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梅醫師輕輕咂著嘴巴,有些酸溜溜的,「第五大人還真是會哄小娘子歡心。」

柳夷光瞪了她一眼,這女人怎麼什麼話都敢說?私下便也罷了,當著小二的面,怎麼能胡說,多少有點敗壞第五大人的清譽。

定是方才第五大人聽到她點了【佛跳牆】,又聽到了小二說的話。

「第五大人是追仙樓的常客?」

「回帝姬,是。」

「這樣吧,我定一盅【佛跳牆】,回頭第五大人再訂的時候,直接給她做。」

一個刑部侍郎,年俸才多少?她覺得自己不該這麼占別人便宜。這道菜的價格,對身懷巨款的自己來說,不過是毛毛雨洒洒水。

小二應答了一聲,這才拿了銀子告退。

待小二走了,柳夷光皺著眉頭對梅醫師道:「梅姐姐說話還請三思,第五大人以女子身出入朝堂,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總拿她性向說事,會對她造成很大的影響。也會阻了女子為官之路!」

梅醫師沒有想到,自己會被一個小丫頭給教訓了。

細想想她的話,卻也有道理。

梅醫師壓低聲音,「你說,外頭人都將第五大人討小娘子喜歡當作一件樂事來講,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柳夷光眉頭微皺:「有很多人說?」

梅醫師輕輕頷首,她先前也沒有想那麼多,只覺得大家說得有趣,被她這麼一呵責,才反應過來,事情也許並沒有那麼簡單。

「唔,未知事情經過,不予置評。」

柳夷光嘗了一口【佛跳牆】,可真鮮吶!

她本就喜歡海鮮,更何況是佛跳牆,菜譜雖殘,味道卻也不差。

梅醫師看著她吃得開心,也很高興。這回的任務算是圓滿完成。

「梅姐姐怎麼不吃?」

柳夷光奇怪地看著梅醫師,這麼好吃的東西,她都能不吃。

「在船上吃海鮮還沒吃夠?」梅醫師本就對海鮮沒有太鍾愛,在海上漂著時,已經吃夠了,如今回到陸地上,一點兒都不想再吃了。

柳夷光揚眉,她可一點都沒覺得夠。

梅醫師驚恐地看著她將一盅【佛跳牆】全部吃光。

之後的八個菜,她也沒少吃。胃口好得讓人嘆為觀止。

第五美樹用完膳,從她們門口路過,便看到帝姬風捲殘雲般的吃相,不粗俗,反而怪可愛的。

柳夷光看到她,朝她笑了笑,兩個腮幫子鼓鼓的,像只正在覓食的小兔子。

她囫圇吞下嘴裡的食物,飲了一口茶,才道:「多謝第五大人的【佛跳牆】,很好吃。」

第五美樹嘴角揚了揚,「帝姬喜歡就好。多謝帝姬的琴曲,很好聽。」

風流倜儻,美顏暴擊。

柳夷光覺得對面的人在發光,她不得不承認,第五大人她有點像祁曜。

她抿了抿唇,第五美樹行了個禮,然後告辭。

梅醫師覺得方才自己有些多餘,這兩人之間有一種默契,別人無法介入。

「你和第五大人……」

柳夷光懶懶道:「不熟。」

用過膳,柳夷光站起身來,「出去逛會兒街,消食。」

梅醫師奉旨作陪,哪能不從。

深秋的風,送來海的味道,不過今日是難得的好天氣,在外行走,慵懶的陽光曬著,也很舒服。

「要去看首飾還是買衣服?」梅醫師問道。

柳夷光偏著頭,微笑:「就隨便逛逛,買點食材。」

食材?梅醫師彷彿覺得自己聽錯了,哪有逛街買這個的。小葉丫頭,不走尋常路。

「那便去集市罷。」梅醫師扶額,她還從未去過集市。

「好。」柳夷光欣然答應。

千雪聽了,臉微微發白。

「帝姬,集市人多,恐怕會有危險。」

柳夷光淡淡地看向她,「說好的隨心所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呢?」

千雪的臉色更白了。

梅醫師見狀,立刻說道:「大王府的侍衛還不至於如此不濟,帝姬在這島上,可以橫行霸道!」

「橫行霸道?」柳夷光哂笑,甩袖往前走。

自己就是太克制了,都忘了怎麼去橫行霸道。

梅醫師都不知道集市往哪邊走,一路尋問過去,柳夷光深感無語。好在一路上有趣的東西也不少,路邊有不少賣藝的,還有賣小人書的,柳夷光一路看過去,打賞了不少。

集市還更熱鬧一些。賣各種小玩意兒的不少,不過她也沒看上什麼。反而是梅醫師,看到什麼都覺得驚喜,買了不少的小玩具。

「真沒想到集市這麼好玩兒。」梅醫師開心道。

柳夷光覺得好笑,怎麼跟小孩兒似的:「第一次來是這樣。」

她主要是看路邊賣食材的攤子,忽而眼睛放光,直直走到一個攤子前,真的是松茸啊!

簡直是驚喜,她還以為找不到。

賣松茸的是一位老婦人,佝僂著背,面前除了一小籃子的松茸,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老人家,您這個怎麼賣?」

老婦人一抬頭,好似有些受驚。

柳夷光以為老人家沒有聽懂她的話,便又用花國語問了一句。

這下,輪到梅醫師受到了驚嚇。

她是知道的,柳夷光根本不可能會花國語。可她剛剛說的分明就是花國語。雖然不太標準,但也能讓人聽懂。她到底是什麼時候學的?

老婦人聽他說花國語,這才笑了笑,並且回答道:「二十個銅板。」

柳夷光給了她二兩銀子,老婦人千恩萬謝。

「小葉丫頭,你的心真軟。」她感嘆道。

「我只是覺得這些食材值二兩銀子罷了。你可不要想多了。」柳夷光拎著籃子,不知多開心。松茸有著太過濃烈的氣味,有些人很喜歡,有的人卻很厭惡。她恰巧就很喜歡松茸的這種香味。

梅醫師看著這些其貌不揚的菌子,撇撇嘴。就這些東西能值二兩銀子?那錢可真是好賺哦!

又走了一會兒。她並未看到有什麼新鮮的,能讓人眼前一亮的食材。心想著能得到一些松茸今天也算是有收穫,便打算打道回府,不再繼續。

正準備同梅醫師講時,便聽到一聲吆喝。是賣魚的。

應當是剛剛從海里打撈起來,立刻送到集市上來賣。柳夷光有點興趣,便走過去,看了看。

一看眼睛就離不開了,這是一條頂漂亮的藍鰭金槍魚。背部青黑色,腹部銀白色,背鰭呈藍色和紅色。

藍鰭金槍魚是深海魚類,並不是很好捕撈。以現在的捕撈技術。捕獲這樣一條起碼有四十斤的藍鰭金槍魚,可能只能靠運氣。

前來圍觀這條魚的人不少,對它有興趣得人也不少,柳夷光生怕這條魚被別人搶了去,便拚命地揮著小手,大喊:「這條魚我要了!」

與此同時,有另一個人也同時說道:「這條魚我要了!」

柳夷光驚訝的看過去,對方也正好看向她。兩人視線相接,炸起了火花。

柳夷光打量著對方也是個有身份的人,就是不知,他的身份,能否與帝姬相提並論。

「珺璟帝姬?」那人神色帶著一絲傲慢,好似她來奪這條藍鰭金槍魚是多暴殄天物,「這條魚是我先看上的。」

梅醫師臉色不佳:「豐臣大人,方才帝姬可是與大人同時發聲。怎麼算是您先看到的?」

柳夷光清揚著下巴,反正這條魚她不讓!至少也應該一人一半!

她今晚就要吃藍鰭金槍魚壽司!

賣魚郎大約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這兩位可都是自己開罪不起的貴人。

「如此,便拍賣吧!」豐臣大人不甚在意道,「價高者得!」 柳夷光附在梅醫師耳邊問道:「他是什麼人?家中很有錢嗎?」

梅醫師小聲道:「他叫豐臣千夜,是花國四大家族之一豐臣家的幺兒,如今在朝中掛了個虛職。」

四大家族,聽起來就很有錢。

倒是不知,是豐臣家有錢還是舅舅家更有錢!

豐臣千夜露出不耐煩的神色:「帝姬不敢了?」

「有何不敢?」柳夷光最見不得他這般的傲慢之徒,「拍賣便拍賣,本帝姬還怕你不成?」

圍觀群眾熱血沸騰,豐臣家這位二世祖可真不得了,竟然連帝姬的面子也不給!還真是皮癢欠抽!

賣魚郎瑟瑟發抖,「珺璟帝姬,豐臣大人,您二位饒了小的吧,小的……只是個賣魚的,明碼標價……」什麼價高者得,聽著的確有誘惑,可這明顯是二位鬥氣,他怕自己被殃及池魚。

「不如這樣,您二位一人一半?」

豐臣千夜被駁了面子,臉都青了,身後的隨從比他臉色還要青,主子得罪什麼人不好,怎麼偏偏與帝姬杠上了?昨個兒,老爺不是才說過,這位帝姬深得大王喜歡,不能得罪。

「一人一半?怎麼可能!我豐臣千夜能和別人分東西嗎?你這是看不起誰?」

紈絝都是相似的,柳夷光眸中帶著冷色,說出的話可就沒那麼好聽了。

「你逼他有何用?這魚是人家的,人家愛怎麼賣怎麼賣,你可管不著。哦,對了,你若是不想一人一半,那我便全要了!」

說著,她便掏出了銀子,要付賬。

豐臣千夜都要氣死了。

「你!」

「我什麼我!」柳夷光掏出一疊銀票,拿在手上搖了搖,銀票被風吹出嘩啦嘩啦的響聲,悅耳動聽。「錢嘛,誰沒有?來,咱們今天就比一比,誰身上帶的錢多!誰都不能回家求助哦!」

炫富,誰不會!

她將這一疊銀票掏出來時,圍觀群眾都驚呆了,這種簡單粗暴的炫富,從未見過!

但意外地,有點爽是怎麼回事?

豐臣千夜的臉黑了,誰特么出來逛街帶這麼多銀票?

「少爺……」

隨從無力地喊了他一聲,他們還真沒有帶這麼多錢!

「滾開!」豐臣千夜狠狠地瞪了柳夷光一眼,不是說是大夏貴族女子嘛,怎麼恁般世俗?真是白瞎了她的臉!

然而,這條魚,他才不讓!如若讓了,他還有何面目在京中混!

梅醫師扶額,她怎麼就沒有發現,小葉丫頭還有做紈絝的潛質。直接拿銀票出來炫富……

有點辱沒帝姬的格調。

若是柳夷光知曉她的想法,想必會直接懟回去:都炫富了,還有屁的格調!

賣魚郎有些感激地看向帝姬,心道,若是帝姬再好心些,不與豐臣大人爭這條魚就更好了!

兩人對峙,忽然,圍觀群眾發出一聲驚呼:「是千棠君來了!」

柳夷光疑惑地看向梅醫師,見她冒著星星眼,便知道這位千棠君定是位美男子。千棠,千夜,該不會也是豐臣家的人。

呵呵,還真去搬救兵了,真不要臉!

柳夷光吐槽了幾句,也朝豐臣千棠過來的方向看了一眼。

還真是一位風度翩翩的少年郎,氣質如蘭。

「臣,豐臣千棠,拜見珺璟帝姬。」

可真是一位有禮貌的好孩子。柳夷光目光軟了軟,「豐臣大人不必拘禮。」

豐臣千棠面容正肅,道:「家弟冒犯了帝姬殿下,臣代為請罪。」

柳夷光一聽,這孩子不僅有禮貌,還明辨是非呀!

「的確有種被冒犯的感覺……」柳夷光好似自言自語,可這自言自語的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能被豐臣千棠聽到。

豐臣千棠微微錯愕后展顏一笑,這位帝姬,倒是有趣!

他抽出衣帶上別著的玉簫,輕輕敲打著豐臣千夜的頭:「還不向帝姬賠禮?」

重生資本狂人 豐臣千夜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表情很是委屈:「三哥!我…做錯什麼了我!是她偏要與也搶魚的嘛!」

「你對帝姬殿下態度傲慢還出言不遜,這是一個臣子做得的?向殿下請罪!」

豐臣千棠的語速不急不緩,聽著也沒有很嚴厲,卻有一種讓人無法抵抗的魔力。

豐臣千夜心有不甘地低下頭,朝著柳夷光拱了拱手:「臣,豐臣千夜冒犯了帝姬,請帝姬大人不記小人過,饒恕臣這一回!」實在是太丟臉了!

柳夷光也看出他的不情願,可也不想同他計較了,她的目標是藍鰭金槍魚,可不是與他鬥氣。

「罷了,本帝姬大度,不與你計較了!」她還故意揮了揮手,傲嬌得不得了。

當紈絝的感覺,還真挺爽!

豐臣千棠又施禮道謝,感謝她的深明大義。一頓糖衣炮彈下來,誇得她面色紅潤有光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