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我!」

被認出來后,纖麗的身影或者說雲舒兒倒也乾脆,摘下墨鏡和圍巾,露出一張如玉俏臉,只不過臉上帶著一絲絲紅暈。

葉天也是尷尬,只能轉移話題道:「對了,你不在後台準備演唱會,怎麼在外面,而且還跑這麼快?」

「因為這是公司組織的商演,不止我一個人,還有好幾個老歌手和新人,我是最後壓軸登場的!

因為節目差不多快到我了,所以我才急著跑回後台去準備一下的,沒想到你會站在這裡。」雲舒兒無奈的說道。

葉天只能再次道歉:「呃……不好意思!」

「沒事的,我先走了!」

說了一句,雲舒兒便準備繼續去後台,只是她剛邁出一步,並有些痛苦的停下腳步。

葉天見狀,神念一掃,便知道雲舒兒是扭到了腳,情況並不嚴重,只是走路的時候難免會有些痛。

因為雲舒兒會扭到,多少和自己有些關係,葉天便說道:「這個……我扶著你過去吧!這樣你腳上的疼痛會好一些。」

「哦,謝謝……」

雲舒兒想了想,這時候在慢慢的走,回去,雖然也是可以,但速度要慢很多,萬一時間不夠,耽誤了節目,那可就不好了。

所以她便道了聲謝,任由葉天扶著,走向後台去了。

葉天一邊扶著雲舒兒走著,一邊感應到那幾個修鍊者的情況。

這時候,這些修鍊者們已經靠近了過來,各個開始運轉開能量,散發出能量波動,並且拿出了武器,顯然做好了發動攻擊的準備。

「葉先生,您是來旅遊的的嗎?」雲舒兒問道。

被葉天這麼浮躁,一直沉默的總不是好事,所以雲舒兒只能找個話題了

「是的。」葉天敷衍著。

這時候,他神念正鎖定住那幾位修鍊者,真元轉動,隨時等待著發動攻擊。

他和雲舒兒正位於一處偏僻的角落,在演唱會的拐角處,這裡人比較少,只有他們兩人,正是動手的好地方。

「看來事後得想個辦法,抹去這雲舒兒的記憶了。這倒也不難,動用夢魘法相就行,畢竟雲舒兒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心想著,葉天也不再考慮,繼續感應著那些修鍊者。

哪怕以葉天的實力,眼下雲舒兒便在身邊,想無聲無息的殺掉那幾個武者,也是沒有辦法的。

見葉天的態度有些敷衍,並沒有和自己聊天的傾向,這雲舒兒反而很不悅,這少年怎麼是這個態度,難道自己的魅力不夠嗎?不應該呀!

還是說他故意裝出這種態度,想來個欲擒故縱?

也不對,他的眼神確實沒有任何偷偷摸摸就是自己的志向,而是完全的不在意。

之前也不是沒人玩過這種手段,但他們的眼神都偷偷摸摸的往自己這邊掃,注意著自己的反應的。

可惡!居然敢這樣忽視姑奶奶這樣的魅力美女,我記住你了!

雲舒兒憤憤的想著,心中各種念頭轉著,準備給葉天一個惡作劇,讓他再也忘不了自己。

哼!這就是輕視姑奶奶的下場!

這時候,葉天雖然不知道雲舒兒正準備給她來個惡作劇,目光已經一凝,因為那幾個偷偷摸摸接近的修鍊者,已經要發動雷霆一擊了。

正在這時,突然一聲低喝傳來。

「住手!」

「住手!」

當這聲音傳來的同時,葉天明顯感應到那即將出手的修鍊者突然一頓,然後猛的又隱伏了下去,悄悄的退了開來。

與此同時,在附近有打鬥的動靜傳來,似乎發生什麼事。

葉天微微皺眉,之前他光顧著鎖定那些修鍊者的動向,從而疏忽了對於周圍的情況並沒有去注意。

這時候,當葉天神念掃開,便感應到在前面不遠的地方,一個容貌不俗的女子正在和其中一個大漢交手。

這女子身手凌厲,大開大合,帶著軍隊的格鬥擒拿術的風格,絲毫不遜色於頂級特種兵,當真是火辣至極。 可很明顯,和她交手的對象實力更強,雖然不是之前想要埋伏他的修鍊者,但也是一位武者,而且有著內勁後期的實力。

所以數招之下,這女子就陷入險境,只能疲於應付了。

在女子的周邊,則也有幾對打在一起的人,只是相比女子與大漢,這些人無論是警察這方還是武者一方,實力明顯都要差很多。

「靠了!這些人才是找上雲舒兒的,陰差陽錯之下,和想找我的修鍊者幾乎同時圍擾了上來。

然後那些修鍊者因為警察們在場,顧忌於華國的勢力,退了下去,沒想到我也有被普通人保護的一天呢!」

葉天苦笑著,轉眼便想明白了原因。

「砰!」

便在這時,隨著一聲低沉的槍響,回蕩在這片小空間中。

聲浪雖然被外面的演唱會蓋住,但在場的人卻全部聽得清楚,幾個武者如同驚弓之鳥,差點暴起。

「走!」

葉天帶著雲舒兒出了拐角處,就見到一塊草坪上,一個女子正一邊往後後退,一邊持槍點射。

在她身前,正有一個身材高瘦的亞裔男子,正在四處躲閃。

很明顯,這亞裔男子實力不俗,至少是內勁後期,雖然這樣的實力還不能肉身扛子彈,但卻能通過槍口的角度,從而提前預判子彈的射擊軌道。

畢竟子彈雖然極快無法躲避,但人扣動扳機是需要時間的,而武者的反應速度足夠,自然就能夠避開了。

「砰!砰!砰!」

一連三槍,全部被高瘦男子躲過。

不過,高瘦男子躲避得也非常驚險,最後那一槍,從他發線處擦過,差點把他的頭顱給爆了。

高瘦男子連忙暴退,停在遠處,目光閃爍,顯然沒想到眼前這女子,槍法竟然如此之高。

「啊……他們怎麼會有槍的!」

親眼見著這一幕,雲舒兒失聲驚呼,隨後反應過來,一下子捂住了小嘴,不敢出聲。

只是這時候,明顯已經有些晚了,那持槍女子和高瘦男子都發現了她。

持槍女子見到雲舒兒,臉色微變,隨後冷靜道:「雲小姐,快過來!」

說話間,她手中的槍緊緊的瞄準那個高瘦男子,沒有放鬆警惕。

與此同時,高瘦男子也注意到了兩人。

「咦?」

葉天也感覺到高瘦男子在看到雲舒兒時,眼中閃過欣喜,反而在掃過他時,目光平靜,完全不認識他的樣子。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葉天總有些疑惑,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對,卻又想不通哪裡不對。

不過,他也懶得想這些,打算拿下這幾個武者,問清楚就知道了。

「你們是什麼人?」

雲舒兒緊緊抓住葉天的手,兩條嫩白的小腿顫慄著。

她畢竟只是個普通人,面對持槍兇徒,自然會產生害怕心理。

要不是有葉天依託,她早就嚇得軟倒在地了。

「雲小姐,我是省廳派來保護你的,對面這個人叫蠍王,是國際刑警的通緝要犯,一個非常危險的殺手,手上有著十幾條人命。你們迅速向我這裡靠攏,遠離這人。」

持槍女子一邊叫著,一邊取出自己的警徽晃了晃

「啊啊,好的!」

驚恐中的雲舒兒點頭如搗蒜,也顧不得去想這殺手為什麼要殺自己,連忙向著那女子靠攏。

這個時候,自然是警察最有安全感。

「哼!」

這時,那高瘦男子卻突然動了,瞬間發力,內勁爆發,在草地上留下兩個深深的腳印,整個人已經如同彈簧一般,勁射向雲舒兒了。

人在空中,他雙手呈刀形,帶起凌厲的勁風,直刺而來。

「小心!」

持槍女子沒想到那高瘦男子竟然無視手槍威脅,悍然攻擊雲舒兒,使要扣動扳機,擊殺對方。

可近乎同時,卻有三道人影突現,其中兩個向雲舒兒而去,一個則摸到了持槍女子身後,發動致命攻擊。

「啪!」

可在最危險的關頭,持槍女子心生警覺,一個懶驢打滾,躲開身後之人的致命攻擊。

雖然躲開最致命的攻擊,但他手中的槍還是被掃中,掉落到地。

這下完了。

她心中一沉,沒想到這蠍王帶來的人並不只有表面上這些,暗地裡還有三個實力高強的同伴。

這樣一來,面對這樣的高手突然襲擊,只是普通人的雲舒兒必然不可能逃生。

持槍女子心灰意冷,看向雲舒兒的方向,本以為會見到香消玉隕的一幕,可結果卻讓她大大的意外。

只見站在雲舒兒身邊的那少年人,伸手一甩,身被十幾條人命,被國際刑警通緝的可怕殺手,便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射了回去。

嘭的一聲,撞在了過道的牆上,昏死過去,生死不知。

這陡然變故,驚到了在場所有人。

那三個後面出現的殺手連忙剎住腳步,看著葉天,目光明滅不定。

蠍王是他們四人中,武力最高的,可卻連這少年的一擊都擋不住。

這個如此年輕的少年,莫非是大高手不成?

其中一個為首的面容蠟黃的男子,用著生硬的華語問道:「閣下是什麼人?要擋我們死神鐮刀的生意?」

「死神鐮刀?好像在哪裡聽說過。」

葉天聽著名字,卻是隨口回著,大部分的注意力緊緊的鎖定在最後一個潛伏者身上。

這個潛伏者上強,甚至在他的神識感應下,都沒有任何的反饋。

不是剛才自己出手的時候,下意識放開夢魘法相的力量,正好掃到一些異常,完全沒有感應到在場居然還有這樣一個人存在。

這人的實力之強,遠超眼前的這四個武者,更超出了自己之前感應到的那幾個修鍊者,達到了練氣九層的實力。

葉天本來以為這些人和前面那些修鍊者是一夥,共同來圍殺他,現在看來似乎這最後一道被夢魘法相發現的氣息,和蠍王等人並非一夥,只是湊巧走到了一起。

至於之前那些修鍊者,恐怕又是另一夥了,只是因為顧忌於華國政府,所以在這些警察出現后,便自個退下去了。 「這最後之人的隱藏身形之法,有點類似七殺門的貪狼,但絕對比貪狼更加的高明,就算不是七殺門的人,也絕對是沖我來的!」

葉天心中想著,並沒有表露出來,仍舊當做沒有發現那隱藏起來的最後一人。

甦寶的戀愛流水帳 說起來要不是有夢魘法相能夠察覺到他人的夢境,自己都沒有辦法發現對方,當真是可怕的殺手啊!

「你們就是死神鐮刀的人?」

持槍女子你就趁這機會,取回了手槍,迅速靠攏到了葉天二人身邊。

聽到這段話,她的面色大變,顯得大為緊張。

「姐姐,死神鐮刀是什麼?」雲舒兒小聲問道。

「死神鐮刀是一個作惡多端的組織,其成員經常在國內犯案,迄今為止已經累計留下了數十例兇案,殺人手段非常殘忍,而沒有記載的更多。

每一個都是危險的甲級通緝犯,到現在我們都沒有追捕到一個死神鐮刀成員,沒想到蠍王居然是死神鐮刀的人。」

持槍女子說著,語氣明顯帶著一絲顫抖。

她雖然是省廳的精銳,可同時面對幾位凶名昭著的死神鐮刀成員,卻也感覺壓力巨大。

若不是看葉天剛才身手不凡,她早就掩護雲舒兒撤退了。

葉天心中搖頭,這幾個死神鐮刀的成員都是武者,雖然只是武道小成,放在武道界都不算什麼,更不用說是修鍊者世界,可也不是普通警察能逮捕到的。

不過,葉天這時候已經想起來,為什麼自己會對死神鐮刀這個名稱感到耳熟,眼神頓時冷了下來。

原來死神鐮刀的成員,葉天之前便已經遇到過,正是之前神冢一行時,路上遇到的那對傭兵,正是來自所謂的死神鐮刀。

當真冤家路窄啊!

心想著,葉天的眼神平靜,心中卻是殺意沸騰,因為這讓他想起了何雨欣。

這時候,左側的一個臉上長著刀疤的大漢,咧嘴笑道:「小丫頭知道得挺多,你這幾年一直在追捕我們死神鐮刀的兄弟。什麼時候,我們也去你們家光顧一下呢?」

持槍女子渾身一冷,如被毒蛇盯住,面帶驚色。

葉天疏懶的說道:「好了,我不管你們是死神鐮刀還是死神菜刀,現在跪下求饒,並且把為什麼要殺雲舒兒的原由說出來,我可以讓你們死得痛快些。」

這時候,他的主要精神力還是放在那個最後的潛伏者身上。

那個潛伏者的氣息和草木融為一體,連修真者的神念都沒有任何發現。

要不是夢魘法相對夢境有敏銳的察覺,哪怕一個人醒著,也同樣有著夢境的反饋,恐怕葉天都要被他瞞過去。

葉天暗想著:『在修真界中竟然還有這種斂息術?這個殺手的專業程度明顯要比眼前這幾個半吊子強不知道多少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