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椅子還有點意思,算是可以賠償我的損失了。」

「過來!」

摩西的雙手以火焰的形式伸長。

一把握住精神王座的椅把,欲把它拉到自己面前來。

愛彌兒感覺渾身一震,這黑衣人好大的力氣。

竟然能撼動精神王座。

這可是三界內的上品神器,沒有認主前是與天地悍然聯繫的。

等於說摩西憑一己之力竟然動搖了整個三界的天地之力。

愛彌兒有些擔心了,她擔心摩西會出手毀掉精神王座。

這可無法阻擋。

看這黑衣人的架勢,要是攻擊精神王座的話。

怕是幾百招就得把王座的能量給消耗殆盡吧。

畢竟精神王座還沒認主。

無法利用自己的優勢,無法隱藏,無法施展精神系招數。

摩西一看竟然沒能撼動這把椅子,不由大怒。

這對於混沌境的他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於是,愛彌兒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摩西一拳一拳的開始了猛烈的轟擊。

巨大的火球撞擊在椅子身上。

狂妃翻雲覆天下 愛彌兒痛苦萬分,仍不住發出陣陣呻吟。

精神王座在封印內幾欲碎裂。

此時,夏洛奇閃身而出,擋在摩西攻擊的一拳之前。

憑藉自己的肉身硬扛了一下摩西混沌境的攻擊。

一口鮮血噗的噴在精神王座的椅子上。

鮮血順著那椅子被轟裂開的縫隙滲透了進去。

「夏洛奇,快進來。」

愛彌兒感受到了夏洛奇的血液,頓時急呼。

夏洛奇在摩西又一拳轟來之時閃身進了椅背。

頓時,精神王座消失不見了。

「快,快認主。」

「我說一遍,你跟著說。」

愛彌兒情急之下都忘了要修理拒絕夏洛奇的事情了。

而且看見夏洛奇為她流血擋拳,她的心裡不禁一痛。

「我夏洛奇,願意接受精神王座的傳承。」

「我夏洛奇,願意接受精神王座的傳承。」

「從此以後,當遵從天地規則的演化,膺服大道之簡的至理。」

……

十秒后,夏洛奇感覺到椅背開始與自己融合。

竟然是與自己的骨骼融合在了一起。

胸骨、大腿骨、顱骨全部與那精神王座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好了,那個黑衣人再也傷害不了王座了。」

愛彌兒說。

「那能量封印還會存在么?」

「自然不會了,你都認主了。」

「哎呀,我都忘了應該拒絕你!」

愛彌兒這才想起來,夏洛奇朝腦海中的美麗的愛彌兒呵呵了。

「你簡直太討厭了!」

「嗯,幹得不錯。接下來看我的了。」

體內的夏君忽然出聲說道。

「你要幹嘛?」

「嗯,你別管我,記住一定要修鍊到混沌境,知道嘛?不然可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愛情三腳貓 說完,夏君從夏洛奇體內飄然而出。

摩西還在四處感應那精神王座的方位準備繼續攻擊。

忽然他感覺到一陣心悸。

「不好!」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一道光以極為強烈的爆炸湮滅了方圓百里的一切。

當然主要是高緯度的事物,隋唐世界內的時空絲毫無礙。

所有的黑衣人以及時空通道、包括夏洛奇那先進的武器全部被這道光給湮滅了。

「好好修鍊吧,我等你!」

這是夏君在夏洛奇腦海中最後的留言。 精神王座認主,陽都峰頂能量封印自動煙消雲散。

此時黎明剛至,黑暗退卻。

黑衣人打開的通道被徹底抹去痕迹。

所有未來的先進的高能尖端武器都被夏君的最後爆發從這方世界給抹去。

而且從此之後這方世界至少在一千五百年內不會有先進的科技誕生。

因此,隋唐世界崇尚精神氣質與感覺,崇尚文藝與自然。

當然低端的武維世界依然存在。

很多修鍊者心向天道,孜孜以求的也不在少數。

夏洛奇內心一暗,那種恆定的心境隨著夏君的淡出變得有些慌亂了。

「是啊,必定要修行到混沌境才能再見到他了。」

想到此處,夏洛奇內心難過之極。

雖然夏君在自己體內的時候一般不多說話,但每次都是夏君奮力替自己擋住那不可抵擋的危險。

說話俏皮、為人幽默。

滑稽卻不失原則,熱愛卻有分寸。

那一抹耀眼的光芒給夏洛奇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做人要如夏君那般光芒萬丈!

即便是神仙也要如夏君那般風流倜儻!

煙雲散去,春天就要來了。

隋唐世界的冰雪逐漸淡去。

「喂,你說你是什麼人啊?」

「怎麼能這樣輕鬆得到我的認可呢?」

「喂,我跟你說話呢?」

「喂,你耳朵聾了么?」

暗金色衣裙的少女跟在夏洛奇身後下山。

手裡提著包袱,都是她的隨身用品。

「別大吵大嚷的,好不?」

「別人以為我拐賣少女呢!我怎麼你了?嗯?」

「我不說話怎麼了?」

「那是我現在不想說話!」

夏洛奇對著愛彌兒那雙簡直活靈活現的像會說話的眼睛說道。

「你明白嗎?他不見了,會很長時間見不到了。」

「你在我心裡看不見我難過么?」

「你這麼吵讓我無法表達我的哀思了,知道么?」

夏君有靈,聽到夏洛奇如此說,估計又要被氣活過來了。

其實,夏洛奇心裡也是想這麼干。

把那有時候說話不怎麼算數的傢伙給氣活過來也是他以後要經常做的事情了。

「喂,他走了,不是還有我么?」

「我哪點不如那個人了?」

「你明不明白,要是沒有我,你恐怕活不過昨天晚上,你知道嗎?」

「拜託,你能活過昨天晚上么?」

「要不是我奮不顧身的跳出來替你擋他一拳,你的肚子恐怕早就碎了吧?」

「會死的很難看的,知道么?」

「要不是我跳出來替你擋那麼一下,夏君也不會明白我們是有可能結合在一起的,你知道么?」

「要是你不願意接納我,夏君也不會爆發將那個可惡的黑衣人給干翻掉,你知道么?」

愛彌兒沒想到夏洛奇一開口言辭竟然如此鋒利。

竟然有點吵不過他的感覺。

「他什麼時候精神力竟然比我還強了?」

「我可是全宇宙精神系中最能吵架的人,難道以後這尊偉大的名號要讓給這個人?」

愛彌兒有點不服氣。

她想想就來氣,自從遇見夏洛奇,沒一天讓她開心的。

除了氣她還是氣她,最後還被他佔了天大的便宜。

危急時刻,愛彌兒來不及細想。

兩人滴血認主,結成了全宇宙最牢靠的生死契約。

這種契約是不死不散,生死與共,同生共死的那種。

愛彌兒是欲哭無淚啊。

她本來早就設想好了:

一定要找一個聽她的話,願意哄著她,在她面前乖乖的,讓他向東他不敢向西的人繼承她的精神王座。

如今,她的如雲霞般燦爛的夢想被一拳給擊得粉碎。

她竟然與心目中的爛人結成了生死契約!

簡直啊!

沒天理啊!

冤枉啊!

愛彌兒胸中的怨氣是能感動天地的。

這一怨怒,天地的雲象立刻產生了變異。

在夏洛奇的頭頂即刻升起了一朵怒放的雲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