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關心則亂,看來你很關心我。清歡,我很開心。」喬崢嘴角忍不住上揚。

妞妞道,「好了,先不說了,等你回來,再聊吧。」

「好。」

掛斷了電話,喬崢打算去寢室一趟,幫顧南潯拿一些東西回家。順便,再從家裡,給妞妞帶一些貼身用的東西,去醫院那邊。

走到寢室門口——

喬崢注意到文閔戳在外面,出聲問:「幹嘛待在外面,不進去?」文閔一臉便秘道,「我也不知道顧南潯發生么瘋,剛回寢室,就要把電話拆掉。這可是公共設施,拆除了,要被學校里罰款的。我勸他也不聽,還把我趕出來,說以後別什麼人都往寢室里領。阿崢,你說說

……他是不是強權?這是咱們四個人的寢室,又不是他一個人的,怎麼能隨便自己做決定呢?」

喬崢沒聽文閔繼續說下去,而是走進了寢室。

顧南潯已經把電話徹底的拆掉了,丟進了垃圾桶里。

「你這是在幹嘛?」喬崢問。

「你來的剛好,幫我把這堆垃圾丟出去。」

本來,他想立刻告訴喬崢,關於傅靖安下套騙妞妞的事情,但答應了清歡,不好返回,只得憋著。

可忍了又忍,顧南潯覺得,自己不能什麼事都不做。

於是,回到寢室里,把電話拆掉,來發泄心裡的怒氣。

當然這電話讓喬崢幫忙丟,也是為了以後告訴喬崢的時候,令他別那麼生他欺瞞的事情。

喬崢有些疑惑,但還是接過了垃圾袋,「這電話怎麼惹到你了?」

「我看它不順眼,想拆就拆了,哪有那麼多為什麼?」顧南潯理直氣壯的說。

文閔:「……」

這個敗家子!有錢沒處花了嗎?

喬崢卻沒相信顧南潯的話。因為他多少了解顧南潯一些,這個人很難動怒,讓他生氣到,把寢室里的電話拆除,一定是非常過分的事情。

聯想到伊萬卡追顧南潯,喬崢以為是伊萬卡又打電話騷擾他了。

便沒有多問,直接把垃圾袋,丟到了外面。看著喬崢和顧南潯要離開,文閔像只小尾巴一樣,眼巴巴的跟在他們後面,賣慘道:「阿崢,南潯,你看你們都搬出去住了,留下我一個人多可憐啊。你們就讓我,也去住別墅一段時嘛。等你們搬回來住,

我保證跟著南潯一起回學校。」

傅靖安能借用他們寢室里的電話,給妞妞傳遞錯誤的消息,一定跟文閔有點關係。文閔這人看起來滑的像一條蛇,其實就是個二愣子,沒有半點防人之心。

留下這麼一個人在學校里,保不準會發生其他的事情。

顧南潯倒是挺想把文閔留在身邊,好好地盯著他,免得他再被傅靖安那臭小子騙了,做出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可自己也是借宿,怎麼好意思開口呢?

顧南潯保持沉默。

文閔也知道,求他沒用,便不停地磨喬崢。

最後,喬崢被他纏的實在沒法子了,勉強點頭同意道,「好,我答應你去住一段時間。但咱們事先說好了,到了我家,可不許亂碰東西,尤其是清歡的!」

「這點小事情,我保證絕對不會犯!」

文閔開心的跳起來,摟著喬崢的脖子,就要往他臉上親。

喬崢一胳膊肘,捅在了他的下肋。

文閔悶哼了聲,趕緊撒開了手。

……

三人吵吵鬧鬧的回到了別墅,喬崢把妞妞的東西收拾好了,跟二人告辭。

在喬崢即將坐車走時,顧南潯忍不住,跟他說了聲:「阿崢,你小心點傅靖安。我總覺得那小子,最近要搞事。」

喬崢以為,傅靖安到顧南潯身邊晃了,才會讓他說出這樣的話。

淡笑著說,「嗯,我知道了。」

「你別不把我的話,聽進心裡。好好地地方傅靖安,知道了嗎?」

「好。」

喬崢應了一聲,關上了車門。

司機發動車子,駛離了別墅。

……

去醫院的路上,喬崢特地在華人街停了下來,給妞妞買了一些粵式茶點。妞妞最愛吃這些東西,而醫院那裡沒有。剛好買給她,讓她飽飽口服。

病房裡——

妞妞看著電視,肚子里的寶寶忽然輕輕地摸了下她的肚子,她撫摸著自己的小腹,笑的溫柔:「寶寶乖,媽媽會保護你和爸爸的……」

妞妞不喜歡跟別人斗,她喜歡與世無爭的生活。

但她的阿崢太過良善,根本不知道人間險惡。以後,她會保護他,不讓他和寶寶,受到壞人的陷害。 咚咚!

門口傳來了敲門聲,妞妞扶著肚子,從床上下來,走到門口開了門。

喬崢兩手拎著滿滿的東西,笑盈盈的望著她說,「看,我給你買了什麼?」

「好吃的。」

妞妞接過東西,打開看了一下,都是她喜歡吃的。

自從懷孕之後,他總是想法設法的給她搜羅美食,也難怪上次母親過來,會說她吃胖了。

不過,吃胖就吃胖吧,等生下寶寶以後,再慢慢的減肥。

「進來吧,咱們倆一起吃東西。」

「嗯!」

喬崢點頭,挽著她的胳膊,走進了房間。

……

妞妞把東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後兩人一起合作,將飯菜都擺在了桌子上。

「來吃一個水晶蝦仁餃。」

喬崢用筷子夾了一隻餃子,送到她的嘴邊。

妞妞張開嘴巴,咬住了餃子,咀嚼了幾下,滿口的香味。

好吃!

她滿足的眯起了眼睛。

「喜歡嗎?」

「嗯,喜歡!」妞妞格外欣喜的點頭。

「那就多吃一點。」喬崢繼續給她夾菜。

「你也吃,別只顧著我。」

「沒關係,等你吃飽了,我再吃也可以。」

「不行啦,那樣會涼掉,你跟我一起吃吧。」妞妞捨不得他吃涼的,那樣會胃痛,執意要他跟自己一起吃。

喬崢笑眯眯的說,「那你夾給我吃吧。」

妞妞嗔了他一眼,這人真是越來越像小孩子了,吃飯也讓人喂。

她夾了一隻陳皮牛肉丸,喂他吃了下去。

喬崢豎起大拇指,稱讚道:「果然你喂我的更好吃一些。」

妞妞的耳垂變得紅紅的,輕拍了他的後背一下,說:「趕緊吃飯吧,別啰嗦了。」

「好。」

吃過飯,喬崢像往常一樣,給妞妞按摩腫脹的手腳。妞妞平躺在床上,如還海藻般柔順的頭髮,柔軟的鋪散在了床上。她望著天花板說,「阿崢……」

「嗯?」喬崢聲音微揚,詢問她有什麼事。

妞妞猶豫了片刻,說:「你以後在學校里小心點,我擔心有人會對你不利。」

喬崢聽到這話,臉色微微的沉了一些,問:「傅靖安來找你了嗎?」

「沒……我只是聽說,他來米國,而且跟你一個學校,有些擔心罷了。」

「是顧南潯跟你說的嗎?」喬崢問。

「不是,是其他人……」

其他人?

能告訴清歡,傅靖安來米國的事情,除了顧南潯就是文閔了。

這個臭小子,真是大嘴巴,什麼秘密都藏不住。心裡有些埋怨文閔,但喬崢面上沒露出一絲的異樣,反倒漾起淺笑,安慰她道:「別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管傅靖安做什麼事,我的偶可以對付他。你只要老老實實的待在醫院裡,養胎、待產即可。



妞妞微微動了動頭,枕在了他的腿上,清澈的眸子里滿是信任,「嗯,好。」

喬崢繼續給她按摩。

……

晚上,哄妞妞睡著之後,喬崢想到她和顧南潯說的話,眉頭擰得緊緊的。

傅靖安真是一隻惹人厭的蒼蠅,到處亂飛。

自己必須要好好地懲治他一番,讓他遠離妞妞。

喬崢努力的想辦法。

夜色漸漸地深了,晚風吹得他通體的熱氣散去,只剩下了冷。

喬崢活動了下自己僵硬的身體,掏出手機,給文閔打了一通電話。

文閔睡的迷迷糊糊的,聽到手機響了,還以為是自己在做夢呢,沒有理會。可對方鍥而不捨,大有他不接電話,就一直打下去。

文閔只好從被子里探出了腦袋,拿起了手機,「喂,是誰呀?」

「文閔,我想你幫我一個忙。」

聽出來是喬崢打來的,文閔的怒氣蹭的一下爆發了,「喬大爺,你知道現在幾點鐘了嗎?」

「睡覺時間。」

「你還知道是睡覺的時候啊!混蛋!」

文閔氣的不行。

他是一個很容易驚醒的人,被喬崢吵醒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睡著了!

「等你幫我辦完事,我給你買最新款的遊戲機。」

文閔聽到這話,到嘴邊的抱怨,頓時全部咽了回去!

「好,這可是你說的!趕緊說吧,你想要我做什麼?」

喬崢低聲跟文閔說了幾句話。

文閔問:「就這麼簡單嗎?」

「嗯。」

「好,我記住了,一定會把他約出來。」

「多謝。」

「你別謝我了,喬大爺,我只求你以後,別再我睡覺的時候,給我打電話了。」

話說完,文閔掛斷了電話。

喬崢聽到電話里傳來的嘟嘟聲,將手機鎖屏,丟進了衣兜里。

轉身進了病房。

看到恬靜的妞妞,他的神情格外的嚴肅,「清歡,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的。」

……

隔天早上——

醫生給妞妞重新做了身體檢查,高興地說:「安小姐,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很好。如果接下來兩天,還能保持這樣的水平,就可以進行剖腹產了。」

妞妞聽到這話,半是激動半是害怕。

她很期待寶寶的到來,但畢竟是頭一次,自己還那麼年輕,要迎接一個新生命的到來,總覺得惶恐。

喬崢握住妞妞的手,給她支持的力量:「謝謝你,醫生。」

「不客氣。」

醫生帶著護士退出了房間。

喬崢說,「要不要給你爸打電話,告訴他,你要進行剖腹產的消息?」

慕洛琛離開之前,偷偷地跟妞妞說過,等她生產的那一天,一定要通知他。無論手頭上,有多重要的事情,他都會趕過來,陪著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