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

易寒話音一落,一把金色短劍瞬間從他那手心之中暴射而出,眾人只感覺到眼前一道金色的光芒閃過,雷五和雷六的腦袋已經被搬了家。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眾人都是一驚,特別是那些原來雷氏家族的人員,額頭上瞬間滲出一層冷汗。

到了現在,他們才算徹底明白,易寒之所以讓他們前來,顯然不是為了看怎麼處置雷五和雷六兩個叛徒這麼簡單,真正的目的,那是要告誡他們,既然歸附了易氏家族,就不要心存二意,否則下場將會和那雷五、雷六一樣。

眼前的一幕,這只是震懾!

「雷天叔叔,,您看我這樣處置雷五、雷六,是否合理?」易寒把目光轉向雷天,臉上的表情耐人尋味。

「合理!合理!」雷天連忙回答道,「似這種背叛之人,死有餘辜!」


……

青石小樓之內,現在只有易寒、夏丹山野和易成龍三人。

「哈哈,我的小外孫,我會暫時在這黑岩城呆上三個月,除了想要給你些幫助之外,對易氏家族,我也有些打算,保證在我們都離開之前,不會給你留下後顧之憂。」夏丹山野樂呵呵地盯著易寒的臉說道。

「三姥爺,您能不能說的詳細一點兒?」易寒一臉茫然地問道。

夏丹山野兄弟三個,老大夏丹山峰乃是當今大豫帝國的皇帝,易寒的親外公;老二夏丹山林,被敕封為靠山王,也就是和易寒的母親定下十六年之約的那位;老三就是夏丹山野,被敕封為安逸王。

當然這些都是夏丹山野告訴易寒的。

所以易寒才會叫他三姥爺。

「哈哈,至於你,那要等你取得了雷天的鬼影魔柱之後再說。那就先說說對易氏家族的安排吧!」夏丹山野眼睛一眯,緩緩地說道,「你爺爺已經在高級畫家停留了不下二十年了,據我觀察,他現在已經可以嘗試突破,進階畫師境界了。」

「真的?」聽到這裡,易成龍第一個驚呼出聲,臉上洋溢著激動的神色,雙眼之中更是迸射出炙熱的目光。

他本以為,他這一生可能永久地停留在高級畫家層次了,沒想到,他還有可以更進一步的可能。這個消息對他來說,怎麼能不激動?

易寒聽夏丹山野這麼一說,也是瞬間心花怒放,倘若爺爺真的能夠突破到畫師境界,有一個畫師坐鎮黑岩城,那就萬無一失了。

「其實,以親家的修為,早就有了突破成功的希望,只是缺少一些契機和資源罷了。」夏丹山野依然是樂呵呵地說道,「不過現在嗎?有了千水畫陣的存在,再有我這個畫王的幫襯,我可以保證,最多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你就可以完成突破,進階畫師!」

「這麼快?」易成龍簡直不敢相信。

「哈哈,也沒這麼快,在這之前,我需要先幫你們把千水畫陣給改造一下,等改造完畢,這千水畫陣就可以作為你易氏家族今後培養新人的絕佳場所了,只要運用得當,為你們易氏家族製造出一批畫家境界的修鍊者還是輕而易舉的。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出幾個畫師也不好說哦。」

夏丹山野說的輕描淡寫,但是這些話聽到易成龍和易寒的耳朵之中,那就好比是天籟之音一般,是那般的悅耳動聽。

「喏,這是我需要的一些材料,希望親家能夠儘快置辦過來,我也好早日幫你改造千水畫陣,助你突破成功。」夏丹山野說著,把一個寫滿密密麻麻字跡的絲絹遞到了易成龍的手中。

「這……這些東西以我易氏家族目前的財力……」易成龍接過那絲絹一看,老臉立刻是憋得通紅,尷尬地說道。

「哦,是了!」夏丹山野一頓,立刻又把一個戒子環向易成龍遞去,「這些材料雖然並不罕見,可對易氏家族目前的財力確實有點兒勉強。這個戒子環中有一萬兩黃金,購置這些材料應該是綽綽有餘了。不過,這些黃金可不是我我送給你們的,這是易寒的母親羞月公主特意托我捎來的。」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五十六章羞月公主

--------------------------

「不過,這些黃金可不是我送給你們的,這是易寒的母親羞月公主特意托我捎來的。」夏丹山野說罷,把那個戒子環遞給了易成龍。

「我娘?」一提到母親,易寒立刻就來了精神,「三姥爺,能給我說說我娘的事嗎?」

「你娘嘛?」說到這裡,夏丹山野額頭上的皺紋立刻密集起來,「現在我還不能給你說太多,不過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你娘時刻都牽挂著你。毫不誇張地說,自從她離開邙山城之後,有關你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沒能夠逃過她的掌控之中。」

「我娘一直在關注我?」易寒太感覺意外了,「我怎麼一直都不知道?」

不只是易寒感覺到意外,就連那易成龍同樣是大吃一驚,這麼多年來,居然連他都是沒有發現任何的蛛絲馬跡。

「哈哈,你們吃驚也不足為怪,別說是一個小小的邙山城,就是整個的大豫帝國,哪兒有些風吹草動,也都難逃出我夏丹皇家的耳目,更不要說你這個由公主殿下親自下令密切關注的對象了。」夏丹山野神秘兮兮地說道,「不要以為大豫帝國上千年的統治,真的就靠各地大小勢力和家族的自覺臣服!什麼無為而治?那只是針對那些對我皇家沒有威脅的人說的,如果真的涉及到帝國的利益,一旦查明,立刻就會讓他們從這片疆土上消失!」


「噓!」聽到這裡,易寒和易成龍都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不過不同的是,易成龍是對那夏丹皇室由衷的敬畏,而易寒則是大大的感動。令他沒有想到的是,身陷皇宮大院的母親,雖然身受囹圄,卻一直沒忘記關注這個遺留在外的兒子。這更堅定了他贏取十六年之約換取一家團聚的信念。

「不過說到你娘,你可不能怪她!」夏丹山野突然一本正經地看向易寒。

「我知道的,三姥爺!」易寒重重地點了點頭,以表示沒有怨懟母親的意思。

「你也知道,你娘其實很不容易的,具體的請恕我不能多說。但她對你的愛,卻是每時每刻都不曾減少一分。當她得知你父親易天世酗酒墮落之時,你知道她有多傷心嗎?當她得知你一次次被小夥伴們欺負,在邙山城外的山頂之上發泄吼叫之時,你知道她的心也早已是碎了個七零八落嗎?當她得知你被外放邙山牧馬場之時,其實,她連死的心都有了!十幾年來,有關你的消息,幾乎對她都是一種摧殘!」夏丹山野的話越說,臉上的神色越是凝重。

這些話,就像是一把把的尖刀一般狠狠地刺入易寒的心臟,他可以體會到母親的感受,因為這些年,有關他的消息,幾乎沒有一個是好的。

「即便如此,你的母親依然是堅信,她的兒子絕對不是孬|種,一定能夠把她從那無形的牢籠之中成功地解救出來!」夏丹山野依然是面色莊重地說道,「不過你小子終於還是給他帶來了希望。當她得知你小子終於開始修鍊之後,她高興得足足是哭了三天三夜!其實我這次來你們芒崖郡,就是受你母親所託,特意來提點你一下的,至於說追捕屠骨,那只是個噓頭罷了。」

「娘……」易寒聽到這裡,眼淚終於是忍不住滴落下來。

「好了,孩子!」夏丹山野伸手摸了摸易寒腦袋上黑亮的頭髮,以示安慰,「以你的資質和進步速度,兩年之後獲得參加畫緣大會的資格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不過,這還遠遠不夠,畫緣大會可是整個大豫帝國年輕才子的一場盛會,不要說獲得前十,就是想要進入前一百,至少恐怕也得是畫靈的境界!」

「啊!」聽到這裡,易寒突然大驚一聲,心中頓時感覺到拔涼拔涼的。

不只是他,就連那易成龍,此時也是臉色大變,對那畫緣大會的了解,他顯然也是所知有限。畫靈,對他來說,太遙不可及了!易寒顯現出的天賦,雖然令他都自嘆不如,但他也不認為易寒能夠在兩年之內突破到畫靈境界。

「哈哈,不過也不要泄氣。」夏丹山野哈哈一笑,試圖緩和一下凝固的氣氛,「世間之事沒有絕對!你娘對你可是抱有絕對的信心的,你難道就沒有信心嗎?」

「有!」只見那易寒牙齒嘎嘣一咬,聲音鏗鏘有力,那氣勢令夏丹山野和易成龍都是一凜。

……

大豫帝國,帝都豫京,某處未知之地。

這裡是一個火的世界,方圓數百里之內,到處都是赤紅而翻滾的岩漿,白色的氣體帶著可以把人體瞬間熔化的溫度從那岩漿之中蒸騰而起。

這般的地方,不要說讓人在這裡生存,就是想上一想,恐怕都會讓人不寒而慄。

然而在那岩漿世界的中心位置,卻有一個不足千米大小的圓形島嶼,而那島嶼的中心位置,正有一個美麗的身影亭亭玉立!

那身影靜靜的站在那裡,當真是如九天玄女臨世一般,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

膚若凝脂,眸若秋水,瓊鼻挺翹,紅唇潤澤,貝齒如玉。此女傾城傾國之色如夢似幻,美得讓人窒息。

偏偏是這樣的一個可閉月羞花之絕世佳人,那嬌俏的娥眉卻是緊緊地蹙在了一起,不過這絲毫沒有影響到她那讓人噴血的容顏,反而更顯出一種別樣的美。

此女不是別人,正是大豫帝國皇帝唯一的女兒,羞月公主。

自從十餘年前,她被那夏丹山林從邙山城帶回豫京之後,就一直被關押在這裡,以示對她破壞與鄰國皇子和親的懲戒。

「易寒,我的兒,再有兩年,就是畫緣大會開始的日子了,為娘知道你能行的!」夏丹羞月圓潤的聲音字字如珍珠落玉盤盤的清脆悅耳,「娘沒用,在你最需要娘呵護的時候卻把你獨自撇下,希望你不要怪娘狠心呀!」

……

在豫京的一處裝飾豪華的宮殿之中,臉如刀削般的夏丹山林正坐在一張巨大的太師椅上閉目養神。

「啪!啪!」

突然,門外傳來兩聲擊掌。

「進來!」


夏丹山林倏然睜開雙眼,犀利的目光從他那深邃的眸子中射出,那喝聲更是在整個宮殿之內嗡嗡作響。

「咻!」

一道黑色的身影應聲而入,立馬單膝跪地。

「報告靠山王,那易寒已經把黑岩城的雷氏家族全部收降,宇文別鶴也被他打得落荒而逃。他現在是高級畫家境界,安逸王仍然滯留在黑岩城。」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夏丹山林沉聲說道。

「是!」黑衣人應了一聲,立刻退去。


「哈哈,易寒,我倒是小瞧了你!即便如此,想要進入畫緣大會前十,你也是痴心妄想!」夏丹山林臉上現出一抹狠戾,自言自語地說道,「想壞我好事?我讓你連豫京都到不了!」

(多謝dudu0596、一等通吃伯、一條毛線、唐深深、夜舟獨釣的打賞,老山會繼續努力的。)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五十七章黑岩峰頂

-----------------------------------

黑岩城東北,有一座常年雲霧繚繞中的山峰。

山峰並不高,但是距離還有數里之遙,就能感覺到一股陰森恐怖之氣撲面而來,定力不夠者,估計老早就被嚇得屁滾尿流了。

但是對易寒、夏丹山野和雷天三人而言,影響顯然並不是很大。

三人很快就鑽入了那濃密的雲霧之中。

霧很濃,可見度也就十米左右,不過這並不能影響高級畫家以上修鍊者對周圍的感知,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們的密切關注。

山路崎嶇,艱澀難行,其實那根本就不叫做路,充其量也就是勉強能夠攀附而上的落腳石崁罷了。

雷天顯然已經是不止一次攀爬這座奇異的霧山,腳步每次落下的位置,都是恰如其分地落在一個個剛好能夠踏腳的岩石之上,如果是稍有偏頗,很可能就會直接踏空,雖然不至於摔傷,但是形容狼狽卻是在所難免。

易寒和夏丹山野緊隨在雷天之後,亦步亦趨,倒是也走得穩健。

如果稍加註意的話,就能夠發現,這座山峰上的岩石全都是黑色的,就像是黑炭一般,特別是在濃霧的籠罩之下,更是顯得顏色濃重。

不過,真心話,這些黑色的岩石都是特別的堅硬,就連那些偶爾暴露在外的石楞,都是像鋒利的刀刃一般,經過了不知多少歲月的風化,依然是鋒芒畢露。

這就是黑岩城最具神秘色彩的地方——黑岩峰。

顧名思義,黑岩城也是因此峰而得名。

「噌!噌!噌!」

三個身影如輕靈的燕雀一般,以極快的速度向著那霧氣愈加濃郁的山頂疾掠而去,不消半個小時的時間,已經來到了山峰的最高處。

「那……那就是鬼影魔柱嗎?」

到達山頂的一瞬間,易寒就被眼前的一根擎天黑柱震撼住了!

只見一根黑塔般的巨大柱狀物件,聳立在那山頂之上,嚴格的說來,是懸浮在山頂上方的虛空之中,因為那巨柱的底端距離山頂的黑色岩石還有數十米之高。

巨柱直徑足有十米以上,高更是不下百米,只看得到它的頂部直插雲霧之中,仿若硬生生地插入了那天宇之中一般。

巨柱通體漆黑,但卻黑得亮澤,整體材質似是岩石,又若黑玉,但也不失金屬的光芒,以易寒的見識,顯然是無法把它辨認出來。

隱隱間有著鬼哭神嚎般的凄厲之聲從那柱體之中傳來,即便以易寒這般的定力,也不由得感覺心中發緊。

「這根鬼影魔柱,之前跟隨他的原主人殺伐太重,所以才被人放置在這裡經歷歲月的磨礪,以便能夠祛除戾氣。想必它原本的主人,定是一個魔頭一般的人物。其實有關這鬼影魔柱,在我夏丹皇室的文獻記載之中曾被提及。相傳五百年前,它就被人放置在了這裡,也曾經引來眾多修鍊者垂涎,但那時這鬼影魔柱戾氣正盛,低階的修鍊者根本無法靠近,更別說企圖煉化和駕馭,而真正的大能們,又不屑於沾染這曾經製造過無數腥風血雨的東西,所以它就漸漸地被遺忘在了這裡。不過說句真心話,這根鬼影魔柱,如果能夠被成功煉化,的確是一件不錯的畫寶武器。」夏丹山野盯著這根巨柱看了很久,把它的來龍去脈幽幽地道來。

「哦,沒想到這根鬼影魔柱還有這樣的一段故事!」易寒聽聞,不免有些失望,但是很快又興奮地看向雷天,「雷天叔叔,不是說您已經把這鬼影魔柱給煉化了嗎?據說那鬼冥神手就是從這鬼影魔柱之中學到的吧?」

「哈哈!」雷天乾笑了一聲說道,「我要是真的能把這鬼影魔柱給煉化了,幾個月前也就不會讓你有潛入千水畫陣的機會了。煉化它,我倒是很想!足足二十多年了,幾乎每隔幾天,我都會到這黑岩峰上來一趟,僅僅是被我祭出的精血,估計也都可以論噸來衡量了!雖然未能把它煉化,但也不算白忙活,或許是鬼影魔柱感應到了我的誠意,所以就送了我一套鬼冥神手的法決。這法決是以意念之力烙印在我的腦海之中的,如果易寒你想要學習的話,我可以傳授給你,雖然需要耗費些代價,但現在我們已經是自己人,也就無所顧忌了!」

「哈哈,那就先謝謝雷天叔叔了,不過這事等回去之後再說,至於現在嘛,我也想試試!」易寒雙目盯著那鬼影魔柱,滿是炙熱。

「經曆數百年的磨礪,這魔柱的戾氣現在已經不足最初的十分之一,倒也可以一試!」夏丹山野白鬍須翹動了幾下,淡淡地說道,「說不定,我還可以幫你一把!」

「真的?」易寒頓時來了精神,「那我可就要真的嘗試了!」

「嗯,放心吧,最起碼不會有危險的。」夏丹山野點點頭說道。

有了夏丹山野這樣的高手在旁邊護法,易寒的膽子也肥了起來。

「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