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

万俟南山笑呵呵的道:「兄弟你會願意的,我相信!」万俟南山一副自信的模樣。

「哼。」

「不給,就是不給!」葉婷強硬的說道。

「看吧,我家婷姐根本不願意,你就熄了這份心吧。」華新摟著葉婷的肩膀說道。

「哼!」

「你別碰我!」

葉婷心裡委屈:「人家說一句話,你就要把食材交給人家,你讓我們以後吃什麼,你把我當什麼人了,他剛才還那麼威脅我呢!」葉婷此刻就像一個撒嬌的小女人一般。

「哦?是么?」華新不由看向万俟南山的道,「兄弟,你威脅我家婷姐了?這可不行!雖然是兄弟,但你也得給我家婷姐道歉!」

「哈哈哈!」

「笑話!」

万俟南山大笑:「你讓我給一個女人道歉?簡直笑話!」此刻,他也徹底撕破了臉皮,不再和華新打機鋒了。

……

「怎麼回事?」

「兩人剛剛不還是好兄弟么?怎麼現在這氣氛不對勁啊!」

「是啊,兩人完全一副爭鋒相對的模樣,哪裡看出是好兄弟的模樣啊。」

「是啊,我一開始也覺得不對勁。兩人雖然口口聲聲都稱呼著對方兄弟,但我卻怎麼也感覺不出來呢,總有點彆扭的感覺,原來不過是打機鋒罷了!」

這個時候,一群賓客終於恍然大悟了起來。

「又杠上了!」

另外一邊,穆英英可是對華新和万俟南山兩人的恩怨了如指掌。

「看來之前發生在華新身上和万俟南山身上的案子,都是他們兩個人搞出來的!」

「哦?」

「好像有點意思的樣子啊!」穆老饒有興趣的注視著這邊万俟南山和華新兩人的針鋒相對,「一個神秘的傢伙和東海的一流家族杠上了。」雖然華新對穆老有恩,但穆老的身份,也不便參與到兩人中的恩怨去,不由就坐了一個旁觀者。

「這華老弟怎麼又和人鬧矛盾了啊。」張正有些憂心的道,「他什麼時候這麼衝動了!」

「……」

一邊,舒蕾蕾一陣無語。

對於華新,她了解的太多了。

從高速路上救治張正的時候,就是那麼一副蠻橫的模樣。

剛才居然還對她用了強,給睡了!

「這個華新,哎!」

趙國棟心裡很是不爽,這華新簡直太不給他面子了!

圍觀的人,不由紛紛看著万俟南山和華新兩人針鋒相對著。

「婷姐,他怎麼威脅你的?」

華新摟著葉婷的肩膀問道。

「哼!」

葉婷心裡雖然對華新剛才的話很是委屈。

但此刻也看出了點端倪,兩人的關係似乎並不好,並不是什麼兄弟的樣子。

「他威脅我說一定會放手的。」葉婷委屈的道,「好強硬,好像恨不得把我給吃了似的。哼,我火啊,想要我放手,還說你一定會放手的,我就說上一次這麼說話的人都跪了!」

「哈哈哈!」

「不愧是我家婷姐,有種!」華新哈哈大笑的道,「我喜歡!既然他敢這麼說話,那就讓他跪了吧!」旋即笑眯眯的凝視著万俟南山的道,「我家婷姐的話,你聽見了嗎?」

「……」

万俟南山一張臉瞬間黑了下來,陰森的凝視著華新。

「我姐婷姐說的話,你沒聽見么?」華新笑眯眯的臉色旋即變了,一臉肅殺之氣。

(本章完) 「華新,你不該招惹我,你這是在作死!」躺躺東海一流家族万俟家族万俟集團的繼承人,豈能在華新面前低頭。

「呵呵。」

「既然沒聽見,那就讓我代勞,給我跪下!」華新不由暴喊了一聲。

「找死!」

華新還未出手之時,万俟南山身後一名精壯的男子,驟然從万俟南山身後跑了出來,一拳直搗黃龍,砸向華新的胸口道:「羞辱南山公子,找死!」

「嘿嘿!」

「帶保鏢了!」

「身手不錯,是個練家子!」

華新嘴角微翹,一臉邪笑的凝視著一拳砸向自己的精壯男子。

「是時候該解決我們之間的恩怨了!」

「去死吧。」

精壯男子暴吼道。

「聖獸煉體訣!」

華新神色肅穆,多年積攢的怨氣怒氣徹底爆發了出來。

渾身氣勢驟然暴漲,單薄的身子彷彿鼓氣一般變得魁梧健壯了起來。

誤惹霸道總裁 「聖獸古拳!」

華新驟然揮去一拳,裹挾著萬鈞之氣同万俟南山身後的精壯男子一拳狠狠的砸在了一起。

砰!

隨著一身沉悶的聲響傳來,緊接著便是一陣咔嚓驟然響起,一聲慘叫頓時回檔在酒會之中。

「啊……」

精壯男子一拳狠狠的砸向華新的拳頭,就彷彿砸在了一堵厚實的鋼錠上一般,不,好像砸向了向自己高速駛來的重型卡車身上一般,自己毫無招架之力,整條手臂頓時發出撞裂的咔咔聲,連肩胛骨都因為華新一拳的巨大力量撞擊的粉碎,整條臂骨從肩膀出穿了出來,顯得異常的血腥和殘暴!

「啊……」

精壯男子連連後退,另外一隻手攙扶著自己的手臂,渾身巨疼的直發顫。

「是時候解決我們之間的恩怨了!」

婚心計,千金有毒 華新冷漠的凝視著万俟南山。

「……」

万俟南山渾身也是一顫,完全沒想到華新身手如此之強。

自從經歷上次被華新丟下樓摔成重傷之後,才專門找了這麼一位堪稱兵中之王的的兵王當自己的保鏢,而且還據說是猛練武世家的傑出弟子,卻沒想到被華新一拳硬生生的把整條手臂骨都打出來了半截,徹底成了殘廢!

「呵呵!」

「有種你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我給殺了!」

万俟南山也是一個異常驕傲的主,豈能甘心卑躬屈膝!

「嘿嘿。」

「殺你,那又有何不可!」

「殺你太簡單了!」

華新一臉肅殺的向著万俟南山走了過去。

當眾殺人,只是無數種殺人方法之中最愚蠢的一種方法。

他雖然修真歸來,不懼俗世權力。

但他也還未愚蠢到認為自己現在有能力去抗衡國家的暴力機器,更不用說各種重型武器,現在就能讓自己輕易的嗝屁。

「不好了!」

穆英英見到華新和万俟南山爭鋒相對,立刻就意識到了什麼。尤其是當華新渾身氣勢大漲的時候,便明白了過來。

「孫叔叔,張叔叔,快去攔住華新!」

穆英英連連說道:「不然万俟南山會被他打死!」

「啊……」

孫浩、張正兩人驚訝:「有這麼嚴重!」

「比這嚴重多了。」

穆英英著急的道:「雖然我也很討厭華新,但是以万俟南山的身份,如果在蓉城出了什麼事情,整個蓉城都會承擔龐大的壓力,尤其是孫叔叔你!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事情么?華新完全有能力,也有膽量在這個情況下把万俟南山給殺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還是勸住一下華新的好!」

「華新,你給我住手!」

穆英英丟下一句話,就向著万俟南山和華新兩人沖了過去。

「住手!」

穆英英擋在了万俟南山的面前,怒視著華新:「你想殺了万俟南山,然後對抗整個蓉城的公安系統,對抗國家的暴力機器么?你難道不為你的朋友想想,不為你的家人想想,你要是對万俟南山做了什麼,万俟南山家族對你展開無休無止報復的時候,你能救得了誰?」穆英英雖然也是避免万俟南山出麻煩,但這話何嘗不是在告訴華新,事情的嚴重性!

「華老弟,消消氣!」孫浩連忙走了過來,「你這樣讓老哥我也很難做。」

「是啊。」

「華老弟,就不要逞一時之氣了。」張正也走了過來,沖著華新規勸著。

「嘿嘿。」

「我的親親好老婆,你居然不維護你老公,而是去維護一個外人,你讓老公我很失望啊!」華新一臉邪魅的笑道。

「華新!」

穆英英沉聲喊道:「你要好好想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死了万俟南山,你將要承受整個蓉城公安系統的統計,甚至是國家公安系統的全國通緝,你能承受得起,你的家人和朋友呢,你有沒有考慮過!」

「是啊。」

「你好好想想啊!」

張正連連勸道。

「華老弟,給孫老哥一個面子!」

孫浩也勸阻著華新:「不要讓老哥難做!」

「我鬼醫邪華一生腥風血雨,何曾懼過!」

華新一臉邪氣縱橫,殘忍的透過穆英英、孫權、張正等人看向万俟南山。渾身氣勢逼人,讓人望而生畏,而這才是掀起了整個修真界血雨腥風,殺人無數的鬼醫邪華。

「我說過,讓他跪下,今天就得給我跪下!」華新似生命如草芥,冷漠的說道。

「哈哈哈!」

万俟南山仰天大笑:「有種,你就殺了我!否則……嘿嘿!」

被華新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逼著自己下跪,饒是他万俟南山心裡恐懼華新的力量,卻也拉不下這張臉。

修真之鳳凰臺上 「万俟南山,你就不能說句軟話么?」穆英英氣急敗壞的踱著腳道。

「讓他來!」万俟南山渾身因為憤怒顫抖著。

「你……」穆英英惱火的道,「都是特么的兩個犟骨頭!」

「葉婷,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勸勸華新!」這事因為葉婷而起,穆英英不由把注意打到了華新的身上。

「華老弟,你消消氣,婷姐也就是說說而已,你別衝動!」這個時候,葉婷也想起了華新血腥的手段,「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讓婷姐以後還怎麼辦啊。」

(本章完) 「我鬼醫邪華一生血雨腥風,何曾毀諾!」

「今日,他跪也得跪,不跪也得跪!」華新傲然的說道。

「華老弟!」葉婷從後面抱著華新,眼淚嘩啦啦直流,哀求的道,「華老弟,你想想婷姐好么?婷姐不能沒有你,婷姐還想要和你生猴子呢!」她只能通過此話來軟化華新的心。

「婷姐!」

「你放心!」

華新傲然的道,旋即就松來了葉婷的手。

嗖!

他一腳猛踏地面如同出膛的炮彈一般向著天花板上彈射了出去。

噗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