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峰主,北王庭一共有兩百七十六座巨型城池,令有一千八百多附庸城池!」少仲謀回道。

「這麼多?」石柱驚訝了。

想不到一個王庭中,居然能夠積累起如此龐大的城池數量。

「人間界很大,只此大羅天境,所覆蓋疆域也無比廣闊,非大神通者所能窺視!」少仲謀沉聲道。

…………

……



萬壽城,七星樓第七層。

此時萬長青坐在自己位子上,看著旁邊眾人沉聲道:「地方,我已經給大家分配好了,諸位若是沒有什麼異議,現在就可以動手去幹了。」

「沒有異議!」

「沒有異議!」



榮老等人都是搖搖頭,至少明面上很贊同萬長青的分配。

「嗯,如此那我就不打擾各位賺錢了。」萬長青起身,離開了這裡,會自己府里去了。

回去的路上,大管家看向萬長青,忍不住問道:「老爺,您真的放心讓這些人放手去做嗎?」

「怕什麼,反正又不是咱們的人,到時咱們走了,也好有人接住這個黑鍋啊!」萬長青雙眼眯起來,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通知下去,再過不久,咱們就該撤了。這幾天,讓大家都收拾收拾。」萬長青對大管家吩咐道。

「是,老爺!」大管家恭敬回道。

七星樓,等到萬長青走後,大家都是看著榮老。

「榮老,萬會長這麼個分法,實在是有些不公平!」有人開口了,語氣中有著一股不服。

「是啊榮老,照這麼個分法,他萬會長吞下去的利益可就不止四成了!」又有一人開口叫道。

「那你說,應該怎麼個分法?」榮老看著那人,面色平靜道。

「這計劃怎麼執行,相信這段時間大家都已經看出來了。按理說,咱們自己也可以單幹了,何必看別人臉色。」那人臉上露出一股瘋狂。

這話一開口,房間中大部分人都是認可的點點頭。

「你們也這麼認為?」榮老看著其餘人問道。

「是。」眾人回道。

「既是如此,那就放手干吧!」榮老順嘴道。

「榮老,您也覺得這麼做可以?」有人試探著問道。

「有什麼不可以的,干咱們這行的,只要有生意可以做,到哪裡還不是干。」榮老臉上露出了一股深沉,眼中有著說不出的冷漠。

「那王庭那邊要是追究起來?」有人指了指王庭方向。

「等咱們這筆買賣做成了,還愁沒有地方待嗎?」榮老反問道。

「要知道,若非咱們這些人在這裡撐著,他萬壽城能有如今這番繁榮氣象嗎?」榮老這話說的有些囂張過頭了。

事實上榮老這句話,居然引起了場中眾人的認同。

這段時間賺取的利潤,已經讓房間中的眾人內心膨脹了。

此刻,就連北王庭這些人也都不放在眼裡了。

「得,再在這裡待著也沒什麼意思了,撤吧?」榮老看向大家說道。

「對,早就該撤了!」

「走走走!」

…………

……



北龍城,北王庭一座巨型城池中。

城中最近流傳出一則來自王城萬壽城的消息,說現在王城那些人不僅實力大增,而且個個都已經賺翻了。

北龍城一座酒樓中,此時正有人站在一方桌子上,對著周圍聚過來的朋友,講述著關於萬壽城方面的傳說——《美夢重生》!

「美夢重生?說書的,你這消息,怎麼聽起來這麼假呢?」台下有人打斷了桌子上那人。

「是啊!故事編得倒是挺生動的,就是有些太過荒誕了。」

「王城的人,都那麼傻嗎?居然將自己全部的積蓄都掏了出來,這往後就不活了?」

「說書的,趕緊換個故事,不然今兒這頓飯錢,可沒有人替你結賬啊!」

「哈哈哈哈……」

…………

……



「啪」

就在這時,一塊極品火靈石扔到了說書人腳下。

「王小龍,是你,有段日子不見了啊!你怎麼在這?」

有個身穿錦衣的男子找到了靈石的主人,聲音一下子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西北角落裡,有個蓬頭垢面的男子正坐在一張桌子上大碗喝酒。

桌子上,擺上了四五個空罈子。

「百里醉?這可是這兒最貴的一種酒啊!此人穿著如此寒酸,居然也能品嘗如此神仙佳釀?」有懂酒的行家鼻子在空中一聞,就知道王小龍桌上喝的酒的品種。

「嘶,百里醉,聽說要一千上品靈石一瓶呢!」

這年頭,不止普通人很俗,就連這些修行者都免不了一身俗套。

此刻得知王小龍桌上擺著的是百里醉這種名酒,臉上都露出了一絲震驚,還有一點點羨慕嫉妒。

酒樓中,有人看著王小龍將百里醉一碗一碗地往裡倒,臉上就一陣抽搐。

如此美酒,居然就被這小子如此豪飲地給糟蹋了!

「原來是張大公子,怎麼,就許你在這裡喝酒,不許我王小龍在這喝酒吃肉嗎?」

王小龍注意到有人走到自己面前來,抬起頭來看著來人道。

「告訴你,而今我王小龍,已經是今非昔比了!今後說話,給我小、小聲點兒!」

王小龍打了個酒嗝,對面前的張大公子不客氣道。

果然是一朝富貴了,這說話的口氣也都不一樣了。

曾幾何時,窮得都快當街要飯的王小龍,如今都敢對他張大公子吆五喝六了!

「你,就憑你這麼個窮鬼,也敢如此跟本公子這麼說話?」張大公子喝道。

這一聲呵斥,張大公子運用上了一絲真氣,聲音非常尖銳,似有穿金裂石之威!

踏踏踏!

後面,一群看客都是忍不住向後退了幾步。

有好戲看了!

此時眾人已經沒有了聽書的慾望,準備看張大公子和王小龍的這場好戲了。

這場好戲,究竟是貴公子勝出,還是那個「乞丐」王小龍勝出?

沒人知道啊!

「哼,不識抬舉!」王小龍聽出了張大公子這一聲斷喝中的陰險,口中發出一聲冷哼。

「截脈訣,給我斷!」

張大公子見自己聲音中的真氣居然被對方化解了,右手一抬兩指並劍,一道劍氣就從指間飛射了出去。

劍氣好似一把鋒利的金劍,朝著對面王小龍丹田之處戳去。

轟!王小龍站起來了。

站起來的一瞬間,王小龍腳下狠狠一踏,一股氣牆頓時出現在他的身前。

張大公子飛出來的劍氣,直接就被這股氣牆給擋下了。

「衝天境第九重,凝氣牆?」張大公子張大了嘴巴,臉上露出一股陰沉。

「給我躺下來吧!」

王小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掌,一掌朝著對面張大公子的臉呼了過去。

「啪」

一聲乾脆的響聲過後,張大公子整個人就已經橫躺在了地上,左邊臉上多出來一個通紅的巴掌印。

「衝天境第五重,果然很廢,連小爺的一巴掌都擋不住!」

王小龍輕蔑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張大公子,拎起桌上一壇酒,踏步離開了酒樓。

「諸位,都看到了嗎?這就是美夢重生帶來的結果!」王小龍走後,說書人忽然竄了出來,對大家說道。

「說書的,你什麼意思?這個王小龍能有如今這實力,就是這麼來的?」有人臉色驚訝道。

「沒錯。短短兩個月,王小龍就已經做到脫胎換骨了!各位,現在你們還認為,這美夢重生是假的嗎?」說書人看著大家,臉上露出一絲得意。

眾人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張大公子,再看看那個得意的說書人,一時陷入了沉思。

不久之後,北龍城的人很快就被成功洗腦,全部陷入萬長青等人編織的美夢重生故事當中了。

這些人拿出了自己全部的積蓄,為的就是能夠快速成為強者,然後憑此致富,走上人生巔峰!

不止北龍城,北王庭大部分城池都在上演著這一幕。

就連北王庭的那些附庸勢力,萬長青等人也沒有放過。

萬長青等人用了不到六個月,就將北王庭全部的城池都利益捆綁起來。

萬壽城中的飛公子,對這些根本就是不管不顧。

只要能夠按時收到支援前方大軍打仗的資源,飛公子才沒有這個閒情逸緻去管下面那些人的死活呢!

至於北王庭中那些大臣、城主等手握大權之人,此刻也已經捲入這場驚天計劃之中,拚命地將錢撈進自己口袋裡。 白憐峰大營,此時石柱、寧龍臣二人坐在一處大帳中。

寧龍臣向石柱說道:「大哥,如今大軍已經基本整合,剩下的就需要在戰場上磨鍊了。」

「兄弟向帶著大軍出去?」石柱問道。

「是。」

「可曾想好去哪裡?」石柱問道。

「就去魏王與鎮北天王的戰場。」寧龍臣答道。

「那裡!」

石柱眉頭一皺:「那邊大戰倒是不少,三十萬大軍融於其中,難以察覺。只不過,那邊高手極多,萬一…」

「大哥放心,有大軍在手,除非鎮北天王那一層次絕頂強者出手,否則無人能夠攔得下我。」寧龍臣自通道。

「也好,那兄弟一切當心。不久我和宋真子就要深入北王庭,兄弟大軍磨合好了之後,可到萬壽城找我。」石柱說道。

「是,大哥。」

萬壽城中,萬府。

石柱、少仲謀、白憐花、祝嬌、宋真子、襄侯幾人前來,萬長青親自出門相迎。

「屬下萬長青,見過我王!」

萬府內,萬長青領著一群下人對宋真子行禮。

「萬大人請起。此地乃北王庭腹地,不必如此多禮。未免引起城中猜疑,萬大人還是稱呼我為宋公子即可。」宋真子上前道。

「是,公子,諸位請。」 神武帝尊 萬長青會意,領著眾人進入堂內。

「如今北王庭,是個什麼情況?」眾人落座之後,宋真子詢問道。

「回公子,如今北王庭大部分城池,都已經亂成一團,修行之風盛極一時,下面各大城池已經快鎮壓不住了。」萬長青看了看旁邊石柱等人,向宋真子回稟道。

「石兄、仲謀兄,二位以為接下來,我等應該如何計劃?」宋真子點點頭,看向石柱、少仲謀問道。

「此事交給仲謀先生即可,在下僅為看客。」石柱說道。

「萬大人,這個月的大軍物資,可曾上交?」少仲謀得到石柱許可之後,向萬長青詢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