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說話間,兩人對面漸漸現身兩個跟他們一模一樣的人。

不過這些人是假的。但他們的實力,卻是真的!

不多不少,比雲夜和月瀾星高上兩個小境界。一出手,就是致命瘋狂的殺招!

想要活下去,那就得殺了假的人!

月瀾星:「上!」

雲夜手握霜雪,森冷劍意斬下……

文軒殿中。月千歡和墨九卿也知道了雲夜他們的情況。

墨九卿低喃:「英靈殿嗎?」

「那是月家先祖逝去后,一縷神念歸屬沉睡的地方。但凡有人進入,登上擂台。就要開始挑戰自我!」

司空喧解釋,「擂台一共九十九重,若能拼殺到最後。實力進階,一日千里!」

「失敗了,會死對嗎?」

月千歡看書的動作頓了頓,眼眸中含著擔憂。

司空喧遲疑了下,還是誠實的點頭。

他接著說:「入英靈殿,登上擂台前。他們是知道規矩的。」

「用命廝殺,拼個勝敗。這是無上劍道的考驗。」

墨九卿勾唇,「月瀾星和雲夜皆是用劍。這是他們的機遇,也是測試。」

「他們一定會活著出來的。」

「當然!歡歡,你可走神一會了。這文軒殿的書,我就要看完了~~」

「!!!」

月千歡瞪大眼,「你一直在背書?」

「對啊。在你和司空喧說話時,我一直在看。」

墨九卿邪氣一笑,腹黑十足。

月千歡瞪著墨九卿那妖孽的臉,氣鼓鼓磨牙。

開掛就算了,還比她速度快!

預料自己要輸。但月千歡才不承認,扭頭繼續背書。

司空喧瞅著兩人,開始摸摸下巴思考。等會,他要把自己藏到哪兒去?

月千歡和墨九卿無視他,但他不能再被虐狗了!

太慘,心疼的抱住自己QAQ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

墨九卿記下所有的書。勾唇看向月千歡,鳳眸深深,皆醞釀著愛意和寵溺。

他沒有收回神識,而是等著月千歡。

在月千歡面前的最後一本書落到書架時,墨九卿才收回神識。勾唇笑道:「剛好比你快一點~~」

「你早就看完了。」

月千歡飛到墨九卿面前。環手抱胸,月千歡盯著墨九卿。

兩人對視,一人邪笑著,一人臉越來越紅,目光閃躲。

半響。月千歡收回目光,嘆了口氣。「我,願賭服輸。」

「歡歡~~」

墨九卿起身。手一伸,佳人便已入懷。

挑起月千歡下巴,墨九卿視若珍寶般,輕柔烙印下滾燙的一吻。

月千歡眨眨眼,看著他。

墨九卿的嗓音,低沉性感。一字一頓,傳入耳中,撩撥著她的心臟。

他說:「其實,歡歡要在上面,也不是不可以。」 墨九卿靠的越來越近。月千歡的身影,在他眼眸中無限放大。

氣息曖昧,撩撥著兩人的心臟。

呼吸溫暖的噴洒在眼瞼,月千歡顫了顫。睫毛碰上墨九卿的手指,「歡歡的眼睛,真好看。」

月千歡挑眉,「只是眼睛好看?」

「當然不。只要是歡歡,所有的都好看!是天下獨一無二的。」

小心肝顫了顫,月千歡嘴角微彎。

她微微往後仰,但腰被墨九卿摟著。再退,也退不到多少。

眼見墨九卿越靠越近。月千歡一臉嚴肅的抬手,按住墨九卿的臉。

墨九卿抿嘴,「歡歡~~」

「大男人撒什麼嬌!」

「我這是放電,像撒嬌?」

兩人默默對視,半響噗呲笑出聲。

月千歡張開手,撲入墨九卿懷抱中。開口,語氣促狹。「所有的都記住了?」

「嗯。應付文軒殿的考試足以。」

「哈哈,那我們豈不是馬上就可以考試。離開這裡了?」

這時,司空喧的聲音幽幽傳來。「你們太年輕了。文軒殿的書,可不止這點呢。」

月千歡和墨九卿齊齊皺眉。扭頭看向司空喧。

司空喧這時候還蹲在地上。兩隻爪子捂著臉,生怕看見什麼狂虐單身狗的畫面。

雖然他看不見還能聽見。但掩耳盜鈴,總還是有點心理安慰的。

月千歡促狹勾唇,開口:「司空喧,你捂著眼睛就不怕我們丟下你走了?」

「我才不怕。你們又找不到路,還是要靠我!」

說著,司空喧又詭異的扭曲了一下。「那個,你們完事了嗎?我可以睜開眼睛嗎?」

「……睜開吧。」

墨九卿直接問司空喧。「你說文軒殿不只這一點書,是什麼意思?」

「文軒殿有三重啊!」

司空喧拿開手。扭頭指向右邊,「在那邊,還有兩個跟這裡一模一樣大的塔樓。」

「還有兩個?」

「嗯嗯。這裡存放的是過去的雜學記載。第二個,是存放功法神器圖譜。最後一個,是未來之書。」

未來?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齊齊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詫異。

月千歡不禁問:「未來之書。是未來的?」

「嗯,沒錯!」

司空喧說到這兒,十分驕傲自豪的挺起胸膛。

蹄子在地上踩了踩,發出咚咚的聲響。司空喧接著說:「文軒殿最後一殿,存放未來之書。」

「可能你們現在去,能看到挺多萬年前預言出來的記事。」

「這有什麼。」墨九卿邪笑不屑,「已經過去的,算什麼未來?」

「但你們也能看到從現在開始,對未來的預言啊!」

「真的能看到未來?」

「沒錯。不過每個人看見的都不一樣,但未來預言是真正存在的!」

司空喧繼續說:「文軒殿第一殿,第二殿是必須考試通過,才能離開。第三殿,你們可以去,也可以不去。」

聞言,月千歡勾唇。

冷眸中閃過輕狂,月千歡冷傲開口:「既然來了,當然是要去的!」

「那你們先開始第一殿的考試吧!」

司空喧轉身,甩了甩尾巴。「跟我來。」

「走吧。」 第一殿,考試。

出乎月千歡的意料。以為會是玉簡,神識什麼的考試。結果卻是宣紙三張,筆墨一排。需要手寫答題。

月千歡抬頭看向對面。文軒殿里,有專門的考試之地。是特殊建造,可以隔絕神識,以防作弊。

對面,墨九卿朝月千歡笑了笑。俯首,提筆做題。

司空喧:「月姐姐你快答題吧。有時間限制的!」

「嗯,我知道。」

月千歡提筆,看向第一個問題。

這第一題,就讓月千歡挑了挑眉。詫異錯愕。

呢喃:「第一題,文軒殿第一殿,九重樓上第三格,第七本書是什麼名字?」

「嘖,好神經病的題目。」

一般人看書,都是記書的內容。更何況,這麼多的書,它偏偏考你,哪兒放的書,是什麼名字?

不過嘛~~

月千歡勾唇,勝券在握的提筆寫下答案。「洛河書上冊」

對於普通人而言,可能回答不上。

但他們是修士。神識強大,記憶強悍。回答不上問題的,少。

月千歡繼續第二題。「山水記事第十三冊,洹河水中有妖物多少種?」

「七十二種。」

一題一題,月千歡答的得心應手。

三張宣紙,很快翻頁到最後一頁。

答題到最後,只剩下一題了。月千歡皺眉看著問題。

頓了頓。月千歡抬頭看向對面。墨九卿似乎也陷入了困惑中,提著筆半響沒有回答。

月千歡想,他們大約最後一題是一樣的。

這道題是,「你對哪本書最好奇,對哪本書最困惑?」

題目,真是越來越奇葩了。

想了想,月千歡落筆。

最好奇的,莫屬於洪荒錄。那是記載萬年前,洪荒世界山川河流的。

最困惑的,一定是記載時間梭的羊皮卷!

最後一個字寫完筆畫。三張宣紙立馬捲起來,「嗖」的飛到塔樓頂端不見了。

月千歡抬頭,看見塔樓頂端,有一顆璀璨若太陽般的明珠閃耀發光。三張捲起來的宣紙飛舞四周,字跡呈現金色流光。

月千歡問司空喧:「這是什麼?」

「文軒殿的機關。以前審題的是月家的長老們。現在,由文軒殿審核了。」

司空喧撓了撓下巴,繼續說:「只要答案正確,就能通關了。」

「怎麼樣,才是正確的?」

「月姐姐你看手背上的印記。印記變成金色的,而且開一朵花,就是通過了。」

月千歡低頭看向手背時,印記正漸漸染變成金色。

一朵指甲蓋大小的金色花骨朵,漸漸綻放變成一朵金百合。

「通過了!」司空喧歡喜拍手。「接下來,可以去第二殿了。」

「墨九卿呢?」

「過了。」墨九卿朝月千歡走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