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夫人,月兒她沒事,似乎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橙階了,而且她也很刻苦修鍊」李悅將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哦,那就好,你告訴靈越跟玲瓏,我會給她們方案,讓他們按照我給的方案訓練那些人,短時間我是去不了了,就這樣,我一會將方案寫出來,你給她們帶過去。」

筱若馨聽了李悅的話,原本有些擔心月兒的心也就放下了,她也相信靈越跟玲瓏一定能夠把事情辦好的。

她原本想要成立自己的勢力,原本也打算成立一個殺手組織,不過之後聽說龍韓傲的閻王殿就是殺手組織,她就改變了想法。

閻王殿雖然也有收集消息的信堂,不過她覺得肯定不是很全面,所以她準備開一個專門賣消息的組織,將現代的那一套,漸漸的用在這裡,肯定能夠發展起來的。

「是,屬下明白了」李悅不知道筱若馨的打算,只是領命就好。

這個時候,龍韓傲開口了,他說:「馨兒,你剛剛不是要為自己下注,那麼就一起辦了。」

筱若馨有些糾結了,剛才她以為這個賭局肯定是那個大家族的天才弟子開設的,可是看見李悅就知道了,那是龍韓傲開設,來坑人的,如果自己押了,那不過是自己贏自己的,沒什麼意思了。

「我看算了,反正都是自己家的」想了一下,最終還是放棄了。

「夫人,這個賭局不止是主子一個人開設的,裡面還有十大長老跟院長,如若你要押也是可以的,就算您贏了,有大部分是由他們掏錢的,說不定還能賺到一些好東西呢!」

李悅笑的有些賊兮兮的,那很明顯就是要坑人,還真不愧是龍韓傲那貨的手下,一個德行。

「這樣呀!那好吧!我要押自己,五萬兩」既然是這樣,那麼不坑白不坑。

「好嘞,屬下這就去押了」李悅說完火急火燎的就出去了,朝著原本來的方向而去。

事情都交代了好了,也辦好了,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個人賽要開始了,他們兩人也出去了,朝著早上的比武台而去了。

等他們到的時候,今早那些贏了的人也都到了,十位長老也來了大半了,墨殤晗也到了,已經在最中間的比武台上了。

龍韓傲牽著筱若馨來到了給他們預留的位置上,蘇火淡,鹿冉,還有龍韓樺已經在那了,看見他們的時候,都很興奮。 「你們怎麼咋么興奮呀?」筱若馨剛坐下來,見他們那麼的興奮,很是奇怪。

見他們都做了下來,龍韓樺就湊了上來,坐在筱若馨的身邊,超級激動。

「嫂子,好消息,今日五個比武台,每個就勝出三個,最後也只有三個又名額的,十五個人對打,第一輪肯定有輪空了,你的運氣那麼好,肯定可以的。」

筱若馨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居然是因為有一個輪空的機會,才這般的興奮,又不是已經是自己的了,真是不懂他們。

「現在都不知道會不會是我抽中的,你們激動什麼呀」

見筱若馨不在意,龍韓樺又湊近了一點,神秘兮兮道:「明日你要跟三哥出去,所以院長他們怕你到時候會受傷,所以就準備讓輪空的機會變成你的。」

這下筱若馨明白了,原來是因為這個,難怪了,難怪她剛過來,他們就那般的激動,原來原因在這裡呀!

她轉過頭看向龍韓傲的方向,眼神充滿了詢問。

龍韓傲自然是看見了,朝著她點了點頭,示意的確有這件事。

得到答案的筱若馨並不高興,她說:「雖然明日我是要跟你去,但是這也不影響我今天的比賽,我也不喜歡這樣子,我想靠我自己的實力贏得名額,讓院長不要那樣了,如若我能夠抽到輪空的機會,說明我的運氣好。」

她原本就是打算借這次機會,將自己的實力展現出來,讓世人知道,她不是一個無法修鍊的廢物,如若她次次都輪空,肯定會引起懷疑的,大家一想自己跟龍韓傲的關係,之前自己的努力就白費了。

她也只是簡單的說了兩句,就將自己的意思表達的很清楚,龍韓傲也懂她的意思,給了龍韓樺一個表情,就沒在說什麼了。

「個人賽現在開始,請各位抽籤」

很快,個人賽開始了,墨殤晗用玄力,將自己的聲音擴大,傳進在場所有人的耳中。

在他的話音剛落,一個身穿院服的弟子就捧著簽上來了,十五個人並排坐著,因為龍韓傲的原因,筱若馨是最後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抽到空簽。

看著手中的空簽,筱若馨錚楞住了,難道自己的運氣真的這麼該死的好,第一場就是輪空了。

前面的都已經將自己手中的簽亮了出來。

墨殤晗秒了一眼道:「冰嵐對戰花落雪,冷落塵對戰段子航,冷兮雪對戰杜清悠,蘇火淡對戰仁留,慕容萱對戰蘇煙雲,鹿冉對戰木菲,傾無雙對戰聞人楓惶,筱若馨輪空。」

姐妹花的最強兵王 他宣布完之後,除了筱若馨,其他的十四個人都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了,也直接飛上各自的比武台上了。

慕容萱聽見筱若馨抽到了輪空的簽,心裡氣死了,那個賤人是什麼運氣,居然這般的好,唯一的輪空機會都被她抽到了。

「沒想到呀,傾無雙跟聞人楓惶居然遇上了,這樣嫂子就能夠少一個強敵了。」

龍韓樺看著前方比武台上的陣容,看見那個最後一個比武台的時候,眼中多了些許的好奇。 「他們兩個人的實力不錯,如果想要打出個勝負來,很難」筱若馨也看了過去,剛才她就注意的到了。

原本聽見傾無雙這個名字,還以為是一名女子,卻沒想到是一個長得比女子還要好看的男子。

而那個聞人楓惶,身上又一股跟龍韓傲不分上下的氣場,一個字「冷」

「那個傾無雙沒什麼背景,只是一個綢緞莊的少主而已,不過聽說從小就不喜歡經商,天賦卻不錯,進入學院又五年了,因為長相相似女人,所以很多女子跟男子都嫉妒,不過卻很有女人緣,算是一個花花公子了。

倒是那個聞人楓惶有些奇怪,他似乎是憑空冒出來的,我跟三哥查了他兩次,愣是沒見的背景查出來,他也不屬於我們四國中那一國的人,是五張老一次出學院的時間撿回來的,而已一直都是這樣,冰冰冷冷的,跟三哥都有一拼的了。」

龍韓樺見她感興趣,就將他知道的都說了出來,當然了,也是看自家三哥的臉色還好,不然打死他都不敢說。

「哦哦,原來是這樣,煜,你說他會不會是其他大陸過來的」筱若馨看著台上的聞人楓惶,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馨兒是否有一股奇怪的感覺?」龍韓傲沒有回答她,卻問了另外一個問題。

筱若馨驚訝的轉過頭看向他,自己的確有一股奇怪的感覺,總感覺自己似乎是認識他的。

「馨兒,是不是也好奇我為何知道,那是因為我也有,我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總感覺是認識他的,卻就是想不起來」

聞人楓惶被撿回來的第一天,龍韓傲就見過他,當時他昏迷了,閉著眼睛,半死不活的樣子,如果不是五長老求情的話,他或許都不同意他留在九天學院里。

筱若馨點了點道:「的確,我的確有一股奇怪的感覺,總感覺他是認識我的,而我也認識他,但是就是想不起來,也不知道著是怎麼回事。」

「也是這個原因,我排除很多人去查,卻一點線索都沒有」龍韓傲接著說。

筱若馨瞭然的點了點頭,看著台上的正在個傾無雙對打的聞人楓惶,她看的出來,他們兩個人都是白階七級了,似乎都是剛剛晉陞不久的,兩人也沒有用全力,似乎也明白,如若用了全力也是兩敗俱傷。

「他們兩人都是白階七級,似乎都是剛剛晉陞不久的,兩人都沒有用全力,不過傾無雙是木屬性,聞人楓惶我卻看不清他是什麼屬性的。」

筱若馨認真的觀察了一下他們兩個人,將自己看見的,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龍韓傲沒有一點意外,但是龍韓樺震驚了,他看著筱若馨問道:「嫂子,你能夠看的出他們他們的境界?」

筱若馨不以為然的點了點,就算是默認了。

見她點頭,龍韓樺更加震驚了,他有些結巴道:「那麼嫂子,你現在的實力是多少?」

在他的認知里,實力比人高的才能夠看清別人的境界,現在筱若馨能夠看清他們兩個人的實力,還能清楚的知道人家是什麼屬性的,天哪,那不是開天眼了吧! 「沒有,我的境界比他高,至於他是什麼屬性的我也看不出來,可能他根本就沒有吧!」

對於龍韓樺,筱若馨也沒有隱瞞,第一他是龍韓傲所信任的人,第二就是沒必要。

「什麼?嫂子你說你的境界還比他高?不會吧!」

這下龍韓樺更加震驚了,她的等級居然比聞人楓惶還要高,那到底是多高呀?

他自己一直停留在白階三級,而他聽說聞人楓惶有白階五級的修為了,如今筱若馨跟他說,她還更高,對於一個剛剛修鍊還沒有半年的人,這晉陞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點了。

筱若馨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震驚,她覺得很正常,不久是晉陞快了一點,所以就淡淡的點了點,繼續看台上比武了。

龍韓樺震驚的半天都說不出話來了,原本他一位他家三哥逆天了,現在他家的三嫂現在也如此逆天,比他三哥更家妖孽呀!

台上的蘇火淡跟鹿冉都還沒又結束,不過看的出來,他們都佔了上風,慕容萱就沒有那麼好運了,她的實力有一半是靠丹藥堆積上去的,就算她跟鹿冉對打都不一定能夠贏,更何況是已經白階四級的蘇煙雲的對手呢?

見她看著蘇煙雲,眼中很感興趣,已經回過神來的龍韓樺給她解釋了。

「蘇煙雲,是郁樹國一個小家族的嫡出的,也是他們四皇子未過門的皇妃,不過聽說那個四皇子似乎不是什麼好東西,花心的很,好在她的天賦不錯,靠著自身的實力,進入了九天學院,這才逃過一劫,沒立即嫁給那個四皇子皇莆孤恆,她的相貌也是九天學院中有名的美女,當然了,又三嫂在,她們都不算是美女了。」

龍韓樺說道後面還不忘拍下馬屁。

筱若馨聽了他的解釋,瞭然的點了點頭,原來也是一個有名的美女了,那個對於慕容萱的那個第一名肯定多少有些妒忌,不然下手不會那麼狠了。

「對了,端木月呢?當時她不是也是九天學院的人,怎麼不在?」筱若馨想起了一個多月前的端木月了。

「這個……這個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她失蹤了,到現在都還沒找到人。」

龍韓樺說起這件事就很頭疼,端木家已經去帝都鬧過一次了,當時父皇還下令讓他徹查此事,但不管他怎麼查,就是查不到一點線索。

端木月就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他也去了清風山莊,當時他還懷疑是他三哥下的手,他還去問,得到的是「沒有」兩個字。

「你派人去找了?似乎看起來還是沒有查到是吧!」筱若馨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沒有查到一點線索,不然不會這樣愁眉苦臉的了。

「的確,我什麼都沒查到,我那天將她送到清風客棧之後就離開了,第二再去找她,她已經不見了,當時我也沒在意,誰知道後來端木家就過來說她失蹤了,我現在頭都大了,三哥也不肯幫我,三嫂要不你幫我說說?」 龍韓樺笑的有諂媚,看著筱若馨一個勁的討好,沒辦法,自己出面龍韓傲根本就不給面子,只好求他人了。

筱若馨有些好笑的看著他,一個堂堂的男子漢,居然被一個端木月逼成這樣了。

「呵呵,我的話,你三哥也不一定會聽,你有沒有查過最後一個見到她的是誰?」

筱若馨不相信,一個人能夠憑空消失了,特別是在帝都,還是在龍韓傲的眼皮底下失蹤的,還不讓他查到,這裡面肯定有什麼是他們沒有注意到,或者是遺漏的。

「唉,這個我也查過了,最後一個見過她的是你的四妹妹,不過清風樓的夥計也看見了在她離開之後,端木月還在清風樓里,我也查了,劉雪飛也的確不知道端木月已經失蹤的事情,所以不是她,能查的我也都查了,還是沒有一點消息。」

筱若馨的懷疑,他早就想到了,也查過了,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

「你三哥也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不會不告訴你的,慢慢來,肯定是你們在調查的時候,遺漏了什麼線索,一個人不會憑空消失了,肯定會留下蛛絲馬跡的,記住,凡走過,必留下路。」

大國金融 筱若馨可以確定,這件事就連龍韓傲都沒有查出來,他也肯定再查,雖然端木家也不算是一個上古世家,但是那勢力也不能小看了,弄不好會出事的。

「啊,連三哥都查不到,那豈不是端木月真的憑空消失了」龍韓樺聽見龍韓傲都沒能查出來,那事情更大了。

「冷落塵勝」突然墨殤晗的聲音傳了過來。

因為跟龍韓樺討論端木月的事情,都沒有注意台上的動靜,沒想到冷落塵居然勝出了。

看向蘇火淡跟鹿冉,見也差不多要結束了,慕容萱卻很狼狽,眼看就要輸了。

「冰嵐勝」墨殤晗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已經開始又人陸續勝出。

「那個冰嵐是誰?」見第一個比武台上勝出的冰嵐,筱若馨好奇的問著。

「冰嵐聽說是一個孤兒,是藍月國人,三年前靠著天賦,進入學院的」龍韓樺漫不經心的解釋著。

「哦」見到的回了一個字,點了點頭,看著冰嵐,她有一種熟悉感。

過了一會兒,蘇火淡跟鹿冉也勝出了,沒有出乎意料,慕容萱輸給了蘇煙雲了。

而且還被蘇煙雲一腳踢下了比武台,半天站不起來,好在小翠跟過來看熱鬧,說不定她要在地上躺半天。

「冷兮雪勝」又過了一會兒,墨殤晗又宣布著。

現在就剩下聞人楓惶跟傾無雙了,兩個人還是那般打著,不過看得出來,傾無雙開始有些堅持不住了

反而是聞人楓惶還是面不改色,還真不是一個簡單人,打了著好半天,居然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樣子。

終於,聞人楓惶一刀劈中了傾無雙的胳膊上了,讓傾無雙一個受不了到了下去,他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了,在也站不起來了。

「聞人楓惶勝,輸的全部淘汰」墨殤晗適時的站了出來。 現在就剩下了,鹿冉,蘇火淡,筱若馨,冰嵐,蘇煙雲,冷兮雪,冷落塵,聞人楓惶八個人。

慕容萱被蘇煙雲打敗了,心裡雖然很不高興,但現在都已經重傷了,就算想說什麼都堅持不下了。

「剩下的八個人還是抽籤決定,最後留下四個人,爭奪前三名」墨殤晗沒有浪費一點時間,示意自己的弟子上去送簽,讓他們八個人抽。

鹿冉的運氣不是很好,抽到了冷落塵,蘇火淡比他幸運一點,抽到了冰嵐。

而筱若馨卻抽到了冷兮雪,不過龍韓傲跟龍韓樺沒有為她擔心。

蘇煙雲應該是這些人里最倒霉的一個,她抽到的是聞人楓惶。

抽好籤的筱若馨起身,飛向了冷兮雪所在的比武台上,剛剛站下,她就感覺到了對方的敵意,

心下就瞭然了,又是龍韓傲的一朵爛桃花,唉,真愁呀!

「點到為止」墨殤晗簡單的四個字就代表了開始。

冷兮雪沒有立即朝著筱若馨攻擊過去,反而說了一句讓她都感覺很奇怪的話。

她說:「你很美,就像九天玄女。」

筱若馨聽了,心下有些奇怪,不知道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吧!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不是慕容萱那個白痴,看不出的你的天賦,我感應不到你的實力到底是怎麼樣,但我也不覺得你是廢物,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你的實力肯定在我之上。」

說道這裡,她頓了頓,又道:「哥哥說的沒錯,你的確比我適合傲師兄,所以,我認輸。」

筱若馨怎麼也沒想到,她會自己認輸,連打都不打就認輸了,她不覺得她這個好說話,肯定有什麼?

「為什麼?」

冷兮雪聽了她的問話,笑了笑,沒有說一句話,自己飛下了比武台。

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不知道她幹嘛要這樣做,只是疑惑的看著冷兮雪。

而冷兮雪看向墨殤晗的方向,大聲說道:「墨管事,我認輸。」

說完之後就快步離去,她怕她在慢一步,她會在眾人的面前失態,更不想在龍韓傲的面前失態了。

筱若馨還呆愣在比武台上,看著那已經跑遠的俏麗身影,心中的疑惑漸漸有些清楚了。

那個女子似乎有什麼事情要跟自己說一樣,而且她在她的身上沒有感覺到殺意,就算最初感覺到的敵意,也在她開口之後消失了,那些話她也感覺出來了,都是真心的。

墨殤晗也沒反應過來,這還是他頭一次遇見的,就算是以往的晉陞賽上都沒有,更何況這次還是為了英雄冢的名額。

但是畢竟是見過市面的人,很快就回過神,宣佈道:「筱若馨勝。」

在他的聲音中,眾人都回過神來了,也都開始竊竊私語著。

就算筱若馨不聽也知道他們說的不是什麼好話,最難過的就是那些壓了她輸的人,心中的不滿肯定會比其他高。

「三嫂,那個冷兮雪是什麼意思?」她剛回到原本的座位上,龍韓樺就湊了過來,好奇的問著。 筱若馨沒有看他,而是注意著台上還在比武的鹿冉。

「我也不知,剛上去的時候,她身上散發的敵意,開口之後就消失了。」

台上的鹿冉看起來似乎不是很好,原本他的修鍊等級就比冷落塵要低,之前的一戰也耗費了他很多的體力,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補回來了,所以一開始交手他就弱了下風了,現在也不過是強撐著。

關於筱若馨那邊所發生的事情,他也沒空理會,而是全力對抗著。

蘇煙雲跟他差不多,八個人之中,除了筱若馨,聞人楓惶是的實力是最高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