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通知一號、三號、五號的暗哨去前面看一看!」隊長點了點頭道。 「一號、三號、五號!收到請回答!」那個中年人拿起對講機小聲的呼叫著道。

「一號收到!」

「三號收到!」

對講機里立即傳來了一號和三號回復聲。

「五號!五號!」中年人等了一會還是沒有聽到三號暗哨的回答,他馬上連續呼叫著道。

二分鐘后,那個隊長皺著眉頭向著那個正在繼續呼叫的中年人道:「薩迪克!你讓四號這去看看是怎麼回事?如果是睡著了,這個月一分錢也不發給他們!」

「四號!四號!」那個叫薩迪克的中年人馬上呼叫著道。

「四號收到!」對講機立即傳來了四號暗哨的回答聲。

「你馬上去五號地點看一看!」薩迪克立即命令道。

「是!」四號馬上回答道。

「一號、三號!你們派一個人向外搜索,不要帶任何的武器,如果碰到武警,你們就說到這裡來挖鎖陽的!」薩迪克叮囑著道。

「是!」一號和三號馬上回答道。

金清石剛剛把一座沙丘上的兩個暗哨幹掉后,正從兩個的身上搜刮著戰利品,突然耳麥里響起了毛奇傑急切的呼叫聲!

「龍刀!龍刀!有一個人正向著你所在的沙丘上爬了上去!」

「龍刀收到!很有可能是這裡的暗哨失去的了聯繫,他們過來看看情況!你讓大家做好進攻的準備!」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天狼收到!」毛奇傑立即回答道。

十多分鐘后,一道黑影爬上了一百多米高的沙丘頂部,當他看到兩個人躲在毛毯下面打著呼嚕,馬上衝過來一把抓住毛毯,一邊拉一邊急著道:「買合蘇木、艾孜來提!你們兩個找死…..」

就是在毛毯剛剛被拉開的一瞬間,一道金光向著那個人的眉心射了過去!

「噗」的一聲輕響!金色飛刀直接穿過骨頭進入到了他的腦袋裡,緊接著躺在沙地上的人影快速飛起一腳,踢在了那個人的腳腕上,那個人的身體立即失去了平衡,向著前方撲了過來。

「咔嚓」一聲脆響!一隻大手緊緊的扣在了他的喉嚨上!

「天狼!天狼!收到請回答!」金清石一邊搜著那個人身上,一邊向著耳麥呼叫著道。

「天狼收到!天狼收到!」毛奇傑的聲音立即傳了過來。

「這邊已經清理完畢!我繼續向右邊清理!你們馬上跟上來,隨時準備戰鬥!」金清石命令道。

「是!」

又過了五分鐘,薩迪克在連續呼叫了無數遍四號和五號后,向著隊長緊張的道:「隊長!現在四號也聯繫不上了!會不會是武警已經上來了?」

「你馬上通知所有暗哨!向四周開始搜索,我帶著所有人向後撤!」隊長馬上站起來道。

「隊長!如果我們撤走了,不但錢和武器沒有了,而且還有可能得罪了那個人,將來我們的日子可就難過了!」另外一個中年人急著道。

「庫爾班!如果沒有了命,就是要再多的錢和武器有什麼用?而且我們現在也不缺武器!如果那個人敢跟我們翻臉,那我們就把他的事情捅出去,看誰先完蛋!」薩迪克瞪著眼睛道。

「薩迪克說得對!雖然武警只來了一百人,可是如果他們不進我們的伏擊圈,我們就是全殲他們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傳我命令!所有人隊員立即向後撤退!」隊長大聲說道。

「是!」薩迪克和庫爾班同時點了點頭道。

一道道黑影從沙子里、胡楊樹后鑽了出來,每個人的身上都背著一個土黃色的美式軍用背包和一條土黃色的毛毯。

一百多人向著沙漠里快速的移動著,薩迪克連續呼叫了十幾聲后,向著隊長焦急的道:「隊長!現在有八個暗哨點都失去了聯繫!看來一定是出事了!我們一定要加倍小心,千萬不要中了埋伏!」

「阿巴依!你帶領第一小隊去前面探路!如果遇到武警,你就把他們引到雷區去!然後去聖墓跟我們回合!」隊長馬上向著一個三十多歲,雙眉相連,留著兩條彎彎小鬍子的一個年輕人命令道。

「是!隊長!」那個叫阿巴依年輕人馬上點了點頭道。

阿巴依帶領著二十個人向著前方快速跑了過去,隊長和薩迪克、庫爾班立即改變了路線,直奔西面沖了過去。

「天狼!天狼!馬上幹掉那二十個人,然後迅速向西追擊!」趴在一處一百多米沙丘上面的金清石拿著夜視望遠鏡看到恐怖分子改變了路線,馬上向著耳麥喊道。

「天狼收到!」毛奇傑馬上回答道。

十分鐘后,「砰砰………..嗒嗒嗒嗒…..」

狙擊步槍沉悶的聲音首先響了起來!緊接著一陣密集的輕機關槍和突擊步槍同時響了起來。

「有埋伏!卧倒!快卧倒!」躲在隊伍最面的阿巴依聽到槍聲一響馬上趴在沙地上大喊著道。

「轟!轟!…..」六、七個沒有中槍的恐怖分子剛剛卧倒在地上,突然一顆顆的手雷落在他們的身邊。

不到三分鐘,包括小隊長阿巴依在內的二十一個恐怖分子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龍刀!龍刀!我們這裡已經清理完畢!現在向西追擊!」毛奇傑率領著五十名亢奮的特戰隊員一邊向西快速的奔跑著一邊呼叫著道。

「好!我正在跟蹤著他們,現在的位置是北緯37°58′45.3、東經82°43′13.5″你們馬上按照坐標趕過來!」金清石站在一座百米高的沙丘頂上,一邊看著手上的定位器一邊向著耳麥小聲的道。

「是!」

「大隊長!南面的槍聲已經停下來了,阿巴依他們很有可能已經全部犧牲了!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幹掉他們二十幾個人,看來他們是遇到大部隊了!」薩迪克向著隊長維斯亞焦急的道。

「吐爾木!你帶著第二小隊埋伏在沙丘的兩邊,只要有人衝過來就立即扔手雷,盡量拖延時間!」隊長維斯亞向著跟在身後的一個年輕人命令道。

「隊長!我看還是安排兩名狙擊手在兩邊的沙丘上掩護吐爾木他們,要不然解放軍很快就會突破這道防線!」庫爾班急著道。 「唉!你讓多里坤和卡拉卡西去狙擊解放軍,我這就給亞甫泉打電話,請他們過來接應我們!」隊長維斯亞嘆了口氣道。

「隊長!如果讓亞甫泉過來接應我們,那和田司令的位子可就是他的啦!」庫爾班聽到維斯亞要讓二大隊的亞甫泉來接應他們,他連忙急著道。

「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家就這麼白白的犧牲!而且只要我們活下來就會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你馬上去安排吧!」維斯亞黑著臉道。

「好吧」庫爾班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道。

就在第一聲槍聲剛剛響起來的時侯,隱藏在離伏擊點一公里遠的莫雨林聽到槍聲響起來,他馬上命令道:「第一小隊開闢安全通道!第二小隊掩護!狙擊手在高處警戒!」

「是!」兩個小隊長馬上興奮的回答道。

而此時爬在沙丘上的金清石拿著液視望遠鏡一邊觀察著一邊向著耳麥道:「天狼!天狼!你們在什麼位置?」

「龍刀!龍刀!我們離坐標還有五百米!」毛奇傑聲音馬上傳了過來。

「好!在坐標前方五十米的地方有二十幾個人埋伏在沙地里,在兩側的沙丘上還有兩上狙擊手和一個觀察手!我先幹掉兩個狙擊手,然後你們再從兩側將那二十幾個人包圍!完畢!」金清石小聲的道。

「天狼收到!」

金清石從空間里取出那把M82A1式12.7毫米反器材步槍,然後將安裝上夜視瞄準鏡。

目標600米、風向東南、風速5級!金清石抓著一把沙子一邊放一邊心中計算著。

「隊長!大隊長怎麼把你留下來了?如果我們被武警包圍了,那可是死路一條啊!」多里坤一邊看著美國產的MA40狙擊槍的夜視瞄準鏡一邊向趴在身邊的庫爾班問道。

「我這人沒有薩迪克那麼會拍馬匹!所以只能留下來送死!」庫爾班冷笑著道。

「隊長!那我們萬一被包圍了怎麼辦?」多里坤緊張的問道。

「當然是快點跑了!你如果留在這裡等死,我是會阻攔你的!」庫爾班笑著道。

「如果被大隊長知道了,會不會扣我們的工資啊?」多里坤苦笑著道。

「還扣個屁工資啊!這次就是僥倖逃出去,也會被亞甫泉他們給吞併掉!而且這次任務失敗了,大隊長也沒錢分給大家了!等槍聲一響我們就繞道撤向聖墓山,然後在找個地方好好的睡上一大覺,如果大隊長他們還活著,那我們就跟他們回合!要是全死了,那我們就去投靠亞甫泉!我保證你的工資比現在還要多一倍!」 冷酷總裁的退婚嬌妻 庫爾班冷笑著道。

「亞甫泉他們怎麼會這麼有錢呢?基地給的錢也不多啊?」多里坤皺著眉頭道。

「亞甫泉他們雖然沒有在基地受過嚴格的訓練,可是他們在這片區域經營了十多年,不但自已開了公司,而且還得到了當地有錢人的支持,所以日子比我們剛來的好過多了!」庫爾班羨慕的道。

「砰!」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聲沉悶的搶聲響了起來!

埋伏在另一邊沙丘上的卡拉卡西,腦袋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什麼情況?」多里坤聽到槍聲連忙將夜視瞄準鏡向著槍聲響起了方向搜了過去。

「快走!有狙擊手!」庫爾班將身體緊緊貼在沙地上,一邊焦急的說著一邊快速的向下移動著。

「砰!」又一道沉悶的槍聲響了起來!

「噗」的一聲!一顆長長的彈頭,從多里坤緊閉的左眼中鑽了進去,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他的後腦殼炸開了一個拳頭大的血洞。

正在向後倒退的庫爾班,看到多里坤中槍倒在了沙地上,他連忙翻身沿著沙丘的斜坡快速向下滾了下去。

「天狼!目標已經清楚!你們馬上從兩側開始包抄!」金清石一邊收起反器材步槍,一邊向著耳麥小聲的說道。

「天狼收到!」毛奇傑馬上回答道。

「槍聲是在我們后響起來的!看來多里坤和卡拉卡西已經開始狙擊敵人了!只要敵人衝上來,大家馬上扔手雷!炸色這幫兔崽子!」吐爾木高興的道。

「吐爾木隊長!後面追來的可是武警的大部隊!我們根本堅持不了多久!我看還是趕緊跑吧!」一個拿著AK47、才十七八歲的少年聲音顫抖著道。

「我們為了聖戰就是全部戰死在這裡,也無怨無悔!阿不都艾尼!看你年紀小這一次就不懲罰你,如果你再敢說出這樣的話,老子就一刀捅死你!」吐爾木冷冷的道。

「我..我…我再也不說了!」那個少年連忙搖著頭道。

五分鐘后,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向著吐爾木小聲的道:「吐爾木!有些不對勁啊!多里坤和卡拉卡西怎麼一直沒有開槍啊?難道那些武警怕了嗎?」

「我也在想這個問題呢!那些武警不可能不還擊啊?可是兩邊怎麼都沒有槍聲呢?」吐爾木皺著眉頭道。

「反正大隊長他們已經跑遠了!我們還是向後撤一撤吧!萬一被武警包了餃子那就是麻煩了!」那個年輕人擔心的道。

「嗯!我們向後撤出五十米!如果還是沒有什麼動靜,那我們就去追大隊長他們!」吐爾木點了點頭道。

「轟!轟!…………」

「嗒嗒嗒嗒………..」

突然一顆顆手雷和密集的子彈,從兩側向著吐爾木他們埋伏的地點落了下來。

「不好!快撤!」吐爾木驚恐的大叫著道。

「別開槍!別開槍!我投降!我投降!」那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扔下手中的AK47,抱著腦袋趴在沙地上大叫著道。

轟隆隆的爆炸聲和密集的槍聲,遮蓋了所有大喊聲和慘叫聲!

爬在沙地上的吐爾木一邊扔著手雷一邊大叫著「扔手雷!開槍!」

一個個恐怖分子倒在了血泊中,最後只剩下三個人圍在吐爾木的身邊,一邊開著槍一邊焦急的大叫著道:「吐爾木!現在怎麼辦?我們已經被團團包圍了!」

「你們三個趕緊向後跑!我來掩護你們!」吐爾木大叫著道。 「要走我們就一起走!去沙漠里跟他們打游擊!」一個三十多歲、身材魁梧,滿臉是鬍鬚的人急著道。

「買買提大哥!你快帶著他們走!再不走就來不急了!我要為了聖戰跟他們同歸於盡!」吐爾木堅定的道。

「吐爾木!好樣的!」買買提向著吐爾木點了點頭,然後向著後面快速爬了過去,而那兩個人連忙緊跟了上去。

吐爾木拿著兩把AK47瘋狂的向著兩側掃射著,轉眼間兩個彈夾里的六十發子彈全部打光,他馬上舉起雙手大叫著道:「我投降!我投降!」

「投你奶奶個腿!」毛奇傑舉起95式突擊步槍向著吐爾木的胸口就是一梭子!

「啊……..」吐爾木的胸口立即出現了十幾個血洞,他大聲慘叫一聲向後倒在了沙地上。

「大隊長!我們有五個隊員被手雷炸傷了,必須要送出去救治!」特戰大隊總教官王傳明跑到毛奇傑身邊急著道。

「什麼啊?五十人對付二十幾個人還受傷?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他們是幹什麼吃的?」毛奇傑立即大吼著道。

「是..是…是輕敵了!大家以為一次就可以全殲這些人,所以就放鬆警惕,被手雷炸傷了!」王傳明苦笑著道。

「回去再跟你們算賬!你馬上帶十個人護送他們離開沙漠!現在風越來越大了,萬一來了沙塵暴就麻煩了!」毛奇傑瞪了一眼王傳明的道。

「是!我把傷員送到縣城,馬上就趕回來!」王傳明馬上回答道。

「我們現在都不知道往那裡追,你到時候怎麼找我們?趕緊把傷員送出去吧!」毛奇傑苦笑著道。

「是!隊長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來!」王傳明敬了一個軍禮然後依依不捨的道。

「趕緊滾!」毛奇傑還了一個軍禮后,轉身向著戰場走了過去。

「砰!砰!….」戰士們拿著手槍,在一具具屍體的頭上補著槍。

「大家趕緊把武器埋在沙子里,然後繼續追擊!」毛奇傑大叫著道。

「是!」剩下的三十六個隊員大聲的回答道。

天色漸漸的亮了起來,金清石在沙丘上快速的移動著,在沙丘的下面維斯亞帶著九十多人正快速向著西邊奔跑著。

混在隊伍中間的維斯亞一邊跑一邊向著衛星電話焦急的道:「亞甫泉!你怎麼還沒到啊?我們已經有五十多人犧牲了!」

「維斯亞!我們可是雜牌軍!那有你們正規軍那麼勇猛頑強啊!現在我們已經使出吃奶的勁往這邊趕了!」電話里響起了一個沙啞的聲音。

「亞甫泉!你別在這個時候跟我開玩笑!誰不知道你們是沙漠里的沙蛇啊!有什麼條件就真說吧!只要我能做到的都會答應你!」維斯亞急著道。

「我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提什麼要求呢?不過我的雜牌軍現在用的都是獵槍和沒有槍膛線的手槍!我聽說你得到了一批新軍火,能不能施捨給我們一些呢?」亞甫泉微笑著道。

「可以!我還有三十把嶄新的M16、五十把美國的M1911手槍和四箱子彈!這些東西全給你!」維斯亞冷冷的道。

「我就道維斯亞隊長是個痛快人!我的騎兵兩個小隊帶著三十匹馬已經出發了!你自已看著安排吧!」亞甫泉說完掛斷了電話。

「亞甫泉!你這個雜種!等老子逃過這一劫,一定要親手殺了你!」維斯亞咬牙切齒的道。

「大隊長!亞甫泉怎麼說?」薩迪克急著問道。

「他敲詐了我們一些武器彈藥,現在已經派騎兵過來了,你讓三、四、五小隊斷後,其它人跟我們走!」維斯亞小聲的道。

「我就去安排!」薩迪克馬上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向著後邊跑去。

六十多人馬上停了下來,然後分散著埋伏在沙地上,維斯亞和薩迪克帶著剩下的二十多人繼續向跑去。

「天狼!天狼!你們在什麼位置?」躲在一座沙丘上面的金清石呼叫著道。

「龍刀!龍刀!我們離你的位置還有一公里!剛剛有四個隊員被手雷炸傷了,我讓王傳明帶人送他們回去救治!現在加上我一共還有三十六個人!」毛奇傑氣喘吁吁的回答道。

「三十六個人?你們立即原地待命!我馬上通知莫雨林他們過來與你們匯合!」金清石馬上命令道。

「龍刀!我們就是剩下一個人,也能幹掉他們所有人!」毛奇傑急著道。

「現在天色已經開始放亮!這裡除了沙丘沒有任何的掩體,我們的隊員並不佔任何的優勢,只能和他們打陣地戰!而我們現在的人數,很有可能會陷入他們的包圍中,我先跟著他們,等你與莫雨林匯合后再繼續追擊!這是命令!」金清石嚴肅的道。

「是!」毛奇傑無奈的回答道。

而此時莫雨林率領一百名武警特種兵,正一邊排著雷一邊向前搜索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