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明你自己清白之前,核心秘密你不能知道。」

「等老夫的通知吧。」

「不會太久。」

公孫若水微微不甘心。

她聽了侄子,公孫仲謀的話,走出了這一步,便沒有回頭路。

只能贏,不能輸。

所以得到越多的消息,通知秦雲,就越為有利。

「我總不能讓我公孫門閥的人,成為你們肆意揮舞的刀吧?」

「該說的,你們應該告訴我!」

鄭斐冷笑:「沒說不告訴你,只是行動,現在不能告訴你。」

「你們準備好,到時候告訴你時間地點,你再動手。」

「怎麼,着急露出狐狸尾巴了?」

南宮夜焉等人懷疑的神色,全部看來。

公孫若水心中大罵鄭斐,卻也只能咽下這口氣。

也不便繼續追問。

「好吧,你們最好別耍花樣,我公孫門閥也不是軟柿子捏的。」

「自證清白后,再敢針對,後果自負!」

「哼!」

說完,公孫若水轉身,從容離去。

徐娘半老的背影動人,也帶着門閥之主的氣場!

這樣的女強人,最是讓人垂涎。

鄭斐怨毒的看着她背影,咒罵道。

「哼,騷女人,神氣什麼神氣!」

「靠睡上位!」

「那臀快被皇帝小兒撞爛了吧,丟祖宗的臉!」

司徒薔薇皺眉,阻止道。

「鄭兄,少說兩句。」

「現在是生死存亡之際,就不要內訌了,如果她能自證清白,那麼咱們就還是一個陣營。」

「不要敵我不分。」

趙括等人相繼點頭,沉聲道:「沒錯。」

見狀,鄭斐也只好停止,冷哼之後不再說什麼。

過了一會。

司徒薔薇的目光忽然移到了司徒凜的身上。

眼中有一絲光芒一閃而逝!

淡淡道:「凜兒,叔叔我交代你去辦一件事。」

司徒凜上前,穩重的臉上顯得平靜,道:「您吩咐。」

「……」

帝都。

秦雲在皇宮裏的一個池塘,垂釣。

整整四天,他每天都帶着寧王來這裏釣魚吹風,也不聊軍國大事,純粹消磨時間。

終於!

秦羽坐不住了,俊朗的臉上浮現一絲焦急。

「皇兄,都第四天了,還要這樣坐着等嗎?」

「現在斬斷了外界跟幽州的聯繫,咱們應該第一時間去將十一弟抓回來啊。」

「以免被門閥搶了先!」

秦雲吹着風,平靜道:「噓,六弟,莫驚跑了魚兒。」

聞言,寧王秦羽更急了!

秦雲安撫:「六弟不要着急。」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就像這釣魚,需要耐心。」

「朕不是乾等,而是等一位盟友。」

秦羽眸子一亮:「皇兄,您是說公孫門閥?」

秦雲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公孫門閥,早就有投誠的念頭,現在就等無名帶好消息回來。」

「只要公孫若水同意臣服,那麼朕就可以讓她在背後捅門閥一刀,同時朕也可以放開手腳,武力鎮壓老十一。」

「當然武力鎮壓,也是保護他。」

秦羽聽完,放心多了,露出一抹微笑。

「皇兄,你不早說,天天拉臣弟釣魚,臣弟這顆心都是懸著的。」

說着,他話鋒一轉,擠眉弄眼道。

「皇兄,那些流言蜚語我在揚州就聽說了。」

「那什麼……公孫若水跟您真有那個關係?」

「聽說她年紀挺大的啊,不過年輕時候是出了名的美人。」

他俊朗儒雅的臉,浮現濃郁的八卦之色!

秦雲瞥他一眼,有些無語。

這傢伙怪不得淡泊名利,不爭不搶,精力都去關心八卦了。

「咳咳……」

秦雲準備解釋,否則自己這個偉岸形象就蕩然無存了。

但忽然!

常鴻大喊了一句:「陛下,無名回來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多少?」

「月薪三萬,五險一金,假期全有,歌曲分成你三公司七。」

好傢夥,趙老好像摸清了蘇木的思維方式,麻溜的把條件說完。

蘇木聽完,陷入短暫的沉思后,突然有一個問題。

「合同期限幾年?工資會漲嗎?養老保險會交得比公務員高嗎?」

「還有……你們公司樓下有花園嗎?」

好吧,趙老突然覺得他又沒有摸清蘇木的思維方式。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回答問題。

「合同期限一般是五……三年的,基礎工資是有規定的,每個級別的作曲家有個範圍,我可以保證,只要你級別跟上,你的工資絕對是同級別頂薪,還有養老保險的話……」

「交百分之三百的那一檔,應該比你現在交得高了吧。」

蘇木點頭,在心裏瘋狂的比較一番后,愉快的一字一頓道:「合同期限這麼短嗎?不能直接簽到退休六十歲嗎?」

「……」

卧槽,這年輕人!

趙立新覺得,他絕逼沒有摸清蘇木的思維方式。

簽到六十歲?

他都故意把年限往少了說,深怕說多了把蘇木嚇到。

結果……蘇木倒是把他嚇到了。

簽這麼久,意思就是蘇老師想要把他綁定到華盛娛樂一輩子?

趙老在狂喜,努力控制自己發散的思維以及想要上揚的嘴角趕緊說道:「簽,年限簽到一百歲都可以。」

「!!!」

五險一金,還不加班,假期全有,合同還可以直接簽到退休。

除了可能需要完成任務。

這不就是加強版的公職工作嘛。

至於任務……自己是簽作曲部,任務當然是作曲了。

那不是有手就行嗎。

這麼一想下來,連工作量甚至都要比當辦事員的時候少,以至於自己摸魚的時間更多。

蘇木點了點頭,去作曲部上班對他來說,不就是換個地方繼續鹹魚嘛。

「成交了,不用一百年,簽到我六十歲退休就行。」

「真……真的!」

趙老都不敢相信,這麼快就搞定了?

「當然。」

「那我們找個地方把合同簽了!?」

得趕緊,免得夜長夢多。

Leave a Comment