嗎?」

傅歆看著莫亦有點乾澀地開口,說實話,她也不是很清楚莫琰跟她合作有多少誠意,所以傅歆凡是都會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莫琰卻冷笑看著傅歆,「你很不放心嗎?」

明明是一張單純的臉,卻沒想到滿腹心機,莫琰湊近傅歆,「還是你怕我反悔?」

「我沒有,只是你這些天好像都很忙……」

傅歆連忙擺明了自己的態度,她不明白為什麼莫琰會忽然對自己這麼冷漠,如果說不擔心那是假的。

「你是不是很怕我對你沒有興趣了?」

莫琰直接輕聲道,果然看到傅歆的臉色變了!

「還是你其實一直都很期待我對你沒有興趣?」

「莫少,你誤會了,我一直都明白我們之間只是合作的關係,所以,你不用在意我的想法。」

「哦,是嗎?」

莫琰抬眼看著她,也不在意她認真解釋的模樣,至少現在在莫琰心裡,她的解釋含金量並不高。

傅歆耐著性子看著莫琰,默默攥了下手心,澄澈的眸子彷彿一汪清泉,「我聽說我父親想要跟你見面?」

這話是她無意中聽到瑾天哥說的,傅歆原本只是聊家常一樣地隨口說了一句,但話一出口,她的心裡卻莫名的咯噔一聲,然後驀然抬眼看向莫琰,好像在期待著什麼一樣。

莫琰聽到她說的這話,皺了一下眉,傅肇新約自己見面的事情,他都是剛剛收到的消息,為什麼傅歆會知道?

「大概是提出交換股權的事情吧。」

莫琰也隨口說道,而提到股權又是傅歆的心頭大事,雖然婚期就快到了,可是莫琰對於他們之間合作方案始終沒有確定。

「晨婧也會去嗎?」

傅歆莫名地問道。

「可能吧,你問她做什麼?」莫琰直覺皺了下眉。

「沒什麼,就是我今天看到她了。」 「她又把你怎麼了?」

莫琰以為傅歆又受到了什麼委屈。

「沒什麼了,她大概是挺喜歡你的……」

傅歆看了一眼莫琰,輕聲地道。

「你想說什麼?」

莫琰不會不懂她嘴裡的意思。

「我想得到傅家股權的人員分佈的數據資料。」

傅歆覺得既然話已經說到了這種地步,她沒必要藏著掖著了,索性將自己的目的說出來,原本傅歆想讓祁瑾天幫自己忙,但是她不想連累瑾天哥哥。

「所以呢?」

莫琰的聲音低沉得有些可怕。

「傅肇新為人謹慎,這麼重要的東西他連最親近的手下以及身邊人都不會相信,但是如果是傅曦就一切都好辦了,至少不會讓傅肇新產生懷疑。」

「所以你想讓我跟傅曦合作?」

莫琰聽到這話簡直就想笑,「怎麼合作?身體合作嗎?」

莫琰冷嗤了一聲。

傅歆馬上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顯然這話讓莫琰不悅了,只是傅歆覺得很奇怪,明明最開始他也是想跟傅曦結婚的啊?按說這對他也不是難事吧?

「傅歆,你有沒有腦子?敢把算盤打到我的頭上!」

莫琰沖著傅歆怒吼道。

莫琰站起身,直接指著傅歆,「傅歆,你是不是真的以為自己是莫家少奶奶了?」

「我沒有……」傅歆連忙解釋。

莫琰嘴角嗤笑了一聲,伸手勾住傅歆的下巴,「我娶你是為了什麼你自己不清楚嗎?」

傅歆心裡一抽痛,到底還是她自以為是了!

「我告訴你,我莫琰想要什麼樣的女人不是你說的算,你以為你心裡想什麼我不知道嗎?」

莫琰真的怒了,在他看來傅歆現在的行為就是在找死,居然想把別的女人塞給自己,她當他莫琰是什麼人了?

「所以,你不用在背地裡吃避孕藥,我是不會讓你懷上我的孩子的。」

傅歆瞪大了眼睛,莫琰則狠狠甩開了傅歆,也讓傅歆明白了為什麼連日來莫琰都對她冷漠以待。

「你,你都知道了?」傅歆低如蚊蠅的聲音,充滿了畏懼。

「難道你做了什麼,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嗎?」

莫琰警覺地看著像傅歆,分明不想錯過她眼中的任何不安。

傅歆自覺攥了下手,乾笑了一聲,「沒,沒有。」

「傅歆,你選擇跟我合作,是不是得有點誠意?對我坦白點,有那麼難嗎?還是你以為我只有你一個女人?」

莫琰冷哼地道,直接將傅歆貶低得一文不值,沒錯,傅歆不會天真的以為莫琰的女人只有她而已。

驀地,莫琰提起她整個身子,俯身抬著她的下巴狠狠地遞到自己的眼前,鷹隼的目光盯著傅歆,「如果你連這點誠意都沒有的話,我想考慮考慮我們之間的關係了。」

莫琰下一瞬鬆開了她,傅歆的身子被推到了一邊,而莫琰昂首遺世獨立一樣,高傲得彷彿任何人都不能侵犯。

傅歆握住兩隻手,硬著頭皮盯著他完美的下顎線條,凌厲的五官彷彿上天的傑作一般,與生俱來生人勿近的氣質讓傅歆有些畏懼。

誠意?

她能給他的誠意到底是什麼?

莫琰也在期待,至少希望她不對自己隱瞞,給他一個交代,而不是在背後里一個人承受,一個人做兩個人的決定到底把他至於何地?

然而傅歆在猶豫之後,選擇的方式卻是走近莫琰,伸出兩手環住了莫琰的脖頸,踮起腳尖,主動地親吻上了莫琰的嘴角。

她笨拙得不懂技巧,垂下眼眸,緩慢又漫長地親吻著,像小孩子一樣,兩手又緊緊環住莫琰,莫琰始終不為所動,傅歆的額頭都泛起汗珠來,她的不斷地吻,直到慢慢濕潤,舌尖依樣學樣地想要攫取莫琰的,可是莫琰卻安靜得讓人覺得可怕。

就在傅歆想要放棄這個主動的吻時,莫琰伸手攔住她的腰肢翻身便將傅歆壓在了身下,沒有半刻停留,徑直吻上了傅歆,像帶著懲罰一樣,不斷地吸吮,傅歆甚至連呼吸都成了問題。

「別,別這樣,好不好?」

傅歆伸手攔住了莫琰探入她裙底的手,微微皺著眉。

莫琰看著她,只會覺得她是欲拒還迎,冷笑一聲,「這就是你的誠意?」

傅歆頭髮凌亂,嘴角還帶著一縷銀絲,面對著莫琰不知所措。

莫琰扯了下嘴角,「原來你的誠意就是你的身體啊?」

傅歆愣住了一下,而莫琰的目光中帶著如狼似虎的兇狠,彷彿此刻的傅歆就是他的專屬獵物一樣,傅歆知道面對莫琰她只能巧取不能豪奪,她漸漸軟糯了下來,她此刻被壓倒在餐桌上,至少不能在這裡。

「可不可以別在這裡?」

傅歆懇求的語調對著莫琰,但是那語調卻讓莫琰煩躁不已。

是不是在傅歆的眼裡,他只是一個掠奪者,根本沒有其它?

她眼中的他就是洪水猛獸嗎?只是一個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嗎?

「好,如你所願!」

莫琰攔腰抱起了傅歆,直接抱著她上了樓,伸腿踹開了她的房間,把傅歆扔到床上就撕扯開了傅歆的薄裙,一直到她光潔的身子躺在身下,莫琰伸手扼住傅歆的雙手到頭上,從上至下俯視著她,她的眸子中閃爍著淡淡的光。

莫琰甚至已經想好現在就放過她,只要她向他低頭,他只是不想承認被蒙在鼓裡罷了。

可是,傅歆只是閉上眼睛,她不反抗,但在莫琰看來,她的態度已經表明了她與他的歡愉她永遠不想接受。

第四十章不堪入目

傅歆整個身子在顫抖,在莫琰面前她的尊嚴蕩然無存,無論他們之間有多麼親密,傅歆都清醒的意識到自己只是一件可以被隨意扔丟的東西而已。

如果傅歆可以選擇逃離莫琰的方式的話,她悲哀的發現她只能掩耳盜鈴,閉上眼睛只當這一切都是一場噩夢,然而只要是夢就會有被驚醒的一刻。

「看著我!」

莫琰死死掐著傅歆的脖子,迫使她睜著猩紅的眼看著自己,也迫使傅歆清醒。

傅歆越是不斷掙脫就越是被狠狠對待,殘忍如莫琰彷彿沒有了半點人性。

傅歆兩手扒在床沿上,儘管已經身無寸縷依舊不想屈服,她知道莫琰最想看到她無助的樣子,只有懇求他才能得到救贖,而他是最不允許任何意外發生的人。

傅歆也明白她沒有經過莫琰的同意就背著他偷偷服用避孕藥他有多麼不爽,可是即便如此,傅歆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只是她錯誤了低估了這個男人的容忍性。

「我讓你看著我,你沒有聽到嗎?」

莫琰沖著傅歆厲聲道。

傅歆蹙著眉,他到底還想她怎麼樣,她已經乖乖躺在床上,甚至決定閉上眼睛任由他所有的侵犯,難道他還不滿意嗎?

「你是覺得我不堪入目,是嗎?」

莫琰不會不明白她目光里的輕蔑,而他手上只要一個用力,好像就能將傅歆的脖頸折斷。

「我只是想不到堂堂莫少竟然一點風度都沒有……」

傅歆仰面沖著天花板,嘴角在冷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