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他在施法,公主的魂魄就是被他施法攝走的!」江帆傳音道。

「那我們必須制止他!」黃富道。

「嗯,我去偷襲他!把他制住,然後詢問這傢伙是幹什麼的?」江帆傳音道。

隨即江帆遁入地下,他悄悄靠近那個冠西,趁他正在施法嗎,注意集中在布娃娃上的時候,突然躍出地面,伸手點了他肋下,接著點了他頭頂百會穴,以防他元神出竅。

冠西當即癱軟在地上,他吃驚地望著江帆,「你是什麼人?」冠西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擁擠的走廊裏到處瀰漫着難聞的血腥氣息,光潔的大理石表面,包括靠牆而立的寬大植物的葉子上,都濺滿了紅色斑點。


一秒鐘前還凶神惡煞的流氓,都倒在了地上,大部分人一動不動,凌亂的甩棍和少數槍支,根本沒有來得及發揮作用,便被主人隨手拋棄。

“你把他們都殺了?”

烏雲瞪圓了眼睛,儘管看得已經足夠仔細,可還是沒有看清龍江如何出手,但是這並不妨礙她對小師叔的真心讚美。

龍江摸了摸鼻子,微微搖頭:“姐姐啊,怎麼會?這是帝都,殺人還是很件麻煩的事情,如果沒有必要,我是不會輕易弄死他們的。除非惹怒了我,比如,對你做出什麼不禮貌的事情,或者……”

他忽然看見烏雲瞪大了美麗的眼睛,臉色都變了,定定看着龍江身後,從那美麗的瞳孔中,龍江依稀見到一抹陰影,一閃而過。

“小心!”

伴着烏雲高聲尖叫,一股陰暗的冷風猛然襲來!


眼前綠光一閃,那個東西從頭頂落下,一路越過整個臉頰,到了下巴附近,猛然向裏收緊。

直到柔軟的葉子,幾乎快觸碰到了脖子,激起連串的雞皮疙瘩時候,龍江才反應過來要做什麼!

左手迅速揮動,太極圖高速旋轉,大團“損”字光符,直接噴射而出。

脖子附近,詭異而來的枝條和葉子,竟有生命一般,猛然向裏收緊,躲避着光符,瘋狂抖動着,狠狠向龍江脆弱的脖子勒了過來。

不過,畢竟有着龐大的身體和枝條,速度還是慢了一些,被大團的光符逼得一頓,懸停在了空中。

枝葉和光符僵持了短短的幾秒,空氣中充滿了凝重的氣息。

猛然“噗”的一聲悶響,枝條恢復了脆弱的本色,大團的枝葉空中忽然炸開,迅速化作一團綠色細雨,向兩邊膨脹開來,汁液噴濺的到處都是。

走廊腥臭的血色氣味中,又多了一些植物的清新氣息。

殘餘沒有碎掉的枝葉,嘩啦啦落到地上,如同一條僵死的綠蛇,一動不動了。

“哼!”

爆炸聲音中,一聲女人悶哼,從走廊兩側一排排的綠葉植物花盆後面,遙遙傳來。

龍江也被如若其來的綠色細雨,推得身子微微一晃,來不及躲避,綠色汁液濺了滿身。

“你怎麼樣?”烏雲急喊,拔出倆把精緻的飛刀,素手一抖,徑直向那處角落狠狠射去。

她沒有拔槍,畢竟這是京都,樓下還有很多客人,突如其來的槍聲,會給善後工作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煩。

凌厲的飛刀轉瞬間射進了茂密的葉子裏,盆栽植物葉子搖動,刀子轉眼悄無聲息,沒了動靜。

“我沒事。”

龍江隨口應答,又舉起一隻手示意,自己沒有任何問題,眼睛卻死死盯着前面,那裏的角落,排列整齊擺着很多花盆。

仔細觀察,裏面少了一株黑金剛,只剩下光禿禿的一件花盆,不少花土落到地上,留下淅淅瀝瀝黑色的土壤痕跡。

密集的樹葉和幽暗的燈光下,植物陰影裏赫然閃着幽暗的紫色人體輝光。

龍江心裏愈發警惕:怎麼會是紫色?

要知道,那可是umo修行者的輝光。

果然,龍江掛在脖子上的華夏供奉發放的雲紋玉,突然發熱,向他傳遞着清晰無誤的信息。

和超能者猝然遭遇!這似乎是第二次。不過這一次的對手,顯然比那位倒黴的聖約翰要強大的多。

他上前一步,把烏雲緊緊護在了身後。

陰影慢慢向龍江移動,直到距離五六處悄然停住,渾身紫色輝光一亮!

龍江目光一凝,又有兩盆萬年青忽然像長了腳一樣,從土壤裏拔出了根系!它們枝條伸展拉長,嘩啦啦如兩柄利箭,帶着泥土的腥味,飛快向龍江和烏雲襲來。

形勢危急,龍江來不及研究,這些奇怪的敵人到底是什麼,左手便急急一陣彈動,一片光符迎頭射了過去。

“妖怪啊!”

見到好端端的植物帶着一坨泥土,憑空跳出花盆,烏雲嚇的高聲尖叫,再也忍不住,掏出精緻小手槍,砰砰幾聲,連串的子彈射了出去。

不過她驚訝地發現,子彈僅僅擊碎了幾片柔軟的葉子,打着旋轉慢慢落到地上,倆顆萬年青照樣扭着着身子,如同兩條張牙舞爪的大蛇,速度未變,猛撲過來。

這些可怕的傢伙沒等近身,就一頭撞到光符,立刻停止了猙獰的腳步,紛紛炸裂,化爲綠色雲霧,紛紛揚揚灑到地上。


空中再次傳來一陣好聞的植物清香。

“姐姐,你退後,躲到電梯裏。”

龍江左手不停,片片攜帶不菲惡能的光符,不要錢飛射而出,徑直向那片陰影撲去!

可是,那片陰影彷彿早有準備一般,紫色輝光再次明亮,一盆又一盆的植物,從泥土中拔出根系,紛紛迎上了光符,撞到了一起,發出了密集而又輕微的噗噗聲音。

無窮無盡的葉子紛紛脫離枝條襲來,空中相撞抵消了光符的威力。

塵埃落定,龍江到底沒能攻擊到陰影本體。

這是第一次,龍江的光符沒有發揮作用。

不到幾秒鐘的功夫,走廊兩側二十多一人多高的盆綠葉植物消失了一半,地面也灑了厚厚一層植物綠泥。

龍江的惡能儲備也下去了一小塊,幾萬惡能點不翼而飛。

烏雲連連退後,不過並沒有進入電梯,她警惕地握着兩把小飛刀,隨時準備支援。

那片散發着紫色的輝光人體,卻依然躲在最茂密的一片植物叢中,悄然肅立。

龍江停止了攻勢,一時間, 遲來的愛情

“風門裏居然有合體者,真是沒想到啊。我們也打了半天了,不知道能不能認識一下?”

龍江微微一笑,眯起了眼睛,避開地上昏迷的流氓和凌亂的泥土,慢慢上前一步,一片卜符卻悄然向陰影飛去。

果然,這片含着善能的光符對方沒有抵擋,甚至沒有發現,任憑它悄悄落到身上。

陰影裏靜默片刻,傳出了一道嬌媚的女音:“你究竟是誰,華夏合體者沒有你這一號人物,你想幹什麼?”

眼前虛擬屏幕急速滾動,卜符帶來了急需要的消息,龍江縱聲長笑,打個哈哈道:

“原來是渡邊洋子,倭國櫻花會的中級供奉,擅長控制植物。我沒說錯吧,你是自己出來還是我請你出來?”

陰影開始劇烈抖動,竟然後退了幾步,深深藏進最後一堆植物中,那個聲音有些驚慌:“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

龍江更笑:“我當然知道,我是什麼都知道萬能神,你的能量驅動方法我也知道,讓我看看,居然是五米內植物的光合作用!哈哈,姐姐,關燈!”

烏雲身邊正好是控制整個走廊的開關,啪嗒一聲,燈光全滅。

失去了燈光照射,植物自然沒有辦法進行光合作用,那人有些慌了。

黑影動了,猛然向窗口撲去,同時手揚起,一把種子向龍江灑來。

烏雲吃驚了捂住了嘴巴,她依稀看到,那些種子,藉助外面模糊的霓虹燈光,竟然快速長出了細細的枝葉,空中化作一柄柄鋒利的小刀,呼嘯着飛了過來。

再看龍江,也不知道如何動作,那些小東西便如撞進了粘稠的網裏,掙扎了幾下,轟然炸開,紛紛墜地,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爭鬥中,一道苗條的人影藉助剛纔的掩護,悄悄貼着牆角移動,一扇附近的窗戶無風自開,看樣子馬上就要跳窗而逃。

“她要跑啦!”烏雲大急,儘管知道眼前這個黑影無比危險,但還是勇敢衝了上去。

風門門主不見蹤跡,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讓她逃走。

身後響起了龍江懶洋洋的聲音:“姐姐,你回來吧,她跑不掉的。”

那神祕的黑影果然身體一僵,保持着開窗奮力跳躍的姿勢,卻再也無法動彈一下,泥雕石塑一般僵在了窗臺上。

龍江拍了下手,那人便渾身僵硬地摔下了窗臺,啊地一聲摔到了地面上。

吧嗒,烏雲開了燈光。

地面直挺挺躺着一名戴着黑色面紗的年輕女子,曲線玲瓏,身材窈窕,一雙桃花眼充滿了恐懼,直盯盯看着龍江。

龍江一揮手,無數光符空中揮舞,便如鐮刀一般,迅速割掉了剩餘七八盆植物根莖,嘩啦啦聲中,高大的盆栽植物紛紛倒地,剩下了光禿禿的花盆。

周圍五米內沒有了植物,她和普通人無異。

果然,那神祕女子很快眼睛裏露出一絲絕望。

龍江一把抓下了她的面紗,出乎意料,這女子竟然長着一張嬌媚的臉孔,此刻滿臉驚駭和仇恨地望着他。

“你到底是誰?怎麼知道我的祕密?”

龍江慢慢蹲下,饒有興致地看着女子凹凸有致的身材,緩緩道:“小鬼子,我是龍江,神龍供奉團第11號供奉。不知這個答案你可滿意?”

“八嘎,該死的支那人,山本師姐不會放過你的!”年輕女子眼神充滿了狠毒,惡狠狠望着龍江,身體徒勞掙扎着,可惜毫無效果。

龍江笑容愈加和藹可親:“山本麻衣嗎?我會去找她的!不過,我會把你交給公孫丁那個老頭的,相信他會對你十分感興趣。”

“你妄想!”

烏雲感覺有點不對,驚呼道:“攔住她!”

可惜發現已晚,渡邊洋子猛然咬牙,頭一歪,嘴角流出了黑紅的血液,雙眼漸漸失去了光彩。 「我靠,應該是我問你吧!你竟然問我!你小子找打!」江帆抬腳踢了冠西褲襠一腳。

噢!冠西露出痛苦之上,「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冠西兇狠道。

「哦,你是什麼人呢?這正是我想知道的呢!」江帆笑道,他撿起了地上的布娃娃。

「我可是穆王府中坐上的貴賓!你敢動我,如果讓穆親王知道,你會被殺頭的!」冠西威脅道。

「呵呵,別說是穆親王,就是皇上我也不放在眼裡!你不要枉費心機了!快點說出你是什麼人吧?」江帆不屑笑道。

「哼,我剛才不是說了,我是穆親王的人嘛!」冠西道。

「哼,這個我知道,我是問你是哪個修仙門派的弟子!」江帆冷笑道。

冠西臉色立變,「你是什麼人?你怎麼知道我是修仙者!?」冠西吃驚道。

「呵呵,你不要管我是什麼人,你現在落在我手中,是我問你話,你老實回答就行!」江帆笑道。

「哼,既然你不說,我也不說!」冠西冷笑道。

「我靠,你小子挺橫哦,傻蛋,你出來爆他菊花!」江帆道。

「哦,主人,小的來了!」納甲土屍從地下冒出來,緊接著黃富、翁曉偉也冒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